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大唐嫡女

更新时间:2019-12-07 17:39:27

重生大唐嫡女 已完结

重生大唐嫡女

来源:落初 作者:咖啡爱吐司 分类:都市 主角:唐慧馨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咖啡爱吐司的原创小说《重生大唐嫡女》,主角唐慧馨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到大唐盛世,还是富贵人家的嫡女!有双可亲的父母,有个贴心的弟弟,唐慧馨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大宅门内,波诡云谲,伯父叔父两房虎视眈眈,不怕,看小女子如何掌控一切!世交公子,爱恨纠缠,圆满姻缘在我手!走长安,行天下,峰回路转。唐玄宗,杨贵妃,王维,人人粉墨登场,游刃有余在其中!改变历史,闯行天下,繁华世界,嫡女为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傻孩子,”郑氏爱抚地看了一眼女儿,语气中却带着些无奈和酸楚:“你从前不爱理会这些事,现在怎么这么关心起来了?”

唐慧馨微微语塞,旋即恢复了自然,笑着撒娇:“母亲,女儿也会长大的,这次母亲受了委屈,女儿能够袖手旁观么?”

郑氏脸上闪过一丝释然的神情,旋即眼圈一红,忽然抱住唐慧馨,说道:“母亲知道,何况你这次遭了这么大的危险,也该长大懂事了。要不然,自己的安危都保不住。”

唐慧馨没想到母亲想起了这件事,心里一动,想要追问母亲关于自己跌倒那件事的调查结果,却被郑氏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以前想着你小,也不懂这些,没和你细说过,今日母亲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叫你心里也有个底。你也长大了,以后,什么事情也该自己有个主张了,毕竟,你年纪小,路还长着,以后,还是要自己走啊。父母就是有一万分心,留下一万分的产业,也不能跟你一生啊。”

郑氏说出这些话来,叫唐慧馨有些吃惊,她微微睁大眼睛,看着郑氏,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郑氏止住了:“母亲是高兴,看见馨儿真的长大了,能替母亲分忧了,这下,母亲就放心了。你不知道,咱们老太爷去世的那年,你才六岁,那一年,你父亲刚被任命为秘书省少监,京里下来旨意的时候,老太爷却病重了。你父亲是个大孝之人,不顾抗旨的危险,上了陈情表,恳请留在家里一段时间,待送别老父之后,再行赴任。”虽然时隔多年,说起这些如烟往事,郑氏的声音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楚。

唐慧馨从母亲怀里抬起头来,轻轻替母亲拭去脸上的几滴泪水,柔声安慰道:“母亲,别伤心了,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这样徒然伤了自己的身子,于事又有何益?”

郑氏微微展颜,抱住唐慧馨的胳臂却又紧了紧:“是啊,馨儿说的是。看母亲,一激动,就不知如何是好了,还是说正事吧。当时,老太爷虽在病中,是不同意你父亲上表的。老太爷一生为商,虽然家财万贯,却最希冀的就是后辈中能有人科甲出身,入朝为官,做个清流名士,你父亲从小读书刻苦,深得老太爷钟爱,这么多年,终于完成老太爷一生心愿,若是因为这道陈情表得罪了皇上,岂不是全部心血破灭?你大伯父也执意不从。只是你父亲,背着人将表递了上去,等候旨意的那几日,你不知道,母亲心中多少惊惧,生怕有个什么差错。”

“结果最后什么事也没有?”唐慧馨微微一笑,道。

“没想到皇上是那么英明的,过了三天,就批复了表章,不但准了你父亲全部所请,还特意准许守孝一年再行赴任。这下,我们才彻底放心。不过,事情也摆在了那里,不管一年还是两年、三年,终归是要到京里去赴任的。这不仅是老太爷,其实也是你父亲一生最大愿望,无论如何,他是一定会去的。他一走,咱们二房就没有成年男丁,你弟弟还小,懂得什么?我一个女流,也照管不来,于是,老太爷就说,让你大伯父将二房的产业也接手过去,也等你弟弟长大了,再交付回来。”

唐慧馨心中一震,不由自主地从母亲怀里挣脱出来:“什么,难道咱们二房的产业也都在大伯父手上?”

