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更新时间:2019-11-07 02:00:55

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连载中

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来源:落初 作者:勤洋.QD 分类:短篇 主角:简天悯蔡 人气:

《被世界遗忘的角落》由网络作家勤洋.QD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简天悯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并非英雄,但是也渴望去战胜不公;  他一无所有,却无法忘记良知与正义;  从某一天起,他被抛弃在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没有人注意到过那一个卑微的灵魂。  然而他不需要同情与怜悯,  他下定决心要跟命运周旋到底。  无论前路有多艰辛,  他都要跨过梦想与现实之间横亘着的那一道时光的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天悯和麦子正坐在水泥管上聊着天,几片枯黄的叶子随着秋风在他们脚下翻滚着,突然从工地的另一侧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我是在给你干活的时候被钢筋戳到的,你不但不帮我付医药费,还扣我的工资,这是啥子世道嘛,还让不让人活了。”先前那个被钢筋戳穿后背的何三叔缠着绷带就回来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嚎。

包工头显然已经习惯了应付这样的场面,他利索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烟,从中抽出一根塞进了何三叔的嘴里,殷勤地帮他点着,然后一脸愁容地说道:“我说老王啊,你在这里跟我闹也没用啊,钱都在老板的手里,规矩也是他定的,这几天你住院,没来工作那就得扣钱啊。咱工地上有这么多人,钢筋怎么就偏偏扎到你了呢,这不能怨我吧。要是有一天我也被钢筋扎到了,我绝对认栽,不抱怨一句。我看你还是收拾收拾,回家歇着吧。”

“什么老王啊?你才叫老王呢,俺姓何。我一家老小就指望着我在外面挣点钱好养活他们,你现在叫我回去,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么?你能把我干的这几个月的工钱先结了给俺么?”

“这不行!你别忘了,当初咱们可是签过合同的,合同里有一条是说年底才结算发薪水,如果员工未到期限离开是拿不到半毛钱的。你现在就要结,叫我拿什么发给你,难不成还要我自己掏腰包?”包工头冷冷地说道。

这时候所有人才意识到自己当初签下的那一纸合同是多么地冰冷无情,这就等于把自己卖给了包工头,这一年自己哪里也别想去,只能乖乖地呆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干活。

秋风里围观的工人跟被围观的包工头形成了一幅造型别致的画面,双方对峙的眼神仿佛在相遇的那一刻凝固了,人们都期待着有一个人能跳出来为他们说话,来打破现在的僵局,可是结果终究让他们失望了,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等着,等着。

这时候跟何三叔一起来的几个河南老乡过来把他搀了回去,其他人纷纷散去,好像刚刚在看一场电影,电影结束了,也就没有不散场的理由了。

那天晚上,天悯跟麦子还没走进工棚,就听到了何三叔哭诉的声音,旁边那些聆听不幸的人一个个劝他想开点,说什么日子是要熬下去的、挺住就是胜利之类的话。

他们俩找到了各自的床铺躺了下去,说是床,其实就是铺在地上的一堆堆稻草,就在天悯快要入梦的时候,麦子突然坐了起来,大声地嚷嚷道:“三叔,咱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听人家说,这包工头啥的没一个好东西,到了年底工程做完了,人也跑得找不着了,我看这个家伙,也不像个好人。俺哥说,人家外国的工人得不到正常待遇的时候都用罢工这一手,我看咱也可以罢工,明天大家谁也甭去工地干活了,你们看中不?”

本来十分热闹的工棚倏地安静了下来,连何三叔的哭声也戛然而止,所有人的沉默不是在思考这个方案可不可行,而是害怕这个方案一旦通过,可能会殃及到自己,所以只装作没听见,等待着剧情的进一步发展。

麦子急了,又强调了一遍:“我说你们到给个话啊。中不中?”

沉默依然在继续……

这时候,从睡意中缓过神来的天悯也开始发话了,“我知道大家有所顾忌,害怕会因此丢了这份工作,可是你们想想,假如麦子的话是真的,我们不是在这里白忙活了么?”

这时候人群里终于有窜出了第三种声音,“就算包工头跑了,这房子不是在这吗?难道它也能跑了?”

