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捉鬼小生

更新时间:2019-10-08 02:53:35

捉鬼小生 连载中

捉鬼小生

来源:落初 作者:孤驿 分类:灵异 主角:杨寻杨旭 人气:

《捉鬼小生》由网络作家孤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寻杨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写鬼写妖写不尽的魑魅魍魉,话人话骨话不尽的世恶道险,人鬼殊途,鬼因人恶,乱舞群魔敌不过丑陋人心,世风日下则恶鬼当道,奈河桥上却百般无奈。书友群878694386一普通山村家庭,诞生一普通幼儿,伴随着不普通的使命,走上了脚踏阴阳两界的命运之路。学包龙图夜判阴,日断阳,尝遍世事冷暖不留情,判尽恶鬼孤魂心悲怜,劝歹人向善,叫恶鬼从良,待到来日魂归阴曹,功德无量,得以登堂入室,官拜一殿阎罗,光宗耀祖,岂不快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宪启与林妈妈盯着手中的纸片,耐人寻味!

林潇潇则照杨寻交代的话搬给了他们,这次事件可能是长时间没有回来家祭拜,心里有愧导致的。

嘱咐林爸家中若有老人牌位相片可拿出一二,磕头发送,可保之后平安无事。

以后每年至少要回老家一次,不需大张旗鼓,只需在坟前磕头三数或鞠躬三次,将自家在外近况、琐事念叨一二与老人,足矣。

林潇潇看着爸妈此时已经没有再评论杨寻的建议是非,只是看完纸片都一脸惊讶。

林妈先郑重的拍了林宪启肩膀:“老林,看懂了吗,这孩子写的东西!”

“诗的行文虽然草率了些,但是句句切中你的要害!”

“你没有注意,我可是观察到了,之前他坐在那自始至终,都没有对你的冷言冷语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怯懦还是动怒。”

“他始终平静如初,临走时候还能微笑礼貌的跟我道别,这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子却有如此坚定不移的成熟心性。”

“现在,他这两段话你也看到了,句句是你目前的人性弱点,若能克服这几点,你的人格在商战中将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林妈显示出了军师一面,对杨寻留字的点评也是句句到位,针针见血。

“他就坐了这一会,就点出了你的缺陷,老林,这次你走眼了,反而这个叫杨寻的年轻人却把你看透了!”

“看这行文也算气势磅礴,如字所说,此子,他日绝非池中之物!”

林爸似有些赞同,眼睛一亮,朝着女儿:“潇潇,你同学呢?叫他回来!”

“人家早就打车走了!哼!”林潇潇扭头,有点生气,但此时多是轻松,老爸总算没有固执。

“你怎么不让司机送他!”

“爸你刚才那种态度,人家哪好意思再坐咱家车,不对,人是不稀得坐!有眼不识金镶玉!”

林宪启苦笑,“爸爸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看了一辈子人最后打了眼。还不是这两天没休息好么,还有一牵扯到你这个丫头你爸我就不会让步的,你不清楚么?”

林宪启拍了拍跟自己这一米七五的老头快一般高的优秀女儿,一脸宠溺。

林潇潇理解爸爸的疼爱,没有再闹脾气,她让爸妈赶紧找找***照片,拜一拜,说说话,不管迷不迷信,都是在聊表孝心,妈妈今晚就会好了。

照片简单,很快找到摆在了桌子上,水果盘端来放在跟前,林宪启望着自己爸妈搂着年幼的潇潇坐在竹屋前开心地笑着。

扑通!直挺挺地跪了下去,“阿爹!阿妈!儿子不孝,被铜臭蒙了心,今受人点拨,幡然醒悟,以后每年儿子都会亲自回家祭奠,望二老在那边顺心顺意,不孝儿林宪启叩首!”

说完林宪启邦邦邦磕了三个响头,林潇潇也留了泪,对着相片直说多年未归,十分想念爷爷奶奶,还有家里的叔伯亲戚,林妈搂着林潇潇也一起三鞠躬。

事罢,林宪启让林潇潇明日返校,一定请同学杨寻再来自家做客,自己要当面给他道歉!这让林潇潇一阵洋洋得意,仿佛有才的杨寻已经代表她自己看人水平高于老爸了。

当晚,林家一宿祥和安宁。。。。。。

话分两头,杨寻回到学校后并无波澜,只是对林潇潇还有些念想,唉~多年沉寂的心,又活络了起来。

中午在学校门口随便吃了两口东西,回到宿舍,推门而入,众diǎosī一反常态,老老实实坐在床上,没有在四排群L。

识出来人,揭竿而起,执拖把,执笤帚,把书圈成了话筒都要杵进杨寻鼻孔里了。

“来来来!大人物!来谈谈跟校花、千金大小姐、明星女神谈恋爱的感受是怎么一个爽字!”

