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逃婚王妃,我们跑吧

更新时间:2019-11-24 10:47:01

逃婚王妃,我们跑吧 连载中

逃婚王妃,我们跑吧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大拿 分类:穿越 主角:晋宇夏梦萌 人气:

大拿新书《逃婚王妃,我们跑吧》由大拿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晋宇夏梦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她成了一个蛮不讲理,横刀夺爱的丞相府二小姐。 有个王爷未婚夫,还是从姐姐手里抢过来的? 她可不稀罕。 不幸穿越,既然事实不能改变,她安之若素,可那些美男却偏偏不放过她。 什么?你想悔婚,那可不行,除非是我休弃你! 什么?你不想与人共事一夫,那我遣散佳丽三千,偌大后宫,只为你一人。 什么?叫我认出了你,还想逃?乖乖跟爷回去当爷的妃子。 大喜之夜,新郎望着空荡荡的喜房,一张俊脸阴沉的犹如地域一般。耳边传来了喜娘发抖的声音,“主子,新娘带球跑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梦醒扭过头去,看见的是一张俊朗的脸庞。那少年约莫二十出头,身上的穿着也与兆叔他们相去甚远,浑身的绫罗绸缎,却掩盖不住他周身散发出来的轻浮气质。

夏梦醒冷哼一声,就像是没有听见少年的说话一般。

那少年面上划过一丝讪然,他笑着抄夏梦醒那边凑了凑,“梦醒表妹,不要这么冷淡嘛,我可是特意随着兆叔出来迎你的。”

见那少年越来越近,夏梦醒还在介意着自己的脸,当下冷了脸,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你别靠近了,恶心。”

说罢这话,她又趾高气昂的朝着兆叔吼道,“兆叔,还站在哪里干嘛,不用回府了吗?”兆叔听见夏梦醒的招呼,又朝着夏梦萌那边看了两眼,这才转身点头上了马。

就在兆叔走过来的时候,夏梦醒才冷声道,“低等人就是低等人,以为裹上金银就是高等人了?”

明眼人都知道她是在讽刺那个白衣少年,这一番话说少年一张脸涨的通红。他有些懊恼的瞪了一眼不远处正打算上马车的长孙晋宇,眼底泛出丝丝怒意来。倒是长孙晋宇一脸的无所谓,虽然人已经打算上马,可是眼神却还是朝着夏梦萌离去的方向望了过去。

她,居然不回睿亲王府?难道这一次她回来,不打算去夺回一切原本就应该属于她的东西吗?

难道这又是她这五年来惯用的伎俩,欲擒故纵么?

也罢,既然她人已经回到了长安,咱们两个人的帐倒是可以好好的算算了。

只是不知道,她会愿意回到这个有她不堪回忆的地方,是不是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呢?

便是这般,一行人策马便朝着城里而去。长孙晋宇虽然兴趣缺缺,但是因着他与夏梦醒已经订了亲,所以他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履行自己的义务,将她送到了睿亲王府门口,这才离开了。

话说素侧妃早就听说睿亲王府的车队马上就要到门口了,她早就已经梳妆打扮好了,就等着门房来报。

就在这短短的一刻钟里面,她已经将这五年里发生的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就等着那个贱人的女儿灰头土脸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自己再以女主人的身份狠狠的把她羞辱一顿。

更何况王爷还不在,即便真的在,恐怕也不会替那个不孝的女儿出气吧。

就在素侧妃还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门房已经跑进来说车队已经回来了。

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素侧妃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是她在这几年里面苦练出来的高贵典雅。她侧身悠悠然走到了前厅,五年前,她是怎么得到这一切,今日也要让她女儿怎么将郡主之位夺过来。

过了一会儿,在听见门房的高声吟唱之后,素侧妃忙不迭的伸长了脖子,远远的却只见夏梦醒一个人从园子门口走了进来。稍后,跟进来的不是夏梦萌,而是自己娘家的外甥。

约莫又等了一会儿,后面除了夏梦醒贴身丫鬟秀儿,却再也没有人跟进来。到了这个时候,素侧妃到底是沉不住气了。她赫然的起了身子,快步走到了门口,“梦醒,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夏梦萌这会子正烦着身后那个表哥,又担忧这自己脸上的伤,现在一进门非但没有听见娘亲的关怀,倒是问起那个扫把星了,不由怒火上头,“女儿不回来,娘还想那个差点害死我的女人回来不成?”