话音刚落,就有更多的声音加入到了支持这第三声音的行列中。

天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问你们,当初你们是跟谁签的合同?跟的包工头还是房子?等房子盖好了,包工头跑了,难不成老板会把这幢房子赔给我们吗?但如果明天我们不干活了,这房子就得晚一天才能盖好,每晚一天,老板就会多损失一天的钱,你们想想,他得多着急。老板着急,就会催包工头,到时候包工头肯定会来求我们上工,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提出,不给工资就不开工,甚至还能提高待遇呢。”

麦子也插嘴道:“对呀对呀,咱大家伙一定要团结在一起,拧成一股绳,把那个狗Ri的包工头勒死。”

“嗯,好,咱豁出去了,一定要给这狗娘养的点颜色看看,否则让他看低了咱这群庄稼汉。”何三叔终于按捺不住了。

“对,明天早上谁要是敢出这个门,咋就先揍死谁。”

“是汉子的就留下来,出去的都是娘们。”

“***,老子也豁出去了。”

“算我一个”

…………

这时候气氛渐渐地被推上了高潮,你一言我一语的发着誓、赌着咒,颇有古代战士出征前的气魄。

夜深了,可是还有人没睡着,有的想着明天包工头恼羞成怒那可笑的样子,有的则在担心着自己会因此丢了工作,灰头土脸的回到家,没法向家里人交代,而麦子则早就见了周公,歪着头睡得口水都出来了。

而天悯还没睡着,他知道包工头绝不会善罢甘休,这种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而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则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人,要跟包工头正面交锋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要想战胜他,则更加不容易。但是对于他接下来会怎么对付他们,他也拿不准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从东面的窗户里照了进来,被阳光刺醒的人们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该死的棚子唯独在东面装了个这么大的窗户,感情是老板害怕他们会睡懒觉误了工啊。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工地上了,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今天大家都没去上工,才会让太阳占了先。

大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别人都在不在了,等到环顾一周后发现大家都在才安心地又躺了下去,做起了白日梦。

麦子终于也醒了,他跟大家不一样,别人要么是自然醒的,要么是被阳光扎了眼,而他则是饿醒的,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手一抖,一个白馒头掉到了水泥里,那叫一个心疼啊,这里的晚饭都是定量的,每个人两个馒头,一块烙饼,还有二两辣白菜。按理说,南方人是不怎么吃面食的,但在这个工地上却只有面食,老板嫌做饭麻烦,关键还要烧菜给这些人吃,成本就增加了,但吃面食就不同了,一顿饭也花不了几十块钱。

不出去就没有饭吃,这一点让工棚里的有些人开始有些后悔了,但昨晚赌的咒今个儿还记得很清楚,不能为了肚子伤了面子,只能干忍着。

在忍耐与等待中,包工头终于气急败坏地走了进来,嚷嚷道:“你们这群人想造反么,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他娘的都不想吃饭了么?”

这时候早就构思好台词的天悯开口了,“我们想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我们还没拿到一分钱,我们是来挣钱的,不是来给你卖命的,倘若你一天不发工钱,那我们一天也不会干活。”

包工头听了这话,开始冷笑起来,“哎,你们当初签的合同上明明写着到年底结工资的,食宿公司全包的,现在把钱给你们了,你们拿了钱跑了,那我们这工程找谁干,到头来公司要蒙受多大的损失。”

“但是拿不到钱我们空卖命,到时候你跑了我们找谁?”

“要是我跑了你们把房子拆咯,行了吧。”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必须把工资给我们,要不然我们是不会开工的。”

“好啊,那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火车站广场上可有的是人想干,如果你们今天马上去工地上工,老子就既往不咎,否则就按违约处理,工资你们一分钱也别想得到,哼。”包工头把话一撂,然后背着手走出了工棚。

一群人望着那个他们企图看他出洋相的人以胜利者的姿态走了出去,心里又恨又怕。有几个人开始劝大家,算了,我们拗不过这些狠角色,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砌墙去吧,说着就准备出去。

麦子见状,一把拦住了他们,“各位,咱昨晚不是说好了罢工的么?不能就这么放弃的呀,要不然什么都毁了,他只是吓吓咱的,他要是敢不发我们工资,咱就把他送到公安局,看他还敢不低头。”

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抱怨道:“你小子嘴上的毛都没长齐,净出些馊主意,我看大家还是去上工吧,要不然中饭都没得吃。”

众人被这么一说,愈发饿得厉害,纷纷拿着家伙走上了工地。原本塞满了人的屋子里只剩下天悯、麦子和何三叔三个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