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雪的厚度

更新时间:2019-09-25 02:13:01

雪的厚度 连载中

雪的厚度

来源:落初 作者:冷子桑 分类:军事 主角:白起陈国 人气:

冷子桑新书《雪的厚度》由冷子桑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起陈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程繁向老人问道:“老头,为什么是我们?”老人笑着望了望天,说道:“我不入地狱,那就是你们入地狱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更起对于程繁来说没有任何问题,早年与老人的耕种生活便是如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岛上清淡恬静的生活程繁早已适应,只不过在晨间出门时呼吸着海边的空气,而不是在森林里,这还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凌可医早在屋外等待着,见得童小蔓站在她的身旁,程繁并没有感到奇怪,对于程繁来说,他更小的时候就在老人的照看下背诵书经。

童小蔓看着程繁出门,笑着说道:“大哥哥是要和我们一起吗?”

程繁点头,他将琴和包袱都放在木屋里,并不认为一朝一夕就能找到有用的线索,或许他还想再在老杉家赖上几天。

凌可医依旧身着布衣,许多布条缝在身上,手里拿着一个布包,看上去就像是个贫苦人家的普通妇女。

凌可医说道:“好了?那走吧。”

三人同行,路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闹,凌可医牵着童小蔓,程繁在后,双方各怀心思,一路上都沉默着前行。

程繁虽在老杉家住了几天,但老杉要赶去干活,凌可医和童小蔓一早便出门,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流终究不多。童小蔓虽然叫程繁“大哥哥”。但毕竟是生人,在娘亲面前也不如前日那般畅所欲言。

清晨的空气清新得令人清醒,树叶上一滴滴露水似雪粒,慢慢垂下,通明得像是宝石。

早起的鸟儿站在枝头,用尖锐的喙啄着树干,像是在捉着同样早起的虫子,树林的路上并没有如同岛上的那一大片草甸,但胜在土质松软,踩上去会留下一串串脚印,仿佛漫步在雪地。

程繁本就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不然也不会在岛上捉着蚂蚁,童小蔓虽然不愿随意说话,但正处在好动的年纪,又怎么会忍得住沉默无言的处境。

童小蔓低着头,用布鞋踢着地面柔软的沙土,显得很不耐烦。程繁邪异一笑,这笑容跟那日在岛上的老头有些相像,不过邪异的笑容展现在他微黑的脸上,看上去很滑稽。

程繁并不知道自己的滑稽表情,凑上前去站在童小蔓身旁,附在童小蔓耳边,轻声问道:“小蔓,大哥哥是不是坏人?”

童小蔓抬头,程繁怪异的表情一览无遗,微黑的脸上带着幼稚的笑容,与他健硕的身躯天上地下,童小蔓一愣,继而捂着肚子,但还是憋不住笑,她奇怪说道:“我不知道。”

程繁看见童小蔓脸上强行制止却还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并没有想到是自己的缘由,毕竟岛上没有铜镜,他也早就习惯了没有铜镜的日子,便没有在意木屋里的镜子。难道是自己的问题好笑,她忍住没发作?

程繁不再多言,凌可医察觉到女儿的异常,看见在童小蔓身侧的程繁,说道:“你想干什么?”

相比于程繁对童小蔓的问题,凌可医在昨夜的对话中已经初步判定,程繁并不是个坏人,反而像个小孩子,需要明白太多事情,对他的警惕也就散去了很多,此时看到自家女儿的异常情况,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

程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己的解释再完美,她心中的疑虑也就更多。童小蔓虽然不怎么喜欢程繁,可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娘亲的警惕使她很不自然,于是解释道:“大哥哥问我,他是不是坏人。”

女儿的解释理所当然,恰到时候,凌可医慈爱地摸着她的头,笑着对程繁说道:“你很简单,又很不简单。”

亲近的举动反而取得了反效果,自己又碰了钉子,反而再次提起了凌可医的怀疑,程繁无奈苦笑。

越过森林,一处大山便横在眼前,山上的野草遍地,树木丛生,山那边是一处悬崖,就像是一柄剑径直劈开,不着痕迹的光滑,地面起伏不定,却并不陡峭,仿佛海上的波澜。

程繁一边跟在后面上山,一边打量着周遭的环境,这是一处丘陵环地带,根据老头所传授的兵法来看,这是一处大环境,无论是在起伏的地面设计陷阱,还是在树上或是灌木丛里设下小范围的伏兵,在另一面埋伏大股军队。

程繁计算着设伏的最佳位置和伏兵的数量,同时也在盘算着陷阱的布置,模拟着一场战争,竟忽的发现,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丘陵那面是东城去往别处的通道,反过来若是进东城,那就必须要走这条路。只可惜东城是贫民窟,这里的重要性也就小了很多。论战争要地,这里也不是个驻军的好地方。可是这里毕竟是一处咽喉要道,应该有官兵来守才对。

凌可医回头,见落下很远,仿佛若有所思的程繁,说道:“你在想什么?”