这个时候近了,素侧妃才注意到她的脸,吓了一跳,伸手就要去扯夏梦醒脸上的黑纱,“梦醒,你这是怎么了?伤着了吗?”

夏梦醒惊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推了素侧妃一把,后退了两步,“不要看,我先回房了。”

说罢这话,便急急忙忙地朝着自己的院子跑了过去。

倒是一直跟在后面的少年脸上露出忧色,见夏梦醒要走,也急忙要跟过去。不过他才迈开两个步子,却被身后的素侧妃给呵斥住了,“常舒,梦醒还是没有出阁的丫头,你跟着去她院子做什么?”

柳常舒身子一顿,脚下的步子也跟着顿住了。他扭头朝着素侧妃那边走了两步,又听见素侧妃道,“我知道你中意梦醒,可是她已经跟长孙家的公子订过亲了。这桩婚事是王爷力挺的,中间绝对不允许出什么差错。”

应着素侧妃那凌厉的眼神,柳常舒终于底下脑袋来,“舅母,常舒知道了。”

见柳常舒面露委屈无奈的神色,素侧妃心头一软,伸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脑袋,“长安是天子脚下,多少的达官贵人,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好的不少。到时候舅母自会替你相一门好亲的。”

柳常舒点点头,这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去。

目送柳常舒离开之后,素侧妃这才吩咐身边的嬷嬷,“福嬷嬷,把兆叔给我叫过来,我有话要问。”

【铜雀街】

一路上,元宝就像是刚从笼子里面放出来一般,对于什么东西都是无比好奇。

风素素牵着他,随时都要准备面对他好奇的提问。元宝那张柔嫩的小脸上挂满了好奇和兴奋,不过看在夏梦萌的眼里,却是滴滴心酸。

这五年来,别人也许不知道她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也不知道她将已经濒临破败的鹿苑阁拯救成了现在这般犹如皇宫一样。可是,即便是这般,她总还有得不到的东西。就像现在这般,以前,元宝最大的快乐就是跟那些小动物玩,而且经常一个人叽叽咕咕的跟它们说话。

别人家里的小孩,到了这个年纪,估计什么东西都已经见识过了,说不定还有许多要好的小朋友呢!

而自己的元宝宝贝呢……

因为担心他的病情,所以风素素和她都是坚持要将元宝带在身边。不过还好,元宝的性子依旧是那么的乖巧活泼,这,就足够了。

“娘亲,这个送给你!”

就在夏梦萌想的出神的时候,元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手里正捏着一朵漂亮的淡黄珠花,清新淡雅,最是适合自己的气质。夏梦萌笑着低头,“真漂亮。”

元宝将那珠花插在夏梦萌的发髻里面,笑眯眯的朝着身后一指,“我就知道娘亲会喜欢,你看,逍遥叔叔也是这么送别人东西的。”

此话一出,夏梦萌和风素素一怔,扭过头去,果然瞧见易逍遥已经在跟卖珠花的少女调笑了起来。他故技重施,将之前用在风素素身上的那一招重新耍了一遍,终了还潇洒一笑,指着少女头上的珠花,慷概道,“送你的。”

那少女红着脸,眼角含情,“咯咯”笑个不停。

风素素差点没被易逍遥那做作的模样惊的将午饭吐出来,倒是易逍遥显得十分坦然,他笑眯眯的朝夏梦萌和风素素抛了个媚眼,那眼神里面的意思很是明显,“瞧瞧,你不吃这一套,自然有人吃。”

几个人先是找到一个比较舒适的客栈住了下来,而后为了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夏梦萌和风素素都换上了男装,打算出门去转转。

风素素来到长安,第一件事就是记挂着元宝的病。便嘱咐易逍遥带着元宝随处去逛逛,而自己则是与夏梦萌一同去寻一寻这里的药铺。

而风素素的提议恰好应了易逍遥的心思,当下便笑着抱着元宝离开了。

孙记布店里,一个小男孩正面对着五颜六色的料子做出艰难的选择,不知道自己新衣服到底应该用什么颜色好。

而另外一边,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正拿一匹宝蓝色的缎子在身上比划,同时满面春风的笑着问他对面的女子:“姑娘,这匹如何?”

