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东海剑宗

更新时间:2019-10-05 01:46:26

东海剑宗 连载中

东海剑宗

来源:落初 作者:东方鳕鱼堡 分类:武侠 主角:羽清弦布 人气:

经典小说《东海剑宗》由东方鳕鱼堡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羽清弦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东海剑宗,隐匿于东海一座孤岛之上,掌门羽清弦为了寻回丢失的神剑却意外发现了剑宗秘密传说的线索,在寻找剑宗失剑的过程中,关于自己身世的更大阴谋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锁链清脆碰撞,羽清弦身形闪动,一剑伴随着破空之音猛劈而下。

“来得好!”黑袍人迎着这一剑,身形诡异一动已经出现在羽清弦身侧,两道剑气犹如古琴断弦,一上一下,厉声攻向羽清弦。羽清弦手上剑势不转,剑鞘上锁链再次如游龙激荡,剑气快斩至身上,猛地转身一剑斩在剑气之上,两两相撞,激起一股气流,从羽清弦身边四散而开,将羽清弦额前长发微微卷起。看似凌厉的剑气,相撞之后竟如同泥丸如海,再无波澜。接下这两剑,羽清弦脚下不停,已经逼到黑袍人身侧,一剑斩下。

兵刃相交,碰撞之声不绝于耳。两人贴身交手几十个来回,平分秋色谁也占不到便宜。战至紧张之时,黑袍人倏的身影一动,后拉一步,一剑刺向羽清弦面门。“试探?”羽清弦心念一闪,眉头一皱,但这一剑来势凌厉,不接不行,既然他想拉开距离,那就随他。羽清弦也应势后退,抬手一剑,荡开黑袍人这直刺面门的一击。

“中!”

黑袍这一剑被一下荡开,脸上却一阵邪笑,整个人直接翻身腾跃而起,又是一道剑气已经陡然刺出。这一剑角度刁钻,看上去已经无法应对,倘若强行闪避,那接下来黑袍只要强攻,贴身短战,数十手之内必能压制住羽清弦。早已看出这道剑气的来路,羽清弦却丝毫不动,并没有要躲的意思。

“不躲?”黑袍不禁面上一惊。什么意思?诱敌?虽然心中琢磨不透,但黑袍人手上却没有迟疑,空中落下,便随着自己的剑气,一前一后猛攻而来。

羽清弦此时虽然面色镇静,但深知这一剑相当的凌厉,几轮交手,羽清弦已经确定了面前之人绝不简单,功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既然你想看乌梢剑,那就让你见识一下!”羽清弦傲然而立,横剑胸前,剑鞘之上的锁链猛烈翻腾起来,迎着攻来的剑气,羽清弦一剑斩下。接下来的情景让黑袍人大吃一惊,之见自己的剑气撞上羽清弦的乌梢剑,两道力量相遇,猛烈的碰撞并没有如他心中所想的那样出现,自己这一剑仿佛刺在了水中一般,仅仅在空中激散出一丝涟漪,随后猛烈的气流已经四散而开,直接撞上了紧随而来的自己。这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剑气在碰到对方剑鞘的一瞬间就土崩瓦解,化为四散的气浪飞散到四面八方去了一般。顺着气浪后退,没有再次攻上前去,黑袍人疾退数步,冷冷盯着羽清弦。乌梢剑,果然不简单。

“啪啪”,干干的拍了两下手,黑袍人冷笑着说:“有意思。果然和寻常兵器大不相同,你这剑,能以定破面?”

“可以。”羽清弦淡淡的说,“但不止如此。”

“哦?有趣,这倒是个意外收获。你还有别的惊喜要给我看看吗?”黑袍人揉了揉额角,略带期许的望向羽清弦。

“我今天,可不是来给你表演的。”羽清弦面色一沉,人随声动,再次攻了上来。

几个进退,二人再次缠斗在一起。黑袍渐渐有些不敌之感,羽清弦却不敢冒进,这一场虽说二人打到现在,但是羽清弦很明显的感受到二人目标似乎不同,黑袍虽然剑招凌厉,但是却没有攻击过自己的要害,丝毫不像是生死之战,招招进退,有章有法,他还没有拿出真本事,但是在这样交手下去,不出七十招,自己就能拿下他。再过二十招,局势必有变化,羽清弦心中清楚,手上攻势愈发厉害起来。

此时黑袍人心中也是另有想法,羽清弦就目前来看还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来,这一场看似两人打得激烈的不行,实际上二人都在相互试探对方,毕竟两人已经隔空交手两个年头了,这一战是自己挑起,可以说是二人第一次面对面交手。“唔,比想象中的要难缠,他现在还在放破绽给我,再交手二十招,再不还击恐怕就要玩脱了,打到现在,他还没有拔剑出鞘,真的还有这么多余力吗?东海剑宗,名不虚传,剑不出鞘就能压制我,这样的话,即使我全力施展,恐怕也只能勉强脱身。不过……谋划了如此之久的计划绝对不容失败!还差一点点,再撑十招!我就赢了!”

