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邱先生总是很犯规

更新时间:2019-09-16 18:20:51

邱先生总是很犯规 连载中

邱先生总是很犯规

来源:落初 作者:重度喵控 分类:耽美 主角:邱莫焉邱 人气:

完结小说《邱先生总是很犯规》是重度喵控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邱莫焉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齐先生一早就看出千人赞万人夸的邱先生其实是个大尾巴狼。可是耐不住邱先生能装啊,今天温柔明天卖萌再不就可怜兮兮扮柔弱,总有一款是齐先生无法抵抗的。这不,邱先生盘腿坐在床上,睁大双眼委屈兮兮地瞧着齐先生:人家今天被公司的老头子联名上书了,小心脏砰砰砰地跳的贼快,阿奥要不要摸摸看?齐先生捂脸:邱先生你这么犯规,简直没眼看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幸好这楼里有电梯,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了,这回下手格外狠毒,足足折腾了四个多小时,齐奥靠着电梯,忍不住骂出声:“去你***!”

然而,咒骂无济于事,该疼的地方依然疼的厉害。他的痛点一向较常人低,小时候手上哪怕有一个小伤口,也是要掉眼泪的,要是被他爸看到了,少不了要挨上一顿骂,可外公就不会这样,外公最常说的就是:人活着可不是用来忍耐的,该哭哭该笑笑,这才算是肆意人生。

他一向听外公的话,小时候不管是开心不开心,总是第一时间想着和外公分享,笑闹哭鼻子都要在外公跟前,就连他妈,都常常大喊嫉妒。

可是现在,外公不在了,他也没了地方去哭去闹,索性安安静静地,等到见了外公的时候,再一股脑地倒了出来,也好告诉外公自个可没有忘记他。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注意力被分散伤口居然也没那么疼了。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17楼,齐奥强撑着走出电梯,正要开门的时候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邱莫焉,于是接了起来。

“你住几楼。”

这问话来得莫名其妙,齐奥一懵,一边开门一边顺口便报了个数。

得到回答的邱莫焉迅速挂了电话,齐奥看着手机一脸懵逼,觉得邱莫焉大概就是脑子有病。

不过他这时候的脑子有点儿不太够用,也没在意脑子有病的邱莫焉,进屋后连灯都没开,摸黑把自个摊进客厅的沙发里。

齐奥是被饥饿叫醒的,他这一觉睡得极沉,可到底是从中午到现在没吃过东西了,这会肚子里空的难受。他小时候有段时间经常饿肚子,导致胃不太好,这会就感觉到了疼,再加上背上的伤细细麻麻的痛,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着趴睡的姿势艰难地捞起被扔在地板上的外套,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还真是要命!

长叹一声,齐奥撑起上身,正准备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就见旁边的单人沙发里有什么东西突然蠕动了一下。

难道现在的小偷都这么大胆了吗?都学会留宿了?

齐奥小心翼翼地捡起外套,放轻脚步走向单人沙发,想要趁对方尚未醒转的时候制服对方。

“齐奥,你在干什么?”

邱莫焉皱眉,他昨晚心血来潮上来找齐奥,结果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这人就已经睡着了,并且大门还敞开着。想着齐奥今日的不寻常,本来想回去的邱莫焉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他本想等齐奥睡醒问一下出了什么事,结果等着等着倒把自己给等睡着了。

“邱莫焉?”齐奥楞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我以为是小偷。”

“你也怕有小偷啊,”黑暗中邱莫焉翻了个白眼,“我刚上来找你,发现你居然不关门,这样没小偷才是怪事。”

齐奥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没有关门,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可能回来的时候太累,忘记了。”

齐奥说着摸黑走到门边,开了灯,客厅了一下子亮堂起来,邱莫焉拿手遮了一下眼睛。

昨晚他和齐奥离得比较远,加上天色黑,只注意到了对方走路的姿势不对,这会开了灯,才发现对方嘴角竟也有着瘀痕。

“你这是怎么了?”邱莫焉皱眉指着齐奥的嘴角问道,“打架了?”

齐奥点了点头,转身往厨房走去。这伤是他在停车场的时候心神恍惚之下不小心碰到的,不过也没必要解释太多。

邱莫焉肯定这伤绝不是打架来的,但他和齐奥之间,还没有到真情实意关心对方的地步,于是他只是“啧”了一声,随口道:“以后小心点儿。”

也不知道齐奥有没有听到,反正这听起来就像是“多喝热水”一样的嘱托,并没有什么意义。

“你要做饭?”邱莫焉靠着厨房的门框,问正在洗锅的齐奥。

齐奥扭头斜了他一眼:“煮泡面。”

邱莫焉滞了一下,左右瞧瞧,能看得出来齐奥这厨房是不常开火的,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橱柜里隐约看到各种口味的泡面包装。

看来,平时齐奥不出去的时候就是这么对付过去的。

齐奥看邱莫焉一直站着,以为他也饿了,于是问道:“你吃什么味道的?”

