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懒后倾国:冷酷帝君别惹我

更新时间:2019-11-06 01:52:09

懒后倾国:冷酷帝君别惹我 连载中

懒后倾国:冷酷帝君别惹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低眉流光 分类:穿越 主角:苏素素老婆婆 人气:

新书《懒后倾国:冷酷帝君别惹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低眉流光,主角苏素素老婆婆,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都说她很懒,所以,老天罚她穿越了,那挂名的爹,还想将她给嫁给展颜。 他们哪里知道他是一个可恶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当她是所有物一样,很让她讨厌。 她代替妹妹入宫,皇上的妃子多,她可以天天睡了吃,吃了睡。没有人会注意她这个小懒虫的。 其实,真的大错特错,选秀下来,落选了不说,还闹了个大笑话,第一天就得罪了皇上的贵妃,所以一道命令下来,去了冷宫,连宫女都不如。 冬天一到,白雪铠铠,连火都没有,什么都得自已来,不想死,就得捱过冬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雄鹰比赛啊,他们是不是吃得太饱没有事做了,要去和鹰一起比谁跑得快。

要是她,一箭射下来就好了,她就是睡着滚过去,也不会比死鹰慢的。

怨言啊,为什么一大早的,要将她千呼万唤地叫起来,然后就一个劲儿地折腾。

拉拉哀怨的眼光看着那罪魁祸首小草,看得她有些不忍:“小姐啊,你也要出去走走,让苏府的二夫人,还有二小姐看看,我们的大小姐,依然是草原上的耀眼眼珠。”

拉拉垂下脸:“沉睡的也不错啊。”

“小姐,你睡了二天了,你要再睡,老爷、、、、”

“我没有说不去。”呜,小丫头也会学了拿大人来压她,她才一个毛孩子,不是吗?混吃混上的人,还要兼职听话的。

小草又插上一根珠钗,让她的头更重一些:“小姐一定要压过二小姐,不能让她在苏府撑大了。”

“小草,我的头好重,不要插了好不好,你看,你弄个花圈给我戴,都像是参加葬礼而不是什么比赛了。”还要插,呜,要命:“头好重,压着我,我就想睡。”

软软的语话让小丫头敏感,心里感叹着,还要睡啊。

真不是常人,手脚麻利地又限下来:“我们的小姐是最漂亮的。”

怎么有点像是后妈照镜子的故意,下次讲给她听听,别说这句话了,这是哄孩子睡的,一听又想睡。

事实上,她一听到一看到什么,就想想能不能和睡联想在一起。好培训积级的睡意,睡觉是最舒服的事,什么也不想,轻松的身体都在唱歌。

唱歌她最喜欢听乖宝宝快睡的了,早知道要折腾成这样子,还是不要惹火妈咪好了,在这里又不是她的家,还怕让人在睡梦中嫁掉。

可是以后要去哪里啊,什么什么一萝筐的问题,想想,又头痛。

“姐姐好了吗?”娇柔的声音响起。

小草马上替她应着:“二小姐,大小姐马上就好了。”

“小姐啊,要争气啊。”她扶起苏拉。

苏拉扁着一张嘴,小草把她打妆成什么样子,像是唱戏一样,不满地叫着:“争来干什么?”

“唉,这个。”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就知道小姐不可以输给二小姐,不然就会负了大夫人的托,这个家只有小姐才是嫡长女,苏府的大千金。

苏拉趁她去拿东西,又悄悄地将头上,耳上的东西都取下来,觉得轻松了许多,衣袖一抹,脸上也干净了好多,这样才舒服嘛。

一出闺房,苏清儿马上迎了上来:“姐姐这身打扮,真是好好看啊。”

“你也是,你也是。”拉拉从不得罪人的。

可是,今天的苏清儿是一身素服,是不敢抢她的风头,说她也好看,似乎,有些嘲讽之意般。

她暗暗地咬牙,看到她眼中迷蒙蒙,微皱秀眉,又展颜一笑:“姐姐,我们快去,爹爹一大早就过去了。”

拉拉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参加啊。

好多人,这样睡不着啦。

草原上的秋天,有些迷住了苏苏,蔚蓝的澄明的天,就像一望无际的平清的海洋一样,悠哉游哉的白云在天空中自由的舒展着,温暖的秋日阳光,从空中轻泻下来,悄无声息地落在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又怎么望,也望不到边,长长的草,潜伏着肥美的牛羊,偶尔点,众鸟约好一般地从草丛中冲向天空。

那展翅高飞的黑鹰更是让人赞叹,连翅膀也是挥一下。

“好美哦 。”拉拉抬起头,忍不住轻叹地说着。

一边的苏清儿狐疑地看看她,没有说什么?这西北的边境,有什么好的,天天看日日看,还不是这个样子。

而她,却是从来没看过一样,眼睛里,总满满是新奇。

这一次的雄鹰大会上,展家兄弟也会来,这是她的目标,如果可以让展家兄弟看上,那么,她就可以不用再在西北生活,她想回京城,哪怕是听听戏,看看那里的繁华,也满足了。

偶尔间,有一些京城的乐事儿传来,总是让她侧目倾听,不放过京城的任何事。

展家兄弟在京城也是举足轻重的,在朝廷,就不得而知了。

女人,不得问这些事,这是爹爹严格要求的。但是,看爹爹对展家兄弟那般的细微周到,也就能知道,也有一定的位置。

雄鹰大赛中,众家女子也是胭脂水粉,宝玉华衣,却总是一个样,她就清淡一些,反而会出众。

看着姐姐头上的花圈,她心里有些不屑,这一定是丫头的杰作,想那精明的姐姐,怎么会让自已这般狼狈呢?

