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盛世凡人

更新时间:2019-10-03 01:09:35

盛世凡人 连载中

盛世凡人

来源:落初 作者:唐小千 分类:武侠 主角:杨凡吴傅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唐小千原创的武侠小说《盛世凡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凡吴傅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资质平庸的孤儿,一个自信爆棚的富二代,在经历了一次次命运的洗礼之后,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这,是一个问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狂风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半夜时分,便风停雨歇,天刚麻麻亮,祖孙二人便摇起渔船,向着他们往常收获最丰的那一片湖域驶去,他们心知昨夜的那般风雨之后,往往能捕到平时罕见的大鱼,心中充满期待,便起了个大早,小小的渔船自也划得比平日快些,眼见着便要到了,那少女忽然一声惊呼!

“爷爷,你看!”

老人顺着少女的手指看去,只见远远的飘来一大片东西,看那数量和形状,隐约像是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的一艘小船。这种东西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昨夜那种架势,毁掉一两艘年久的渔船实在太平常不过了,老人不由怪那孙女大惊小怪,有些生气的说道:“一惊一乍的干嘛,又不是没见过。”

少女连忙说道:“不是,爷爷,你仔细看,好像有人!”老人一听,吃了一惊,心道昨日那样的天色,哪个不要命的还敢出湖不成?心中虽是不信,但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规矩,凡有落水之人,不管死活,只要遇上了,是不能不管的,当下也就不再多说,调整了方向,划着船向着那边漂浮的木料缓缓迎了过去。

待得又近了一些,那少女站起身来,又仔细的看了看,回身说道:“爷爷,真的有人!”老人知道自己的孙子目力远远好过自己,听他这么一说,再不怀疑,手上又快了些,小船过不多会儿便离得那片浮物不足十丈的地方。

老人不敢再继续靠近,便停了船,自己也走到船头去看,只见那一片零零碎碎的各式木板木桩只见,有一根及似桅杆的圆木,随着湖水一荡一荡的。圆木中间趴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影,一动不动,在那圆木不远处的一块木板上,也有一个人影,下半身完全没在水中,看上去也像是个姑娘。

老人还未说话,少女已脱了外衣,也不管初Chun水寒,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湖里,没几下就游到了那圆木旁边,伸手一探,大声喊道:“爷爷,爷爷,还有气儿呢!”老人一听,连忙招呼他赶快救人,自己又去摇船,向着孙子驶去。少年推着圆木也向这边游来,片刻之后,便将圆木推到了小船一侧,祖孙二人,合力将圆木上的两人拉上船去,少年复又游向那块木板,不多时便将木板上的那名女子也救到了自家船上,回来时还顺便从另一块木板上拔下一柄看上去十分名贵的匕首来。

老人一一探过鼻息,三人竟都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连忙拿棉被盖住三人,也顾不得再去打渔,跟少年招呼一声,便摇着船向家中而去。

一番折腾之后,已是日近晌午,老人接过孙女递来的布巾,擦了擦汗,对着他说道:“也不知他们是打哪来的,衣衫如此华丽,想来必定是哪家的公子小姐,不识天气,昨日那样的光景,还敢下湖游玩,当真是不要命了。”

少女嘿嘿一笑,道:“我看他们倒是福大命大呢,遇上了爷爷你,不然还不知要被泡到什么时候,就算不淹死,冻也冻死了!”老人正要说话,那溺水的少年忽然一声咳嗽,声音虽小,却被二人听了个明明白白。

老人急忙上前,看了看那少年,便问道:“公子,你醒了么?”少女也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凑了过来。又是几声剧烈的咳嗽之后,少年终于睁开眼来,看着眼前两张陌生的面孔,虚弱的道:“我这是在哪里?”

老人听他开口说话,心中一喜,连忙道:“先不急说这个,快喝了这碗姜汤,否则怕是要落下病根的。”说着从少女手中接过姜汤,便去喂那少年,少年一口一口的喝下姜汤,胸腹中渐渐升起一股暖气,身子终于有了些知觉,神智也渐渐清晰起来。忽的双眼一瞪,像是想起了什么,便抬头四下去看,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看到躺在另一处的两名少女后,眼中稍微闪过一丝喜色,再去看他处时,却没有别人了,神色一黯,胸口一阵剧痛,复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屋中也只剩了他一人,听得外间有人说话,便挣扎着坐了起来,靠在床边,仔细一听,却是夏莹的声音,只听她说道:“多谢老丈和妹妹相救,我们兄妹三人昨日在湖中迷了方向,不料晚间风雨大作,毁了我们租来的小船,若非遇上老丈和妹妹,只怕是要葬身鱼腹了,日后我兄妹三人必会重重报答你们的恩情。”接着便有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姑娘莫要这么说,我们水上人家,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这也是你们兄妹福泽深远,必是祖上积了大德呢。”