“公子英俊潇洒,配上蓝色更显得深沉稳健,很是不错。”女子抿着嘴笑答,同时扬了扬手中的尺子问道:“公子才选了三套,我看这匹布就是为公子而在的,公子不如都要下吧。”

“嗯,女人的话我从来都是没法拒绝的,尤其是像姑娘这般美貌仙子的话更是让人无法说不,就按姑娘的说法,这个我也要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深情款款的看着女子。

“逍遥叔叔,那你看我应该选哪个颜色呢。”小男孩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而身上缠了好几种不同颜色的布匹,要他帮忙选择。

不错,这二人正是易逍遥和夏元宝。

原来那日在客栈夏梦萌一只筷子划破了易逍遥的新衣服,他一直闷闷不乐,今日刚到长安变想着用上等的布料再做套漂亮衣服,于是趁夏梦萌和风素素去药店寻药材的时候,领着元宝直奔各家布店,不过,逛了几家他终于选了一个有美女量身裁衣的布店。

“哎呀,小鬼,你小孩子随便做一套就可以了,别啰啰嗦嗦了。”

“哼,凭什么你可以做那么多套我就不可以?”小默默撅起了嘴巴,不服的说。

“姑娘,别理他,给我量一下尺寸吧。”易逍遥一脸谄媚的对那女子说。

“公子,你每试一套就让我给你量一边,你是质疑我的手艺,怕我一次量不准么?”

“呵呵,自然不是,姑娘的手艺在下耳闻目染,只是每种布料传出来效果不一样,还望姑娘多多包涵,姑娘亲手做出来的衣服也一定分外合身!”易逍遥说着又抛出一记媚眼。

那女子咯咯的笑起来。

易逍遥得意之时,更欲张口说更多好听的话,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哼,像你这种人,再好的料子穿到你身上都是臭皮囊。”

易逍遥黑这个脸转过来,之间门外两个女人正要走进来,风素素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而夏梦萌则无视他,直接走到夏元宝的身边。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易逍遥恨恨的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转身朝着布庄里的女子勾嘴一笑。

原来夏梦萌和风素素买好了药材回来的路上,经过这家孙记布店,听见易逍遥的声音,又看见元宝还在不断地给自己比试着各种料子,便走了进来。

“元宝小宝贝,你这是干什么啊,逍遥叔叔在教你怎么包裹木乃伊么?”夏梦萌发现儿子身上缠了好多种布料后惊讶的问。

“嘻嘻,不是啦,娘,逍遥叔叔笨手笨脚的,怎么会包裹木乃伊呢。”小家伙绘声绘色的说着,不顾脸拉到胸前的易逍遥:“我只是看这些颜色都很好看,但是不知道要选哪一套嘛,逍遥叔叔又小气,舍不得多给我买几套,只许我选一套。”说着又撅起了嘴,做可爱状。

“元宝宝贝乖,阿姨给你买,喜欢的全都买下来,让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去见鬼吧。”风素素也爱怜的蹲到了小家伙身旁,摸着他的头说。

“我就知道阿姨最好了!”元宝说着一头钻进风素素怀里,然后从风素素肩上露出个小脑袋对易逍遥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易逍遥黑这个脸心里暗骂,想我易逍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看来是在这个女人和小鬼的手里,迟早会英年早逝,哎,那么多爱慕我的人,我对不起你们。

几个人先是找到一个比较舒适的客栈住了下来,而后为了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夏梦萌和风素素都换上了男装,打算出门去转转。

风素素来到长安,第一件事就是记挂着元宝的病。便嘱咐易逍遥带着元宝随处去逛逛,而自己则是与夏梦萌一同去寻一寻这里的药铺。

而风素素的提议恰好应了易逍遥的心思,当下便笑着抱着元宝离开了。

两个人一行至一间药材铺前面的时候,里面嘈杂的声响吸夏梦萌的注意力。

凑热闹,爱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即使是在古代也不例外。风素素似乎能听到人群里面的咒骂声,她拉上夏梦萌便打算朝人群里面挤,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也得凑个热闹再回去。

可是,夏梦萌的步子还没有迈开,人群便突然利索的让开了一跳路。不待夏梦萌和风素素有所反应,一个雪白的身影猛地朝自己这边扑了过来。

等到夏梦萌和风素素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然是晚了。那个身影踉踉跄跄地就撞到了自己的身上,她和风素素搀扶着,下意识的用了内力,悄然稳住身子。那雪白的身子还半倚在自己的身上,直到夏梦萌伸手去扶的时候,她才猛地抬起了头。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多情的水眸蓄满了委屈,原本漂亮白皙的脸蛋已然是涨的通红,小巧的樱桃嘴轻轻地抿住,似在倾诉主人的委屈。那娇羞的模样,让风素素这样的美人儿看的也是心跳漏了一拍。按道理来说,夏梦萌原本就漂亮,可是这么柔弱姣美的人儿,倒真是头一回看见。

