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僵尸道长(续)

更新时间:2019-10-06 01:46:51

僵尸道长(续) 已完结

僵尸道长(续)

来源:落初 作者:星蓝 分类:灵异 主角:毛小方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僵尸道长(续)》是星蓝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毛小方毛,书中主要讲述了:毛小方捉僵尸时,意外失忆,导致一切再起波澜!金缕衣,僵尸将军,彼岸花,阴阳师后裔,佛爷……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件再次发生,他被笼罩在一个大阴谋中,只是谁也不知道,一切都只在黑暗中进行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偌瑶缓缓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里。

“偌瑶,你醒了?”舒宁和阿秀高兴的叫道。

“我,我怎么在这里?”偌瑶有些无力。

“是宋队长送你回来的。”阿秀说道。

“哦”偌瑶的意识忽然全都回来了,她急忙坐起身来,“找到你师父没有?”

舒宁和阿秀没有立即回答,摇摇头,“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沿着海岸下去在继续找,他们说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们。”阿秀回答说,伏羲堂昨天还是张灯结彩,而只是一夜,留下的却只有愁云惨雾。

偌瑶无力的靠在了墙上,一切都来得太快,太突然。命运似乎永远都喜欢和大家开玩笑。当我们认为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幸福、快乐就要接踵而至了,命运就会转动他手中的转盘,改变一切,打破我们所有的希望。

日出日落,现在每一个日落对伏羲堂的人来说都是一份折磨。大家沿着山崖,几乎把整个海岸都找遍了,可是依然毫无所获。毛小方似乎人间蒸发般就此不见了。甘田镇上的每个人都知道毛师父失踪的事,大家从开始的关心渐渐转到了后来的议论纷纷。尤其是那帮三姑六婆,“听说伏羲堂那个水偌瑶是个不祥之人”“可不是,你想啊,成亲当天毛师父就出事了,真是够晦气的,克夫啊。”“没错没错,你看她长得柔柔弱弱的,但骨子里就是一副狐媚样,弄不好就是什么狐妖转世的,专门害人。”“对对对,要是没有她,说不定毛师父就不会死,真是祸水啊。”字字如针的话语慢慢的传到了伏羲堂。

“那帮三姑六婆,整天就会嚼舌根,我找她们去。”阿秀气急的想往外走去。

“阿秀,你别这么冲动。”舒宁连忙拉住阿秀,“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的,现在阿海阿初他们还在找师父,我们不能再贴乱了。”

“可是,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说偌瑶?”阿秀在替偌瑶委屈。

“也许她们说的没错,或者,我真是什么孤星转世。”毛小方失踪已经三天了,从那天开始,偌瑶就不怎么说话,白天,跟着大家去寻找,晚上,像个游魂般待在新房里。看着烛台上燃烧的红烛,跟着它一直垂泪到天明。

“偌瑶”阿秀和舒宁难过的看着她,她们知道,毛小方失踪,打击最大的是偌瑶,她嘴上不说,把所有的苦都压在心里,只是三天,她看起来已经非常憔悴了。

“我没事的,我出去走走。”偌瑶黯然的说道。

“我们陪你去。”阿秀她们说道。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偌瑶无力的摇摇头。

城隍庙“菩萨,求您保佑小方平安归来,我愿折寿十年,只求他平安无事。”偌瑶诚心的跪在庙中。

她拿起签筒,诚心的祈求。

“姑娘,你要问什么?”解签的庙祝问道。

“寻人。”偌瑶答道。

“意在闲中信未来,故人千里自徘徊,天边雁足传消息,一点梅花Chun色回。姑娘若是寻人,此乃上上之签,一切期待,均有可得,但须再等待一段时间。”庙祝说道。

“真的?”偌瑶惊喜的问道,眼中仍然带有泪痕。

“不错,只是”庙祝忽有犹豫之色。

“只是什么?”偌瑶惊问。

“只是凡事都有个转折,这就要看个人的造化了。总之,我们如果是向上天祈求得到,老天是赐予得到还是让我们历经世事而明白得到?凡事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否极泰来。”

“凡事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否极泰来。”庙祝的话一直回荡在偌瑶耳边,一路上,她反复的研读这句话。她告诉自己,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希望,当初毛小方被神龙穿过都可以死而复生,现在也一定会没事的。她不再哭,她告诉自己,哭就是放弃,放弃了就没有希望了。