又一个声音说道:“就是就是,两位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看都不像是短命的人,依我说,你们这样天仙般的人儿,哪能就便宜了这太湖里大王八呢!”说完便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杨凡此刻方知自己又是大难未死,有想起第一次醒来时除了夏莹,慕容嫣也躺在这小屋之内,想来这二人也是无恙,心中不免一阵安慰,随即又想起唐傲,心中一急,又咳了起来。

外间四人听见他咳嗽,齐齐走进屋来,夏莹一步冲到他的身边,关切的问道:“阿大,你怎么样?”杨凡吃力的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唐傲呢?”夏莹一听这话,默然不语,回头去看慕容嫣,慕容嫣一听得“唐傲”二字,眼中泪光一闪,默默的从腰间摘下一件东西送到杨凡跟前。杨凡拿眼一瞧,真真便是那柄唐傲从不离身的“幽冥刺”,心中顿时大恸,浑身一阵颤抖,最后终于默默的闭上双眼,强忍着心中的悲伤,一滴泪珠从眼角慢慢渗出,顺着脸颊一路滑下,钻入唇中,说不出的苦涩。

少女见状,惊讶的问道:“你们还有同伴?我在那块水域仔细看过,没有别人了啊!”慕容嫣嘤咛一声,掩面奔出门去,夏莹将杨凡双手紧紧一握,眼中也闪起泪花。杨凡深吸一口气,睁开双眼,鼻头抽动几下,缓缓说道:“那是我的兄弟,情形却又与我们不同。在下杨凡,谢过二位救命之恩。”

老人长叹一声,“在太湖上遇着那样的风雨,能活下来已是奇迹了,你也不要太过悲伤,养好身子才是正紧。”说着便一拉孙女,也出屋去了。

杨凡再也忍耐不住,猛地一头栽到夏莹怀中,肩头耸动,喉间传出呜咽之声。夏莹轻轻的抱住他的肩头,任凭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半响才轻声说道:“阿大,阿二去了。他是为了救我们才去的!”

杨凡止住哭泣,抬起身子,看着夏莹泪光盈盈,却又坚定无比的眼神,默默的点了点头,忽又想起慕容嫣来,便问道:“慕容小姐,没什么大碍吧?”夏莹点了点头,道:“只是受了些风寒,明日我去抓点药来煎给她喝了便没事了。只是……”

杨凡见她欲言又止,生怕又有什么坏消息,连忙问道:“只是什么?”夏莹回头看了看屋外,轻声说道:“慕容姐姐执意要去蜀中。”杨凡疑惑道:“去蜀中做什么?”夏莹回道:“一为报仇,二为完成阿二的心愿!”

杨凡一听“报仇”二字,身子一直,惊道:“莫非那顾威没死?”夏莹摇了摇头道:“他死没死我们也不知道。慕容姐姐说,就算他死了,但鼎剑盟尚在,慕容家没了,阿二死了,岂是一个顾威就能抵得过的,她要尽灭鼎剑盟。”杨凡听了,没想到这看似柔弱的女子竟有着如此决绝的想法,不免有些吃惊,随即又道:“即便如此,她去蜀中干什么?还有,唐傲有什么心愿,我怎么不知道?”

夏莹反问道:“你可还记得阿二去炸鼎剑盟的大船之前说过什么?”杨凡略一回想,黯然答道:“他说要做一番大事业,想不到却是要去炸船。”夏莹点了点头,道:“我本也是这般想的,但是,慕容姐姐说,阿二那样的人,他眼中的大事业绝非是炸船这么简单!”杨凡不由一愣,问道:“那还有什么?”