她,还是自已的姐姐吗?那精明,算计,还有手段,什么都不见了。听说,天天总是睡觉,连吃饭,都得三唤五叫的。

最好是这样一直下去,笨拙而又贪睡的苏湖儿。这样子,就不会防着她了。

“清儿,好多人哦,我能不能不下去啊!”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苏清儿言笑晏晏:“姐姐,不可以,爹爹还在等我们。”

万般是心不愿啊,苏拉还是乖乖地和苏清儿下马车,没等丫头来挽扶,就自个跳了下去。这一幕,也让苏清儿看在眼里。

丫头的挽扶下,苏清儿优雅地下了马车,又过去和苏拉拉着手往那人群的中心点去。

在别人看来,这这苏家姐妹花。苏拉没有反抗,可是,苏清儿却心里暗暗窃喜,要是平日里,苏大小姐焉会让她与她并肩同行。

一张张的脸上,都溢满了笑容,苏拉也回以轻笑。

最俗气的花,在她的头顶上,却成了最平和的代言,让人赞不住叹,苏家大小姐真是美丽。一身连首饰也没有,只有一个花环,白裙如飘,像是林中的仙子一般。

苏清儿心平气静地拉着苏拉,挺直了腰肢,自信地往前走。她知道,自已比这个姐姐漂亮,她有这个自信。

苏湖儿不过是正式生的女儿罢了,做了苏家的大小姐,什么风头,也让她给抢了去。

泰然自若,又优雅万分的苏清儿,马上就引来了男子的注目礼。她扫视一眼,却不屑于看,她要的,不是还在这大西北吹风。

二个高大而又俊雅的男子,就坐在爹爹的一边,她放开苏拉,轻盈盈地施礼,浅语:“爹爹。”一抬头,朝那二个男子,露出灿然的轻笑,美丽的眼像是鱼一样让人想要捕捉到那神采。

反之,苏拉却不知要行礼,只是站在那里颦眉看着苏大叔。

不想叫爹啊,怎么办?叫人家做爹好怪啊。

苏大叔唇角含笑地看着苏清儿,又宠爱地牵着苏拉的手,向展家兄弟介绍:“这是长女湖儿,二女清儿。这是展家的少爷颜,风。”

“展少爷好,奴家清儿,见过二位少爷。”苏清儿落落大方地施礼。

而拉拉却是看着苏大叔,长长的睫毛一眨,清澈的眸子看着他,有些无助。

苏大叔宠爱地拍拍她的削肩:“湖儿,你们说说话,爹爹去准备一会比赛的马。”私心里,他是想让展家的任何一个人看上他的宝贝女儿,也可以回京,东山再起。多少年来,他一直就告诉自已,能回去的。

展颜,展风都是气宇昂轩的男子,神采奕奕,目光如炬般,身上的华贵料子,可见家世真的不一般。

苏拉阙起嘴站在一边,而展风却对苏清儿有着惊艳之色。

“没有想到这穷壤边界之地,也有如此美丽的人儿。”一身的优雅,仪态万千,一点也不输京城里的小姐。

展颜微皱眉头:“别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展风谈笑自若:“当然没有忘,不就是调查苏谨吗?不过,深入一些调查,岂不是更好。”他意有所指地看着苏清儿。

“别玩过头了,别忘记了你已定了亲事。”展颜冷然地警告着。弟弟风流成性,他焉会不知道,今天来这里,就是往年的雄鹰大赛都会让凌王爷夺走。凌王爷是凰朝不败的神话,而他,从来不认为自已会输给凌夜。所以,今年的雄鹰大赛,那最好的千里马,一定是为他所有。

展风挥挥手:“颜,你盯着苏谨那老狐狸,我去会一下他的千金女儿。”目光,已是粘在苏清儿的身上了。

展颜回头一看,原本站在这里的苏大小姐已不知去何处了,他打量着人群一眼,就看到了那一抹白色钻入草丛中。

莫非,是苏谨让他的女儿去做外应。倒是精明得厉害啊,那女儿像小白痴一样,空有美貌,什么也不懂。

他不动声色地往外退出,朝那白色的身影走去。

先不惊动了她,等着罪证在手,再一举拿下,岂不是省事。

苏拉东张四望一下,没有看到人,才放心地扯下头上的花圈,双手摊开,快乐地往后一躺,草长长真好啊,可以睡大觉了。

这么多人在,应该不会发现少了她一个人的。她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啦,清儿妹妹真是辛苦,还要和人沟通,脸上的笑,都是不自在的。

她哪里知道,自已成为了展颜上中的猎物,一只白羊从草丛的一边钻到苏拉身边,拉拉一看,欢喜地轻叫:“好白哦,过来,姐姐抱一下。”好想亲亲,好可爱好胖的小白羊啊。

展颜的剑,悄无声息地抽了出来。

不管是谁,只要抓到私通外敌,先斩后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