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荣华归

更新时间:2019-11-29 11:14:35

荣华归 已完结

荣华归

来源:落初 作者:西小舟 分类:都市 主角:宝瓶黎言裳 人气:

完结小说《荣华归》是西小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瓶黎言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是正牌世子妃,却婆婆看不起,公公看不上,世子夫婿更是恨之入骨,被小妾害的流产,却被诬陷为因嫉生恨,禁足房中,仍被无辜牵连到府内明争暗斗。  世子爷再娶,佳人狠毒,怎容下她这个正牌?  王府大院风起云涌,王妃不安分,上跳下窜,世子位岌岌可危。  天子脚下明争暗斗,太子之争随风而动。  世家联姻,栽赃陷害,层层危机,重重关卡。  是是非非,皆在在心中。  且看她稳坐泰山,斗小三,赢夫婿,挣得一份真爱,揽的家和万事兴。  新书《庶女翻天》庶女又如何?且看她步步为营斗宅门,素手翻天觅良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宝瓶知道一味瞒着也不是办法,遂将世子爷纳妃的事简约说了一遍。

黎言裳眸光流转,淡淡的道,“看你难为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世子爷纳侧妃,又不是纳在咱们院里,咱们照样过清净日子。”

宝瓶急的眼泪差点落下来,“世子妃,您好歹是世子爷的正妃,这样的场合总该露一露的,只是……”

黎言裳微微一笑,知道宝瓶是担心她万一再冲动,往日她似乎总是很冲动,所以才会做错很多事,“宝瓶,咱们早晚要走出这霓裳院的,我绝不会让你跟我一辈子闷在这院子里,你放心,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宝瓶欣喜万分,这些日子来,她看着世子妃在沉静里一点点敛去往日脾Xing,渐渐的稳重起来了,她心里隐藏的那一点点希望又缓慢的升上来。

“世子妃,您能想得开,奴婢真替您感到高兴,只是,世子爷……”宝瓶顿了顿,犹豫片刻,才接着说下去,“世子爷才是您一生的依靠,您该向着世子爷才对,王妃,与您亲近倒不是真的为您好。”

宝瓶说了这些,偷偷的看了看世子妃的神情,以往说这些的时候,世子妃总是不耐烦。黎言裳见她面色有异,也能猜透她的心思,遂笑笑,“宝瓶,以后有什么话,咱们两人的时候,你尽管说,却也要防着被有心人听了去,你一心为我好,我明白的。”

宝瓶惊喜的抬起头,“世子妃,如果您能早这么想,江妈妈也不会因为说了这样的话得罪了王妃,被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她也是一心一意为您好的。”

黎言裳微微挑眉,“你放心,江妈妈也会回来的。”江妈妈是她的陪嫁丫鬟,被发配到庄子上去了。

宝瓶差点要喜极而泣了,虽然这只是两句空口无凭的话,但在她听来,却是世子妃的一片心意,原来世子妃还一直念着江妈妈,江妈妈若知道,岂会不开心?

黎言裳眼角瞥见一抹青色闪进院门来,微微点头示意宝瓶转过身去看,霓裳院很久没人来过了。

宝瓶转过头去,见是王妃跟前的大丫头金枝,立马意识到所来何事,心下微喜,急忙上前迎着,“金枝姐姐,您可是忙坏了吧。”

金枝一张圆圆的脸,眉目间带着几分清秀,姿色却十分平庸,为人也极为低调,因此颇得王妃信任。

金枝笑了笑,先走到黎言裳跟前拜了拜,“世子妃,王妃请您去静武院说话。”顿了顿又补充道,“奴婢来的时候,王妃正在诵经,世子妃也可稍等片刻过去。”

黎言裳面色温和,微微一笑,“有劳金枝姑娘了,宝瓶,你先带金枝姑娘进去喝杯茶,我去换换衣服。”

世子妃和颜悦色,还请她进去喝茶。

金枝心底暗暗吃惊,以往世子妃总是高高在上,从不屑于跟下人多说话,今儿个竟是如此客气?莫不是经了这一场大劫,真的变了?

金枝暗自疑惑,面上却不敢露出来,恭恭敬敬的回道,“世子妃折煞奴婢了,奴婢还是跟宝瓶一起伺候您换衣吧。”

宝瓶却已拉了她的手,亲亲热热的道,“金枝姐姐,世子妃既然说了,您也别客气了,进来吃一两口也不碍事的。”

倚翠走上来扶着黎言裳进了正房,宝瓶便拉着金枝去了隔壁耳房吃茶。

稍过片刻,宝瓶捧着衣服进来,小声说道,“世子妃,金枝可是王妃跟前数一数二能说上话的人。”

黎言裳点点头,表示记在心里。看一眼她手上的衣服,是一套杏红色长裙,遂道,“换一身素净的来。”

宝瓶皱皱眉角,“世子妃,您大病初愈,脸色稍显黯淡,穿的新鲜点,才有精神。”

“岂不更是欲盖弥彰了?反而素净的好,再说了,我刚失去孩子,哪里有心思穿这样大紫大红的衣服?岂不被人笑话?”