羽清弦手上不停,心中也有些疑虑,“嗯?还不动手,什么意思,他的招法进退要乱了,还在试探我?”下一招,黑袍人一剑劈在乌梢剑之上,这一次对剑,二人统统被震开些许。就在这一瞬间,两人眼中统统光芒一闪。这正是二人之前预测到的胜负手,黑袍人心中激动不已,“来了!”,黑袍人此刻全身都紧绷起来,一个沉身,一剑已经刺向了羽清弦脖颈,而羽清弦还没有调整好身形,这一剑来得又快又狠,已经照着自己刺了上来。但是羽清弦脸上却丝毫不见慌乱,因为这一剑他早已预料到了,顺着对方这一剑,羽清弦直接靠着刚刚对剑的反冲力直直的倒了下去,稳稳的闪过了这一击,身子倒下,羽清弦伸出左掌,一掌拍在地上整个人已经旋转而起,一剑已经劈开了黑袍人的来剑,随后又一剑刺向黑袍,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此时黑袍人面若寒冰,直接迎了上来。

“躲不开?不对!”羽清弦见对方竟然没有躲开这一剑,心中顿时警觉,急忙想要撤身,然而黑袍人一掌已经从肋下斜插而来,这一掌来的如此之快,羽清弦完全无法闪避,只好继续前冲,眼看这一剑一掌就要同时集中对方,两人同时侧身,同时避开了对方的攻势,紧紧贴在了一起。

羽清弦急忙伸手想要扣住对方,然而黑袍人也不是泛泛之辈,一手反擒拿立刻就化开了羽清弦的招式,二人贴身交手数掌,随后两人,一掌相对纷纷撤开。拉开了距离,两人没有急着再次出手,黑袍人脸上再次邪魅一笑,但是转瞬即逝,随后心中暗喜,“成了!”。

“东海剑宗,名不虚然!在下领教了。”黑袍人对着羽清弦抱拳一声恭维。

“怎么,试探完了?”羽清弦倒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只是手上的乌梢剑握的稍微紧了些。

黑袍人瞥了眼羽清弦手上的细微动作,冷哼一声,缓缓说道:“羽大掌门不用急,我还不打算走呢?你的乌梢剑还真是有趣,我还想再多见识见识。只不过,我们再这么打下去,恐怕有些迟了。”

“什么迟了?”

“呵呵。”黑袍人挑衅一笑,“你觉得我的船队,准备什么时候,出航呢?嗯?”

“你!”羽清弦心中一紧,身子猛地一震,但马上回过神来。有问题,他的话不能全信,不过自己确实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倚清现在还一个人在岛上,得赶紧拿下他,然后赶回岛上。

“既然大家都这么忙,那我就抓紧时间送羽大掌门一发大的怎么样?”伴随着话音,黑袍人突然气势陡增,凌厉的剑气伴随内力四散而出。羽清弦见状不由得面色一紧,心中暗惊,这一招不好应付。然而黑袍可不会这时停手,长剑破空,三道剑气厉啸而出,随着黑袍人手中长剑舞动,地面转眼之间就被划出数道深沟,交叉纵横。院子中飞沙碎石,断木残叶,一股溃灭之势伴着剑气扑面压制而来。

“接招吧!”

羽清弦面色一寒,自身内力飞速流转,手中的乌梢剑,剑鞘上锁链剧烈激荡起来,“叮叮当当”似有龙吟之音。“呀啊!”羽清弦长啸一声,右手反手抓住乌梢剑,猛地插向地面,在剑鞘顶端接触地面的一瞬间,一股浑厚的气势自羽清弦身体迸发而出,剑鞘上的锁链不停的抖动,以羽清弦为中心一个气罩猛然狂涨,气罩内狂风呼啸,卷起羽清弦的衣衫长发,而那破空剑气也转瞬之间就与气罩碰撞在一起,一声钝响,剑气瞬间被气罩撞散,不留痕迹。

撞散剑气后,气罩不曾停留,整个院子都被狂风席卷其中,黑袍人直接被这股气罩击飞了出去,直到整个气罩散去,四散狂乱的气浪才渐渐平息下来,剑鞘上的锁链也停止了抖动,静静的缠绕在乌梢剑剑鞘之上。

黑袍人蓬头垢面的从地上爬起,牙口紧咬,自己全力一击竟然连羽清弦衣角都不曾伤到一分,不可能!黑袍无比忿恨的喊道:“这是什么妖法?”

羽清弦缓缓站起,拔起剑来,淡淡的说:“乌梢剑意,无妄空境。”

“无妄空境……无妄空境!”黑袍人怒吼一声!是吗?这就是剑宗神剑的威力吗?愤怒的看着羽清弦,黑袍人并没有想逃跑的意思。

面对黑袍人的怒火,羽清弦面无表情,缓缓走过去,准备将对方擒下,然而突然间一声鸟鸣破空而来,羽清弦急忙回头看向天空,小黑已经在自己上方盘旋,叫声忽长忽短。

看到羽清弦脸色有些难看,黑袍人突然放生大笑,面色扭曲,瞪着羽清弦说道:“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羽清弦深思片刻,转身一跃飞出院子。

见到羽清弦离开,黑袍人脸色也变的冷酷起来,喃喃的说:“今天算你赢了,不过笑到最后的人,肯定是我。”掸了掸身上的泥土,黑袍人从怀中抽出一个银质的球体,球内缓缓飘出一缕黑烟,沿着羽清弦离开的方向往远处飘去,但黑烟仅仅飘出数丈就渐渐消失掉了。

“羽清弦,走吧,你就这样亲自带我上岛吧。”冷笑一声,黑袍人戴上兜帽,身影一动,就跃出院子,隐没在林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