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世子难为

更新时间:2019-10-06 01:04:31

重生之世子难为 连载中

重生之世子难为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耳语 分类:穿越 主角:侍卫禹王 人气:

主角叫侍卫禹王的小说是《重生之世子难为》,它的作者是耳语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贵为一国郡主,却在一夜之间满门被害,沦为阶下囚,两年后顶替哥哥的身份重回临安。   曾经受过的罪,吃过的苦,她都会一一奉还.......  “本王可以给你个报仇的机会,你拿什么来交换?”   “我所有的,你想要,都可以拿去。”少女语气坚定,目光狠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乐回头看着没入廊柱三分的匕首,升起一阵后怕。匕首要是再往里偏点儿,自己的下场大概就是那削断的耳发,时乐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

荣铖收手走过来,不曾看时乐一眼,伸手将廊柱上的匕首扯下,转手递到时乐手中。

时乐下意识接住,匕首不大却略有些沉,手握之处雕刻着繁杂纹路,刀刃寒光银银锋芒锐利。是个好东西,杀人偷袭必备。

“诶,禹王那可是我的。”与荣铖交手的那人见自己的匕首被送人了,顿时不干了,叫嚷着跑过来想要将匕首给拿回来。

“你把她吓着了,给个压惊礼物,应该的。”说完荣铖伸手:“拿来。”

“什么?”嘴上问着,手上却飞快将东西藏到身后。

荣铖横眉一瞧,那人乖乖将匕鞘拿出来:“你说你都收了我的匕首,我也没说啥,怎的一点儿都不给人留点儿。”

那人满脸心疼,不甘心的将匕鞘交给时乐:“便宜你了。”

时乐无视他的话,毫不客气的接过匕鞘打量。匕鞘刻着与匕首手握处相同的纹路,只是匕首上只有一小块儿,不完整让人无法看出到底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图腾?”时乐抬头看着荣铖,疑惑问道。

荣铖恩了一声,食指轻点匕鞘上的一处道:“这是汉达的图腾,这似虎似马的便是他们汉达族的首领象征。”

他们。

时乐瞥了一眼一侧的男人,这才注意到他身上与北燕子民不同的地方。

“我叫义渠治,是汉达四皇子。”义渠治右手搭在左肩之上,对着时乐微微颔首,彬彬有礼恍若贵子。

“在下时乐,允王世子。”时乐将匕首插进匕鞘。

“我知道你,听荣兄说过。”义渠治放下手,猝不及防伸手捏捏时乐的脸颊。时乐不防,惊得啪的一巴掌打掉义渠治的手,后腿一步戒备看着他。

“有些可惜啊。”义渠治颇为遗憾道。

荣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义渠治赶紧收回还想要作恶的手:“见到了,你可以走了。”说完转头让时乐跟自己去书房,他又是要与她说。

“是。”时乐应道,回头看了一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某人,淡定转身跟在荣铖身后。

义渠治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嚷嚷叫着:“荣兄,哪有用完就扔的。”

荣铖充耳不闻,忽视得彻底。

义渠治也只敢嘴皮子上叫嚷两句,真不敢做什么。一是打不过,二是这儿不是自己的地盘儿,怎么算吃亏的都只会是自己。

但心里边儿又不舒坦,便打起了一旁时乐的主意,缠着时乐一个劲儿的问东问西。时乐碍于其身份开始时会回答,只是大多数时候的回答都是嗯。

你说敷衍吧,瞧着那绷着的冷脸又不像。但你说不敷衍吧,从一开始到结尾,人都只说一个字,嗯。

弄的义渠治越发憋屈,最后干脆直接放弃了,这叔侄两果然是一家人。

没人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时乐倒是觉得轻快不少。

到了书房,荣铖也没叫义渠治出去,时乐便知道这事儿要不就不是特别重要,要不就是这人是荣褚信得过的人,又或者是关于他的。

事实上,时乐也没怎么猜错。荣铖说的事情,多少与他有一点关系。准确的说是荣铖给义渠治挖了个坑,等着他跳。

义渠治听见荣铖要给时乐找师傅,教她学武艺,人立刻从椅子上弹坐起来自告奋勇道:“外头的师傅总归是让人不放心,依我看倒不如让信得过的人来教导,如此也好隐瞒一二。”

此番话印证了时乐的猜想。

荣铖手指轻叩桌面:“你做她师傅?你能在北燕待多久?再过几日,汉达使臣的队伍便要进入北燕之境。”

“此事荣兄大可放心,与其随行的除了还有我那弟弟,有他在,无碍。至于在北燕能待多久......似乎是个问题。”义渠治深思,他到底不是北燕之人,在北燕不可能会久待。

“那不如这般。这几日我先教着,回头再慢慢找合适之人。”

荣铖等的就是他这话,不过面上还是佯装深思,待沉吟片刻方才道:“即使如此,那这几日你便待在王府之中,叫她习武。”

“成交。”义渠治欢喜的应下,二人达成交易。

从始至终时乐都只坐在一旁,安静听着。也不知道那人是傻,还是说故意的,摆明的坑,也就那么的跳了进去。

转而一想,能够入荣铖眼的人不会是庸才。这人大概是知道的,至于为何还往里跳,怕是觉得这事儿无伤大雅,不在意才这般洒脱。

从今日开始时乐便跟着义渠治学武艺。

义渠治本是想要为时乐摸骨,验验资质如何。荣铖轻飘飘的在旁说了句,资质不佳,那些需要内力什么的功夫就不用教了。

“那教花拳绣腿吗?本殿下不会。”

“既然不会,那我另外找人。”荣铖不甚在意说道。

“......”义渠治被噎得,转身拉着自己的小徒弟走了。

“既然你王叔说不教你那些高深的,那师父就教你杀人的招数。”话音一落义渠治一个转身,时乐下意识停住脚步,再回神义渠治的手已经搭在肩上。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手掌之下一块薄薄的刀片贴着自己的脖子,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割破丧命。

“你瞧,说话之间便可要了你的性命。以后不管与谁,皆留分警惕。不然,这条小命虽是都可能没了。”义渠治拿着刀片的手轻轻滑过时乐的脖颈。

时乐伸手一抹,手上一条血色。

“手下没注意力道。”义渠治收起刀片,掏出瓶药:“来,师傅给你上药。”

时乐警惕的往后一退:“不必了,区区小伤,过两日便好。”

“那行吧!”义渠治收起药瓶,一边道:“徒弟,杀人不拘于何形势,只要将人杀死,你便是赢家。”

顿了顿,义渠治冲着时乐咧嘴一笑:“所以从此刻开始,徒弟可得

警惕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