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攻心计:帝王本红妆

更新时间:2019-11-23 10:57:03

攻心计:帝王本红妆 连载中

攻心计:帝王本红妆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叶子吖 分类:穿越 主角:姜幼笙姜雁来 人气:

《攻心计:帝王本红妆》由网络作家叶子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幼笙姜雁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国家遭灭,罪魁祸首尽是自己最亲近的皇夫。 鲜血淋漓下的重生,她不再是姜雁来,而是要让梁国血债血偿的姜幼笙 危难中的相助,冥冥中的相遇。 她成为了他的奴、他的妻。 最后亦归为皇。 一朝涅槃,她要用鲜血祭奠她的千万子民,誓要让罪人千刀万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幼笙倒吸一口冷气,她实在不敢想象流棠这恐怖的尸体,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心中低语,流棠,若我再为姜帝,定会手刃那群恶人,用尽刑罚,踏平这里每一寸土地。 而所有的一切,若不是梁烨所为,都不会发生,他身上生生背了母皇流棠还有千千万万的姜国子民的性命! 她一把火将流棠的尸身化了个干净,骨灰装在自己贴身的锦囊之中,她要流棠在自己的身边看着,是如何一步一步将那些人碎尸万段。 “现在去哪?”收拾妥帖一切,她转头看向了男人。 “回楚国。” 还不等姜幼笙反应,那人一手将她的腰肢一揽,放在了马背上,而他在她的身上,加紧马腹,快速驰骋在山林之中。 姜幼笙后来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楚国的摄政王楚昭珩,明明的三足鼎立,如今变成了梁楚之争。 她心里不禁发笑,最后看了一眼她的故地。 下次再来,她要梁烨血债血偿。 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去处,还不如蛰伏在楚国,等待时机。 摄政王府人人都知道王亲自带回来一个姑娘,生的貌美,共马而行,已经让很多人不得不重视她的到来。 一路的风餐露宿,让她甚感疲惫,到了楚境的摄政王府邸,也只是神情淡然。 “爷,累了吧。”管家迎过了马,低身问了一句楚昭珩。 姜幼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尚可。”楚昭珩薄唇微微一启,摘下来面具,那是一副绝美的男人容颜,比起梁烨英挺之容,更要胜过三分。 “张福,吩咐下去,往后这位姑娘住在司女署,随意安排一个活计,不可让她闲着。” 姜幼笙就知道来者不善,一听如此,心下了然:“谢过爷。” “忘了问你名讳。” 姜幼笙向来傲骨,纵然蛰伏在楚昭珩的府邸,也未曾弯下腰板:“姜幼笙。” “真是个好名字。” 楚昭珩最后看了一眼她,便大摇大摆的回了正殿。 张福带着她来到了司女署,这里多是一些低贱的下奴做的活计,浣衣,洒扫外院,苦差事似乎从来都是这里的。 张福推开了一扇陈旧的门:“这就是你的居处。” 姜幼笙左左右右看了一番,虽然有些灰尘,不过陈设简单,并没有堆砌什么,洒扫一番必定可以更换一新。 “谢过管家。” “等会儿有姑姑给你送衣服,你刚来,在房间里洗洗身子,别冲撞到爷。” “明白。”姜幼笙点头应道。 “爷让你等会儿给他奉茶,别忘了。” 她颔首应道:“是,记下了。” 张福仅仅交代了两句即刻就离开了,她刚刚撸起衣袖,打算整理一番,远远的听见叽叽喳喳的女声。 “看见了吗,这个就是爷今天亲自带回来的女子。” “生得一副狐媚相,我还以为爷要纳了她呢,谁知道跟我们一样都是最低贱的奴罢了!” “可别说了,人家可是爷亲自带回来的呢。” 姜幼笙只当听不见,这样粗鄙的语言,她身在皇家,万万说不出口。 方一转身,三两人就横在她的面前。 “新来的?” 姜幼笙抬眼,皱了皱眉,“让开。” “哎哟呵,还真把自己当成主子了,若论身份,你我同出一辙,若论资历,你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吐沫星子飞了她一脸,她按捺住自己心里所有的恶心,擦拭了一把。 一股力量狠狠地把自己推了开,她重重的跌倒在地上,手臂化出一寸长的伤口。 “活该。” 许是看她伤到了,几个人便没有再为难她,又啐了她一口,这才远远的走开了。 她拖着自己受伤了的手臂,用清水清洗了一番,简简单单的包扎一下,眼神之中,只有无穷无尽的恨意。 “幼笙,愣着干嘛,让你做的事呢?!” 张福忽然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瞬间让她的眼神转变了回来。 “来了。” 她跟随张福,约摸熟悉了整个摄政王府,良久才走到主殿之中。 姜幼笙把头轻轻的低了下来,推了推门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此时的楚昭珩正在和另一男子对弈,手指握着棋子,沉稳有力。 姜幼笙缓缓走了上去,学着之前姜国的规矩,替两人斟茶。 “皇叔的布局,越来越精妙了,侄儿认输。” 她心下了然,原来这人就是楚皇的独子楚煜,只是未显于色,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淡然应对。 “你我叔侄,本就图乐,何来输赢?” “听说皇叔此去姜国,得了女帝的画像,传闻女帝倾国之容,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可让侄儿一睹为快?” 楚昭珩缓缓起了身,眼光时不时打量着姜幼笙,只见她沉头做事,走进里屋,寻了一张画卷铺陈下来。 “美,实在是太美,妲己妹喜,也不过如此吧!” 姜幼笙轻轻偏了偏头,紧紧锁眉。 这幅画像她知晓,是她及笄之年,梁烨亲手所画,摆在了寝宫之内。可是为什么会在楚昭珩这里。 “是,姜国女帝容颜绝色,自然不是人云亦云的。” 姜幼笙一抬头,正好对上楚昭珩饱含深意的眼神,此时正上下打量着她,好不舒服。 “皇叔的这位婢女,看起来倒有女帝的几分相近,可惜女帝尸首已经化为了灰烬,不复存在了。” 楚煜顺着楚昭珩的眼神看了过去,打趣说道。 她淡然,着实姜雁来已经死了。 不过都是流棠布好的局,一名宫女顶替,身着她最爱的婚服,还有姜国玉玺,一同焚烧在了凤桐殿内。 虽然内心波澜起伏,她还是小心翼翼的侍奉。 “女帝容颜,岂是一个婢女所能及,阿煜,莫要胡言乱语。” “也是,天色不要了,煜先行告退。” 楚煜临走之际,转过头深深看了她一眼,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随即走了出去。 楚昭珩眯了眯眼睛,看着楚煜远去身影:“你为何有女帝凤环?” 姜幼笙扬了扬头,不惧其色,“奴婢是姜皇宫的宫女,自灭国后,宫人皆逃了,奴婢只拿了一枚戒指,不晓得这是凤环。” “是么……” 梁烨上前一步,将她禁锢在怀中,唇角一勾,手指向她腰肢探了过去,意图解衣。 她心中一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