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我的王妃桃花多

更新时间:2019-11-29 11:19:52

我的王妃桃花多 连载中

我的王妃桃花多

来源:微小宝 作者:抢不到果果的果果 分类:穿越 主角:慕容子墨 人气:

主角是慕容子墨的小说《我的王妃桃花多》此文是抢不到果果的果果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成王妃是京城里最值得人八卦的人物,出身不清不白,品行不端不正,却成了王妃。有了成王这样的夫君却不知足,还搭上了襄阳王府的世子爷,整天与他混在一起。这已经让成王丢尽脸面,她竟敢与诸多男人不清不楚? 这样一个女子实在要不得! 可对于爱她的男人来说,却是很要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子墨点头,看了舒悦凝一眼,举步离去。

  舒悦凝捏紧了拳头站在原地,怎么也料不到慕容子墨竟答应了如此荒唐的要求!

  皇帝可不管舒悦凝的想法,他笑得十分欢快,大手一挥,立刻有人将一件衣裳端到了她面前,说是衣裳,其实就是一块薄薄的纱巾,什么也遮不住的纱,透过它,她可以清楚看到托盘上的纹理和颜色。

  她故作不解:“陛下这是要让我披纱巾吗?其实不用!陛下想看我跳舞,我这样就可以跳给陛下看!”

  “噗嗤!”被皇帝枕着胸脯的女人笑了,道:“成王妃真是有趣,陛下这是让你换上这身纱裙,再跳一次昨天跳的舞!”

  舒悦凝笑容僵硬,这身被称为纱裙的衣裳其实比她献舞时所穿的还要暴露,胸前连块布都没有,什么都遮不住,穿上等于没穿!

  皇帝见她不动,不耐烦的催促道:“快,快去把衣服换了,朕等不及了!”

  他说话时,双眼中盈满了幽光,差点没有垂涎三尺,不得不令舒悦凝怀疑,他所谓的等不及是指等不及看她跳舞,还是等不及看她脱衣服了。

  她僵着笑:“陛下,我与成王进宫时许多人看到,现下成王走了,我若在陛下宫里耽误太久恐怕会被人非议,有损陛下的英明!陛下若是想看我跳舞,等来日找个合适的时间……”

  她试图找借口逃过这一劫,可惜她不够谅解她面前的这位陛下,这位陛下不似一般的君主,他足够任性,足够荒淫,足够没有伦常,足够不要脸,敢做所有男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甚至连个遮羞布也不会用。

  在她期待的眼神下,这位陛下不耐烦的冷哧一声:“英明有个什么用处?不能吃,不能让朕快活!”

  “陛……”

  不等她再次开口,皇帝冷哼道:“快些,朕虽然不似卞户那般爱吃人肉,可朕却喜欢割人舌头,你若再聒噪不休,朕就让人把你的舌头给拔了!”

  舒悦凝震惊不已,原先她以为是卞户把他蒙蔽了,让他看不到卞户的所作所为,现下听他亲口说出,她方才顿悟,其实这对君臣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也难怪卞户那样的人能成为当朝权臣,因为恐怕没有几个人像卞户一样对上这昏君的胃口!

  她笑了笑,笑得很勉强,这舞不跳怕是不行,这纱裙不穿也是不可能的了:“陛下,既然陛下想观舞,我这有一个提议,一定能让陛下尽兴!”

  听她不再推三阻四,皇帝的脸色好了许多:“你说来听听!”

  “昨日的舞我已经跳过,陛下想再看一遍我自然愿意,可第二遍难免失了新鲜!若陛下允许,请给我一点时间,找几个年轻的男女,皆穿上这样的轻薄纱裙,与我一起跳另一种陛下没有见过的舞蹈,保证让陛下看得热血沸腾!”

  皇帝一听她这话,双眼顿时亮了起来:“男人也能跳那样的舞吗?”

  舒悦凝笑:“当然能!天地万物,本来就讲究阴阳互补,若是男女同跳自然令人耳目一新!”

  “那你需要准备多久?”

  舒悦凝抿唇:“如果陛下选身边侍候的近侍和宫女,只需一个上午!他们常年跟随陛下欣赏歌舞,耳濡目染之下一定有所建树,我只需稍加调/教!”

  “一个上午?那倒不是不可以等……可你的舞若不能让朕满意,又该如何呢?”

  “任凭陛下处置!”

  皇帝笑了:“极好,极好,既然如此就给你一个上午……”

  闻言,舒悦凝还来及松一口气,又听皇帝接着道:“但在此之前,朕想看你再跳一次昨天的舞!”

  这意思,终究是不愿意放过她!

  舒悦凝一僵,在皇帝森然的目光注视下,她只能僵着脖子点点头:“请容我换一下衣服!”

  “去,去侍候成王妃换衣服!”

  皇帝话后,立时有几个宫人上来围住了舒悦凝,舒悦凝还欲再说:“陛下我其实穿什么衣裳都可以跳……”

  “不愿意去换衣裳,还是你更愿意当着朕的面换衣裳?”皇帝打断了她的话。

  她一愣,垂头丧气:“不!陛下稍候,我去去就来!”

