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路上爱

更新时间:2019-12-30 00:51:19

路上爱 连载中

路上爱

来源:落初 作者:St西罗 分类:短篇 主角:南希戈壁 人气:

主角叫南希戈壁的小说是《路上爱》,它的作者是St西罗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路上爱》人物:南希(女主角),大政(男主角),仲文(男二号,男主角的队友)浪荡子——他遇上她,一场波西米亚式的公路爱情;漂移年代,这一座城市里兜兜转转,擦肩而过还是转角遇见。以三个人的感情纠葛为线索,引出南希,大政各自的成长经历以及人在异乡,追求事业和梦想以及身份归属感的认同,以及在没有感情归属的牵绊下,所释放的不同于平时的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国人的感情大抵都离不开吃饭,“同伙”,“伙伴”意思都是说在同一个灶上吃饭,于是就互相成了伴。

大政更倾向于用后者来形容他和南希现在的关系。这种关系让他觉得很新鲜,也很舒服。两个素昧生平的陌生人,因为同一段旅程而被联系在一起。分享同样的食物,同样的风景,没有分歧,彼此建立起来的单纯的信任。最重要的是,大政觉得自己不被打扰。南希一直比较少说话,大部分时候都是听自己讲一些一路走来的见闻,不打听自己,甚至不问什么时候才到目的地,她的存在就好像是特意为了分享这一段无人的旅程而来。这一段路在大政心情愉悦的情况下被刻意的拉长了。因此已是傍晚两个人还没有完成一半的行程。主要是路上大政每隔一段就要停下来拍一些照片,然后南希就成了他的唯一观众。看他拍些琐碎的东西,甚至是路边的小虫子。一群过路的羊就让大政研究了很长时间,直到羊群悠闲的踱出很远,大政才恋恋不舍的重新发动汽车。

傍晚的时候大政开离主干道,把车停在一片并不太深的林子里,两个人四处捡了些干燥的树枝和落叶生了一小堆营火。把带着的熟食处理了一下,算是一顿烧烤晚餐。大政披了一条薄毯坐在火堆旁边发呆,抬头看到南希抱着个本子好像正拿笔在上面写什么,见自己看向她,于是把本子递过来。是个素描本,已经用了三分之二,最后一页正是火堆旁的自己。大政粗略的翻看了一下,原来自己拿着单反忙着的时候,南希也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了一路来的见闻。看得出来南希应该是有专业的功底的,用签字笔画的画面有些并不完整,但是非常生动,简单几条线就勾出一个轮廓来。翻到最后画自己的那一张,南希轻轻的叹了一声:“你长得真好看。”

大政没说话,忽然生出一种顽劣来,故意把脸凑近南希问:“你喜欢?”,南希也不回避,盯着大政看一会儿,回答道:“喜欢。”大政大笑,打趣南希:“你一个女孩家的,也真不害臊。”南希好像才反应似的,调开眼睛说:“我的意思是你这种类型的长相。”,大政笑得更欢,有一种恶作剧成功的感觉,于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南希翻个白眼,懒得理他,转身去车上了。大政也不回头,喊一声:“南希,拿两听啤酒过来。”南希拿着啤酒过来,把自己的本子和笔收拾起来,又要走,大政长腿一伸,绊住不让她走:“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南希忽而笑了,骂着:“你当你六岁呢,还有这么撒娇的。”也没走,挨着大政坐了下来。