一条渔船上“爹,这个人都昏迷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醒?”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看着昏迷的毛小方问道。

“是啊,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醒?”老汉抽着旱烟纳闷的说道。

原来,毛小方跌落悬崖的时候被海水冲走,这对父女一直以打鱼为生,常年摇船瓢泊在海上。那天天灰蒙蒙亮时,忽然发现水面上漂着一个人,于是连忙打捞上来。而毛小方一直昏迷。

“爹,要不我们给他请个大夫吧。”小女孩建议道,父女俩很是善良。

“也好,要不我们明天靠岸给他找个大夫,我们也顺便到岸上买些东西,整天吃鱼我们家丫头也腻了吧?我们明买些米,爹给你煮饭。”老汉宠爱的看着女儿。

“好棒哦,明天就有饭吃了,爹爹万岁”小女孩惊喜的拍掌叫道。

“别跳别跳,这样船一摇,叔叔还怎么休息啊?”老汉笑盈盈的看着女儿。

甘田镇老汉背着一直昏迷的毛小方走在街上寻找医管,父女俩终日漂泊在海上,对镇上的事并不熟悉。

“爹,你看,医馆,我们找到医馆。”小女孩忽然兴奋的指着一家名为“回Chun堂”的医馆叫道。

“是啊,还是我们丫头眼睛亮,快,我们快进去。”老汉高兴的说道,从船上背着毛小方一直到这,老汉还真有些吃不消了。

医馆“大夫,请问大夫在吗?”一进门,老汉就急忙问道。

“我就是,哪位看病啊?”书桌前的一个中年男子头也不抬的问道。

“哦,是我这位朋友,他昏迷好几天了都没醒。”老汉一边说,一边将毛小方放在了书桌旁的藤椅上。

“哦”大夫终于抬头了,“啊?是毛师父。”

伏羲堂大家正在吃早饭,偌瑶望着碗在默默的发呆。毛小方失踪已经5天了,虽然,她不停的叫自己坚强,然而,每天茫然无知的等待,却像是一把尖刀,不停的在刺痛她的心。

“偌瑶,你这些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再这么下去,你会病的。”阿秀担心的看着她。

“偌瑶,你别担心,今天我们会去邻镇去找,而且舒宁在报上发了寻人启事,我们一定很快可以找到师父的。”阿海也安慰道。

大家不断的寻找,虽然毫无线索,但是在心里却一直坚定,毛小方还活着。

“是啊,就算为了毛师父你也要吃点,这样才会有体力和我们继续寻找。”舒宁说道。

偌瑶点点头,勉强打起精深,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不可以倒下。

“偌瑶,偌瑶,阿海”这时,宋子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子龙,这么急,什么事啊?”阿海奇怪的问道。

“找到毛师父了。”宋子龙说道。

“你说什么?”大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找到小方了?”偌瑶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便掉在了地上,立即站起来激动的问道。

“师父在哪?”不等宋子龙回答,阿初立马抢先一步问道。

“在回Chun堂,回Chun堂的伙计跑到警察厅来我才知道的。他说”不等宋子龙说万,偌瑶便往外跑去。

“偌瑶,偌瑶,等等我们”大家也都追着跑了出去。

回Chun堂当大家赶到时,毛小方仍然躺在藤椅上,紧闭双眼,脸上毫无血色。

“小方”偌瑶跌跪在毛小方身边,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害怕、惊惶的叫道,“小方,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我是偌瑶,你醒醒啊。”一边说,一边眼泪就仿佛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了下来。

“大夫,我师父到底怎么了?”围在毛小方身边的几个徒弟急切的问道。

“我刚刚给毛师父检查过,他应该是因为头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才导致了昏迷不醒。”大夫连忙回答说。

“没错没错,我刚发现他时,他的后脑勺肿了好大一个包。”一直看着站在门口的老汉说道,他是被大家挤出来的。

“你是?”阿海惊异的看着老汉问道,大家这时才注意到这对父女俩。

“哦,就是他们父女俩送毛师父来的,他们说在海上发现毛师父的。”大夫解释道。

“老伯,谢谢你救了我们师父。”阿海阿初感激的说道。

“年轻人,快别这么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让你们师父醒过来。”老汉说道。

“不错”偌瑶惊醒般连忙转向大夫问道,“大夫,你赶快想办法,怎样才能让小方醒来。”

