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求爱小野猫

更新时间:2019-11-14 16:05:45

求爱小野猫 连载中

求爱小野猫

来源:言情小说库 作者:夏榆 分类:都市 主角:蒙晋堂姚品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夏榆的原创小说《求爱小野猫》,主角蒙晋堂姚品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求爱小野猫》由作者夏榆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她可是从十九岁生日那天就被他给煞到,好不容易撑完大学,摆脱学生身分,可以展现她成熟的女性魅力去追求真爱,没想到,这男人居然跟想像中完全不一样!虽然看起来又酷又帅,内心却狠毒冷血,不过曾经被个跟她同姓的女人抛弃,就对她不屑一顾,还把她当作垃圾丢出去,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疯了不成?”

医院里的急诊室,焦媚儿急惊风的赶来。

她一向都杞人忧天,就算台风明天才会来,她今天也一定会担心自己走在路上会被吹走,所以姚品萱出事,最不想就是让她知道。

可惜,姚芝曼懒得来,扶予桑则觉得自己把姚遥这个秘密告诉她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所以不屑来,於是两个人全把她的事丢给焦媚儿处理。

而见到表姊时,姚品萱觉得全身骨头都痛了起来。

“你来干么?”

她把棉被盖住了头,没打算跟焦媚儿多谈。

“品萱!”

焦媚儿把她的棉被拉开,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太担心姚品萱了。

“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等於给自己挖了坟等自尽,你想这么年轻就了结自己的性命吗?”

姚品萱真不想再跟悲观的她谈下去。

她一直深信著自己一定能够得到蒙晋堂的青睐,因为被她三番四次的找碴,那家伙绝对忘不掉她,至少在短时间内。

“好了啦,你回去吧,我觉得好累,想睡一下。”

“笨蛋,我是为你好,要是让姨丈知道,我们都脱不了关系。”

“我知道,可是你不懂爱上一个男人却得不到他的心情。”

天呀,这话是出自那个老爱哭个不停的小表妹的嘴吗?

顿时,焦媚儿觉得自己成了局外人,心情当下沉重了起来。

而没听到她有任何动静的姚品萱,则悄悄的将被子拉开,瞄了表姊一眼,瞧见她的沮丧,而立刻坐起身,她知道自己把话说得太重了。

“对不起,我想我一定是烦透了。”

焦媚儿瞅了她一眼,然后也平心静气了下来,拉住她的手,看著她手上缠绕的白色绷带,她叹了一口气,“一见钟情的魅力,真这么厉害?”

姚品萱点点头。

想想自从二十岁生日宴会后开始,家里就不间断有找上门来的公子哥儿或富家子弟,但,她始终忘不掉十九岁那年被蒙晋堂那双独特眼神给触到电时的感觉,甚至会幻想与他的未来,这说起来绝对很荒谬,但,却是她的真心。

“我忘不了他,就算别的男人再好,我都无法忘记他,好不容易才到了大学毕业,可以一心一意的追随他,正式跟他在一起,我岂能就这么放弃?”

“可是他受过情伤,并且痛恨所有女人,他绝不会善待你的。”

“这我知道,但,我更深信那是因为他没被女人爱过,所以才会痛恨女人。”

“你真的愿意为他受苦?”

“瞧我这一身伤,难道还不够表明我的决心吗?”

是啁,品萱被他伤成这样都还没死心,她还阻挡个什么劲呢?

“好吧,算我被你给说服了,我决定支持你。”

姚品萱眉开眼笑,总算有个同居人站在她这一边了。

“别说我没关照你,既然你真心想跟他在一起,我就提供一个机会给你吧!”

“什么机会?”

“当然是跟他约会的机会呀!”

“几时?”

姚品萱兴奋得几乎想跳起来。

“先别高兴得太早,这件事我还不敢太有自信。你也知道,我哥私底下跟蒙晋堂的交情不错,听说两人搞了间重型机车改装店,偶尔没事会相约飙车。”

“真的吗?”

这简直是天上飞下来的大情报,但为什么她以前从没提起?

太不够意思了。

“别瞪我,有些事我也是从予桑嘴里得知的,你是晓得她的,她一直反对你跟蒙晋堂的事,这次为了你假扮成姚遥而受伤的事,她都快自责死了。”

这件事的起因是扶予桑告诉她当年蒙晋堂被姚遥遗弃的内幕,所以姚品萱才特意去打听并扮成姚遥的样子想去讨他欢心,没想到出师不利,而且根本是用错策略,首役就惨遭滑铁卢。

“哥和阿桑还在一起吗?”