“对不起对不起……”倚在自己胸前的人儿终于回过神,她连忙退出夏梦萌的怀抱,连忙道歉,“这位小哥,真是对不住。”

温柔甜腻的嗓音,就算是道歉也夹杂着几分撒娇一般的软糯,让人听了心儿也不由得跟着柔软起来。

夏梦萌正准备开口说没关系的时候,女子身后突然窜出来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她们目光犀利的瞪着白衣女子,抹着鲜红豆蔻的手指就差没戳到她的脸上,“没钱还敢来买上好的麒麟玉?你还当真以为你抛个媚眼就不用给银子了,长着就是一副狐媚儿的模样,我呸!”

那白衣女子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她低声解释道:“我出门的时候明明带了银袋子,想来是被路上的偷儿扒去了,以前又不是没来你们这里买过那东西,你们怎么这般无礼?”

“哈哈,”一个身着橘黄色衣裳的女人笑道,“那些肮脏的银子我们不稀罕,早就看你这个狐媚儿不顺眼了。今个儿你把上好的麒麟玉给动了,现在不马上给银子,我们就把你送上官府,要不就当众扒了你的衣裳。”

白衣女子骇了一大跳,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衣襟,连退了几步,“我的丫鬟没带在身边,要不我……”伸手将头上的金簪子扯了下来,女子往前面送了送,“要不我先拿这个做抵押,我即刻就回去取?”

那妇人得理不饶人,她一掌便将女子手里的金簪打的掉在了地上,“谁要你这破东西,立马给银子,不然我们可不客气了。”

看到这里,夏梦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不顾风素素在一边的拉扯,径直挡在了白衣女子的身前,“这位姐姐,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妇人眸光一闪,斜睨了夏梦萌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看见夏梦萌身上穿的也就是一些粗布麻衣,眼里不由升起几分鄙夷,“瞧你小哥长的眉清目秀的,怎的?也跟我家老头子一般被这狐媚儿迷了心窍了?”

夏梦萌嘴角一勾,倒是风素素快言快语, “大姐,这位小姐看打扮也不像是一般贫穷的人家,只怕今日却是有困难,您就不能宽容些对待吗?”

“真是可笑!”妇人从身后将白衣女子动过的麒麟玉取了出来,“这可是我这里最好的麒麟玉,是专给有钱人做药引的,一盒就要四百五十两银子,你们两小子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我就是个生意人,每个人都宽容些对待,那我干脆就去喝西北风算了,还做个屁生意啊!”

妇人的这一席话引来了围观群众的哄然大笑。

夏梦萌身后的女子也是满脸通红,她伸手轻轻扯了夏梦萌一把,“多谢小哥仗义,还是算了吧……”

夏梦萌回头看了一眼白衣女子,随即冷冷的望着面前那个趾高气昂的妇人。旋即,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银袋子,从里面掏出了约莫五锭银子扔到了妇人的怀里,“去称称看,五百两银子不用找了。”

这一举动,让周遭的人都瞪大了双眼。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夏梦萌那沉甸甸的银钱袋子上,瞧那鼓囊囊的,还不时有银票的一角露出来。

掩饰不住脸上的惊讶神情,妇人摸出一杆及其秀气的小称,居然发现夏梦萌扔过来的几锭银子当真有五百两余。她闷哼了一声,生意人怎么也不可能跟银子过不去。愤愤然地收下了银子,她斜睨了夏梦萌一眼,“为了一个狐媚儿将自己的老婆本都掀出来了?真是可笑。”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妇人已经作势退回到自己的药铺里去了。

周遭的人见没有了热闹可以凑,也零零散散得散了开来,只剩下夏梦萌和那个白衣女子。

“多谢小哥相助,”白衣女子脸上露出笑意,给夏梦萌福了身子,“五百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不如小哥跟我走一趟,我把银子还给你?”

