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笑枕江山

更新时间:2019-10-03 01:26:43

笑枕江山 已完结

笑枕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穿山虎 分类:历史 主角:陆飞老夫 人气:

《笑枕江山》作者:穿山虎,历史类型小说,主角:陆飞老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一秒,他站在嘈杂的马路上正埋怨这么多高楼为什么没有一间是自己的。下一秒,他一脸懵逼的出现在千年之前的某个断头台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跋山涉水,餐风饮露,越是往北走,那些凄惨的场面越来越少,可能这些地方很早就被宋军征服了吧,老百姓渐渐安居乐业。

这一路,陆飞忘记了时间,只知道离开江陵城时是一个满目萧条的秋日,等到达大宋国都汴梁时,又入秋了,他很难想像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几千里地全靠一双腿,只怕日后回家和别人说都没人相信了。

这一路而来所见所闻也让他模糊的知道了一些这个时代的特征,这是一个类于中国历史上五代十国的末期,大宋初期的时代背景,在这之前一切都和真实的历史差不多了,唐末藩镇割据天下大乱,中原混乱不堪,群雄你方唱罢我登场,直到有一天所有的一切就突然偏离了历史轨迹,大宋王朝的开创者变成了一个叫赵炅的人,今年已是大宋太平兴国二年,大宋立国的第二个年头。

陆飞也听说了一些关于李氏唐国灭亡之后的事,招讨使曹彬灭唐之后,没过多久就搬师回朝了,听说是北方的辽人又南下了,曹彬统兵北上抗辽,两军在雁门关大打出手,战争前前后后打了四个多月,死者不可计数,直到后来双方谁也打不动才罢兵休战,各自引兵而还,此时的曹彬已官至大宋枢密使,是整个大宋王朝军职最高的人物。

北方的秋天很凉,陆飞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扯了扯身上那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衣服,想尽量让自己暖和一些,可惜,衣服不是这破就是那漏,好在是他身板壮实,还能咬牙忍着。

天气虽凉,但陆飞很兴奋,看惯了这一路的残破,终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繁华,整座京城由三部分组成,最外一层叫外城,这里是平头老百姓的聚居之处,外围没有城墙,房屋的格局也是参差不齐,外城一直向里沿伸直到城墙下止。

穿过宣德门,便来到了内城,一进城门,便觉城里城外是两个世界,这里商贾云集,街道宽阔,车水马龙,各式商铺比邻而立,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沿得御街一直走,远远的就能看到那高大巍峨的皇宫,那里便是大宋京城的核心地带,皇城禁区,是凡夫俗子仰止的天家所在。

陆飞就这么沿着御街一直走,一路走马观花,直到朱雀门口的禁军卫兵将他拦住,兴奋之余他又不得不回到了现实,离开朱雀门,漫无目的的在不知名的街道上闲逛着,肚里饥肠辘辘,身上凉意侵体,再看看这繁华而陌生的京都,举目无亲。

离开了御街走上了支路,沿着路边,时不时便能看到几个乞丐蜷缩在角落里,全身污秽不堪,一双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呆呆的望着过往行人,时不时有人在他们面前的破碗里扔下几枚铜板,他马上连连磕头,千恩万谢。

原来这繁华的背后也有这么多不堪的事,陆飞无处可去,也只好找了处阳光充足的墙角,倚着墙坐了下去,那样子和对面要饭的乞丐没什么区别,只是面前少一个破碗而已。

陆飞靠着墙,望着晃眼的天空,想想自己为什么来这,替那些死在江陵城的唐军俘虏找宋天子讨个公道?这个想法多么不切实际,连晚上住哪,吃什么都是奢侈,京城里不是野外,连个裹腹的野果都没地寻,就更说别打只野味美餐一顿了。

就这样饿着肚子,陆飞晕晕沉沉的睡着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被一阵嘈杂的吵闹声给惊醒,他睁开一看,只见街道上几个壮汉拉扯着一名妇人正盛气凌人的从自己面前经过,那妇人双眼红肿,哭哭啼啼,还不时想挣脱开那扯着她的手,一以小脚在石板上磨蹭着。

在这几个人的后面跟着一群像是看热闹的老百姓,他们指指点点,听那些闲言碎语,好像是在指责这伙壮汉太过份,但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

当这几个人走到陆飞面前的时候,那妇人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然后就再也不肯爬起来,用带着哭腔的语气在哀求着:“几位爷,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们了,钱我会慢慢还的”

陆飞一听,原来是欠人钱,只不过这要帐的方式是不是粗暴了些,对付这么一个柔弱的女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几名壮汉见她在地上不起来,其中一人便喝道:“告诉你,要么今天还钱,要么乖乖跟爷走,赌债肉偿,就算是见了官,咱爷们都有理,再说了,你男人已经同意了,他欠的钱由你抵债,起来,再不走别怪爷们动粗了”

那妇人吓得在青石板上往后面的人群爬,那双可怜兮兮的眼在众人脸上搜寻着,她很想有一个人出来为她主持公道,可惜,没人站出来,唯独一个撑着拐杖的老者站在人群中伸出一只瘦弱的手,欲言又止,左右为难。

“寿伯,救救我,别让他们把我带走,救救我,他们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妇人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那个老者身上。

那被称作寿伯的老者一脸惋惜,无奈的摇摇头,叹息着自语道:“作孽,作孽呀”

就在这时,那妇人的一只脚被人扯住,同时几名壮汉围了过去,像拎小鸡一般从地上将她揪了起来,其中一人伸手就是一个嘴巴,直打得那妇人嘴角渗出了血丝。

壮汉刚打完便恶狠狠的道:“认命吧,老老实实和爷们走,免受皮肉之苦”说罢又扬起了手,作势又要打,那妇人脸色煞白的一缩脖子,不敢作声。

陆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听出了个大概,好像就是这女人的男人欠了这些人赌债,她男人无力偿还,便把自己的老婆抵押给她们,哇靠,天子脚下竟然会有这种事发生。

那壮汉扬起的手久久没有落下,反而还扭曲着脸十分痛苦的弓起了腰,原来他的手被陆飞紧紧的扣住。

“你他娘谁呀,放,放手”壮汉伸出另一只手去扣陆飞的手指,却怎么也掰不动。

陆飞也很听话,顺手一甩,那壮汉一个站立不住,被摔到了地上,四仰八叉,引得围观百姓一阵哄笑。

陆飞拱着手道:“哥几个,得罪了,光天化日之下逼良为倡似乎说不过去吧”

几名壮汉一齐上前将地上那人扶起,那人脸黑如炭,长得十分魁梧,他揉着被陆飞捏得生疼的手腕,仍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道:“你,你谁呀你,有你甚事”

那妇人如同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快速缩到了陆飞的身后,陆飞顿时感觉良好,英雄救美的正义感倍增。

陆飞笑而拱手,“我是个过路的,几位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欠钱也没必要害了她的清白”

几个壮汉一听,再看他这身打扮,立马露出一脸的不屑,那黑脸汉子也是仗着人多,手指陆飞道:“臭要饭的,多管闲事是不,找打,哥几个,揍他”

顿时,几名壮汉呼啦啦朝陆飞围了上来,真是一言不合就开打,陆飞倒是不惧,却把躲在他身后的妇人给吓得花容失色,惊叫不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