“谁晓得,分分合合,两人也闹得挺凶的,总而言之,男人都一样,像个急色鬼似的,耐不住寂寞。”

“你是说哥也会去找别的女人?”

焦媚儿瞪了她一眼,然后很不以为然的啐骂她,“你的晋堂不也一样,夜夜春宵算什么?有钱公子哥儿们的把戏,你会没听说过吗?”

是呀,少爷们的春色史,她可是打小就听说了,最有名的是蒙家老爷娶了三个老婆,有三个不同老婆生的小孩,在上流社会中是人尽皆知。

不过,她却不想把蒙晋堂想成那样。

“他被女人伤害过,所以绝对不近女色。”

“错,大错特错,他是玩得更凶,而且,因为对女人有恨,所以甩起人来,更是连眉头皱都不皱一下。”

姚品萱以为焦媚儿在吓唬自己,所以不以为意的绽出笑容。

“你别不信邪,等他玩完你之后,铁定会甩了你,尤其是你愚昧的乔扮了他最痛恨的女人之后。”

姚品萱咧口的白牙不见了,“少吓我。”

“我是说真的,有一次我哥不小心说漏了嘴,听说他每次跟女人做完那档事,就会拿出事后丸,要是女的不肯吃,他就硬塞进去。”

妈呀,这是在说哪个变态狂的行径吗?

“之前没跟你说,是怕吓坏了你,现在说了,你还要跟他约会,还要献身给他吗?”

焦媚儿以为在姚品萱那张吓得铁青的脸不会得到退缩的答案,没想到,她竟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下子,她可真没辙了。

“好吧,别说我没捉醒过你,要是你被他怎么了,别怪表姊我没劝过你,还有,你给我小心保重你那颗禁不起刺激的心脏。”

“少罗唆了啦!到底是什么机会,你一直没讲清楚。”

瞧她猴急成这样,焦媚儿希望自己没推她入火坑。

“他们每个月都有个集会,每个人都必须要带个不太热的女伴去参加,然后,如果看中意哪个,就可以各自带开,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这果然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如此一来,她就能在蒙晋堂跟前,发挥她的媚劲。

问题是,谁要带她进场呢?

该不会得找表哥……焦孟志吧!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神经病!”

重型机车改装店里,难得从公司拨空偷涸出来的焦孟志,正在改装一辆机车,一身工作服,让他看不出一丝公子哥儿气息,不过,却有种独特的男人味显露在脸上,尤其是那双专注的眸子。

“你要怪的话,喏,电话在这里,都怪你那个心软的妹妹泄漏秘密。”扶予桑拿出手机丢给他,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

接过手机后,焦孟志还真拨号给焦媚儿,可惜电话一直接不通。

“该死的,她什么人不好介绍,居然想把品萱介绍给蒙晋堂,她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呀?”将手机丢向桌子,焦孟志恼怒的跌坐在沙发上。

想起品萱在二十岁生日宴会时的俏模样,不知□煞多少名流子弟,当时,连他都深深为她著迷,而她却只中意誓死不谈感情的蒙晋堂!

“不行,这件事我绝不答应。”

他的拒绝说好听点是维护家族名声,实际上,是想藏私,毕竟他一路看著小表妹长大,又那么地疼爱她,没理由将她送进蒙晋堂那个被女人搞坏脑子的家伙手里。

“那我可不管,反正她的个性你也清楚,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不找你,她也能找其他人,反正你们家族认识那么多的政商名流,她找你,算是给你面子了。”

扶予桑的话,正中焦孟志的要害。

她说的没错,凡是品萱那个魁灵精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她爸爸只差没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她了。

“她现在在哪?”

“你是问媚儿还是品萱?”

扶予桑的明知故问,惹来了焦孟志的超级大白眼。

“好了好了,不追玩你了,品萱已经出院回家了,不过我不敢确定她在不在,听媚儿说,为了这场约会,她还特意去找整型外科主任。”

丢下这句话,扶予桑转身准备离开,而此时,焦孟志却出奇不意的奔上前搂住她。

“干么?”

“集会的事……”

“怕我吃醋?”

“嗯。”

“放心,我已经不把你当男朋友了,所以一点醋意也使不上来,滚开,我要去逛街了。”

被扶予桑用手肘往后顶了一记,焦孟志假装疼痛的跌躺在沙发上,可惜佳人连一眼也没施舍过来,转眼间,已经走离了他的视线。

焦孟志还能怎么著?

自找没趣,赶紧找人咧!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我找你找得快疯了,原来你在这里呀!”

