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祸害大清

更新时间:2019-10-04 01:37:28

祸害大清 已完结

祸害大清

来源:落初 作者:吴老狼 分类:历史 主角:封翔峰 人气:

经典小说《祸害大清》由吴老狼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封翔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卢一峰是我大清第一祸害!不杀此贼,朕誓不为人!——某个自称在一天之中射死三百一十八只兔子而被誉为兔子终结者的小麻子如是说。  卢一峰是个大祸害!这个祸害不除,我们大清永无宁日。——包衣奴才和铁杆汉奸们都如是说。  卢一峰就是祸国殃民的千古奸臣典范,吃着我大清的禄米,拿着我大清的薪俸,可是每干一件事,都是为了挖我们大清王朝的墙根,掘我们大清王朝的屋基,祸害我们大清王朝的每一位良善臣民,忠心奴才!强烈建议当局给这个奸臣贼子铸一座跪像,跪到我大清太祖太宗陵前,让我们大清子民鞭笞唾骂!——某个无比吹捧大清酋长的清史砖家痛哭流涕的这么说。  卢胖子是好人。——普通老百姓这么说。  祸害一群:120675695,二群:71488590,狼友群:4568159(已满),狼友二群:13988491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爷,道理很简单。”封翔平静的反问道:“汪士荣先生这条计策,目的想来应该是试探朝廷对王爷的真正态度,现在朝廷已经过出了答复,这难道不是已经达成了目的?朝廷现在到底对王爷是什么样的态度,王爷难道还不清楚?”

吴三桂惊讶的和刘玄初对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们这些天只顾着心疼失去的云贵两省地方民政管理权力,还有就是头疼失去这个权力之后,满清肯定会接踵而来的种种削藩手段,却完全忘记了自己们之前的试探目的。这时,一旁的吴应麒插话问道:“卢一峰,你的话是有点道理,可是为了刺探这么一个目的,父王失去了云贵两省的地方政务管治权,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二王子,汪士荣先生向王爷献计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如何善后?”封翔惊讶问道:“难道他没有考虑过,万一朝廷一口答应了王爷的请求,并且乘机削弱王爷对云贵两省的地方控制力度?他就没有准备好后着善后?”

“那个蠢货如果有考虑后果就好了!”吴应麒没好气的答道。那边吴三桂答道:“这一点,茂遐先生事前也有警告,但本王当时急于摸清朝廷态度,又考虑到云贵两省地处边陲,蛮夷杂居,局势复杂难治,离不开本王坐镇,所以才同意了这个主张。只是本王说什么也没想到,他……,朝廷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事后你的顶头上司卞三元他们上表挽回,也被立即驳了。”

“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封翔眼珠乱转,心中狐疑,心道:“以吴三桂的老Jian巨滑,怎么可能想也不想就采纳汪士荣这么一个顾头不顾尾的建议?他难道就没有考虑过这个杯具后果?或者说,这其中还另有内情,只是吴三桂这个老汉Jian不想说?对我隐瞒了什么?”

盘算了片刻,手中情报明显不足的封翔摇摇头,决定暂时把这个探讨究竟的好奇心抛到一旁。旁边一直在注视着封翔表情的刘玄初微微点头,意味深长的又看了一眼封翔脸上的表情,这才向封翔问道:“卢大人,既然你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你说说,王爷应该用什么样的法子摆脱目前的窘境?不用谦虚,也不用顾忌,王爷是一位很礼贤下士的君子。”

“王爷,卑职近来听到消息。”封翔香香吐吐的说道:“卑职听说,顺治十七年在贵州兴仁作乱的马乃土司龙吉兆被王爷剿灭后,至今仍有余党在云贵一带潜伏隐藏,联络云贵各地不肯归服王化的蛮族土司,欲图不轨,搞不好就要在近期内起事反清——就是不知道,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马乃土司余孽作乱?”吴三桂和刘玄初都是眼睛一亮。旁边的吴应麒则傻乎乎的说道:“卢一峰你开什么玩笑?当然没这回事了,七年前龙吉兆全家都被我们杀得干干净净,就跑了一个龙吉兆的女儿,龙吉兆的帮凶党羽也死得差不多了,那还可能重新起事叛乱?”

