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品郡主

更新时间:2019-11-05 01:55:59

一品郡主 连载中

一品郡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外一笑 分类:穿越 主角:孟拂颜安静 人气:

主角叫孟拂颜安静的小说是《一品郡主》,它的作者是天外一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孟拂颜:我喜欢上一个人,可是她是个女人。宫御:我也喜欢一个人,可她是个男人。孟拂颜:我喜欢的那个人喜欢我,可她不知道我其实是女扮男装,和她一样是个女人。宫御: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她也不知道我是个男人,其实我是男扮女装。孟拂颜:真是同病相怜,我不想当百合。宫御:巧了,我也不想当断袖。孟拂颜:我们真可怜。宫御:不可怜。孟拂颜:嗯?宫御:因为我知道,她其实是个女人。男女主假凤虚凰,甜宠甜宠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邱梦泽看着跟在孟拂颜身后的美貌女子愣了一下,借着拿回玉佩的功夫立马恢复如常问道:“这位是…?”   “她…她是我的未婚妻。”   孟拂颜低着头说出这句话,自诩脸皮厚如城墙的她也忍不住双颊发热。   “你的未婚妻?”   邱梦泽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不知为何,听见未婚妻三个字,他心下无端感到烦躁。然后待看到孟拂颜肯定的表情,与宫御羞涩的姿态后更是皱紧了眉。   “我竟不知你何时有了一个未婚妻。”   “哎呀,说来话长了。”   孟拂颜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只当是平常问话。她苦着脸,一边往客房走一边极度不情愿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只不过把被逼着救人,说成了自己主动救人,顺便摸了人家一把胸。   三人进了客房落座,邱梦泽听完了她的话,眼眸微动看向宫御,只见他脸色绯红缴着袖口,好一幅羞答答模样。   “如此说来,你是应该对拱玉姑娘负责。”   他压下心中莫名的酸意,她二人都是女子,自己在不舒服些什么。   他转过头来看着孟拂颜,转念一想,有个未婚妻也好,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只是不知,拱玉姑娘来自何处?”   他双眸又一次紧紧盯住宫御,其间戒备明显写在眼中。   宫御也回看他,二人就这么对视了两秒。然后宫御立马愁了眉头,哭诉道:“我娘亲早逝,父亲独宠妾室。继母置我于死地不成,便想着用我联姻。可怜我孤苦一人,拼尽全力逃出狼窝。若不是遇到宁公子,我今日只怕是…只怕是…嘤嘤嘤”   他说的声泪俱下,听的孟拂颜捂住了心口。言情小说诚不欺我,果然主角穿越就是为了打抱不平。   瞧瞧这梨花带雨的模样,苦情女主没跑了。   邱梦泽丝毫没有反应,他心性坚定自有原则,本就不是为美色迷惑之人。加上他心下存疑和另一股不知名的情感作祟,会怜惜他才奇怪了。   宫御也没指望他们能相信自己,别说这二人不傻,就是个傻子,这么拙劣的谎话估计也骗不过不去。   反正他给个理由就行,这二位看着也不是怕麻烦的主,各取所需嘛。   三人就这么安静坐着,一时气氛极度诡异。   宫御瞧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邱梦泽皱眉,这人怎么对自己这么大的敌意。   虽说自己是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但是这敌意,也太明显了些   难道是因为自己比他长的好看?虽然自己长的过于好看了些,这人长的也不差啊。   莫非是因为她?   她转向孟拂颜,这人知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呢?   他心下突然戒备起来。   他坐直身子,楚楚可怜看着孟拂颜,道:“相公,你……”   “你说啥?”   他一句话刚开头,吓得孟拂颜一口茶喷了出来。   “姑娘,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是你相公了。”   “你不一直都是我相公吗?”   他羞红着脸:“你刚刚还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呢,而且在悬崖上,你冒死救我,那么高的悬崖,可是吓死奴家了。”   “我冒死救你?”   孟拂颜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明明是你威胁的好不好。她暗自翻个白眼,算了,反正都救回来了,冒死就冒死吧。   她无所谓的摆摆手,邱梦泽一听紧了眉:“冒死救她?你没受伤吧。”   他一把捉住她肩膀上下打量,过激的动作不仅让宫御和孟拂颜惊了一把,也让他自己错愕。   我什么时候对她在意至此了,对于前路茫然的自己,这可不能算作一件好事。   他抿着唇就要松手,宫御宽宽衣袖自凳子上站起,宽大的袖摆正好隔在两人中间。他就势转身长腿贴在孟拂颜膝盖,逼着邱梦泽不得不后退一步腾出空间。   他捂唇微笑:“邱大哥放心,相公不是好好坐在这吗 ”   男女授受不亲,不管他知不知道她的真实性别,都不能对她如此孟浪。且不说自己已经认定她是自己的妻子,就他刚刚想要退缩神态而言,这人都不是良人。   孟拂颜眨眨眼回神拉拉宫御示意他退后,然后站起身来连连摇手:“邱兄放心,宁彦还没有娇贵到那个地步”。   邱梦泽默了默,问道:“你饿不饿?”   她抹抹肚皮点点头,然后转头去看宫御,他也点点头。   “是有点饿 ”   她挠挠头,跑了一天,到现在就吃一顿饭,早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还有拱玉,打了这么久架,估计也饿的不轻。   邱梦泽闻言点头:“我去点饭。”   他抬腿欲走,孟拂颜补充:“再要一间客房,不然拱玉没地住。”   他回头示意知道,宫御看着转出房门的邱梦泽挑挑眉,这个人,是不是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心意。   他不再思考邱梦泽,眸光一转看向孟拂颜:“问道:“相公你是不是要参加春闱。”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   他笑:“就是觉得相公好生厉害,年纪轻轻就是士子。”   “没有没有 ”   她被夸的有些尴尬,被他喊了半天相公,她现在听着也是自然许多。   “你不知道我字有多丑”。   对于士子这个身份,她只想说一声惭愧。自己得来如此容易,不知那些寒窗苦读的书生知道,会不会想杀了自己。   “拱玉你会写字吗”,她问。   “自然会。”   他点头,起身走到书桌前拿起笔:“相公想写个什么字。”   她想了想:“拂吧,春风拂面的拂。”   “好。”   他答应,挽袖下笔,片刻功夫放下笔含笑看她。她伸头去看,只见上面字体极其飘逸好看。   虽然她不会鉴赏,但是这字看着就心情愉悦,比起那些个书法家也不差。   比起邱梦泽嘛,好像差不多。   她正夸他,门外脚步声响,邱梦泽提着食盒回来。   “来吃饭。”   他瞄了二人一眼,自顾摆好饭菜喊他二人。二人闻声落座,一口饭菜还未入口,就见宫御眼尾一挑笑道:“相公,你应该叫我娘子”。   邱梦泽脸色沉了一下,孟拂颜蹙眉:“娘子不好,我不能坏了你的名声。”   笑话,她一个黄花大姑娘,怎么能叫别人娘子。   她夹给他一块肉,“叫你未婚妻吧,又好听又表明身份。”   宫御眉眼含笑还夹给她一块肉:”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