“你仔细想想,阿二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杨凡不假思索的答道:“自然是扬名天下,做个人人敬仰的武林大侠,四海畏服的江湖豪杰。”夏莹略一点头,说道:“不错,慕容姐姐说他既然人已不在,大侠也好,豪强也罢,都是做不成了,但是却仍可扬名天下!”见杨凡仍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又继续说道:“慕容姐姐说,唐傲既是赢了擂台,便是她的夫婿,她要去蜀中,找唐傲的父亲,将唐家变成天下闻名的武林世家,将阿二的名字深深的刻到每个武林人士的心里,然后再以唐家的名义灭了鼎剑盟,复仇之后,再寻到他的大哥,重建慕云庄。”

杨凡听他这一番说完,已然惊得目瞪口呆,半响才道:“想不到慕容小姐竟有这等心思,只是这事谈何容易,她一个弱女子,又不通武艺,如何办得到?而且,报仇之事,我自当一力承担,又何必将唐傲的整个家族都拖进来?”夏莹道:“我也是这么劝说她的,不过……”杨凡见她支支吾吾,急速问道:“不过什么?”

话音一落,却听得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慕容嫣站在门口,冷冷的说道:“没有什么不过,我自打生下来便异于常人,练不得武,要想为父兄报仇,替夫婿扬名,只此一途,我只去求我家公公,他若允了,我自有盘算,他若不允,我便一死而已。”

杨凡看着她那绝美的面容,坚毅的眼神,心中一痛,轻声说道:“慕容小姐,唐傲是我兄弟,慕容前辈待我恩重如山,此事自应由我一力承担,你又何苦如此?”慕容嫣走进几步,慢慢说道:“唐傲是你兄弟,可他也是我的夫婿,爹爹和二哥待你恩重如山,却也是我的至亲!我意已决,你不必再劝,我只问一句,你帮不帮我?”语气决然坚定,竟是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杨凡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杨凡这条命,是唐傲和你慕容家不计代价换回来的,慕容小姐既执意如此,我自当全力相助,死而后已。只是如今我重伤在身,贸然上路,有些不妥,只怕落个徒死无益的下场。”慕容嫣点了点头道:“此事本也急不得,我们先在此好好休养几日,之后我们便分道扬镳,各自去办各自的事。”

杨凡闻言又是一惊,道:“为何如此?小姐一人上路,岂非危险得很!”慕容嫣摇了摇头道:“那鼎剑盟必不会就此作罢,此时怕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四处搜寻你我三人,我们呆在一起,若是被一网打尽,报仇之事,又由谁去做?”杨凡心知她此言有理,但实在不放心她一个弱女子独自上路,正要再说,慕容嫣却抢先说道:“你不必说了,好好养伤吧。”然后看了夏莹一眼,慢慢走出屋去。

夏莹心知慕容嫣那一眼的意思,也对杨凡说道:“阿大,你受伤颇重,正该好好休息。我也先出去了。”说罢也自起身走出屋去,杨凡轻叹一声,无奈躺下,刚一闭上双眼,唐傲的音容笑貌便一一浮现,却又如何睡的着?

夏莹走出屋外,见慕容嫣正站在不远处的湖边,远远的望着那接天的太湖,便走上前去,在她身侧站定,却不说话。慕容嫣见她来了,轻轻说道:“你来了?”夏莹点点道:“有什么话,你说吧。”

慕容嫣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夏莹道:“我知道此事本与你无甚关系,不知你为何硬要插手进来,你莫要怪我怀疑于你。”夏莹对上她的目光,轻声答道:“日间我见你看我的眼神,就知你对我起了疑。也罢,我也不瞒你,只是望你不要告诉阿大。”

慕容嫣思索片刻,道:“我看你对他的样子,想必也不会害他,我便答应你,你说吧。”夏莹自嘲般笑了一笑,说道:“我本是孤儿,与师傅漂泊江湖,相依为命数年,想必你已知道了吧?”见她点了点头,又道:“师傅离我而去,说下除非我名满天下,否则绝不再见的话,你可知道?”慕容嫣又点了点头。

夏莹继续说道:“师傅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自从师傅离我而去,我便一心想着她说的话。那日无意中听得几个鼎剑盟的弟子谈论阿大他们的事,又在路上遇见了他们,便存了借他们扬名的念头。开始是想着将他们擒住,一番曲折之后,我相信事情绝非面上那般简单,便转了心思,想要挖出这事情背后的秘密,借此一举成名,于是便一直跟着他们。后来到了慕云庄,听了慕容成前辈的一番话,我更是深信此事必然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份心思也就越发的坚定,再后来的事,你也就知道了。”说罢看了看慕容嫣,又补道:“这些日子与他们相处下来,他们待我极好,我打从心眼里是对他们有着一份情谊的,在苏州时,也就已经不全是为了自己,反而有些真心的想帮他们洗冤了。”

慕容嫣一面听她说,一面仔细的看着她,待她说完了,转头想了片刻,道:“好,我相信你。那你现在又作何打算?”夏莹面色突然一凛,狠狠的说道:“当然是跟你一样的心思,做成了这件事,我一样可以名扬天下,还能为阿二报仇,这样一举两得的好事,我夏莹绝不会放过!”