艳阳下,正专注於攀岩的蒙晋堂,被身后的焦孟志给吓了一跳。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居然专心的都没注意到!

他汗流浃背的停了下来,并转身看著坐在升降栏里的焦孟志,笑问:“急著找我做什么?”

“我们下去再谈吧!”

“不行,我没时间,等一下爬到岩顶我就得走了,要谈心事得趁现在。”

蒙晋堂继续攀爬著,对於从事这种激烈运动,他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我怕我说了,你会掉下去。”

“□!没有什么事会让我掉下去的。”

瞧他自信满满的德行,焦孟志才不信他这么猛。

“是关于我表妹的事。”

“哪一个表妹?你该不会是想介绍哪个漂亮的小妹妹给我认识吧?”

蒙晋堂咧嘴笑说时,汗水加上黝黑的脸庞,立刻散发出既Man又充满Power的味道,别说是姚品萱,就算是仙女也难以抵挡他的魅力。

“别胡扯了,姚品萱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

才说著呢,蒙晋堂的右指就滑了一下。

“拜托,没这么厉害吧,你也对她印象深刻?”

蒙晋堂不敢否认。

因为在焦孟志一提到她名字的同时,他脑海里立刻闪过那一吻。

“只知道这个人,我才想问你呢,你们家族的女性,是不是都缺乏爱情的滋润,不然怎么会对男人如此『性』致勃勃?”

焦孟志苦笑几句,眉头不经易地皱了起来,“少废话,你只要告诉我,认不认得她就是了。”

蒙晋堂犹豫了一下,继续往上攀,“认得。”

“那好办,想必你也见识过她任性的脾气了吧?我是说……”

“我知道。”

“那么,你知道她爱上你这个浪子了吗?”

蒙晋堂的心抽了几下。

他应该知道才对,不过由好友嘴里说出来,好像有点……奇怪。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停了下来,想一次跟焦孟志说个清楚。

“好吧,反正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也不怕你吓到。三年前,品萱在宴会见到你的,就不小心爱上你了,从那天起她誓死要嫁你为妻,但我知道你不想跟任何女人谈感情,可她是我心爱的妹妹,我疼她都来不及了,怎能推她入坑……总之,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换作别的事,别说帮一个忙,十个忙蒙晋堂都会答应,可是,这会儿他可没敢点头。

因为焦孟志现在谈的对象,可是那个小麻烦。

想起她执意碰触他的那个吻……老实说,他只强吻过女人,却从来没被女人偷吻过,那个小丫头是第一个。

“答应我!”焦孟志得不到他的回应,又再坚决的说。

“我得听听是什么样的忙。”

蒙晋堂也拗了起来。

“让她知难而退。”

“我做了呀!”

蒙晋堂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他不是已经拒绝过她两次了吗?

“不,我的意思是……她爱慕你爱慕到不惜献上自己的身体……你见过她,应该了解品萱那副惹火诱人的姣好身材,我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她一马。”

这话……讲得可真委屈。

焦孟志以为他是什么?不择手段的急色鬼吗?

“我不会让她对我再存有任何期望的。”

“那就好,就这么说定了。”

蒙晋堂继续往上攀爬,不觉得这事有什么难的,反正只要两人不要再有机会见面不就省事了!

只是,在他几乎快攀爬到岩顶时,身后的焦孟志又传来一句话──

“噢,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下次的集会,我的女伴就是品萱,我希望你带走她,可是绝不能对她下手。”

蒙晋堂的手因为这句话而滑落,使他因重心不稳而往下掉,著实令他很不爽。

“你干么自找麻烦?”

这下子,焦孟志变成了在他上方。

“你别自乱阵脚,不是我想自找麻烦,是她自己找上门的,我知道我若不帮她,她肯定会找别人帮忙,你也知道,咱们那个集会,通常没有任何女伴能逃过其他人的魔掌,不得已,我只好找你帮这个忙了,吓吓她,她只是个未经情事的小女孩,随便逗弄她几下,她肯定会哭著回家。”

听到这番话,蒙晋堂冷瞪了他一眼。

要他当坏蛋就直说嘛,何必拐弯抹角的说这么多话?

“拜托你了,晋堂,这个月重机店的营利,我无条件全数奉上。”

可恶的焦孟志,明知重机店哪有什么利润,居然这么吃定他?

“孟志……”

“我不耽误你的行程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迅速的跳下升降机跑了。

这该死的焦孟志,真是误交损友……但,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总不能反悔吧!

只是,又得再度面对那个难缠的小姐……唉,他的偏头痛,好像已经开始发作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