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归巢:冷王盛宠法医妃

更新时间:2020-02-14 02:53:07

凤归巢:冷王盛宠法医妃 已完结

凤归巢:冷王盛宠法医妃

来源:落初 作者:沙曼夭 分类:穿越 主角:楚郭晓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沙曼夭的原创小说《凤归巢:冷王盛宠法医妃》,主角楚郭晓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身为一名21世纪鼎鼎有名的法医,却意外魂穿成为命在旦夕的相府小姐。说她医术不精,害死了将军的儿子,皇帝要杀她给将军泄愤!说她嚣张跋扈,人见人厌,家族要与她划清界限!说她狠毒无情,毒害妹妹,父亲要将她生生仗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素手纤纤,力证清白,以柔弱之躯,搅动天下风云。他说,得你,我愿负尽天下人。她道,为你,甘愿天下人负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夫人的这一席话算是说得极为严重了,吓得王氏当即又跪下了,若是老夫人不让她做相府的当家主母,那么连带她的孩子也会被人看不起的。

“母亲,纵然是儿媳有什么不对,您也不应该迁怒几个孩子啊,倾华是相爷唯一的儿子,若是只是个庶子,岂不是让人笑话。”王氏一向知道老夫人在意的是什么,除了楚倾凰,就是她的儿子楚倾华了。

老夫人迟疑了下,这才没有继续说下,等待江大人过来诊治,而楚倾凰则是被扶起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凝珠凝碧手忙脚乱的给楚倾凰包扎头上的伤口。

楚倾凰从最开始为自己叫冤之后,后来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老夫人看着楚倾凰病歪歪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气急。

江御医一来,老夫人便先让江御医替楚倾凰看看,询问她额头上的伤口会不会留疤,确信不会留疤后,这才松了一口气,黑着脸让江御医给楚倾月诊脉。

楚倾月缩在床上,不肯诊脉,任由王氏怎么劝说都不愿意给江御医诊脉,江御医人老成精,哪里还有看不明白的,目光看向桌子上还没有收拾的碗筷,询问当时二小姐跟四小姐分别用的什么碗筷,当得知楚倾凰用的银碗银筷时,眼底闪过一抹怜悯,随后检查了四小姐碗筷。

“老夫人,只有四小姐用的碗有毒,菜里都没有毒,毒是鸠羽毒,见血封喉,这毒极为霸道,吃下之后,不出一会儿就会毙命,根本来不及救援,而四小姐安然无恙,想必是一中毒就服下了解药吧?”

王氏听了,擦了一把冷汗,听闻楚倾月中毒,他们走过来都花了小半个时辰,一刻钟哪里赶得过来。

“江御医,这毒真的有这么厉害吗?”王氏尴尬的问道。

“是的,鸠羽毒毒性霸道,而且很难得,既然二小姐和四小姐都没事,我就先告辞了。”

“江御医。”楚倾凰终于开口了,“小女有一事不明,还请江御医赐教。”

江御医看向楚倾凰,楚倾凰虽然性子跋扈,医术却是极好,他很是欣赏,只是飞来横祸,只能叹一句遗憾:“二小姐请说。”

“若是提前服用了鸠羽毒的解药,再服下鸠羽毒,是否会中毒身亡?”

“不会!”江御医毫不犹豫的说,“只是中毒之人会有些痛苦,口吐淤血,只要将淤血吐尽便没事了。”

“多谢江御医。”

“告辞。”

“徐嬷嬷,送江御医。”

“是,老夫人。”

江御医一走,老夫人当即将茶盏扫在地上,王氏赶紧拉着楚倾月跪下:“母亲,月儿绝对不是这么狠毒的人,定然是有人陷害月儿,月儿,快给你祖母认错。”

“祖母,月儿错了,不是月儿要这么做的,是这个贱婢!”楚倾月突兀的指向身边的大丫鬟萍儿,“饭菜都是她准备的,定然是她下的毒。”

萍儿被楚倾月推出来顶罪,吓得萍儿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小姐,奴婢没有下毒,奴婢真的没有下毒啊,小姐,夫人,老夫人,奴婢真的没有啊。”

“你这贱婢,毒害本小姐不说,你还害得二姐姐被父亲责打,我打死你这个贱婢!”楚倾月扑过去抓住萍儿就左右开弓。

“够了!”老夫人怒吼一声,楚倾月吓得一哆嗦,又跪了下来,老夫人看着这一幕,就觉得头疼不已,“老大,你看着办吧。”

楚相听了,顿时明白,老夫人这是要给楚倾凰做主了:“月儿,你御下不严,害得你二姐姐被冤枉,被责打,为父罚你闭门思过一月!”

“爹……”

“还不快谢谢你爹!”王氏当即打断楚倾月撒娇的话语,拉着楚倾月就要离开,却听老夫人笑了,笑声中满是失望。

“好好好,你可真是一个好父亲啊!”老夫人拄着拐杖站起来,身子摇晃了一下,苏嬷嬷赶紧的扶住老夫人。

“娘,您没事吧?”

