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尘中仙

更新时间:2019-10-08 02:56:27

尘中仙 连载中

尘中仙

来源:落初 作者:登徙子 分类:仙侠 主角:蓝玉儿卓儿 人气:

《尘中仙》为登徙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滚滚红尘路,漫漫长生道……  不做仙中尘,只为尘中仙  -----------------  本文处于坑爹式更新中,非常慢热,介意勿入。  另外,点到本文的友,请点击一下加入书架。各种求、各种求、还是各种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连半月,蓝玉儿和郑莞都是呆在未名楼,期间也没有人来过问,除了一日三餐有人送来之外,连先前卓儿答应的佣人也没有到来。不过蓝玉儿也没有过多的去想,她所等待的便是只要他能回来,承认了她,让她能在这鹤云山庄住下去。她缝补着手中的衣服,嘴角是微微笑着,还有六个多月,孩子就要出生了,他不期望这孩子以后会怎样,只要能健健康康的长大,有母亲,有父亲,那就足够了。想到这里,她看了看郑莞,心中有些忧虑,这鹤云山庄会容下莞儿吗?

正在此时,坐在一边的郑莞抬起头来,冲她一笑,甜甜叫了声,“娘亲。”

蓝玉儿温婉一笑,在阳光下格外明亮,她用树枝在地上画了几笔,道:“莞儿可是识得这些字啊?”

“娘亲,这不是三字经的那几句话么?莞儿都记住了,也会写了,还能背了哦?”大眼睛里透着喜悦。

蓝玉儿有些不相信,在这山庄里,也不像以前要为生计所累而没教孩子认字,现在空闲了下来,没想不到短短半月,大部分字这孩子差不多都记住了,前几日教它念三字经,现在这孩子居然说会背会写会认了,不禁让她有些疑虑,于是道:“那你背给娘亲听听看?”

“好啊”,郑莞高兴应道,接而便开始背起了三字经:“人之初,Xing本善,Xing相近,习相远。苟不教,Xing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蓝玉儿一听,便知道郑莞所说不假,心中这才发觉这孩子竟是这般聪慧,心中狠狠怨了自己竟没早些发现,那时为生活所累,总让这孩子帮着自己做家务,自己也无暇去好好教导孩子,真是糟蹋了这孩子的天赋。

“蓝姑娘,你在屋里吗?”每天为她们送三餐的丫头小竹在院门口叫道,边叫边推门进来,脸上挂着笑容。

“小竹,来了啊。”蓝玉儿唤道,随即便牵了郑莞进了屋。

“小竹姐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啊?”郑莞看了看太阳,问道。

蓝玉儿这才发觉小竹今天送饭的时间是比以前早了约莫半个时辰。小竹笑了笑,摸了摸郑莞的小脸蛋,对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十分的喜欢,她边从餐盒里拿出饭菜边说:“过几天老爷就要回来了,夫人着我们将这山庄整理一翻,接下去几天会比较的忙,我怕给忙忘了,所以就先送过来了。还有,”她转头对着蓝玉儿说:“接下去的日子可能送饭的时间不会很准,可能早些,可能晚些,还请蓝姑娘见谅啊?”

蓝玉儿一听他就要回来,心中忽然腾起思绪万千,连小竹后面讲的话都没有听见。

郑莞却问道:“小竹姐姐,既然你这么忙,那我自己去厨房拿饭可以吗?”

小竹迟疑了一番:“这个……”

郑莞又道:“小竹姐姐,我知道这儿离厨房不远,这路上人也不多,我不会乱跑的,我只想娘亲每天能准时吃上热腾腾的饭菜。”

小竹见郑莞小小年纪如此孝心,又见她一脸虔诚,也不好拒绝,况且这山庄里皆传蓝姑娘的肚子里可是怀着庄主的孩子,那就更不好拒绝这未来小主子的姐姐的请求了,“好吧,不过不可太招摇,也不可乱跑,如果出来什么事,我可是要被罚的。”

郑莞赶紧应下,“我一定不会让小竹姐姐为难的,那我以后每次便提早小半个时辰出门。”

这时候,小竹疑惑了起来:“你认识路吗?”

郑莞笑答:“上次来未名楼的时候,经过的时候看到过很多人在吃饭,而且同小竹姐姐说的大致同个方向,想来就是那儿了,不是很远,还记得。”

“真是个古灵精”,小竹打趣道,然后又对蓝玉儿说道:“蓝姑娘,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就朝了门口走去。

“小竹姐姐,早上的食盒。”郑莞提醒道。

小竹回过身来,笑了笑,“瞧我这记Xing,”顺手便从老地方门边拿起了食盒,打开一看,“莞儿又帮姐姐洗了啊?”后又赞叹了几句,这才离去。

莞儿见蓝玉儿似乎还在沉思之中,于是问道:“娘亲,你怎么了?”