大政见南希又不说话,也不逗她,开了一罐啤酒,递给南希。南希犹豫着看他一眼,接过来呷了一口就皱眉头:“太凉了。”大政才注意到南希还是穿着白天的那件外衣,里面似乎是短袖,这会露出的手有些发抖的样子。问她:“怎么不加点儿衣服?”南希白他一眼:“我的衣服什么的都托运回乌鲁木齐了,原本计划今晚怎么的也到达坂城了,我怎么知道我这顺风车搭错了,结果还露宿荒郊。”大政笑笑,也不介意南希这么夹枪带棍的一顿抢白,拿过南希手里的啤酒,一口气灌下去,说:“你再拿两听来,我给你找衣服。”南希索性这回把剩下的六听全拿了过来,大政招呼她蹲下来,又招手让她靠近点儿,南希以为他要跟自己说衣服在哪儿,没防备大政就一把把南希拉到自己怀里:“我懒得动,你将就下,我这毯子分你一半。”大政嘴里这么说着,其实是自己披着毯子,把南希整个圈在自己怀里,察觉到南希似乎僵硬了足足有三分钟,于是又低低的笑出声来。南希本来还僵硬着,被他这么一笑,倒放松下来,索性靠在大政身上,反正也确实暖和。大政这时候把自己的下巴搭在南希的头顶,顺手递给南希自己喝了一半的啤酒,南希想抬头看他表示抗议,大政加了力气把南希定住,南希左转右转被压着抬不了头,放弃反抗喝了一口啤酒。大政就这么把南希圈在怀里,喝着啤酒,偶尔说几句再逼着南希喝两口酒。过了好长时间,觉得怀里的南希身体越来越软在自己身上,低头看看她,已经睡着了。于是喝完手里的最后一听,把南希抱到后座上,自己挨着她和放倒的前椅,拿毯子把两个人盖好,借着酒劲也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几乎中午的时候南希才晕乎乎的睁开眼,看着盖在身上的毯子和汽车的内饰,南希摸了一会儿找到一根烟,点上烟抽了一口才有点儿清醒过来的意思。车门猛的被拉开,南希条件反射的惊了一下,抬头见是大政。

“醒来了,你睡得真沉。”大政一边捋一把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有点儿好笑的看着南希一脸懵懂的样子。南希一时还回不过神,她有点儿低血压,起床的时候反应不太利索,只嘴上机械的应着“哦,哦”。大政将身体探进车厢,把南希夹在手里的烟拿过来,一只手撑在座椅上,凑到南希身边,揉揉她的头发,说:“往右边走有个水龙头,去洗把脸。”南希接着“哦”了一声,还是没动。大政笑着看南希继续一脸懵懂的到处摸着,于是让开身子,把南希扶正坐在座椅上靠着门,然后把烟递给南希,自己去收拾昨晚野营的残局了。

大政坐在驾驶座上,放着枪花的不插电专辑,一边和着节拍用指节轻轻地敲着方向盘。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后视镜,直到看到南希肩上搭着毛巾出现在镜子里,才错开眼珠。

车发动起来已经是快一点了,今天的天气有点儿阴。大政把还半干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下,换了件白色的棉质背心,南希盯着他看半天,并不说话。大政转头看一眼南希,轻轻的笑,由着南希看,也不说话。

车开了一会儿,南希突然发现大政似乎没有回主干道的意思,问他,大政回一句:“绕点儿路,找个地方吃东西。”又开了半个小时,南希只觉得好像离山脚越来越近的时候,大政在一户园子前停了下来。“我朋友家,不过这季节他都不在。”大政说着就走到院门口,揭开一边的对联,从一个砖洞里拿出钥匙。“看着天要变,再往前有一段路没修好,下雨的话车就泞住了,今儿在这儿过一夜吧,本来昨天就想过来,不过天太晚了,我不太确定路。”大政回头,看南希还不下车,只是看着他动作。“这附近应该有镇子吧?”南希半晌才问了这么一句,“有吧,好像沿着旁边这条小路走过去就到了,要买吃的不急,我开车过去。”南希把自己的包背好,下了车,跟大政说:“谢谢你捎我这一段儿,这个镇子应该离达坂城不远了,我去找找有没有班车。”语气中的客气和冷漠仿佛是陌生人。

“怎么了?”大政被南希这一下弄得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怔愣愣的看着南希转身就要走,抢上一步拉住南希的胳膊。“我说了,谢谢你昨天的照顾和帮忙,只不过我还要赶路。抱歉打扰你了。”南希定定的目光里,好像突然给自己筑起了一到防线。大政依然是一头雾水,但是他决定先留下人再说,于是伸手就去拉南希的包,南希往一边躲他,几下没抓到,大政不耐烦,索性一把揽住南希,一只手利索的卸下她的背包。包被大政拿在手里,南希有点儿气急败坏,略略提高了嗓门,问他:“你什么意思?”大政两步绕开南希把包扔回车里,转身反问南希:“你什么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