“这里......”程繁回过神来,说道:“这里为什么没有军队?”

“吴国对襄国称臣,襄国军队若是南下,吴国如同螳臂当车,根本拦不住。”凌可医看出了程繁的疑问,说道:“吴国虽然有些残暴,但人们终究能够勉强活下去,没有被逼入绝境,所以造反基本不可能。”

“吴国都城临海,东城便在角落处,为了防止西荒卷土重来,所以吴国的军队多数在西境分布,最近西荒有所动作,军队再次往西境抽调了一些,还有一些北城的官兵去帮忙给襄国运货,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程繁点头,想要再问些什么。

“这是一株治疗风寒的引子,你帮我摘下来。”凌可医指着不远处一片荆棘林里的一株淡蓝色的草药,对程繁说道:“你先采来,我再跟你讲你想问的。”

凌可医这是摆明的威胁,可是程繁偏偏没有任何办法,从那天醒来到现在,他一直被凌可医压得死死的,没有占上半点优势。

虽是威胁,程繁却并不感到奇怪,在荆棘丛里如果小心点,那株草药还是可以采来,更何况自己已经答应了凌可医来帮忙,那就没有拒绝的道理。在场的三人,他的体质最好,那么自己去吃点亏也是情理之中。

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公平,自己去采药,凌可医告诉自己想要知道的,这是比较公平的买卖,或者说是交易。

想通了这诸多节点,程繁也就心甘情愿的去采药了。

将捏手里的草药交给凌可医,凌可医将草药收进包裹,仔细装好。

程繁看着凌可医眼角的皱纹和脸上挂着的淡淡微笑,心情也放松下来,问道:“嗯?”

“三十年前,那珂扎统一了西荒各部落,形成一股庞大的势力与襄国为首五国联盟分庭抗礼,襄国皇帝曲扩率领联盟军对西荒进行征讨。那些西荒人身材十分高大,战斗力很强,五国联军惨败,那珂扎趁胜追击,循国最先受难,西荒人一举击败了循国主力,然后攻进都城,将循国皇室数千人以及文武官员加起来的三万多人统统灭族,无一生还,很快西荒人便占领了循国,循国就此灭亡。”凌可医牵着童小蔓边往山上走,一边说道:“情况十分危急,就在最关键的时候,在襄国有一个神秘人制造出了一种药物,用药之后,人就会非常亢奋,战斗力大幅增长,并且这种药物能够广泛制造使用。但这种药物只有襄国使用,襄国皇帝曲扩凭借这种药物,用了五年时间终于击败了西荒军,杀死了那珂扎。襄国的实力空前强大,与之实力相近地陈国再也不是其对手。战争结束之后,西荒人就此远遁,两地之间联系很少,但是商人依旧走动。”

“最近西荒好像有动作,我也不清楚,雪国有东荒和冰川作为屏障,襄国陈国和吴国在西境形成一条战略直线,就是为了防止西荒卷土重来。”

“原来如此”程繁看着远处出现的一个身影,点头说道:“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凌可医说道:“不该知道的就不必知道。”

“那个人为什么没去做劳役?”既然凌可医不打算说,程繁也就不再问,他指着远处的砍柴人,说道:“附近的人不是都去当劳役了吗?”

远处的砍柴人背上背着一捆柴,一只手别着一些柴,另一只手拿着柴刀,正在浑汗如雨地劳作。砍柴人的身体很结实,比程繁的个头还要大几分,手里锋利的柴刀用力地砍在树枝上,树枝立即折断,砍柴人很快将其捡起别在腰上,显得很自然,很熟练。

童小蔓说道:“他叫曲小河,今年十五岁,做劳役需要十六岁,所以他就没去了。”

“为了照顾他的母亲,他每天都会上山砍柴,拿去集市卖掉。”凌可医说道:“他母亲得了病,我们下午就会去过去给他母亲看病。”

原来是个少年,程繁看着曲小河将手臂般粗细的树干一刀劈断,不禁感慨:他的力气还真大,比我大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