从没吃过泡面的邱先生:“我只是看你做。”

齐奥:“哦。”刚好他也懒得拿。

齐奥助眠的方式箱单简单粗暴,水开放面配料一撒出锅,连个标配的鸡蛋都没有,邱莫焉看着那一碗红汤白面,深刻怀疑面是熟是生。

直接站在厨房吃完一碗面,齐奥把碗顺手丢进洗碗池,问邱莫焉:“你还不回去吗?”

邱莫焉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我替你守了半夜的门,你这一醒来就赶我走?”

齐奥擦干手,绕过邱莫焉在沙发上坐下:“那就当扯平了吧,我帮你找房,你帮我守门,完美!”

“好。”邱莫焉笑着说,“这买卖也算划算。”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休息?”齐奥悄悄揉了揉腰,换了种方式赶人,他现在只想把邱莫焉送走好让自个陷入沉睡,这会填饱了肚子胃倒是没问题了,但后背却依然不舒服,而他够不着没法上药,只想通过睡眠来麻痹疼痛。

齐奥的脸色太直接,邱莫焉又岂会不知晓他的心思,搁在以往,若是对方有意送客,又是连着两道逐客令,他不会这么不知趣,可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不想就这么离开,也许是他从未与齐奥这样的人打过交道,而齐奥的身上似乎又藏着许多秘密,这让他不自觉地想去探究。

毕竟,今日的他不同往日,每一步都必须小心,同时还要打发身边的那些苍蝇。

“这么晚了,一个人走夜路我怕会被劫色。”邱莫焉开玩笑说。

齐奥瞅了他一眼:“确实,你这姿色真被劫色了也不意外,”齐奥顿了一下,“不过,你并不适合开这种玩笑。”

邱莫焉眸色一沉,然而只转眼的功夫,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今天晚上,我见你从一辆车上下来。”

齐奥虽然耿直,但并不傻,瞬间明白了邱莫焉的意思,他指了指沙发,示意邱莫焉坐:“叫的专车。”

从前车库豪车N台的邱莫焉自然是不知道专车这玩意儿的存在的,不过他也不打算在齐奥面前露怯,于是就假装很懂的样子高深莫测地“嗯”了一声。

心累的齐奥闭着眼,懒得说话,有心探查的邱莫焉斟酌语言......

小小的客厅被沉默笼罩,瑟瑟发抖......

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却丝毫不觉得尴尬。

一个闭目养神,一个心怀叵测。

良久,就在齐奥要再次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邱莫焉问:“你还伤哪儿了?”

齐奥睁开眼,看着邱莫焉:“你今天似乎不太对劲?”

邱莫焉哽了一下,若若无其事道:“怎么会?打架的话,肯定不是只伤嘴角,你的那些小弟呢?”

“是我的私事,跟他们无关。”齐奥道。

“怪不得,”邱莫焉笑了下,“没见人送你回来,除了嘴角,还伤哪儿了?身上?”

齐奥以为邱莫焉刚才只是随口一问,于是有心岔开话题,没想到,邱莫焉居然还记着这个问题,说了半天又回到这个问题,他只好无奈地掀起上衣,背后交错的伤痕让邱莫焉为之一颤。

那些伤痕似乎是被不同的东西所伤,新旧交错,几条纵横的肉红色伤口应该是今天下午才弄的,红肿不堪。

这伤,不像是打架来的。

齐奥背后的伤痕多而重,下手的人似乎知道分寸。新伤看起来只是红肿,一点儿血丝都没有,但齐奥的样子,邱莫焉能猜测到这伤是极疼的。

他本来想问齐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起奥定是不会说出口的,干脆选择装聋作哑,就当真的是打架受伤吧。

“家里有没有药,我帮你擦一下。”

齐奥似乎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看向邱莫焉:“有,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他以为邱莫焉看了他背上的伤会问些什么,可对方居然什么都没问。

邱莫焉过去找了找,果然在抽屉里看到一个小小的药箱,药箱里的药种类不多,不过酒精还是有的。

邱莫焉示意齐奥躺在沙发上,拿棉签仔细用酒精清理了一下伤痕。

他注意到齐奥只在酒精擦上去的最初那一下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之后便安静地趴着,也没发出任何声音。

邱莫焉皱眉,看来对方习惯了这种事。

不知道秦可知不知道她老同学的这些麻烦事。

胡思乱想间,下手不知不觉重了些,等回过神来邱莫焉忙去看齐奥的脸色,发现对方的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然而依旧一声不吭,邱莫焉不知怎么地突然有些生气,闷声道:“我不小心下手重了,你难道不会说一声。”

齐奥听出了他的语气,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茫然道:“没关系,不怎么疼。”

感觉更气了怎么办?

邱莫焉想着,手下有心再加重些力道看对方到底是不是没有痛觉神经,然而等落手时,却又不自觉放轻了力道。

等擦完了酒精,邱莫焉注意到齐奥的背部放松了一点,不再那么僵硬。药箱里居然还有一支云南白药,邱莫焉又给齐奥擦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