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情天碧箫缘

更新时间:2019-10-07 01:40:28

情天碧箫缘 已完结

情天碧箫缘

来源:落初 作者:寒林惟毅 分类:仙侠 主角:冷暮庄主 人气:

《情天碧箫缘》由网络作家寒林惟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冷暮庄主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冷庄遗孤幼女冷若霜,立誓报仇血恨,投身魔教—冥谷,拜师生死门。几桩血案后武林大乱,叶景轩前去查究。叶景轩寻至冥谷与冷若霜相识,二人情愫渐生。叶景轩生父却为冷家仇敌,冷若霜决绝而去,叶府大乱,江湖纷争再起,为平杀戮,冷、叶携手共战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陌叹了口气便向那浓雾中的石梁走去,石梁隐在浓雾还略能看见,冷陌快走过了石梁,待上得铁索,心中也是不由的害怕,走在铁索之上只觉浓雾荡开,略能见得下步的铁索所在,忍不住心惊:“若不是前凡来过,就算是没有受伤,只怕也难进得这冥谷。”便走的更是慢了几分,待走前时,再看浓雾却淡却几分,冷陌向脚下望去时,不由冷颤,只见铁索下深不见底,此时正身临半空,如何能不心惊,便这一颤,脚下一滑险些跌落下去,冷陌不敢大意,提气稳步,使得轻功向前跃去,铁索尽头时,已望到杨柳依依,奇花异石,飞瀑流泉,与昔日之景别无二致,心中忆及往昔不觉暗暗的心酸,自是忘却身上的疲倦。

直飞身上前,立于一株柳树下,冷若霜听不到耳边风声呼呼,睁开眼来,看见四下绿柳繁花,溪水清流,心神一荡,冷陌将她放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略感些许轻松便感周身无力,胸口抑郁呼吸已然不畅,心想是大限已至。坐在树下调息片刻后携冷若霜之手向前行了几里,仰头向东南方向连声清啸数声,只是一声低于一声,冷陌自知受伤不轻,不敢运功呼啸,默默祈祷盼这几声鸾啸能叫他听见引他前来。

冷若霜听到啸声,也知道冷陌在唤人,四下观望,忽见东首闪出个灰影掠到身前,这人身穿丐阳青衫,腰系一条月白长带,虽是中年但容貌俊雅秀气,见了眼前冷陌脸上现出惊疑之色,竟颤声低呼一声:“陌娘?”冷陌见了眼前这人,脸色本是欢悦之色却转为冷脸,冷冷道:“你还记得我?”

这人见她冷着脸,心里一寒,上前辩道:“陌娘,我怎会忘了你……”冷陌不待他说完冷哼一声,那人悲凉的叹了一声,又道:“若不是你当年立下那般誓言,我又如何能在这十二年来始终不见你一面?”这几句话说的甚是哀怨,冷陌听了心中涌上十二年前种种,不禁懊悔自责。喃喃道:“夏郎,夏郎……”

那人听她这么呼唤奔上前来将她抱在怀中。就这般俩人不觉同时忆及十几年前的恩怨,原来二人本就是旧相识,早在十二年前有过种种过往。那时俩人本是俩情相悦,互相钟情于对方,却不料这冥谷为邪教,江湖中人听闻这邪教的名头已是厌恶不堪,冷陌却是当年的侠女,武林中竟无一人赞成。

冷陌本说服这冥谷生死门的夏雪峰重归武林正道,正将冲破这坎坷时,上冥谷与她心爱之人相聚,却那料她进了冥谷后却见心爱之人竟与别人成亲,就那日同时成了那冥谷四门之一的生死门的门主,冷陌痛心不已,却不知道夏雪峰实是无奈,这冥谷之所以能成为邪教之首,确有他狠毒决绝之处。

倘若夏雪峰真是同冷陌去了,那他门中于他亲近的人自是不得冥谷谷主信任,不得信的人便是死,且不说这些那夏雪峰身在冥谷所知道的事也不少如何说去便去,他本打算再细作计划将生死门的人救出,自己再走,于冷陌细说曲折,却不料他想得到这门主之位,好将门中的人救出,无奈之下另娶她人,却正遇冷陌前来,冷陌Xing情本若烈火,这般伤痛下气苦不已,决绝而去,哪容夏雪峰再作解释。

夏雪峰几次去寻她作解释,她几次出手打斗,几乎是没有说话的机会,几番打斗后,冷陌向武林中人立誓若再见到夏雪峰,若不杀他为武林除害,便**谢罪,总之不是夏雪峰亡便是她死,夏雪峰知她Xing个便从此不在寻她,即使能见她,也避而不见,这样十几年来二人虽想念甚重却不敢相见。

这番冷陌身受奇险,命在旦夕时却逃到这生死门的入口处,也可说是天意了,她心中自是明白伤势太重,命不久矣,念及昔日种种才以当年相见的啸声叫夏雪峰来,夏雪峰听了哪里敢相信是她,却仍是前来。

此时她心生十几年来的依恋相思之情,夏雪峰同样如此,就这般俩人相拥而立前尘旧怨顷刻间烟消云散。

冷若霜见他二人甚是亲密,心中虽大惑不解,但见冷陌神色感动欢愉自己便也觉得高兴。

冷陌数十年的郁结蓦然冰释,心中畅然却不觉这一路奔波伤势已重只觉体力渐是不支,呼吸滞待,伏在夏雪峰身上感到血气上涌,头晕目眩,强支起身来,“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再也支撑不住晃了一下跌倒在他怀里。夏雪峰惊呼一声,将她扶起,冷若霜也惊叫道:“姑姑,你……你怎样……”说话间惊怕之下伏在她身旁不住流泪哭泣,夏雪峰问道:“怎么样,我助你疗伤,你支撑一下。”说着便将她扶起,盘膝而坐,正欲助她运功疗伤。

冷陌反过手来将他手握住,缓缓道:“我怕是不成了……”夏雪峰打断她急道:“别说话,我帮你疗伤,运气便好。”冷陌摇头轻叹,缓缓道:“没用的,我大限将至,眼下正是有求于你,希望你能看在数十年的交情上务必答应我!”

夏雪峰见他神色坚定,目光中含乞盼之意,连连点头回答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冷陌喜道:“当真?”夏雪峰见她脸色发白,星目闪烁,心中百感交集,将她揽在怀中,握着她的手只觉冰凉刺骨,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冷陌见他如此,更觉悔痛,转过脸去,泪水夺眶而出。

二人虽百感千绪,千言万语但却无从说起,只剩心痛。夕阳渐落,三人相依静坐,残阳红霞映着幽谷,此际谷中幽静,三人不觉都抬头看向远处,冷陌依在夏雪峰怀中,道:“夏郎,这十几年来你可曾想过我?”夏雪峰回道:“想,时刻都想!”冷陌叹道:“是我不好,若非我执念,大抵也不会累的你我十几年不见一面,如今倒也该谢那行凶者,若非他,我不会走投无路,更不会寻到你这,现在我有求于你,你帮我罢!”言语中悔痛之情大显,夏雪峰回道:“前凡种种非你我之过,只要你有事托付,我就是舍了这条Xing命也会叫你达成心愿,你又何必担心?”

冷陌听他这样说,心中甚是宽慰,脸上露出些许欢喜的神色道:“我不是担心,只觉有愧于你,既然你这样说,我心里自是欢喜的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