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大师,娶我可好

更新时间:2019-10-09 06:51:39

大师,娶我可好 已完结

大师,娶我可好

来源:落初 作者:顾盼 分类:都市 主角:狐王 人气:

新书《大师,娶我可好》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顾盼,主角狐王,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他是一个和尚,一个捉妖师,一生杀尽妖魔鬼怪,却在诛杀九尾狐一族时收留了九尾狐一族的遗孤,小狐狸被他取名为“小离”从此为他的修行路上埋下了隐患。  他为了追寻万年前传说的秘密,一路上相识了不同修真界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藏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秘密,都在演绎着自己的爱恨情仇,他们共患难,历生死,而最终等待他们的结果又是什么???  您的票票就是我更新的动力。各种求  (猎妖奇谈:绝色狼女难搞定,新书已开坑欢迎阅看上传,欢迎亲们入坑,绝对精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昙鸾面色苍白,肌肉仿佛也有些扭曲,强忍剧痛,昂首一啸,金色法杖落了下来,昙鸾一把抓住,再不管上方阴灵,瞪大了眼睛,那眼中隐有血丝。一咬牙向下插下,穿过了鬼爪,也穿过了自己的鲜血。

“扑”地底深处,有一声闷响,黑色的液体咕噜咕噜的从地层冒出。

上方所有的阴灵,叫嚣着冲下,冲向那甘美的血肉之躯,同时四鬼长嚎着向着血肉美食扑来,生怕慢了一步口中的美味就被同伴抢去。

突然金色的轮回珠出现在昙鸾的手里,昙鸾出乎意料的把轮回珠香了下去,轮回珠金色的光芒在昙鸾的体内依然可见,金色的光芒在昙鸾身体里游走了一周,最后定位在昙鸾额间的朱砂印中,就在死亡接触昙鸾那一刻,“轰”昙鸾全身金光暴涨,四鬼和阴灵被逼退数丈,有些阴灵当场魂飞湮灭。昙鸾整个人都笼罩着金色的光芒,月白色的僧袍无风自动,神圣而庄严,额间红色的朱砂此时已变成了金黄色的,法海低声诵念:“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莎婆诃”

一阵如歌经的咒语,回响在周围的空间,所有正要扑过来的阴灵,忽然都停顿不前,面露惧色。

四鬼狼嚎大叫,双爪捂耳,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想要摆脱佛声。

黑羽在半空中也不见得好受,双唇发紫,脸色发青,Cao控黑莲的手在瑟瑟发抖,“砰”

“啊”

黑莲在空中甭碎,黑羽终于也承受不住佛声,迎天大叫,身体里的魂影欲要破体而出,但分分合合,始终抵不过黑羽身体里的禁制。

随着黑莲甭碎,白色阴灵鬼魅失去了控制,在佛声的净化下,似渐渐恢复了生前的神智,其中一个为首的阴灵朝着昙鸾一拜道:“谢大师超度之恩”说完一个个阴灵在金色的光芒中消散而去。四鬼也早已屈服的跪了下来,对着昙鸾连连参拜,嘴里:“乌拉乌拉”的说着听不懂的言语

天空突然一道黑影掠过,扛着黑羽极速飞跃而去,远方传来苍老的声音道:“昙鸾,你伤我孩儿,老身日后定不饶你”

昙鸾看着黑影远去,并没有打算要追的意思,只是思索道:“我并未报过名号,他居然识得我?”

“乌拉乌拉乌拉”

地上的四鬼还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法海有点为难道:“你们本是百魂合体血炼出的厉鬼,已是永不得超生,我虽然会超度之术,但对于你们也是束手无策,无法超度”

“乌拉乌拉乌拉乌拉”

四鬼仍然不放弃地哀求着昙鸾

昙鸾看着四鬼哀求的神情,知他们也是被迫才走上此路,滚滚红尘苦其一生,死后又得不到安生,居然被人控制祭炼成了厉鬼,还要遭永不超生的痛苦,昙鸾也实属不忍。

昙鸾道:“这样吧,我把你们寄附在轮回珠子里,受我佛净化,重新修炼,日后不能轮回重生,也能修得个阴神,如有机缘说不定还有轮回的机会”

四鬼兴奋的嗷嗷直叫,昙鸾闭上双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胸前结印,身上金色的光芒慢慢退去,轮回珠从昙鸾口中飞了出来,金色的光芒照耀在了四鬼身上,昙鸾双手兰花指交叉,指尖金光点点,嘴里低声诵道:“尼嘛尼嘛吼”四鬼旋转而起,轮回珠耀光一闪,四鬼已被收了进去。

轮回珠变得暗淡无光,直斜掉了下来,昙鸾伸手接住轮回珠,面容煞白,嘴角一条鲜血溢了出来,轮回珠本是昙鸾炼的本命法器,属Xing金火,而施展轮回珠就要燃烧本命真元,刚才和轮回珠人珠合一,燃烧了大量的本命真元,五腹内脏更是受金火灼伤,身体里已是受了重重的内伤,这也是他为什么看着黑羽被施救逃去没有追下去的意思,现在又强行施法救赎四鬼,昙鸾体内状况可谓是一团糟。丹田似有团烈火在烧热,身体七大脉象真气乱窜,现在轮回珠里又多出了四鬼,阴寒之气侵蚀,身体里是一阵热一阵冷,面容上一阵红一阵白,寒热交迫痛不欲生。

昙鸾强撑着身体走向金箔,双手紧抓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上一抬,掀开了金箔,然后双眼一闭昏了过去,苍白无暇的脸上挂着一丝放心的微笑。

清晨,天上露出了一抹曙光,早起的鸟儿已经开始寻腻着食物,飞翔在翠绿的林间“叽叽喳喳”

昙鸾动了动眼皮,耀眼的亮光让他一时不能适应,他眯着眼半晌才觉适应,只见天上已经是霞光满天,太阳如个含羞的姑娘只露出了半个脑袋。昙鸾干涩的双唇露出了一个弧度,小离在他的右手边趴窝着,一双盈盈狐目似两汪清澈的泉水正深深的盯着他,只是少了人类的表情。昙鸾瞄向小离,见她肚子上绷了一圈翠花布,很是滑稽,可见伤口已经被打理过了。一股淡淡的脂粉香味儿传入昙鸾的鼻息间,昙鸾才惊觉自己身上盖着一件油绿色的女人薄夹袄,一时甚是尴尬,翻身就要扯去,不料又发现自己身上只穿着贴身衣物,外面的月白僧袍已被脱去,而左手边还躺着个小甜儿,甜儿小口微张,睡得正香,口水滴在昙鸾的僧袍上湿了一大片。昙鸾见此情此景突然想到了薛金簪说的烟火夫妻的生活,忍不住朗声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清爽温和。

昙鸾把夹袄盖在小甜儿身上,自己起身站了起来,只是刚站起来仍然觉得一阵头重脚轻,险些晕倒,昙鸾用手揉了揉太阳Xue,有所好转,又看看四周,还是栖身在昨晚斗法的老榕树下,榕树旁边搭着一个低矮的木架,架子上挂着几件衣物,自己的僧袍正挂在上面,昙鸾步伐飘虚的走向木架旁,小离也起身跟了过去。昙鸾取下干爽带着温热的僧袍披在了身上,一抬眼,昙鸾愣了,木架则面是个已经熄火的火堆,还在冒着熏烟,而在火堆上放着已经自行变回碗口大小的金箔,金箔里装满了煮沸了的清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