蓝玉儿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便开始给郑莞夹菜。

郑莞年纪虽小,但是她天生聪慧,又与娘亲相熟,自然知道娘亲是由于刚才听小竹说那人要回来了,所以才忧虑的,至于她具体忧虑什么,她却不能完全理解。

蓝玉儿所想的正是鹤云山庄庄主云翔回来之后,她究竟会怎样,在过去三年的相处之中,她对他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也许这么说很奇怪,可是每月一次的见面,基本上他都是关心她的生活,说他在外面的见闻,从未详细提及他自己的事情,就连他有三位夫人也是到了鹤云山庄后才知晓。正是由于如此,她才开始恐慌,他甚至不知道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若是他不接受,不承认,那该当如何?来之前的她,只想着他待她的好,哪里想过她来之后会有多少的复杂?说到底,她不过是个简单的女子,没有见过多大的世面,没有处理过什么复杂的问题,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她只是默默的去承受,她总是会以为灾难总会过去的,幸福总会来临的。她就是这样简单率Xing的女子,凭Xing而为,不会去思考太多的忧虑,这样的女子,她也思考不到那样深沉的忧虑,直至问题摆在面前的时候,才发现,当初怎么没有去思考。

两人沉默地吃完了这一顿饭,蓝玉儿觉得身体有些乏了,便去了内屋躺下歇息了。可郑莞却偷偷跑到了未名楼的门口,看着远处偶尔走过的人影,这半个月来,除了小竹之外,他就没有见过别的什么人了。她很想走过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但是她想起那个卓儿的话,也不想替娘亲惹麻烦,至于对小竹的请求,她心想那是为了拿食盒,应该不属于乱走。她就这样坐在门口,渐渐地竟是这样睡了过去,直至一个声音从上方响起“你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

郑莞睁开朦胧的眼睛,阳光很是刺眼,那人移了移位置,为她挡住的阳光,才这才看清那人,原来是那天在鹤云山庄外见着的陈衫。

“陈叔叔,你怎么在这里啊?”郑莞下意识的问道。

陈衫眉头一挑,爽朗的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啊?”

“那天那个老爷爷叫了你的名字,我便记住了。”郑莞答道。

陈衫是云翔的大弟子,约有三十来岁,长相普通,但是为人踏实,做事勤恳,功夫也还不错,很得云翔的赞赏,便做了这鹤云山庄护卫队的队长。

听到郑莞这么说,便在心里赞道,真是个玲珑的孩子,“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郑莞”,说着还捡了一旁的枯树枝在地上写了起来。陈衫看着地上的字,虽然写的歪歪斜斜的,可字型还是看得出来的。

于是,也便用枯枝写上他的名字,“这是我的名字。”

“陈叔叔,你写的字写得和我娘的一样好看。”郑莞看完了后便由衷赞道,随后又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写的这么好啊”

“我哪算写得好呀,要说写得好,莫过于……”他话说了一半,却没有说下去,便换了一个话题,“莞儿勤加练习,很快便能比叔叔的好了。”

郑莞也没有在意。

随后陈衫随便问了一些问题,便离去了,经过简单的几句话,他便对这个聪慧而又落落大方的小女孩有了好感。

这时,蓝玉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问道:“莞儿,在和谁说话呢?”

郑莞便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蓝玉儿笑了一笑,“莞儿,下次若遇见了那陈叔叔,你便拜托他一件事情,若是庄主回来了,请他告诉我们。”

“好的,娘亲”。

接近黄昏的时候,郑莞拿着餐盒出了未名楼,照着记忆里的路向厨房而去。

蓝玉儿望着郑莞小小的身体渐渐隐没在道上,她拿着的餐盒就有她半个身体大小,忽然间感觉心中酸酸的,忙冲着最后的残影喊道:“莞儿,路上慢点。”

郑莞在拐了几个弯之后,便来到了厨房。西苑的厨房实际上是鹤云山庄准备下人伙食的厨房,小竹是这个厨房里的一个小厨娘。郑莞到的时候,正好碰上一大伙下人正围着大桌在吃饭,吵吵嚷嚷的,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她走进厨房里面,见里面还有人在收拾着,便问道:“请问,小竹姐姐在吗?”

那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了一边桌上:“餐盒准备好了,在那边。”

郑莞看着桌上的餐盒,那桌子只比她的人矮半个头,自己根本拿不到那个餐盒,她看了眼那个忙碌的背影,小声的问道:“这位姐姐,可否帮我拿一下?”