“笨蛋,给我闭嘴!”吴三桂呵斥儿子一句,又向封翔问道:“卢大人,光是龙吉兆逆贼的余党,恐怕还不够吧?”

“那卑职还听到几个消息。”封翔飞快答道:“说是缅甸、安南境内还有部分前明余孽残余,近来好象也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

吴三桂不说话了,一双三角眼中眼珠子乱转,脑海中飞快盘算,刘玄初则说道:“王爷,学生觉得卢大人言之有理,耿继茂和耿精忠父子在福建,兵马远比王爷的多,军饷开支也远比王爷的大,但就因为旁边一个台湾的郑经,所以朝廷里对他们父子不利的言论就非常之少。同样的道理,如果云贵境内和周边也有些象郑经那样危险的贼首,相信王爷在朝廷里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

“茂遐先生想让本王养贼自重?”吴三桂渐渐的有些接受封翔在面前的存在了,当着封翔的面,吴三桂甚至都直接说出了养贼自重的话。沉吟了片刻后,吴三桂用手指敲打着桌面缓缓说道:“可是本王身为大清臣子,身负国恩,做出这样的事,是不是太对不起朝廷了?”

“我呸!你这个老不要脸的老汉Jian!”封翔心中破口大骂,“你要是真有什么忠心?当年为什么要引鞑子兵入关?为什么要绞死南明永历皇帝?滚你娘的,管你对螨虫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忠心,既然老子来了,怎么都要把你这个老东西给逼反了,让螨虫们和你都没有好日子过!”

“王爷,飞鸟射光之前,弓箭是不会藏到箱子里的。”刘玄初慢悠悠的说道:“同样的道理,只要云贵境内和周边还有能够威胁到朝廷安全的贼寇,王爷你在云南贵州就可以稳如泰山,最起码,那些看王爷不顺眼的Jian臣贼子和无道昏君也不敢这么嚣张。”

“王爷请恕罪,卑职说句诛心之言。”封翔也乘机蛊惑道:“顺治十七年王爷第一次裁军之前,云贵境内土司作乱,前明余孽在一旁虎视耽耽,朝廷对王爷那才叫有求必应,赏重恩宽!可是到了王爷荡平了这些叛逆之后,又两次裁撤了超过七成的军队之后,王爷你又得到了更大更重的恩典了吗?所以卑职觉得,似乎王爷你手里的力量越强,云贵境内和周边的乱贼越多,朝廷就越不敢对王爷怎么样,就是不知道王爷有没有这个感觉了。”

被封翔和刘玄初两个大清蛀虫祸害这么一鼓动,吴三桂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的一些举措确实有些愚不可及,主动上表请求裁军自挖墙脚就算了,竟然还为了向满清朝廷表示忠心,把云贵境内和周边的反清势力一口气杀得干干净净,甚至还亲手绞死了南明永历皇帝——结果兔子倒是杀光了,自己这条忠心耿耿的老猎狗,倒面临被做成花江狗肉的危险了。懊悔归懊悔,吴三桂可不会当面向心腹走狗们承认错误,所以盘算许久后,吴三桂举起筷子,邀请道:“这些事以后再说,先吃饭喝酒,菜都快凉了。来来来,卢大人,尝尝本王王府厨子的手艺,喜欢的话就多吃点。”

封翔佯做受宠若惊的答应,又是鞠躬又是道谢,还不断的向吴三桂敬酒,迷魂汤一碗接一碗吴三桂灌过去,吴三桂笑着连酒带汤一一喝下,同时也开始追问起封翔的出身来历,封翔一一如实答了。当弄清楚封翔确实和北京没有来往之后,吴三桂大为高兴,拍着封翔的肩膀说道:“在曲靖好好干,干好了,本王不会亏待你。”

“多谢王爷,卑职一定在曲靖好好干,力争不辜负王爷的知遇之恩,二王子的举荐之恩。”封翔满脸欢喜的答应。旁边的吴应麒则动了心思,心说想不到老子收银子提拔这个曲靖县令,竟然还是一个连父王和刘玄初都欣赏的人才,如果把他留在身边做个参谋幕僚,以后在父王面前肯定也就轻松许多了。想到这里,吴应麒主动说道:“父王,儿子听卢大人一番谈吐之后,觉得人才难得,在曲靖当知县实在是太屈才了。孩儿斗胆,想把卢大人调到孩儿麾下任事,帮助孩儿料理军务政务,还望父王恩准。”