“你们也跟着起哄!”杨寻推开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室友,坐到自己床上拿起玄学书就盖在脸上睡起来。

“潇女神怎么看上的这么个玩意儿!”王文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个“神棍”!

“也许真是误会吧,二哥要想泡到女神,还差俩好爹!”

。。。。。。

一觉醒来,杨寻迷糊地看了看宿舍窗外,已经是日落时分,西边红霞满天。

“二哥,今晚上是不是请哥几个喝两杯啊,你这是走火儿打了十环,干点儿上了!”老三坐在床上,看见杨寻醒了,乐呵呵地。

“我说老三你怎么也会说风凉话了,你说我跟林潇潇,这不是踩着马札上天,高攀嘛!没有的事情!”

杨寻揉了揉睡眼,起身拿着他那古董军用瓷缸子喝了口水,伸了伸懒腰,这几天的事情挺紧凑,废了不少神。

“晚上可以请你们吃个饭,不过不许再提林潇潇!”

天儿很不错,尤其有晚霞,树叶也都映了一层红晕,校园干净平坦的小广场建在直通南大门的路旁,此时一对对情侣席地而坐,谈情说笑,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

哥五个出门觅食,心情也是格外轻松明快,这就是大学生活的魅力。

五条光棍儿穿过广场,看着情侣们光天化日亲密无间,好多男生坐在台阶上,女生坐在男生腿上,进行嘴对嘴的交流。

“啧啧,我们学校这风气!哼,真他娘的。。。。。。好呀!哈哈哈哈!我喜欢!哎哟,你看看,那俩手都伸衣服里了!啧啧!”

王文深谙借集体的力量取暖之法,大饱眼福,也能调起两分激动,并不觉得这些情侣是虐狗行为,反而有点发福利的意思,不知大家有没有共鸣!

“老大,你这单身狗就不要去看人亲热了,回头再自卑上吊了,我找谁带我排位上分啊。”老五俨然是看出殡的不嫌殡大。

“老五啊,好好跟哥学,啊!那些罗玉凤德行的哥自然连看都不看,唯有那些貌若天仙,身材凹凸,才入得了哥的法眼!”

王胖子揉着快挡住自己丁丁的肚子,颧骨升天。

“那不更是酸得要死!”

“你得练哪,爷们儿!老子一手意淫大法登峰造极,让我这千年老王八盯上,我看美人儿一眼,那美人儿男友就少看一眼,我能靠意念让孙zei---头上带点绿,生活过得去!”

胖子舍长大放其词,唾沫星子乱飞,极度膨胀,说完已被四人已经远远落下,哥几个回头看变态似的看着自己。

“哎,二哥,你看后面那长得特变态那人哪旮沓的?”老五一脸嫌弃。

“不认得,挺恶心一胖子。”杨寻一脸蔑视。

“哟~真是吓人,他要跟上来了,三哥你可得保护我!”老四一脸娘炮式怕怕。

“老子。。。老子我现在就拍死个龌龊*养的!”老三。。。老三抄起一块板儿砖。

王文见形势不好,先是一个滑稽的胖子小跳,往旁边小树一躲,可是小树连他肚脐都挡不住,他还装作半歪着头偷看,仿佛在玩尾行3。

之后,又“灵活”跳出,身上赘肉嘟噜乱颤,一招白鹤亮翅,意思放马过来。

可惜众人在杨寻呼唤下,头也不回地朝大门走去,徒留这个白痴在后面丢人。

“哎哎哎,我说,哥儿几个等等,等等我!哎~!”