  跟随宫人到了更衣的偏殿,舒悦凝急得如同热火上的蚂蚁,到底要如何才能逃脱摆脱这个狗皇帝呢?

  她不是保守到将贞洁看得比性命都要重的人,可实在是不愿意去陪一个满肚肥肠的好色男人。

  但直到宫人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下,半是侍奉半是强迫的给她穿上了纱裙,她还是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法子。

  她感觉到了凉,低头一看,这些宫人真绝,竟然连她的抹胸也给扒了,这是要她真空上阵吗?

  身上这件纱裙根本什么都遮不住,那皇帝又是个好色的,她这样出去无异于羊入狼窝!

  “姑娘,这衣服不能这么穿,需套上间里衣才是……”

  为首的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冷冷道:“这是陛下的命令,王妃请吧,不要让陛下等急了!”

  舒悦凝晕了,这和裸/奔有什么区别?

  那为首的宫人似乎看出了她的不情愿,对同伴使了个眼色,另外两个同伴立刻将她的左右胳膊架住,将她拖出了偏殿。

  偏殿到皇帝的寝宫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一路上还是遇到了不少人,眼看就要被拖到寝宫里,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舒悦凝认识的人——桑宁远!

  在她看见桑宁远的同时,桑宁远显然也看见了她,只见他双眼圆睁,不可思议的盯着她瞧,待瞧清楚了她藏在轻薄纱裙下面的每一寸肌肤,他方才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么,脸瞬间红了起来,眼神开始漂浮不定。

  舒悦凝可没有害羞的心思,在这个关键时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才是正经!

  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左右一撞,将押着她的宫人都撞开了,朝着桑宁远飞奔而去。

  桑宁远身后的小厮见状,高喊一声‘世子爷小心’,而后便拔出了刀,对准她。

  这明显是将她当成刺客了!可她哪里顾得那么多?

  她无视那明晃晃的刀尖,卯足了劲飞奔向桑小爷,本来只是想抓住他,可现下有把锋利的刀子对着她,为了安全起见,在桑小爷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她一头扎到了他的怀里。

  这样,那刀子便无法砍向她!而拔刀的小厮,表情从警惕到惊讶,再到尴尬。

  桑小爷似乎有些不明白状况,整个人愣愣的,既没有推开她的意思,也没有开口询问的打算。

  而押送她的宫人,也随之赶来。但她们看起来很惧怕桑小爷,在离他有七、八步远的地方站定,规规矩矩向他行了礼,便为难的看向舒悦凝,似乎期望桑小爷能看懂她们的眼神,放开她们负责押送的人。

  不过宫人们的良苦用心算是白瞎了,桑小爷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怀里软软、香香、又暖暖的女人身体让他无法进行正常的思考。

  当舒悦凝确定他的小厮不会拿刀子砍自己,也确定那些宫人暂时不敢上前抓她,她终于大着胆子踮起脚尖,在桑小爷耳边轻声道:“救我!”

  她湿热的气息一下扑到了桑小爷的耳朵上,有些还意外的钻到了他的耳朵里,他立时轻轻一颤,耳朵更红,身体也开始发热,哑着声音道:“你说什么?”

  舒悦凝白了白眼睛,微微提高声音,又在他耳边道:“救我!”

  “哦……”他用低沉而黯哑的声音回答,而后忽然回神:“你说救你?”

  “对,救我!”

  桑小爷终于回魂,身体的温度虽然依旧持续高热,可眼神却清明了许多,沉吟道:“皇叔想对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舒悦凝却是明白的,立刻点头:“对!”

  “你要我救你?”

  “对!”

  “凭什么?”

  “就凭这个!”说话间,舒悦凝的手往下移,然后忽然按在了他那已经变得硬挺而肿胀的地方。

  ‘轰’的一声,桑小爷脑袋一片空白,半响才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被一个有夫之妇调戏了!

  一边是胀得生疼却又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边是骄傲尊严操纵下的羞怒,桑小爷脸色变得十分奇怪,依旧哑着嗓音,咬牙切齿道:“你如此放/荡,还需要小爷救?”

  “可我不愿意侍候陛下,若可以,我更愿意……”

  不等舒悦凝说完,桑小爷一把推开了她,眉毛深深蹙着,带着几分不耐和心虚。

  见状,负责押送舒悦凝的宫人终于大着胆子上前:“世子爷,这是陛下要奴婢送进去的人!若世子爷无事,还请恩准奴婢将人送进去以便向陛下复命!”

  桑小爷点点头:“去吧!”

  舒悦凝一听,急了,她真是用错了计策!本来是打算挟恩要他偿还的,可扑进他怀里的瞬间,她发现他有动情的迹象,她便以为他对她是有兴趣的,于是她吝啬了,吝啬的不想花点桑小爷欠她的人情,临时改成了美人计。没想到,他并不吃这一套!

  宫人们很快就抓住了她的左右胳膊,这个时候不能再吝啬了,她张嘴,准备直接让桑小爷报答她对他的救命之恩。可谁知,为首的宫人迅速的用一团子丝绢堵住了她的嘴,而后,将她往皇帝的寝宫里面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