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金牌江湖

更新时间:2019-09-30 01:29:07

金牌江湖 已完结

金牌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红金 分类:武侠 主角:乔峰洪金 人气:

经典小说《金牌江湖》由红金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峰洪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条真龙,游走在江湖之间。  当洪金与无数英雄人物相逢,会碰撞出怎样耀眼的火花?  洪金邀你一起,跃马江湖世界,进行一场热血之旅,重温刀光剑影中的江湖岁月。  无论身在何处,心中总有一曲,在不断唱响:“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洪金衣袂破空声,来人眉头微微地一皱,陡然间回转身来。

洪金措手不及,差点撞在那人的身上,忍不住吓了一跳,连忙顿住了身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夜闯少林?”洪金看对方似乎并无恶意,于是低声喝道。

来人仔细地打量了洪金一番,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你又是谁?为什么会九阳神功?”

洪金不由地大惊失色,九阳神功可是一个大秘密,当世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如果泄露出去,恐怕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更何况,来人仅从他的身法上,就知道他具有九阳神功的底子,这样的眼力,实在是高明的可怕,这个人究竟是谁?

借着夜色,洪金看到对方是一个清瘦的老者,骨骼清奇,手大脚大,颇有飘逸之态,倒不象是个坏人。

“动手吧,让我试试你的本领?”见到洪金不答话,来人向着洪金招了招手,笑嘻嘻地说道。

洪金道声得罪,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向着来人身上印了过去。

这一掌中,洪金实在是蓄满了内劲,就算是青石板,都能一掌击碎。

自从得到玄澄大师的指点以后,洪金对于九阳神功的领悟,更是多悟到了几分。

来人脸上笑容不减,身子却如柳絮一般,在空中来回地飞舞。

任洪金或阴或阳的劲力,始终无法打到他的身子,他整个人,似乎都处于虚空中,到了另一个世界。

洪金越打越是惊奇,看来人的本领,似乎比慕容博等人还要高明,只是不知道与玄澄大师相比,孰强孰弱?

陡然间,一道轻笑传来:“打了这么久,应该累了,歇歇吧。”

话语声中,来人将长袖一拂,拂向了洪金的身子,看似并不经意。

洪金却觉得一阵柔软的大力传来,他的身形再也站立不住,不住地向后退去。

眼看着洪金就要一跤跌倒,却觉得那股力道陡然间完全消失。

洪金能够感觉到,来人对于劲力的运用,实在是高明到了极点,真是欲柔则柔,欲刚则刚,刚柔并济,厉害非凡。

“哈哈,洪金,凭你的本领,还是打不过他的。”一个慈祥的声音陡然间响了起来。

洪金放眼望去,见到一棵菩提树下,觉远一脸笑容地说道,只是这笑容,充满了异样。

清瘦老者眼中含着泪水,抢上一步拜倒:“弟子张君宝,参见师父。”

洪金脑子轰隆一声,他可想不到,清瘦老者居然就是张三丰,传说中半人半仙的人物,怪不得实力如此了得。

觉远脸上带着笑意,神色中却也不免恻然:“一别数十年,你……你也老了。”

张三丰哽咽着说道:“弟子自别少林以来,无时不想念您老人家。只是少林武当,纵然相离不远,但是门户之见,却如深山沟壑,实在令人无法攀越……”

觉远走上前去,将张三丰搀了起来,平时稳如山岳的身形,居然有些踉跄。

洪金能深刻地感受到,觉远与张三丰之间的情谊,实在是异常地深厚。

停了片刻,觉远道:“此处不是讲话之地,君宝,你随我来吧。”

三人走到屋里,觉远向张三丰引见了洪金。

张三丰瞧着洪金,不由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忍不住感慨地说:“洪金,觉远师父,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洪金笑道:“一定尽力。只是师父身体康健,平日里,倒是他照顾我多些。”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全都沉浸在欢乐的相聚当中。

张三丰从怀中摸出一物,伸手不断地摩挲,确实是珍爱异常。

良久,张三丰才缓过神来:“洪金,这对铁罗汉,是别人送给我的,如今我已没有了用处,就转赠给你。”

洪金推辞不过,只得接了过来,郑重地向张三丰道谢。

觉远道:“君宝,听说你创立了武当派,居然能与少林并驾齐驱,实在是可喜可贺,我弥足欣慰。”

张三丰道:“都是昔日恩师栽培之功,让我学到了九阳神功的精义,这才能够进一步将武学发扬光大,只是可惜,不能长侍师父身边。”

觉远道:“天涯若比邻。你我之间,有这份情在,纵然是天高地远,纵然是时光如梭,又何足道哉。”

洪金听觉远和张三丰谈心,诉说别来离情,对于当今的江湖形势,了解到不少。

一直到了天色即将发亮,张三丰才起身告辞,满脸都是依依不舍。

觉远挥了挥手笑道:“去吧,去吧,如果有缘,你我师徒自然还能相见。”

张三丰哽咽道:“师父,我们一别就是数十年,人生在世,又能有多少十年?”

听着张三丰由衷地感慨,想到时光的无情,纵使洪金一向豁达,心中都是充满了凄凉。

张三丰向觉远深深地拜了下去:“师父,弟子……弟子去了。”

觉远无语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却也不免变得勉强起来。

嗖!