那个背影没有一点反应,郑莞正好靠着桌子,踮起脚,一点一点的将那餐盒从桌子里面移出来,餐盒有点重,磨着桌面发出沉闷的声音。那女子闷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转身,愤愤地将餐盒拿起,塞到了郑莞的手里。餐盒要竹条编的,本身不重,但对于郑莞来说还是有点重量的,要不是郑莞曾经在家中经常帮助蓝玉儿做事情,比之一般的孩子有些气力,那餐盒便会摔在了地上。

郑莞拿到了餐盒,心中虽然有些委屈,但还是道了谢,然后回了未名楼。

远远的,郑莞便发现蓝玉儿倚在门边,正望着自己的方向,她大声喊道:“娘亲”。

蓝玉儿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便迎了上去,“慢些走。”

郑莞一脸欣喜,“娘亲,今天的饭菜可香了,我偷偷瞧过了,有红烧肉呢。”

“那莞儿便多食些。”

夕阳渐渐沉了下去,世间渐渐失去了温度,可是人心底的温度却不会随着太阳的升起沉落,西苑未名楼的这间小屋里面,便满是温暖。

次日,郑莞正要出门去拿早饭,这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之声,随即便听到了小竹的声音,“蓝姑娘可是起身了?”。

“小竹,进来吧。”蓝玉儿应道。

小竹推门而入,手中拿着餐盒。

蓝玉儿和郑莞一见小竹,俱是一怔,只见脸色憔悴,脸颊微微有些红肿,眼皮饱满发亮,明显像是被人打了哭过的样子。

郑莞正要迎上去,小竹却是后退了一步,蓝玉儿便叫住了郑莞。

“蓝姑娘,以后莞儿不用去拿餐盒了,我会每天准时给你们送的。”说完,便放下餐盒,转身便走了。

郑莞急忙追了出来,她自以为和小竹已经十分熟捻,也喜欢小竹,便想问清她到底怎么了,可是追到直至门口,却发现小竹的身影已然消失。

回过头去看着蓝玉儿,她也是一脸茫然,随后又觉得此事定是与莞儿出了未名楼去拿食盒有关。一念及此,蓝玉儿心里悲叹,随后摆弄起饭菜,招呼郑莞吃饭。

接下去的一个月,这未名楼还是冷冷清清,人烟不见,除了每日小竹来回送餐,而小竹说的庄主快要回来了,也没有听到什么音讯。

这日午后,蓝玉儿在房内休息,郑莞便一人在院中玩耍,拿着木枝在地上写字。

忽然间,郑莞听得嘈杂的脚步之声从苑外的小道上传来,急忙跑到门口一看,只见山庄内的丫鬟仆人们四处乱走,完全没了平时的沉稳,护卫队也在加急奔走,好似要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

远远的,郑莞便发现人群中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叔叔,”她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陈衫轻皱着眉头,低问了一句“没人来通知你们么?”

他声音说的虽轻,却是清清楚楚的落进了郑莞的耳朵里面。她正疑惑,又听到陈衫道:“赶紧回到屋里,关紧房门,不管外面怎么乱都不要出来,明白了吗?”

这时,蓝玉儿从房里出来,脸上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衫犹豫了片刻,说道:“有人要闯山庄。”

蓝玉儿心中大惊,鹤云山庄远近闻名,该是怎样的来人会让山庄如此惊慌,“鹤云山庄盛名在外,定然能应对自如吧?”她忙向陈衫确认道。

陈衫脸色一沉,“总之,若来的只是江湖人士,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眼下……”

他话未说完,却仔细看起了眼前的两人,眉头越来越紧,沉默之后,“蓝姑娘,若那些人真的闯了进来,你们若是能得空,还是出这山庄的好。”

蓝玉儿脸上疑云遍布,“何出此言?”

陈衫未再回答,转过身便要走,没走几步,却又停了下来,道:“师父月前已经回来了。”

这消息犹如睛天霹雳,完全惊吓了蓝玉儿,她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双手紧紧扶住门框才站定。他已经回来了,已经一个来月了,却从来没有来看过她,难道以前他待她的好都是虚假的吗?她不能相信,窒息般的压抑涌上心头。可是只能这样解释,是他不想见她,怪不得小竹不让莞儿去拿食盒,是怕让她知道他回来了,也怪不得每次问小竹,她都是吱吱唔唔的说什么都不知道。便是在这样的紧急的关头,却也没人在意他们的生死,还不如几面之缘的陈衫,思及此处,蓝玉儿的心犹如坠入寒冬。

郑莞看着面色惨白的蓝玉儿,轻轻拉了拉蓝玉儿的衣角,“娘亲”。

“轰”巨大的雷鸣声从天而降,掩盖了郑莞的唤声。

两人齐齐望向天上,但见晴空万里,白云悠悠,全然不似能出现那样的雷鸣。

蓝玉儿想起陈衫刚刚所言,便拉着郑莞急急进了房间,将门紧紧关上。她心中虽然压抑难受,但在紧要关头还是能分清主次,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保住Xing命,方能去面对以后的事情。至于如何保命,是否只要待在这屋里就安全了,她没有具体的想法,只希望鹤云山庄的护卫能守住,假使不能守住,也希望这未名楼地处偏僻之角,不要被人盯上。

