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魔帝独宠:兽妃狠逆天

更新时间:2019-10-09 06:56:41

魔帝独宠:兽妃狠逆天 连载中

魔帝独宠:兽妃狠逆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澜星点点 分类:玄幻 主角:宁若瑄宁尘 人气:

《魔帝独宠:兽妃狠逆天》由网络作家澜星点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宁若瑄宁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21世纪的特工NO.1,一次意外穿越,成为了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废材三小姐,人尽可欺。是废材又如何?她反转开挂成天才,左手撕白莲,右手驭神兽。“宁若瑄你废我双手,我要你不得好死!”“你不是自己作死吗?杀你我还嫌手脏,来啊,鼠宝进餐!”可是唯独有个例外......"我们不是说好帮你达成一件事,咱们各回各家吗?”为什么她现在却被某魔尊大人骗回他家?看着他眼神迷离的不断靠近的身影…“这就是你要帮我达成的事!”某魔尊勾唇一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一奉还?就你?”对于一向懦弱的宁若瑄突然说的这番话,也让宁若紫终于找回了一点自己场子。 她随机冷笑一声,带着讥讽的眸子看向被污水浸泡的宁若瑄:“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就你这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敢在本小姐面前叫板。你信不信我不用动用灵力,就能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宁若紫一向都是心高气傲,哪曾被人如此挑衅过,而且还是全大陆众所周知的废物!她连眉梢都开始为胜利的到来而雀跃,更加不屑的鄙视着宁若瑄的不自量力。 “那咱们不妨试试看,让人卸下我的枷锁,你敢不敢?”宁若瑄虽然依旧脸色过于苍白,但她还是很庆幸鱼儿上钩了。 一旁的宁若珂总觉得今天的宁若瑄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微微蹙眉提醒了一声。 “大姐,我看还是算了吧,指不定这贱人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呢!”面上像是劝导,不如说填了一把火。 宁若瑄内心一阵不屑,看来和自己想象的不错。这二人虽一直同框,却不同心。 这句话明摆着是在给宁若紫下套,告诉她要是打不过废物的话,脸上可不好看。 看来那次后花园被下药一事,和这二小姐也拖不了干系,要知道女人的妒忌心可是很大的啊,只可惜原主做了替死鬼。 “怎么?难不成二妹会认为我不用灵力就收拾不了一个废物?就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我会怕她?”宁若紫冷笑。 当即也不等宁若珂回答,一个下巴微抬,脸上有着轻蔑的笑:“来人,把水牢的水抽干,给她解锁。” 很快水被依言抽干,铁链也被人一一解开,传出撕拉哐当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被解除束缚的宁若瑄,四肢得到了解放。可由于太长时间浸泡在冰冷的污水中,早已麻木,甚至连打颤都没有,就直接双腿软的趴了下去。 那姿势可以说是有些接近五体投地了,引得面前那群人,更是放声嘲笑。 宁若紫缓步走到她跟前,半蹲着身子言语带着讥讽:“啧啧啧,就你这样连站都站不稳,还敢和本小姐叫板,真是活腻歪了。“ 说罢又用手掌对着宁若瑄的一边脸连拍了几次:“大家今天就做个见证,是她自己要找死的,我不过是合了她的心愿。” “是,大小姐!”众人不怀好意的迎合。 宁若瑄心无旁骜,她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调整状态,磨合这个新身体。 若是换在平时也许还好,可是奈何现在她一身伤痕不说,还被冻的全身血液不通。她没有急着爬起来,而是试着两手慢慢握拳,双脚在地面慢慢躬曲。 一次! 两次! 