夏梦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五百两银子而已,不用了。”

这一席话让白衣女子愣了愣,不过旋即她灵动的目光又在夏梦萌身上扫了一遍。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还有那细长的手指,在加上完全崭新的麻布长衫和靴子……白衣女子终于了然于心: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小厮,该是哪个有钱的公子哥儿贪玩,假扮了小厮出门才是。

意识到这些,白衣女子也就不再提要还银子的事情。她又朝着夏梦萌见了礼,“小女子名唤巧娘,今日得公子相助,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说完这话,巧娘便请辞,翩翩然离开了。

望着巧娘离去的身影,风素素才无奈叹气,“老大,咱们也是要麒麟玉来做药引的呀。”

夏梦萌冷冷的转过身子,指腹在食指的戒指上轻轻摩擦了一番。只见她素手一扬,袖子一挥,再掌心一翻,上面已经赫然出现了一块墨绿色的麒麟玉,圆润光滑,乍一看似乎还悠悠的散发着浅绿光晕。

风素素是个识货的,这块麒麟玉可比方才那一块要珍贵的多。若是那块能卖五百两,这块就算卖两千两也不为过!

风素素长大嘴巴,一脸诧异,围着夏梦萌转了好几个圈,还不时拎了拎她的衣摆,“老大,我的天呐,你什么时候私藏了这么好的东西,还有什么,赶紧的给我交出来!”

孙记布店里,一个小男孩正面对着五颜六色的料子做出艰难的选择,不知道自己新衣服到底应该用什么颜色好。

而另外一边,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正拿一匹宝蓝色的缎子在身上比划,同时满面春风的笑着问他对面的女子:“姑娘,这匹如何?”

“公子英俊潇洒,配上蓝色更显得深沉稳健,很是不错。”女子抿着嘴笑答,同时扬了扬手中的尺子问道:“公子才选了三套,我看这匹布就是为公子而在的,公子不如都要下吧。”

“嗯,女人的话我从来都是没法拒绝的,尤其是像姑娘这般美貌仙子的话更是让人无法说不,就按姑娘的说法,这个我也要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深情款款的看着女子。

“逍遥叔叔,那你看我应该选哪个颜色呢。”小男孩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而身上缠了好几种不同颜色的布匹,要他帮忙选择。

不错,这二人正是易逍遥和夏元宝。

原来那日在客栈夏梦萌一只筷子划破了易逍遥的新衣服,他一直闷闷不乐,今日刚到长安变想着用上等的布料再做套漂亮衣服,于是趁夏梦萌和风素素去药店寻药材的时候,领着元宝直奔各家布店,不过,逛了几家他终于选了一个有美女量身裁衣的布店。

“哎呀,小鬼,你小孩子随便做一套就可以了,别啰啰嗦嗦了。”

“哼,凭什么你可以做那么多套我就不可以?”小默默撅起了嘴巴,不服的说。

“姑娘,别理他,给我量一下尺寸吧。”易逍遥一脸谄媚的对那女子说。

“公子,你每试一套就让我给你量一边,你是质疑我的手艺,怕我一次量不准么?”

“呵呵,自然不是,姑娘的手艺在下耳闻目染,只是每种布料传出来效果不一样,还望姑娘多多包涵,姑娘亲手做出来的衣服也一定分外合身!”易逍遥说着又抛出一记媚眼。

那女子咯咯的笑起来。

易逍遥得意之时,更欲张口说更多好听的话,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哼,像你这种人,再好的料子穿到你身上都是臭皮囊。”

易逍遥黑这个脸转过来,之间门外两个女人正要走进来,风素素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而夏梦萌则无视他,直接走到夏元宝的身边。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易逍遥恨恨的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转身朝着布庄里的女子勾嘴一笑。

原来夏梦萌和风素素买好了药材回来的路上,经过这家孙记布店,听见易逍遥的声音,又看见元宝还在不断地给自己比试着各种料子,便走了进来。

“元宝小宝贝,你这是干什么啊,逍遥叔叔在教你怎么包裹木乃伊么?”夏梦萌发现儿子身上缠了好多种布料后惊讶的问。

“嘻嘻,不是啦,娘,逍遥叔叔笨手笨脚的,怎么会包裹木乃伊呢。”小家伙绘声绘色的说着,不顾脸拉到胸前的易逍遥:“我只是看这些颜色都很好看,但是不知道要选哪一套嘛,逍遥叔叔又小气,舍不得多给我买几套,只许我选一套。”说着又撅起了嘴,做可爱状。

“元宝宝贝乖,阿姨给你买,喜欢的全都买下来,让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去见鬼吧。”风素素也爱怜的蹲到了小家伙身旁,摸着他的头说。

“我就知道阿姨最好了!”元宝说着一头钻进风素素怀里,然后从风素素肩上露出个小脑袋对易逍遥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易逍遥黑这个脸心里暗骂,想我易逍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看来是在这个女人和小鬼的手里,迟早会英年早逝,哎,那么多爱慕我的人,我对不起你们。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