宝瓶暗自一惊,竟是忽略了这个问题,她马上转身出去,寻了一件浅蓝色百蝶度花的襦裙和一件素白色的夹袄来。

黎言裳换好衣服,又让宝瓶梳了最简单的妇人发髻,便扶着宝瓶的手出门了。

金枝早就在门口候着了,见她这一身素净打扮,脸上亦未施任何脂粉,不免又有些惊异,这样素净的世子妃,肌肤细润,虽稍显苍白,却平白增添了几分柔弱,婷婷袅袅,气若幽兰,竟比往日里优雅从容了几分。

尤其那双乌黑的眸子,淡静如水,顾盼生辉,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世子妃今儿个真好看。”金枝由衷赞叹。

黎言裳面上立马显出一抹红晕,淡淡一笑,“金枝姑娘说笑了。”

出了霓裳院的门,黎言裳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王府内的环境,亭台楼阁自不必说,只那几处造型奇特怪石嶙峋的假山便令人目不暇接,乍眼望去,竟像是真的一般。

晋王爷喜武,想必是喜欢这些沟沟壑壑的玩意儿。

一路上,黎言裳并不言语,只暗暗记住来路,却也感受到府内喜庆的气氛。

静武院,雅致里透着几分威武,院内几颗垂柳更是平添了几分Chun色。

三人刚走到正房门口,便听到里头哗啦一声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接着便传出来一阵低吼,“一个个搔首弄姿的,就知道成日里在爷们跟前转悠,打死了活该,省的王爷看见心烦。”

里头的话听的清晰,黎言裳猛的顿住脚步,站在原地,猛的想起昨晚上的尖叫声。

金枝慌忙紧走几步,掀了帘子进去,小声回禀,“王妃,世子妃来了。”

王妃仝氏柳眉横瞪,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遂强压下心头怒火,朗声道,“快请世子妃进来吧。”

地上碎裂的玉瓷杯子早有丫头忙着收拾起来,仝氏也带了一脸的笑容,端坐在镂空雕花大椅上,双目瞅着厚重的大红毡帘。

门帘挑动,黎言裳缓步走进来,走到仝氏跟前盈盈下拜,“母亲。”

自她进门,仝氏的目光便直跟着她没离开,此时眸子里满是惊讶。

一旁早有丫头搬着锦櫈上来,黎言裳侧着身子半坐下,微低着头,并不多言。

仝氏眉间皆是笑意,可眼底却分明带着几分凉薄,“瞧这脸色,苍白的,都是你那父亲,下令不准人去看你,不然我早就过去瞧你了,也不知道底下的人照顾你怎么样?瞧着模样倒是恢复了不少。”

黎言裳欠欠身子,“媳妇好的很,下头的人伺候的都很好,母亲不必挂念,只这一月未来给母亲请安,心内甚为不安,媳妇不懂事,给您带来这么多麻烦,还请母亲不要生气。”

下人伺候的好不好,仝氏心里明镜儿似的,她还以为黎言裳定会在跟前哭诉一阵,她也正好再挑唆几句,岂料黎言裳竟是这番滴水不漏的说辞。

她也只好微微一笑,假意关怀,“你的身子要紧,养好身子,你还年轻,以后还多的是机会,只是眼下……”

仝氏顿了顿,目里露出几分强装的柔和善意来,“母亲怕你伤心难过,却也不得不说,总是要你露面的,再过两日,便是晔哥儿成亲的日子,侧妃安氏虽然你也见过,但瞧着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母亲只担心你……唉,晔哥儿,真是……”

话只说到一般,她便唉声叹气的不说了。

换做以往,黎言裳早就被激的怒火中火,可此时她只觉得这王妃好个说话高手,只三两句话便把安氏与自己,宇文晔与自己的利害关系挑拨的对立起来。

仝氏乃宇文晔生母安氏死后晋王娶进门的继室,虽然生了嫡子嫡女,与晋王的关系也还不错,但心里总有块疙瘩,不但因为宇文晔是嫡长子世子爷,而自己的儿子只能是郡王爷,还有一层更深的关系。

宇文晔的姨母乃是当今皇后,其子宇文苍乃太子爷,而仝氏的妹妹则是皇帝宠爱的仝贵妃,仝贵妃的儿子宇文谦则是皇帝极为宠爱的二皇子。

当中这些微妙的关系串联在一起,使得仝氏与宇文晔的关系的也变得更加微妙起来。

稍顿片刻,仝氏继续说下去,“既然王爷许了你出门,便是解了你的禁足,以后的事还得多靠你自己,总不能苦了自个儿,晔哥儿那里我也会替你多说说,你也不要一味的忍让。”

黎言裳眼珠微转,长长的睫毛微微忽闪着,“多谢母亲的教导,媳妇懂得,只是……世子爷那里早已对媳妇恨之入骨,媳妇只希望能在母亲跟前尽孝,别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你这孩子,晔哥儿成亲,你也要露面的,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拿出来。”仝氏又做出一副母慈心善万事为人着想的态度,心底却在冷笑,真是个不中用的,不过就因为不中用,才好握在手心里。

黎言裳只乖顺的点头,“多谢母亲。”

仝氏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话里话外都在替黎言裳抱不平,却也在无意间拨弄黎言裳心底的火,只可惜黎言裳已经今非昔比,她再也不是那个冲动毛躁而又自卑的黎言裳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