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更新时间:2019-11-08 01:57:16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连载中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 妮子 分类:穿越 主角:云婉若王府 人气:

经典小说《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由小 妮子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婉若王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 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 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 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离歌匆匆进宫,果不其然皇上是有些怒了,只催着他早些安顿好灾民。末了还被灌了一肚子酒水,摇摇晃晃地回了齐王府。 风清韵心里担忧,早就派人在王府门口等着,云离歌一回来就通知她。 上前扶着云离歌,她微微蹙了蹙眉头,“怎的喝这么多酒?” 云离歌将全身重量都靠在她身上,一开口就是铺天盖地的酒气,“皇上让喝的,又想马儿跑,还不让马儿吃草。” 风清韵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也没有多说什么,伺候他洗漱之后,便打算回自己屋里去。 云离歌突然拉住她的手,声音略带沙哑:“夫人,一起如何?” 风清韵脸色一红,看了他一眼,娇羞的点了点头。 一夜无梦,等着第二天醒来时,云离歌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小人儿,无声笑了笑,轻手轻脚的起床,自己洗漱完毕,便去了书房。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又好好地睡了一觉,有些想不通的事情已经想通了,定是背后某些人耐不住性子了。而且,到灾民手里银两虽然少,可也是够安抚一阵的,可是皇上着急召见他,这其中定是出了问题。 云离歌摇了一下头,是应该好好调查一下。 他叫来几个自己信任的手下,嘱咐他们道:“他们去好好地调查一下赈灾事情是怎么回事。” 几人点头,领命离开了。 云离歌略略吃了点东西,垫饱肚子后才准备亲自去灾区再看看。 刚准备走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听到风清韵的声音:“夫君这是要去哪儿?” 云离歌转身,不禁想到昨晚,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风清韵上前,垂下眸子,“夫君怎的那么不正经。” “哈哈哈,夫人害羞了。为夫正打算去灾区看看,夫人可要同去?”云离歌笑的欢快,伸手拉住她的手。 “好。”风清韵轻轻应着,脸上还有未下去的红晕,看起来煞是动人。 一路过去,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很是顺利就到达了。 等到云离歌到了灾区之后,他发现还有几个官员也在此,便上前打了招呼,相互寒暄起来。 这种时候,风清韵也不可能拉着云离歌的手不放,而云离歌在和官员寒暄,也没多注意她。 风清韵看着四周的灾民,每个人都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现在还没有入冬,到时候入冬了,可怎么办?而且,时常这样,很容易产生瘟疫,这里又是皇都,一旦发生瘟疫,他们无非就一个死字。 她的眉头紧紧簇起,好看的小脸皱成一团。 “啊!” 风清韵太过专心,不小心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撞到,差点摔倒,她还没来得及将他扶起来,说点什么,那个孩子已经跑了。 一摸腰间,好嘛,她的荷包已然不见,罢了,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正打算去找云离歌,风清韵意外的看到刚刚那个小孩,在角落里,他身后是几个男人,鬼鬼祟祟地看着四周,小男孩把荷包给他们了。 她忍不住皱眉,这灾区有问题。 此时,云离歌也在找风清韵,再次拉住她的手,低头责怪道:“莫要松开了,这里是灾区,很容易暴乱,到时候我找不到你了,你上哪儿哭鼻子去!” “才不会。”风清韵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人总是那么不正经。 云离歌笑笑,倒没有再说话。 “夫君,我们回去吧,我有话跟你说。”刚刚的事情,风清韵直觉不对劲儿。 “好。” 灾区也没什么事情,云离歌同风清韵一起回了王府, 书房里,风清韵给云离歌沏了杯茶,坐在他对面,“夫君,刚刚在灾区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偷了我的荷包。” 云离歌脸色一正,“夫人可记得那小孩什么模样,待为夫帮你把荷包讨回来。” 