两个绝美的少女相视一笑,一齐转过身去,遥遥的望着湖面上那片繁星点点的夜空,过了半响,慕容嫣突然轻声说道:“你怕是还有一层心思,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杨大哥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夏莹仿佛被这一句话触到了心底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心神微微一荡,面上飞起一点红霞,一转眼却看见慕容嫣满脸凄然,眼中隐有泪光闪过,心知她又想起了唐傲,心中也是一痛,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只好牵起慕容嫣的玉手,轻轻的握住……

次日一早,夏莹便易了妆容去了苏州城,一来打探消息,二来将慕容嫣交予她的一些身上的配饰变卖了,又抓了几服调气回血的药方,回到小屋时已过了晌午,杨凡正在屋外运功打坐,慕容嫣则在仔细的读那本《天工录》,原本挂在腰间的“幽冥刺”却被她用鱼皮细细的裹了,放在一旁,见夏莹回来,便收起书页,同幽冥刺一起收入怀中,迎上前来,杨凡听得动静,也收功站起,气色已比昨日好了很多。

三人就在屋外坐下交谈起来,夏莹先是询问了那打渔的祖孙二人,慕容嫣只道他们在夏莹走后不久就出湖去了,至今未归,看样子对他们昨日的那番说辞深信不疑,无甚异常。夏莹放心的点了点头,才说起今日探到的情况。

那顾威果然未死,不过也受了极重的伤,鼎剑盟的人将他救了回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倒是那古丰岭,因为那晚并未随顾威追击他们,而是径直回了扬州,反而无甚大碍,现在成了鼎剑盟在扬州的主心骨,鼎剑盟也确实没有就此作罢的打算,一面继续在太湖上搜寻,一面四下出动,到处查探,对外却只说是慕容家与杨凡、唐傲两个凶手狼狈为Jian,图谋不轨,鼎剑盟探知消息,往慕云庄规劝慕容成,不料慕容成穷凶极恶,见阴谋败露,悍然动手,双方一番血战,两败俱伤,现下还有几个漏网之鱼,务求斩草除根,言语之中,竟隐隐透露出杨、唐二人乃是魔教余孽的意思。

杨凡听了气恼不已,慕容嫣倒是神色十分平静,劝了杨凡几句,夏莹便给他煎药去了,慕容嫣也不多话,又自取出天工录来看,杨凡也不好打扰,便走到湖边独自发呆。

一连数日,几人都未再离开小屋,夏莹将变卖二女配饰得来的银子给了那老渔翁一些,闲来无事时也与那少女聊些家常,杨凡几乎每日都在打坐运功。

慕容嫣这几日间细细研究那天工录所载,似乎有些心得,昨日晚间便要夏莹也给她易了妆容,要夏莹带着她去城中采买一些东西,说是要试着做两样天工录上的玩意儿看看成不成,三人对夏莹的易容术极为自信,料想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二女准备停当,便在今日清晨一齐出门去了。

回来时,只见二人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夏莹还好,慕容嫣却似有些不堪重负,步履艰难,杨凡连忙上前接下,正要回身进屋,心中忽然生出一丝警觉。他身子早已大好,体内的那股真气一到了夜间,似乎除了止痒,对于疗伤也颇为自觉,加之杨凡这几日未睡时也勤加修炼,真气在他体内的运转昼夜不停,几乎从未断过,几日下来,杨凡不但伤好得极快,对外界的感知,也大大加强,而此前,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此刻心中忽生警觉,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鼎剑盟的人来了,慌忙扔下手中东西,将二女护在身后,警惕的四下去看。夏莹见他如此,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连忙扔了包裹,摆好架势与杨凡一道护住慕容嫣。

看了半响,虽未发现任何异常,但心中那感觉却越发的强烈,杨凡不由眉头一皱,大声喊道:“既然来了,藏头露尾的做什么,莫非是见不得人么?”话音一落,就听得两声轻响,三人身前不远处的一片深草微微一动,两条人影倏的窜了出来,站在三人面前约莫三丈处。