郑莞望着被蓝玉儿紧紧抓住的小手,余光瞥向她苍白的脸,陈衫的话她也听得明白。她虽然没有蓝玉儿想得那么多,但也是知道,若那人不来看她们的话,就表示他不承认她们,那她的母亲还有尚在肚子里的弟弟就没有机会在这里活下去。在这里虽然有吃有喝,但是却没有快乐,远不如以前在自己的破屋子,虽然辛苦却自在。若是要在两种生活之间选择的话,她还是会犹疑不定,只是眼下不是她如何选择的问题。因为她有了弟弟,弟弟不能像她一样没有爹爹。她知道母亲的愧疚,所以母亲对于弟弟心意,她能感觉到,只要能有父亲的话,不管怎样的委屈母亲都能忍受,而她也一样。

“呃…”蓝玉儿咬着嘴唇,痛苦的呻吟从双唇的缝细中挤了出来。

“娘亲”郑莞叫道,连忙扶蓝玉儿向里屋走去。

蓝玉儿一手托着肚子,另一手始终抓着郑莞,下体似是无休的疼痛让她有些惊慌,她走得极其小心,一段极短的路便是走了很久。终于到了里屋,小心躺到床上。长舒了几口气,才稍稍感觉疼痛有些退去。

“轰”,巨雷般的声音从紧闭的门窗中毫不费劲地传了进来,引得屋里的人儿阵阵心惊。

郑莞替蓝玉儿擦了擦额上汗滴,“娘亲,别担心,小弟弟会没事的。”

蓝玉儿苍白的脸上隐隐有些微笑,能有这样懂事的孩子,是她几世的福气吧,她用尽全身气力,想表现得开心些,说道:“莞儿不要担心娘亲,都会没事的。”

郑莞点了点头,“那娘亲休息一下。”

蓝玉儿浅浅一笑,欲转身向里,背对郑莞,她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的伤痛,这才发现一直抓着郑莞的手没有放开,小小的手上是醒目的红白相间的指印,她心中一疼,眼泪夺眶而出,“疼吗?”

郑莞一边摇头,一边替蓝玉儿拭去眼泪,“一点也不疼。”

“都是娘亲没用,害莞儿跟着娘亲受苦”,蓝玉儿心中抑郁,眼泪一出来便没有尽头。

郑莞轻轻地爬上床,靠近蓝玉儿的怀里,“只要有娘亲在,不管怎样都不是苦的。”

头顶是娘亲的啜泣之声,身侧她能依稀能感觉到弟弟微弱的心跳之声,她轻轻抚上娘亲的肚子,在心中念道,“弟弟一定要好好地活下来。”

良久,四周安静了下来,郑莞微微抬头,见蓝玉儿闭着双眼,脸上泪痕依稀,她心中顿时生也一股倔强,以后定要好好保护娘亲,还有弟弟,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替蓝玉儿盖好了被子。

郑莞扒在门上,从门缝中观察着外面,若不是陈衫说有人要闯山庄,这四周倒是瞧不出什么特别的不同。唯一有些不同的便是这屋外少了偶尔巡逻的护卫的脚步之声,他们应该都去应战了吧。

想到这儿,郑莞的心里稍稍放心了下来,在她心中,这山庄中的护卫一定都是厉害的人物,这么多人在一起应付要闯山庄的人肯定不会是没问题的。在她小小的心中,最多见过路上几个人偶尔的打架,哪里见过江湖上的帮派斗争之类的大场面,所以她能想到的便只能是这样的狭隘。

“叩叩叩……”一阵响亮的敲门声从门缝中钻了进来,郑莞心中一惊,此刻的她还趴在门上面看着外面,屋门外面根本没有一个人,门外正对着的院子里的门紧紧闭着,也不像是有人进来过的样子,可这清晰的敲门的声音明明就像是从院子内的某处传来的,难道在她没注意的时候有人已经闯了进来?

“叩叩叩……”清晰的敲门声又一次传来,郑莞开始有些心慌,她回头看了一眼蓝玉儿,本想叫醒她,可话到嘴边又被她自己香了回去,娘亲最近大多没睡好,现在能睡一会是一会。

她站在门边上观察着外面,一切安好,于是壮着胆子便走了出去,四周一片安静,没有半点异样。但如今这种状况,过于静谧的环境却容易让人觉得不安。大致看完院子的四周,郑莞便准备回房间,忽然声音从上而下落了下来:“小娃娃?”

郑莞骤然一惊,定住了身子,这声音像是从空中而来,可是空中怎么可能有人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