“我这老婆子能有什么事!”老夫人气怒不宜,“徐嬷嬷,叫一顶软轿,将二小姐抬了,送去京郊的庄子上,既然这个家容不下我们祖孙俩,我们就走!”

“娘,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楚相急了,若是这番话传出去,他就被戴上一顶不孝的帽子,到时候免不得被皇上责罚,指不定还会丢掉前程!

“你好好管教好你的宝贝女儿吧,凰儿就不劳你操心了!”老夫人一把推开楚相,带着楚倾凰连夜离开,凝珠凝碧当即跟了上去,尔冬尔夏对视了一眼,两人快速进屋去收拾了一些行礼也跟着去了庄子上。

楚倾凰一到庄子上,当晚就发烧了,烧得糊里糊涂的,老夫人急得上火,又是叫大夫,又是让人熬药,守了楚倾凰一晚上,徐嬷嬷担心老夫人身子受不住,可是劝了也没用,老夫人不肯去休息。

“都怪我不好,明知道老大不喜欢这个孩子,还将她仍在相府自生自灭,我若是在府中看着,也不至于让她这般的委屈。”老夫人自责不已。

“老夫人,您就别自责了,您也不知道相爷会这般偏心,可怜了二小姐,从小没了娘,是您跟二爷手把手带大的,哪曾想竟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徐嬷嬷看着楚倾凰苍白的小脸,也是心疼。

“老夫人,您守了小姐一晚上了,快去休息吧,不然小姐醒了,知道老夫人因为小姐受累了一晚上,怕是又要责怪自己拖累了老夫人了,老夫人,小姐如今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您了,您可千万要顾惜自己的身体啊。”凝珠劝慰老夫人,老夫人是小姐的依靠,老夫人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小姐就危险了,相爷跟王氏根本容不下小姐。

“老夫人,凝珠这丫头说得对,您就去休息会儿吧,二小姐醒了,奴婢一定告诉您。”徐嬷嬷跟着劝道。

“好吧,凝珠,照顾好你家小姐。”

“是,老夫人。”

楚倾凰这一昏迷,就昏迷了两日,第二日在幽幽的转醒,看到坐在床边的老夫人,眼泪唰的落下来了,挣扎着要起来,老夫人让她不要动,楚倾凰倔强的摇了摇头,下床,恭恭敬敬的跪在老夫人的面前。

“祖母,孙女知错了。”楚倾凰给老夫人行了一个大礼,“孙女无知,受人挑拨,是非不分,跋扈张扬,伤了祖母的心,孙女错了。”

老夫人听了,老泪纵横:“好孩子,快起来,你身子还没好,祖母不怪你!”

“不,祖母,您听孙女说完。”楚倾凰跪在老夫人的面前,“孙女仗着自己医术了得,干了不少糊涂事,非但没有得到父亲的亲睐,反而让父亲愈发的厌恶孙女,孙女太愚钝,以为干坏事就能让父亲在意,孙女真心知错了,孙女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再也不做这等糊涂事。”

“好好好,祖母知道了,祖母知道了,快起来。”老夫人将楚倾凰拉起来,“你知错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是祖母一手带大的,祖母怎么会怪你,你身上还有伤,又昏睡了两日,想必也饿了,徐嬷嬷,快把吃的端上来,让二丫头吃些东西。”

“谢谢祖母,还是祖母最疼凰儿。”

“傻孩子。”老夫人握着楚倾凰的手,看着凝珠喂楚倾凰吃东西,“你先在庄子上好好养伤,等你的伤好了,你爹他会来接你回去的,你爹也是气得狠了,又被人蒙蔽,并不是真的想要打死你,你千万不要记恨你爹。”

“孙女明白。”楚倾凰柔顺的开口,从楚靳楠开口让人将她杖毙的时候,她对楚靳楠就没有任何的指望了,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指望他的任何感情,当然也不会扶楚靳楠付出任何的感情,这个家,也就只有老夫人是真心待她的亲人了。

“你明白就好,你爹啊,是太糊涂。”老夫人叹息一声,她一直偏爱小儿子,觉得小儿子是弱势,小儿子又最疼楚倾凰,连带她也最疼她,可是跟自己的儿子比起来,自然是儿子更亲一些,虽然跟儿子吵了一架,但是老夫人心里还是向着儿子的。

“等你爹来接我们回去,你就放低姿态,给你爹认个错,给你爹一个台阶下,他毕竟是一朝丞相,爱面子。”

“孙女知道了。”楚倾凰出奇的柔顺,柔顺得让老夫人都有些不敢置信,以前只要是楚倾凰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是她说了都没有用,没有想到,这次,老大的一顿打,到是把她打醒了,如此看来,这次挨打也不算坏事。

“你好好休息,祖母就先回去了,庄子上人不多,你要是躺得累了,就出去走走。”

“是,祖母。”

老夫人离开后,凝珠这才絮絮叨叨的给楚倾凰讲,她发热老夫人守了她一夜的事情,楚倾凰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老夫人对她的好,她铭记于心,至于其他人,以前的也就算了,若是她们还敢算计到她的头上来,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