“嗯”在大家的注视下,大夫显得有些为难,“照毛师父的情况来看,他的头应该是因为撞击而产生了淤血,淤血不散便成了血块,所以,唯一可能使毛师父醒来的办法只有想办法让他脑中的血块尽快散了,不然。”

“不然会怎么样?”大家急得要命,偏偏大夫又香香吐吐。

“不然,毛师父就会永远醒不来,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那你赶快散啊”阿初心急的催道。

“这个,这个,我开些药,希望对毛师父会有帮助”大夫底气不足的说道,这就是他刚刚为难的原因,想治好毛小方,远远在他能力范围之外。

伏羲堂毛小方躺在床上仍然未醒,偌瑶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才几天,比找到毛小方之前显得更瘦了。大家每天按照大夫的药方不停的煎药喂药,然而,似乎一切都是白费,毛小方没有丝毫起色,更没有醒来的征兆。

“怎么办,已经3天了,你们师父还是昏迷。”偌瑶急得直掉眼泪。

“大夫的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们不能这么消极的等下去,我们要自己想办法才行。”阿海说道。

“没错,中医没用,或者我们找西医试试,我在广州认识几个外国医生,或者,我和他们联系一下,请他们过来。”舒宁建议道。

“可是广州到这里需要好几天,这几天?”阿秀担心,这几天中,毛小方的伤势会有变化。

“我想到了”一直沉默的阿初忽然惊喜的叫道。

“想到什么了?”

“师兄,你记不记得5年前,宋厅长因为脑子里的血块而导致失明,后来师父曾经用金针度血配合道术把他医好?”阿初问道。

“记得啊,这和现在师父的伤有什么关系啊?”阿海没有理解阿初的意思,那时,阿秀还没有入门。

“我明白了,如果用金针度Xue的方法,或者就可以消除你们师父脑子里的血块,那他就可以醒来了。”坐在床沿上的偌瑶理解了阿初的意思,似乎看到了希望。

“对啊”偌瑶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明白了。

“可是,金针度Xue只有师父会,我们都不会啊。”阿海有些失望的说道。

大家原本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又没了。

“我会”偌瑶沉静的说道,“小方曾经在画满人体脉络Xue位的木人上教过我。”

“真的,那师父有救了”大家兴奋的叫道,希望之火又重新燃起。

“等一下,可是偌瑶根本就不会道术啊。”阿秀提醒道。

“这”一下子,所有人又全都陷入了僵局。

“等等,我听师父说过,十几年前,他曾替一位好友通灵,使他有了道术根基,只不过,后来那个人走错了路。”阿海仔细的回忆着毛小方曾经的话,“或者,我们可以试试替偌瑶通灵。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啊?”看着阿海欲言又止的,偌瑶不禁着急的追问道,现在的情况,她已经拖不起了。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通灵,只能按照书上写的来,而且,如果成功的话,”阿海又一次打住,这次,他显得面有难色。

“师兄,你快说啊,别老是打住”大家也开始急了。

“如果成功,偌瑶会减寿两年。”阿海为难的说道。

“啊”大家大惊,老天的玩笑似乎还没有终止,他永远都在向世人索要,每一次的得到都必须先有牺牲。

“帮我通灵”偌瑶转过头来,深深的望着毛小方,坚定的说道,“可以救他,就算折寿二十年都值得,我都心甘如怡。”

“偌瑶”大家知道,这个时候这样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

院中大家起好坛,偌瑶端坐在坛前的蒲团之上,背后贴有两张通灵符。

“偌瑶,书上写的有关通灵方法的几点我始终看不明白,现在我们只能冒险试试了,你一定要集中精神。”阿海说道。

“嗯”偌瑶认真的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阿初,你替我护法”阿海有些紧张。

“知道,师兄。”

阿海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始做法。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

摄魂铃“零零”作响,阿海舞动着桃木剑,生疏的动作和步伐使整套招式显得有些凌乱。密密麻麻的小汗珠不停的从偌瑶的额头渗出,忽然,一道金光从阿海手中的桃木剑上射入了偌瑶身体,“噗”一口鲜血从偌瑶口中吐出。