“这个……。”其实吴三桂也很想把封翔这个难得的人才弄进自己幕府的,封翔当然也不希望自己到曲靖去当一个芝麻绿豆官,赶紧正襟危坐准备着接受吴应麒的邀请。不曾想旁边的刘玄初却忽然说道:“王爷,二王子,学生认为不妥,卢大人出任曲靖知县的安排已经上报到了吏部,吏部也已经下令让卢大人入京陛见,在这个时候贸然更改卢大人的官职任命,只怕又回给王爷招来Jian臣佞贼的闲言碎语。所以学生认为,还是让卢大人先去一趟京城,然后再回曲靖上任,日后再慢慢提拔不迟。左右曲靖距离昆明不远,王爷和二王子即便有用得着卢大人的地方,也可以随叫随到。”

“茂遐先生言之有理,那就这么办吧。”吴三桂对刘玄初倒是言听计从,马上就一口答应。封翔和吴应麒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又不敢当面顶撞吴三桂的决定,只得老实答应了。末了,封翔还在心里嘀咕,“太阳啊,历史上的刘玄初好象不是什么嫉贤妒能的人啊?他怎么就不让我在吴应麒手下做事呢?不能接近吴三桂集团的核心人物,参与到他们的高层决议,我还怎么鼓动吴三桂老汉Jian造反抗清?”

酒席用罢,吴三桂与封翔约好改日再让封翔叩见,又让吴应麒亲自送封翔出府,直到封翔和吴应麒都离开厢房之后,吴三桂才微笑着向刘玄初问道:“茂遐先生,卢一峰这个家伙你怎么看?应麒打算把他留在麾下任用,你为什么要阻止?在本王印象中,茂遐先生你好象不是什么妒贤嫉能的人啊?”

“王爷,卢一峰确实是人才难得,但是,还太嫩了。”刘玄初平静答道:“王爷你想想,今天卢一峰为了表现自己,冒了多少危险?这样酷爱冒险的Xing格,不加磨练,如何能成大器?还有,学生刚才一直观察卢一峰,发现他虽然天生聪颖,头脑灵活,城府却稍微浅了一些。尤其是在王爷你说完卞三元他们上表遭拒之后,那个卢一峰立即发现王爷你没有把话说完,虽然没有敢当面质疑王爷,脸上表情却极不自然——这样年少气盛而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够立即委以重任吗?”

“不错,这小子确实太大胆,也太爱冒险了一些。”吴三桂点头,微笑说道:“如果不是他运气实在够好,恰好碰上了对本王忠心耿耿又求贤若渴的茂遐先生你,本王早就把他一刀宰了!这样的人,是应该多多磨练,将来才有可能象茂遐先生你一样,成为本王的臂助。”

“王爷,学生有一个想法,可以让这个卢一峰多磨练磨练。”刘玄初拿起旱烟说道。吴三桂先是亲自拿起火石火镰给刘玄初点上旱烟,这才说道:“茂遐先生有什么好主意尽管说,本王手下武将倒是足够,最缺的就得用的文官,可是比茂遐先生你更求贤若渴着呢。”

“王爷,既然卢一峰要入京陛见,不如让他绕道去一趟广东,替王爷把学生昨天晚上建议那件事给办了。”刘玄初抽着烟说道:“本来那件事对王爷来说,成与不成关系并不大,能够办成的把握也不是很大。与其让其他人单独跑一趟广东浪费时间和开支,倒不如让卢一峰去一趟,成了是意外之喜,即便不成,也可以让卢一峰得到磨练,增长一些阅历,王爷将来也好任用于他,顺便还可以考验考验他,看看他到底值不值得王爷托付重任,还有就是看看他对王爷你到底是不是忠心耿耿。”

“主意不错。”吴三桂只稍一盘算就点头道:“那就让他去广东吧,如果他真能给本王把这事办成了,倒也又不失为一桩意外之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