三次...... 宁若紫微微眯起眼,看着宁若瑄在地上挣扎着,轻哼一声,走到一边,就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宁若瑄一次次的尝试起身。 如果认为她突然仁慈就错了,她不过是想多看看宁若瑄苟延残喘的样子,这样她就一阵兴奋,一阵解气。 趴在地面的宁若瑄又何尝不知她的心思。 经过多次的尝试之后,身体虽然还很僵硬,但至少有了些微的知觉。这时候她才试着让自己慢慢的站起来,此时的她好比初生的婴儿学着站立。 可是就在要立起那刻,她又停了下来,改为坐下。 呵呵,脚踝居然脱臼了,要不是冻的太久知觉不够灵敏,作为杀手界另一个神医身份的她,早就发觉了,不会等到一阵火辣才知道。 她缓缓闭眼,掩藏心底的狠厉,两手抓住自己的脚踝,速度之快‘咔擦’一声响,伴随着她的一声闷哼。 脱臼的脚踝终于恢复,身体的紧绷让自己慢慢放下,但是眼底还是有些晕眩的脱力,好在她暗中一手撑地并没有让人察觉。 “磨磨蹭蹭半天了,你这是要摆谱到什么时候?”终于宁若紫还是失去了耐性,看着宁若瑄那副要死不死的样子就心烦。 “呵呵,这么心急?”低着头的宁若瑄唇角微微一扬,眼中含笑,却在眼底之下露出了诡异之色。 而这些宁若紫并未发觉,她只是惯性的回了句:“废话!” 话音才落下,就见宁若瑄直接以一脚半蹲的姿势,另一脚力道猛地迸发,以陀螺形式横扫宁若紫的下盘。 速度之快,宁若紫甚至都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宁若瑄腿上附带的力道狠狠扫翻在地,直接来了个四脚朝天。 砰! 一声闷响,摔得宁若紫是眼冒金星,众位看好戏的都没来得及释放那抽气声。就又看见原本还蹲着的血色身影,对着宁若紫就是一个身影猛冲压上,整个人带着凌厉的杀气。 躺在地上的宁若紫瞳孔随之骤然紧缩,浑身的酸痛,脑袋的震荡让她几乎血液逆行。 骑在她身上的宁若瑄甚至都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拉起她一双手就是一个反转上翻,然后不知何时手中多了跟发簪,毫不犹豫对着她的手筋就是一挑。 血花四溅,双手已废。 “啊......”尖锐的嘶吼终于传出,众人的抽气声也随之传来。 宁若珂惊得下巴微张,甚至都忘了唤人去阻止这一切,等事情发生后一切都晚了。 胆小的如宁若紫的贴身丫鬟,早已吓得跌座在地,连一丝声音都忘了发出。 完了,这次死定了,大小姐手筋被废了,她也离死不远了。 死? 像是脑海里突然有根玄触动了下,猛地抬头:“快阻止她!” 众人这才被声音惊喜,可是有人比他们更快。 宁若瑄低头俯视惊恐万分的宁若紫,眼里就像在看一个死人,狠厉冷冽。右手举着挑断手筋的发簪,再次狠狠的对着宁若紫的脑袋插去。 静!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都忘了要冲过去阻止的步伐,有的还胆怯的双手捂住了双眼,就怕看到鲜血和脑浆迸裂而出的一幕。 宁若紫一张脸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心脏在那一刻好像都停止了工作。大脑也不在思考,空落落的,看不见,听不见。 只有宁若瑄那双看她如死人一样的双眼,迸发的杀意历历在目。 她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了,她眼角散落的发丝都能轻易察觉到,宁若瑄插下发簪那刻带来的风动。 那发簪带起的寒光,是那般凛冽,那般冰冷。 然而...... 那跟发簪并没有插进她的脑袋里,而是插进了她的发髻里,顿时墨发四散,可她依旧没敢睁开眼,甚至都忘了手筋被挑断的剧痛。 宁若瑄看着宁若紫因惧怕,而紧张颤抖的唇瓣,嘴唇微微勾起。像是故意折磨她的心智一样,又慢慢的、慢慢的,将插进发髻的发簪缓缓抽离。 发簪贴着她的脑袋,挨着秀发,再擦着她光洁的脸蛋,缓缓收回到自己的手中。 这样静静的威慑,让宁若紫更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说过,我会一一奉还。你用右手对我施以鞭刑,那么我就取回你右手的使用权,顺便收回你左手作为利息。“此时的宁若瑄早已站起,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宁若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