却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是一身的黑绸劲装,腰间也挂着跟唐傲一摸一样的鹿皮囊,只是都只一个,背上各缚了一柄单刀,却是比常见的要短上几分,刀身也要窄些。两人站定之后,也不说话,右手按在鹿皮囊上,四肢眼睛都死死的盯着杨凡身后的已然易容成一个农家**的慕容嫣胸前。

杨凡见二人现身时的身法十分迅捷,又似又几分眼熟,不由问道:“敢问二位尊姓大名,可是来抓我们的么?”那浓眉大眼的少年听他说话,这才看了他一眼,又回身看了了那个模样清秀的少女,见少女点了点头,便对着杨凡抱拳道:“在下唐乘风,这是我妹子唐小鱼,我们是来找人的。”

杨凡一听这二人姓唐,不免愣了楞,一旁的夏莹显然也是如此,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心中尚在疑虑时,身后的慕容嫣却问道:“不知你们要找的是什么人?”唐乘风看了看慕容嫣,却不回答,道:“这位大姐,敢问你胸前的玉珏是从何而来?”

慕容嫣低头一看,却是贴身带着的那块唐傲所赠玉珏不知什么时候露了出来,想了一想便答道:“是先夫的遗物,怎么了?”

不料二人一听此言,大惊失色,齐齐问道:“你说什么?”杨凡三人疑惑的看着他们,慕容嫣顿得一顿,又说了一遍:“这是先夫的遗物,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那叫做唐小鱼的闻言身子一颤,险些摔倒。唐乘风连忙一把将她扶住,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好不容易才说道:“这位大姐,此事对我等十分重要,还请把话说明白些!”慕容嫣皱了皱眉头,道:“还要怎么明白?我再说最后一次,这是我先夫的遗物!”

稳住身形的唐小鱼面色突然一变,怒喝道:“放屁,我家少爷何等人物,岂会娶你这么个半老徐娘,又怎会莫名其妙的成了你的先夫!你再要胡说八道,莫怪我手下无情!”说着又将右手放到了鹿皮囊上,唐乘风也将手往囊内一探,等着布满血丝的一双大眼说道:“三位最好说个明白,否则的话!”

杨凡和夏莹从未注意道慕容嫣胸前何时多了块玉珏,都回头来瞧,一看之下,只见慕容嫣的胸前果然挂了一块六角形状的碧玉,晶莹剔透,一看便知必非凡品,玉珏六个角上刻着六个小字,细看之下,乃是风花雪月鱼雁六字,雕工精细,竟似原本就生在里面一般,玉珏正中,却又刻着一个大大的“傲”字,笔触豪迈,背面却又似有一只叫不上名来的小兽,张牙舞爪,好不威风!

二人心头一惊,均道这莫非是唐傲之物,果然便听得慕容嫣悄声说道:“这是那晚唐傲交予我的,这二人怎会认得?”杨凡一声惊呼,连忙转头对着唐乘风唐小鱼说道:“二位且慢!请问你们可认识唐傲?”

唐小鱼冷哼一声,“岂止认识!”唐乘风也冷冷的说道:“休要废话,你们将少爷弄到哪儿去了?再不说,我便要动手了!”

杨凡再不怀疑,一撤护在胸前的双手,眼中竟也闪起泪花,缓缓说道:“你们还有四人,分别叫做怜花,慕雪,霁月和归雁,师从你们的大娘,自小与我那兄弟一起长大,我没有说错吧?”

唐家二人听他一口便说出自家兄妹的名字,显是有些吃惊,唐乘风面上怒色稍减,沉声问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与我家少爷是何关系?”杨凡仰天长啸一声,一字一句的说道:“唐傲是我生死相交的朋友,也是我杨凡此生都不会忘记的最好的兄弟!”