“偌瑶”大家惊喊,连忙上前。

“我没事”偌瑶用手帕拭去嘴角的血渍,无力的说道,示意大家别担心。

“成功了。”阿海放下桃木剑,激动的对大家说道。

“啊,真的,那师父有救了”这个宣布,对所有人来说,无疑是这些天来最大的惊喜。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替你们师父施针。”偌瑶连忙站起来,着急的说道。

“可是你刚刚做完法,身体很虚弱,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虽然大家恨不得立即救醒毛小方,但是,这个时候的偌瑶,脸色白的吓人。

“我没事的,现在救你们师父要紧。”

房内阿海阿初扶毛小方坐在床上,偌瑶气沉丹田,将体内仅有的道术灵气集于每根金针之上,按照毛小方曾教过的方法开始替他金针度Xue。

金针一根根的刺入毛小方体内,每一根金针就代表大家的一个希望。阿秀不断的替偌瑶擦汗,整个针灸过程一共持续了半个多时辰。而当偌瑶将最后一个金针刺入毛小方体内时,毛小方一下子吐出了一口血。

“师父”大家惊叫道,连忙将毛小方放平。

“小方”看到毛小方吐血,偌瑶惊惶的急忙扶住向后倒来的毛小方道,“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吐这么多血啊?”

“应该是师父脑中的血块开始散开,所以才会吐血。”阿海连忙解释,大家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师父怎么还没醒啊?”阿秀心急的问道。

“针灸的效力要过一会儿才知道。”阿海回答道,“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了,说不定师父一会儿就醒了。”

大家点点头,这么多天都等过来了,现在所需要的只是再多等一会儿。

“小方,你一定要醒来,快点醒来,我们的婚礼还没有完呢。”偌瑶轻轻的替毛小方擦拭嘴角的血渍,祈求的,鼓励的小声说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逝,因为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所有人都累得睡着了。偌瑶,握着毛小方的手,伏在床沿上,迷迷糊糊的也处于半睡状态。

夜更深了,只有秋蝉还不知疲倦的在树上啼鸣,这样的叫声为寂静的夜增添了几分生气。

毛小方的眼睫微微的动了动,眼睛似乎有几百斤重,似乎昏睡了很久。终于,他醒了,他睁开了眼睛。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在哪?

毛小方想说话,可是嗓子很干,似乎说不出话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紧紧的握着,顺势看去,竟然是一个睡着的女人。

他开始困惑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一切似乎熟悉可是却又毫无印象。他无力的抬抬手,想抽回来,他的手有些麻。而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一下子就惊醒了半睡的偌瑶。

她抬起头,目光一下子就与刚刚苏醒的毛小方相遇,“小方,你醒了?你醒了?”看到睁开眼睛的毛小方,偌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因为惊喜,眼泪就伴随着笑容一起呈现。

这时,沉睡着的徒弟也因为偌瑶的惊呼声而惊醒,“师父,你醒了,太好了,师父,你醒了”阿海他们不约而同的围向了毛小方。

“我”毛小方有些迷惑的看着面前兴奋的大家,师父?小方?他们在称呼自己吗?

“你终于醒了,谢谢老天,你醒了”偌瑶感恩的说道。

“我”毛小方有些糊涂了,为什么这些人看到自己醒来,会这么兴奋,尤其是身边的这个姑娘,她在哭。千百个疑问和不解困扰着他,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我,水”

“哦,师父要喝水,水,快,快,水”阿初兴奋的叫道。

“来了来了,水来了”阿秀快步上前就把水递上了。

“我来我来”偌瑶开心的接过来,“小方,水”

毛小方喝下了第一口水,所有人的心因为这一口水而被喜悦包围,短短的半个月,大家似乎经历了漫长的半个世纪,也在瞬间体会到了得到和失去,所有的一切,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小方,要不要再来一杯水?”偌瑶接过毛小方手中的杯子,因为激动,因为喜悦,她的声音不自禁的就有些颤抖起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是啊,师父,你昏迷了这么久,一定饿了,我去帮你做你最喜欢的鱼片粥好不好?”阿秀兴奋的说道,从没有一刻,心里会有如此的喜悦。

“我?你们是?”看着身边热情又兴奋的众人,毛小方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毛小方的这几个字,仿佛是当头一棒,大家还沉浸在这短暂的喜悦之内,而下一刻……

“师父,你怎么了,我们?我是阿初啊,你不认的了吗?”阿初不相信的问道,从小把自己养大的师父怎么会问这个问题,“还有,师兄,阿秀,偌瑶,舒宁啊,师父,你人不认得?”