。。。。。。

大学门口生意好做,做长很难,学生们鱼龙混杂,有像林潇潇这样的上流名媛、公子哥,也有杨寻这些普通人家,他们的需求想要一一照顾,非轻而易举。

一行人来的这间餐馆就是做得比较不错的一家,环境清新,服务态度不分贵贱,菜品有珍馐绝味,也有实惠小炒。

主要是这家老板娘杨晴,为人处世滴水不漏。

今年三十有二,却风韵正浓,听说结婚六年,到三十岁因为一直不孕而离婚,失落了一阵,后化悲痛为力量,生意做得蒸蒸日上。

她三十少妇气质只要懂行的都认为是上品,性格开朗面容姣好,身材又辣,来她店里照顾生意的还有不少附近的大叔,冲着什么来的应该都清楚。

杨晴不论达官显贵、乡村野夫,什么样的学生都是同样的热情待客,从不戴有色眼镜,深受青年男女欢迎,生意终年火热。。。

此时杨寻五个人看到大厅一角落处还有一六人桌,就在那坐了下去,点菜上酒开始谈天说地。

酒过三巡是菜过五味,众人吹牛吹得正兴。旁边一桌之前一直往这边观瞧,现在三人起身朝着杨寻他们走了过来。

杨寻抬头看着仨人十分不善,一个西装笔挺,名牌皮鞋锃亮的中等身材男子,两个人高马大的小弟。

“呦呵!哥儿几个,嘎哈呀,来喝两杯!”老三东北人骨子里的豪气最爱怼这种爱装社会人的大学生。

杨寻他们这张六人桌是一面靠墙那种,两侧分别能坐三人,现在那逼格满满的小生站在桌子另一侧,俩跟班则分别挡住了他们出来的空挡。

“哟!爷们儿!你谁呀,看着眼生!”王文这老北京也是对这种装*分子也是毫不客气。

“我是大一新生,凌天豪!我刚才听到你们聊,这个人就是跟林潇潇绯闻的那个男生吗?今天还上了她家的专车?”这个凌天豪手指着杨寻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臭屁样子。

“错不了,后生!要是他俩真成,我们还打算给杨二爷弄个轰动全校的仪式,您晴好儿呗!”王胖子一脸春风得意,嘿,看咱二爷这本事,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

这个凌天豪听了,立刻就怒气冲天,啪!把手边一空杯子摔到了地上,杯子破碎的动静把周围几桌的人都惊动了。

“放屁!潇潇姐不可能看得上你这个穷酸样子的,你们记住,林潇潇是我凌天豪的,我们是十几年的青梅竹马!”

王文、刘志强第一时间站起来抵住对方气势,老四则一脸阴沉不屑,老五本来也发作,被稳坐军中帐的杨寻按住肩膀,示意有老大老三完全够用。

王文、刘志强两人强虽然低调从不明说,但是这两年多来,兄弟几个相处时间最多,也偶尔透露过两人家里信息。

王文家里好像是京官世家,在京都那是货真价实横着走的爷,但是他这个人为人和善,与世无争,厌倦官场交际跑到青山上了大学。

刘志强的老子好像是东北某县城八九十年代货真价实的黑社会,后来他爹审时度势,金盆洗手,二三十年间将一个挺大的涉黑组织转型,成为县里GDP贡献第一的旅游地产集团公司。

这其中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暂且不提,因为每个大公司的迅速崛起多多少少都有见不了光的一面!

刘志强从小耳濡目染,对付这种社会气是蝎子尾巴-独一份。

“姥姥!哪特么来这么个二愣子,现在新生都这么不尊敬师长么!”王文没有对着凌天豪,大声像在跟这个厅里所有人喊着,气势逼人。

“小瘪犊子,三岁长胡子,你看你那小老样儿!都上大学了还摔杯子,你是香蕉不甜,太嫩拉!”

两人都只是动嘴,并没有什么动作还击,但是这嘴也是会喷刀子的嘴,杨寻看着两人,有这么仗义的兄弟,自己能省不少事。

凌天豪见摔杯子这一举动并没有直接唬住他们,被两句话就压住了,自己这些人毕竟是新生,看来身边这俩货也绝对不是这些大三老油子的对手。

“记住我说的,再接近潇潇姐,有你好果子吃!”

这一桌的小新生灰溜溜撤了,杨寻从头到尾波澜不惊。

“小兔崽子,敢指我们二爷,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再碰见看我不拍他丫的,二爷您抽根儿烟消消气儿。”胖子弄了一根烟地递过去,装作哄杨寻,可杨寻从不抽烟!

“一边去!我什么心智你不清楚,一帮不懂事的雏儿,仗着家里有俩钱儿,跳梁小丑而已!”杨寻推开老王递来的烟,平淡说着,“走吧,吃饱回去睡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