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战旗依旧

更新时间:2019-11-23 11:03:26

战旗依旧 连载中

战旗依旧

来源:落初 作者:岚烟一七七 分类:短篇 主角:项一鸣赵 人气:

火爆新书《战旗依旧》是岚烟一七七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项一鸣赵,书中主要讲述了:诸子百家从碾碎的过去中萌芽,战火从冰冷的心间燃起,火苗中跳动着贪婪....中州之上有着五族构建成的六国,从完整迈向破碎,再由破碎黏合完整。没上过战场的士兵望着血液会想起那辽阔的疆土,女人丰腴的身子,以此填充他失缺的信仰,叫嚣着敲起沉闷的夔鼓......唯有老去的士兵,他们才会明白战场的意义,他们的信仰会被马枪击碎,他们的生命也会被从地平线奔来的铁蹄踏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万物的复苏在和煦的阳光普照之后,万物以极快的速度在洛城中延伸而去,河岸两侧的柳树伸展嫩绿的枝条,在带着微微有些醉的风中摇晃着,沿着起伏的屋檐一直到皇宫的城池下。

越国是六国中最为强大的一个,国土也是最小的一个,越国的国民大抵之上都是中州人,而中州人也被其他种族称为人族。

在越国的最南方有着少数的山鬼,他们的族民皆是有着一张妖冶的面庞,骑着白虎行走于山间,民风豪爽,越国的王曾六次挥兵南下驱逐他们,可都是无功而返,数次之后也是默然了他们在越国的存在,开始笼络他们起来。

隔着海峡与越国而望的是楚国,他的疆土极为的辽阔,可国土却是十分的贫瘠,八百万的国民之中有着一半是羽族,四分之一是人族,四分之一是山鬼。

其余四国分别为秦,玄,魏,鲁四国,将楚国包围起来,这四国的民众大抵都是人族。

在整个六国之中,玄工一族的族人都是极其的少,可他们在大陆上的身份却是十分的崇高,在各个国家之中他们都是各种武器的制造者。

整个大陆中魅以各式各样的身份藏在各个都城中过着各自的生活,他们是大陆四个种族中唯一一族不参加战争的种族。

他们不同于鲛人,虽然鲛人是与各大国毫无交往,可是战火还是将他们卷了进去,他们被贩卖,被宰杀,连大陆上的四个种族都是没有认同他们是同等的存在,鲛就如同牲畜一般,这个大陆上只有四个种族,没有第五个,鲛根本不配拥有这个称呼。

【越国都城.洛城】

四王子把玩着手中的玉,那块玉泛着艳绿色,均匀而鲜艳,透过光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玉需养。”四王子把玩着手中的玉,头也不抬的说:“这人也是一样!赵将军你说呢?”

“四殿下说的极是!”赵无可站立于四王子的一侧,深邃的眸子中涌起一抹笑意,语气一顿,:“可玉也是养人,不知四殿下可否认同?”

话语落下,二人四周一片静谧,四周的仆人头也不敢抬的听着二人的谈话。

过了方许,四王子放下手中的玉,站起身来,走至赵无可的身侧,伸出一只手搭在赵无可的肩上,凝视着赵无可深邃的眸子:“赵将军说的是。”

而后二人便是轻轻的笑了起来,四王子拍了拍赵无可的肩:“你身上起灰了。”而后收回手又是朝着原先的那个位置走去。

“原先是没有的,大抵是殿下这儿许久没有打扫了。”赵无可抿了抿嘴,笑了笑,看着脚步忽然一顿的四王子,眸子中闪过一抹精光。

“哦,是这样吗?”四王子又放开步子朝着中间那楠木做成的椅子去:“职涯,你这些日子没有打扫嘛,客人说这屋子脏了。”

“噗咚。”一名男子随着话语的落下,他忽地跪拜下来,不断的磕头:“四殿下饶命,小的这就...”

“不用了。”四王子摆了摆手,朝着椅子坐了下去,看也不看跪拜下去的仆人一眼:“可是客人已经觉得脏了,拉下去吧!”

两个身披甲胄,腰间佩着重剑的战士从门口走了进来,将不断叩拜的仆人毫无表情的拉了下去。

赵无可静默的站在一侧,看着从他眼前被拖下去的佣人,眸子中似有什么在闪动。

“赵将军你还记得那周国灭了多久了嘛?”四王子含笑的看着赵无可,拇指有规律的在桌子上叩击着。

“十年。”赵无可漠然回答。

“十年了,当年的我才十岁而已,这时间过的真是快啊,赵将军也是快老了吧!”四王子凝视着赵无可:“将军觉得六国之中,哪国是这天下的主宰。”

“越国。”赵无可一笑,错过四王子的眼光。

“我要听真话!”四王子放在桌上的手徒然一顿,嘴角翘起,等待着赵无可的回话。

“殿下觉得我说的不是真话嘛,吾国拥有雄兵四十万,百姓富足,将来这天下定是李氏的。”赵无可笑着说了起来。

“哈哈!将军说的是,这天下迟早是我越国的。”四王子又拿起那块放在桌上的玉:“那将军觉得父王会将这天下交给谁?是大王子嘛?”

“王意难测,小人又岂敢妄自猜测!”赵无可表情汕汕,摇了摇头。

“不知嘛?”四王子似是自言自语一般,摊开手中的玉:“这玉送与将军可好?”

“小人是粗人,这玉是好玉!小人不敢受?”赵无可摇了摇头,推辞说道。

“哦?”四王子轻咦一声:“将军是越国的功臣,这玉是好玉,将军也是越国一个可用之人。”

四王子把可用二字咬得极重,赵无可深邃的眸子中微微有些变化。

“怎么?要我交到你手上嘛?”四王子将手中的玉举起,放在桌案上看着赵无可。

“不敢.”赵无可摇了摇头,缓缓走至桌案侧,将玉徐徐拿起:“好玉。”

“将军乃国之栋梁,希望将军和这玉一样可养人。”四王子见赵无可将玉收起,他看着笑了起来。

赵无可收好玉,躬下腰朝着四王子轻轻一拜:“微臣定为越国肝宵夜胆,为国征战四方。”

四王子听了这话,他微微有些不喜,他说“养人”,话语已是说的极为的明白,可这赵无可却是说为国效力,让他有些不知在如何继续。

眉头稍皱间,四王子见赵无可仍是那副平淡的样子,心中知此事不行,心中有些懊恼,他有五个兄弟,他的父王还没有立世子,赵无可乃越国的第一武将,位高权重,如果他有了赵无可的支持,这世子之位倒是会稳当些。

“四殿下如果还有其他事给小人讲嘛?”赵无可语气平淡的说起。

四王子一听,他岂是不会不知这赵无起了离去的念头,懊恼间他摆了摆手。

赵无可见此,他再微微的一拜,缓缓的朝着后面退去,而后转身。

四王子望着迈出门的赵无可,咽在喉间的话又是咽下,手重重的拍在桌案之上,四周的下人脖子齐齐的一缩,有些不敢抬起头来。

“你们下去吧!”

四王子挥了挥手,语气中带着愤懑。众人闻言便是齐齐的退去,偌大的屋子内只留下四王子一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