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鼠皮人

更新时间:2019-10-06 02:29:22

鼠皮人 已完结

鼠皮人

来源:落初 作者:飞翔的耗子 分类:灵异 主角:袁袁府 人气:

《鼠皮人》是飞翔的耗子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鼠皮人》精彩章节节选:温柔善良的若兰,嫁进家财万贯的袁府,新婚当晚就遭到袁老爷妻妾的嫉妒。自小在黑苗寨长大的阿金,整天游手好闲,竟勾结外人,进苗寨偷尸油。恐惧的剥皮之刑,仇恨的火焰唤醒沉睡的鼠王。神秘的降头术,牵扯出一件又一件离奇的事件。若兰和阿金的关系另有隐情,整个苗寨摇摇欲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活剥人皮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嫉妒老爷对我好吗?我发誓,我可以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永不回来。”若兰坚定的发誓。

秦羽轻轻抖了抖宽大的衣袖,抬起头,“一把年纪的老头,你以为我会把他当成宝吗?我才不稀罕,只有秦淮这样的女人才会傻得争锋吃醋。”

“那是为何,我们无冤无仇!”若兰抱着一丝希望。

秦羽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然后重重的说出了这四个字:“无冤无仇!”

“还记得当年父亲被剥皮后,村里人把我们两姐妹赶出家门不说,还大肆庆祝,庆祝瘟神被他们赶出了村。这些人简直就是畜生,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秦羽激动的脖子的青筋几乎都要爆跳出来。

“可惜啊,妹妹也是这村子里的人,你也该受同样的刑罚。”秦羽大大的衣袖掩住自己的嘴,然后轻声抽笑。

说完,秦羽突然拿起桌上锋利无比的刀子,在若兰眼前晃悠着。银白色的刀光,刺得若兰睁不开眼。

秦羽继续笑着,眼角笑的如镰刀,“放心吧!妹妹,我不会让你痛苦的。”

若兰看着如此变态的秦羽,怒了起来“你这样做又跟畜生有什么分别。”

“你说的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情,再说你比我足足虚长十来岁,发生这件事时,我根本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童。”若兰极力解释。

“我不管,你们都得受剥皮之刑。”秦羽双眉紧紧凑在一起,愤然咆哮着。她说的是那么愤怒,那么正气凌然。

“哼”若兰冷哼一声,别过脸不在看她,跟这种疯子简直说不通。

秦羽玩弄着手里锋利无比的刀子,用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然后把刀子贴在若兰的脸上轻轻的敲打着。冰冷寒气的的刀子贴在若兰脸上,让她的心也冷得瑟瑟发抖。秦羽忽然一把拉住若兰的衣襟靠向自己,轻轻在她耳边慢悠悠的说:“你说是先从后背开个口子,然后慢慢的撕裂下去,还是从脚踝开始呢?”

若兰大口喘着粗气,秦羽简直逼得她透不过气,额头也微微的出汗了。

秦羽看着若兰汗湿了的头发,突然笑的“咯咯咯……”笑声是那么诡异,那么邪恶。

秦羽突然一个转身,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木制的盒子,盒子呈暗红色,跟血凝固后的颜色一样。秦羽揭开盖子,盒子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不同锋利的刀子,刀子都干净无比,看来秦羽时常擦拭。秦羽轻轻抚摸着刀子,动作是那么温柔,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似的。秦羽拿出一把约三寸长的刀子,走到火炉边。熊熊烈火在火炉里烧的正旺,发出一点点霹雳巴拉的声音,火光红红的,照在秦羽的脸上红彤彤的。火炉边一股很大的热气朝秦羽扑面而来,她一边用手扇着热气,一边看着上串下跳疯狂的的火苗,想着多年来,想要实现的愿望,终于马上就要达成。心中一阵窃喜。秦羽手持刀柄,在火苗上,翻来覆去的烤了一下,确定已经烧的滚烫,走到若兰身后。

若兰看着手持刀子的秦羽,想努力转过身来,但因为四肢牢牢被铁链牵扯住,动弹不得。

“你到底想干什么。”若兰的声音明显的在发抖。

“很快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的好妹妹。”说完重重的在若兰头顶正中,割了一个十字型。

锋利的刀子,把若兰的头皮割得向四边外翻了起来,很快的,鲜血就一点一点的从十字口里,噗噗的往外冒,鲜红的血一缕一缕的流过若兰的眼睛,鼻子,甚至整张脸,脸已经被渲染成了血红的海,满脸都是。只见若兰浑身发抖。

“啊……”

一声尖叫,声音是那么刺耳,如地狱鬼哭狼嚎。秦羽此时的脸,满足,微笑,还带着一丝丝兴奋。若兰的血越流越多,地上已经血流成河了。

“这样流血法,小命很快就没了,那就不好玩了。”秦羽得意的说道。

于是秦羽从木制的盒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小瓶精致而细腻,上面印着浅浅的花纹。秦羽打开瓶塞,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秦羽把药粉轻轻的抖在十字伤口中间。没过多久,血就慢慢停止了。秦羽从割开的十字口,扯住若兰一边的头皮,用力的向下撕烈开来。

“啊……啊……”一声声悲惨的嚎叫声,呻吟声,痛苦声,刺激着秦羽的耳膜。

秦羽咬着牙,继续用力向下拉扯着,由于刚才倒了药粉,血已经流的不算多了,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血水,一丝丝往外渗出来。秦羽很吃力,可还是只拉扯了一点,连脑门上的头皮都没有剥下来。秦羽打开盒子,拿出一个瓷瓶,里面装的是银白色的液体,秦羽麻利的,一功夫全灌在了若兰脑门中。秦羽用的正是水银,是她从橘红色的丹砂,经过炼制而成。由于水银比重很重,很容易和肌肉跟皮肤拉扯开来。水银一点一点的渗透下去,流遍了全身。秦羽一鼓作气。扯着脑门上的皮,慢慢的往下拉,慢慢的脑上的皮已经全下来了,剩下了一个血红的,没有头皮,怪异的肉头,看着让人触目惊心。当拉到脸皮的时候,巨大的痛苦,几乎让若兰昏厥。这生不如死的剥皮,让若兰痛苦不堪。但因为铁链的牵制,根本就无法动弹,除了巨大铁链的拉扯声,还有若兰杀猪般的嚎叫声。

很快,一张活脱脱的人皮,已经捧在秦羽手里。秦羽拿着沾满鲜血的人皮,激动的发抖,人皮如此完好,上面连头发,耳鼻都完完整整的剥下来,这就是秦羽一直梦寐以求,要想得到的东西。

“滴答……滴答……”

血一滴一滴的向外淌着,只见若兰,全身不停抽动着,口里不停吐着白沫,奄奄一息,但并没有死亡。此时的若兰应该叫人型肉球,被剥皮的她,像一个软体爬行动物。全身血红血红的,连里面的血管筋骨都清晰可见。两只巨大外鼓的眼睛一直大大睁着,看起来十分骇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