风清韵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嗔怒道:“夫君先听我说完,不过一个小小的荷包罢了,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个荷包找一个小孩子的麻烦!” 云离歌愉悦地笑了笑,心情颇好,跟风清韵在一起的时候,风清韵总是能逗笑他,当即说道:“是是是,是为夫错了,夫人深明大义,怎么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夫人请继续。” 说着,云离歌替风清韵倒了杯茶,递到她面前。 风清韵无奈的接过,无论什么时候,云离歌总是这幅样子,抿了一口清茶,她才说道:“那小孩偷了我的荷包,把它给了几个男人……” “男人?看来这回非要找到那个小孩不可了!”云离歌好看的眸子眯了眯,他妻子的荷包,怎么能随随便便给其他男人! “夫君!”风清韵脸上露出不悦,明显是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生气了。 云离歌看着风清韵嗔怒的样子,挑了挑眉,怪好看的,“夫人请说。” “夫君听我说,不准再插话!”风清韵感觉这件事对云离歌有用,可是他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这多少让风清韵有些生气。 云离歌见风清韵真的生了气,也不嬉皮笑脸了,正了脸色,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乱说话。 “那些人定然不是灾民,他们身上的衣服干净整洁,有点像家仆,当时鬼鬼祟祟,好似在寻找什么。夫君你想,是谁最不愿意你接手这赈灾之事?皇上又为何急急召你入宫?” 没有云离歌打断,风清韵话才能一次性说完。 “夫人真的是厉害,为夫都没有发现的事,让夫人发现了,夫人真是为夫的福星。”甜言蜜语,云离歌几乎是信口拈来。 风清韵板着脸,站起来说道:“不打扰夫君了!” 然后便转身走了。 云离歌看着她略带这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声笑了笑,有时候,逗一逗这个小娘子,似乎也不错。 风清韵走后,他便派人去查,亲自赶往灾区。 在云离歌赈灾的这几日里,王府中也并不安宁。 齐王的大堂中,侧妃正眨着一双泪盈盈的眼睛,梨花带雨地看着齐王。 她一边委屈地望着齐王,一边楚楚可怜地诉说道:“王爷,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心中好生委屈啊。” 侧妃此时泪眼盈盈,柳眉轻蹙,再加上那柔若无骨的姿态,显得万分娇柔可怜,十分吃这一套的齐王顿时疼惜地将她搂进怀里,柔声问道:“爱妃受了何等委屈,尽管说出来,本王替你做主。” 齐王虽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自己平日里最疼爱的侧妃娘娘如此哭泣,心中不禁有些心疼。 “王爷,臣妾心里好委屈啊。不是臣妾无理取闹,只是,只是……臣妾近几个月已经没有添过一件新衣了。” 齐王听到侧妃这样说,还以为她只是小家子性子,想要和自己讨要几件新衣,便更加柔情地抚摸着侧妃的满头青丝说道:“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就是这件小事惹得你不开心了?来人,让他们用最时新的花色和绸缎为爱妃做几身新衣,不要哭泣了,可别哭伤了这双美丽的眼睛。” 这边在齐王怀里的侧妃听到他这样安慰自己,便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便更是委委屈屈地说道:“臣妾也不是故意背后嘴碎,臣妾没有新衣穿还是小事,只是臣妾……臣妾连下人的工钱都发不起,惹得下人的情绪都颇为不满,臣妾实在做不了这个主了,这日子太过清贫,臣妾实在撑不下去了。” 齐王听到她这样说才知道事情并不是那样简单,仔细一想,心里更是觉着生气,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回事!堂堂王府,难道竟连本王的爱妃都做不了一件新衣,这成何体统?” 齐王越想越气,直接一拍桌子而起,露出满脸怒色。 侧妃一见齐王如此生气,啜泣声更大了一些,但是嘴角却是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爱妃,你告诉本王,是谁在掌管此事,竟然如此大胆。随意克扣本王爱妃的吃穿用度,还真是胆大包天!” “臣妾……臣妾不知道该不该说……”侧妃一副不知所措的柔弱之态。 齐王听到以后更是火大,但还是耐着性子哄着侧妃说道:“没事,放下心,你只管说便是,本王不会让你受到一分一毫的损伤。” 听到这话的侧妃似乎有了些力量,便支支吾吾地说道:“是,是世子妃在管此事,本来管家发钱是按时按量发的,但世子妃似乎是拿捏了管家的把柄,不仅在府中一手遮天,如今更是故意克扣工钱,弄得府中人心惶惶。” 侧妃就等着齐王问呢,现在他问了出来,她自然是赶紧添油加醋地哭诉。 “她好大的胆子,这王府中我还没有死呢,还轮不到她一个世子妃克扣吃穿,我倒是要看看她哪来的胆量,竟然敢如此放肆!” 听到侧妃的话,齐王狠狠地皱起眉头,但是似乎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中闪过一丝狠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