毛小方看着被阿初拉到自己面前的一个个人,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他认得他们吗,他应该认得他们吗?

“小方,你怎么了,你”看着一脸困惑的毛小方,一个不好的预感占据了偌瑶,事实上,是占据了所有人。

“小方?”毛小方看着偌瑶,重复着她嘴里的这个名字。

“师父,你不记得了吗,这是你的名字啊,毛小方,你是一代僵尸道长,毛小方啊。”阿海看出了端倪,担心的说道,“还有,她是偌瑶啊,你未过门的妻子啊,”

“我,她”眼前的一切那么陌生,可是,自己的脑中一片空白,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毛小方的表情让大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这一刻,仿佛是在寒冷的冬天泼下了一盆冰冷的水。

伏羲堂大厅“怎么会这样,我们好不容易让师父醒来,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会这样?”阿初难过的使劲踢着柱子,把心里的难过和痛苦全都发泄在柱子上。

“阿初,你别这样,阿初,事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舒宁心疼的拉住阿初,她知道,毛小方出事的这段时间里,阿初把自己都快骂了千遍万遍了。

“很明显,师父失忆了,他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也忘记了我们。”阿海说道,现在整个伏羲堂,只有他是冷静的。“阿初,你别这样,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怨天尤人,更不是自责,我们一定要凭我们的力量帮助师父。”

“对”一直呆呆坐在一边的偌瑶从毛小方失忆的震惊中醒来,“阿海说得对,我们可以让你们师父醒来,我相信,只要我们不放弃,也一定可以让他再记起我们,所以,我们不要灰心,一起努力,一定可以让他记起以前。”

夜静静袭来房内的光线透过和纸照射出来,轻轻薄薄。

毛小方站在供桌前,看着张天师的画像,看着桌上供的桃木剑。我叫毛小方,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也想不来,夜里围在身边的那帮人,每一个似乎都很关心自己,可是,对他们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一时之间,不禁有些失落。

“咚咚”有人敲门,毛小方一转身,是偌瑶端着参茶进来,他不禁有些怔住。

“小方,你怎么起来了?”看毛小方站在神台前,偌瑶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了,感觉上躺了很久,想起来活动一下。”毛小方回答道,看到眼前的偌瑶,他想起夜里自己醒来时她的神情,不自觉间有些腼腆,“姑娘,你叫?”

偌瑶的心像是有把无形的刀在刺,这样的问题中隐含了多少的捉弄和酸楚,她藏起了自己的失落和神伤,他能醒来,那即使忘记了所有又怎样,至少,她记得一切。“我叫偌瑶。”这样的语调里,有她自己都无法忽略的苦涩与温柔混杂的味道。

“偌瑶姑娘,不知到你方不方便,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毛小方始终对自己的事情有疑惑。

“好啊,你病刚好,不要站太久,有什么问题坐下来问。”偌瑶后面多了一个姑娘,两人的距离一下子似乎就让一条无形的线拉远了。但是,她只能以微笑面对,然而这样的笑显得有些寥落。

“我们是不是认识很久了?”一坐定,毛小方便问出了内心最大的疑问。

“是啊”她把参茶递给他,从第一次见面,命运似乎就把两人绑在了一起。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我以前的事,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张白纸。”毛小方显得有些黯然,的确,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又怎么能适应。

“好啊,”偌瑶点点头,她开始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慢慢的告诉毛小方,讲的最多的就是他们一起面对过的妖魔和危险,大家怎么一切对付祸仇,怎么除蛇妖,消灭西洋僵尸,对付舒安。只是,潜意识的,偌瑶省略了他们两人的事。

“原来,这就是我的过去”听完了偌瑶关于他以前的描述,毛小方不禁叹气,他站起来走向神台,情不自禁的伸手扶住桃木剑,不禁陷入了一片沉思。

偌瑶看着陷入自己思绪的毛小方,她的眼眶在发热。不自禁的,她的视线移向了窗外天际,风卷云舒,莫若真的是风过无痕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