唐小鱼连忙问道:“那他现在在哪里?”杨凡闻言一愣,直觉胸口就似被一块大石狠狠的压住,喉头耸动几下,竟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慕容嫣似乎也已明白了眼前这二人与唐傲的关系,又想起与唐傲那短暂的相处,不由掉下泪来。唐小鱼看的心急,又跺脚问道:“你倒是说啊!”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死了。”却是夏莹开口,短短的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唐小鱼顿觉大脑一片空白,口中喃喃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一边说着,一遍去看唐乘风,却见他立在当场,呆若木鸡,过了半响,突然一声暴喝,声冲云霄,扭头就跑,唐小鱼恍若未见,仍是自顾自的说着什么,身子已然摇摇欲坠。

夏莹见唐乘风冲出,银牙一咬便跟了上去,却哪里追得上?还好耳边不停传来唐乘风的大叫和断断续续的“咄咄”之声,拿眼去望,路边的树木灌丛之上每隔数尺,便钉着几样和唐傲平时所用一模一样的怪暗器,一路往前而去,倒也十分好找。

这边杨凡忍住悲痛,上前几步扶住就要栽倒的唐小鱼,唐小鱼惊觉过来,挣脱杨凡,径直走到慕容嫣面前,擦了擦迷蒙的眼角,问道:“你说少爷是你丈夫?”慕容嫣一面流泪,一面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唐小鱼却坚定的说:“我不信!”慕容嫣愣了楞,随即又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信,你且随我来。”说着便回身望木屋走去,唐小鱼稍一迟疑,便也跟了上去。

杨凡被这突然到来的两人勾起了对唐傲的回忆,心中悲苦异常,好不容易忍住眼泪,默默的走到湖边,对着泛动的湖水轻轻的说道:“兄弟,你的家人来找你来了,你看见了么?你最疼爱的小鱼来找你来了,你看见了么?”

过了半响,夏莹带着唐乘风走了回来,两人的眼圈都有些发红,看来必是大哭了一场,唐乘风双拳紧握,牙根紧咬,显是在强行压制心中的愤怒。就在此时,慕容嫣也拉着唐小鱼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慕容嫣已去了易容,回复本来的样子,手中拿着幽冥杀,一面走一面用鱼皮缓缓裹缠,唐小鱼眼睛都已经哭肿了,此刻出来脸上都还挂着泪珠,见了唐乘风,连忙跑上前去,拉住他的胳膊一阵耳语。

待唐小鱼说完了,两人对视片刻,缓缓走到在慕容嫣的面前,口中叫了一声“少NaiNai”,屈膝便跪了下去,杨夏二人都是一愣,却也不好开口,只好看着慕容嫣。慕容嫣将已经缠好的幽冥刺复又藏如怀中,轻声说道:“我知道唐傲与你们名为主仆,实则亲如兄妹,他不拿你们当下人,我自然也不能,你们快快起来吧,以后再也不要行这么大的礼了。”

二人应了一声,却不起来,慕容嫣眉头微蹙,问道:“怎么了?”唐乘风咬了咬牙道:“少NaiNai,乘风有几句不敬的话,还请少NaiNai不要怪罪。”慕容嫣答道:“你们先起来再说。”二人这才站起身来,慕容嫣看了看他们,说:“我不会怪你们的,说吧。”

唐乘风答了声是,说道:“我们唐家世代在蜀中经商,并非武林中人,更不要说什么江湖恩怨,此番少爷无端被人冤枉,惨死太湖,此仇不报,我唐乘风死不瞑目。”见慕容嫣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我兄妹二人想请少NaiNai这就随我们回去,对老爷说明一切,我家老爷对少爷极是疼爱,我相信他就是倾尽家资,也必然会少爷报仇的!”唐小鱼也插嘴道:“不错,大娘早就说过,江湖上杀手众多,其中不乏高手,我们这就回去,重金聘请,定要那鼎剑盟血债血偿!”几句话说得咬牙切齿,令人不寒而栗。

慕容嫣却摇了摇头,二人心中一急,齐齐叫道:“少NaiNai!”慕容嫣却摆了摆手,道:“唐傲的心思,你们该比我更懂才是,他要的,不是花钱买凶为他报仇。”二人疑惑的看着慕容嫣问道:“那是什么?”慕容嫣突然抬头望天,缓缓说道:“他要的,乃是唐家成为武林中声威显赫的大家族,凭着唐家自己的力量荡平仇人,威震四方,将他唐傲的名字传颂千秋,万载不灭!”

二人听得一愣,随即热血沸腾,齐齐答道:“好!我们兄妹六人誓死跟随少NaiNai,不达少爷心愿,决不罢休!”话音刚落,却听得杨凡小声说道:“此事谈何容易!”二人转身盯着杨凡,正要说话,却听得慕容嫣又道:“易如反掌也好,难比登天也罢,既是唐傲想要的,我慕容嫣就一定会给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