洪金眼前一花,就不见了张三丰的影子,实在是犹如神龙不见首尾,令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闲暇之余,洪金摆弄铁罗汉,发现果然是一套极高明的少林拳法。

铁罗汉制造的巧妙,洪金实在是叹为观止,不知不觉地便跟着练习起来。

洪金越学越是入迷,只觉得这一套少林拳法,实在包含着武学中的至理,让人受用不尽。

数月过后。

突然间,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少林寺,昆仑三圣何足道要向少林挑战了。

昆仑三圣挑战的纸笺,出现在罗汉堂降龙罗汉的手指中,离地约有三丈,可见他的功力,着实非同小可。

少林寺中目前功力最高的人,并不是方丈大师玄慈,而是僧人空见,但是他正在闭门修炼金刚不坏体,昆仑三圣恰在此时找上门来,倒真是有点麻烦。

洪金惊诧不已,如今张三丰下山多年,他还以为何足道早就挑战过了,没想到如今才来。

情知这是要紧事,洪金连忙去找觉远,发现他正担着两个铁桶挑水,不禁更显愕然。

陡然间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昆仑山何足道造访少林寺,有一言奉告。”

声若龙吟,整个少林寺都听得清清楚楚,尽皆骇然,洪金却不由长叹了一声。

接着就是十余道钟声齐鸣,可见少林寺上下,对这件事极为重视。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有少林僧传言,说是要请觉远和尚见客。

洪金随着觉远一起迈出寺门,只见少林寺好大的阵仗,玄字辈高僧倾巢而出。

只听何足道摇头晃脑地说道:“只等传过信息,何某就要下山了。”

玄渡大师怒道:“比武较量,也不是伤了和气,居士何必推让?”

在玄渡的示意下,有少林僧人呈上兵器,何足道并不接,而是从地上拣起一块尖石,纵一道,横一道的划了起来,不一会儿,画成了各成十九道的大棋盘,每一道都是半寸深浅。

见到何足道显现出来的本领,少林僧人全都大吃一惊,少林寺前的青石坚硬如铁,何足道居然能画出这样一张棋盘来,内力实在是无比的深厚。

何足道兴致上来了,大声叫嚷道:“来来,那位大和尚愿意来对弈一局?”

玄慈自料功力有所不及,他呆了半晌,这才叹道:“何居士划石为局,如此神功,老衲生平从所未见,少林寺甘拜下风。”

所有的少林僧人,脸上都露出了沮丧和愤怒的神色,可是谁都没有这项本领。

觉远这才知道,敢情何足道是在炫耀功夫,他不声不响地挑着铁桶走上前去,深吸一口气,将毕生功力全都下沉双腿,在那棋局上一步步走了过去。

只见觉远脚步走过,一道道界线登时抹去,众僧一见,全都忍不住大声喝彩。

何足道大声地嚷道:“大和尚,你好深的内力,这局棋不用下,何某认输了,我领教一下你的剑法。”

觉远连连地摇头:“贫僧只不过是个挑水看经的和尚,那懂什么剑法?”

何足道那里肯信,展开迅雷剑法,一剑快似一剑,十六招剑法,连环刺出,结果全都刺在了水桶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乱响。

众僧都瞧得大是诧异,眼看觉远每一招都是手忙脚乱,左支右绌,狼狈至极,但何足道精妙之极的剑法,始终被他极其笨拙可笑的招式所阻,刺不到他的身上。

何足道越斗越怒,蓦地一剑飞出,向觉远小腹便刺,觉远百忙当中,用两个大铁桶一夹,立刻将长剑夹了一个严严实实。

何足道身经百战,应变极速,舍弃长剑,双手齐推,一道排山倒海的劲力,向觉远面门击去。

洪金眼看情形危急,连忙纵身扑上,一掌击中了何足道肩膀,这一掌劲力相当深厚,将他打得连退三步。

何足道更加的愤怒,大叫道:“好小子,凭你也敢欺我。如果我十招之内,不能将你打败,就终生不履中土。”

众高僧纷纷地劝解,可是何足道怒气已上心头,围着洪金,一路疾攻了起来。

洪金无奈,只得摆出架势抵挡,只见他一套少林拳打出,身形沉稳,劲力雄浑,实不下于少林一流高手。

何足道连使了十招精彩绝伦的功夫,始终无法取胜,不由地面色惨然,发出了一声长叹:“昆仑三圣,嘿嘿,昆仑三圣,真是可笑至极。”

“觉远大师,那人叫我转话,说道‘经书是在油中’。”话声甫歇,何足道已在数丈开外,身法之快,实在骇人。

眼看觉远和洪金出手,赶走了何足道,保全了少林的威名,众高僧都感觉到很是高兴。

谁知一道厉喝陡然间响了起来:“洪金,你居然敢偷学少林拳术,该当何罪?”

众僧人一惊,全都循声望去,却见发话的人,正是陈友谅。

一众玄字辈高僧都有心偏袒洪金,可是急切间,谁都不知该如何反驳陈友谅。

洪金心中一惊,陡然间想到了张君宝当年的遭遇,难道一切都将重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