郑氏叹了口气,点点头:“是啊,每年也是有定额的。不过因为咱们的产业比三房多,银子数额也大些,但也就是八万两银子。刚才母亲也对你说过了,这几年行情不定,和几年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咱们的产业,现在也每年三十万两上下的出息。可是到咱们手的,也就这几两,你父亲在京里为官,表面说的好听。其实也就是那几两俸禄,除了他的衣食住行,还够做什么?这还亏得你父亲是个简朴惯了的,自奉从不奢侈,不然,只怕连他吃饭都不够呢。”

唐慧馨心里无比震惊。她没想到的是,唐长宁好歹也是个富家老爷,尽管看着就是个清廉的读书人,却过得仅有衣食,他还一直是那么自甘满足,这位父亲,是说他有名士风度好呢,还是替他着急对呢?

唐慧馨一边心里寻思,一边问道:“母亲,你怎么不陪同父亲一起上京?”这也是她这几日来的疑虑。看唐长宁和郑氏也是夫妻恩爱的样子,不理解为什么郑氏要留在这里受委屈,不跟随夫君进京去,那样,就算清贫,也比这样要好啊。

提到这事,郑氏的眼圈又红了:“这事,以后母亲自会告诉你。现在你不必问了。”

唐慧馨怀着满腹的疑虑,可是看郑氏一向亲和的面庞却因为提起这事,变得异常严峻起来,知道这事触动了母亲的软肋,也就乖巧地不再追问了。而是听郑氏又接下去说:“你父亲那里撇开不谈,总算他自己勉强嚼用,可是咱们在家里,你和弟弟还小,处处都得用钱,都是唐家的少爷小姐,在人面前,母亲怎么忍心叫你们不如长房的孩子?底下那些人的月钱,咱们的衣食住行,虽说公中有一部分,可是私底下花钱的地方也多着呢。这些还是小事,最要紧的是外面的开销,亲友之间往来,宴会酒席,哪样不得装饰花钱?你们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每年那么几两死银子,也就勉强够糊口的。”

“要是父亲不去,也许就好了,产业就归咱们自己打理,母亲就不会那么苦了。”唐慧馨不由自主地说出一句来。

“其实,就是不去,你父亲一向不以俗务为念,也不会将这些产业放在眼中。不过,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咱们娘儿几个了。但这是他一生的心愿,母亲又怎么能够阻拦?”从郑氏的语气中听出,她没有丝毫的埋怨,唐慧馨知道,这些话,说也无益了。于是,又抛出下一个疑问来:“母亲,父亲就没有和他们争一争吗?”

“你大伯父和大伯母那么精明能干,你父亲又一贯尊重长兄,也不理会这些俗事,我说了,你父亲也不在意中,他又一年在家里呆不了十日,自然没人与长房争论了。所以,事到如今,咱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每年的产业银子都在长房手里攥着,他们说多少数目就是多少,你父亲你也不是不知道,秘书省本就是个清水衙门,主管书籍著作,没什么来头的位置,就算是有点油水的地方,你父亲那清廉耿直的Xing子,也不会去要什么。咱们这上上下下一房人,不靠那些银子,靠什么?现在难道还能得罪你大伯母不成?”

唐慧馨从母亲的语气里,听出了许多无奈。她现在才算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震惊不已,暗自思量,这是眼前最要紧的大事,一定要将二房的产业从长房那里夺过来,才能让二房过上扬眉吐气的生活。

郑氏见她有些发怔,以为她心里难过,连忙做出笑容,安慰她说:“好了,好了,母亲只是要将这些事告诉你,叫你心里有数。你可别前思后想的,现在身子还没好利落,不能思虑过度。”

唐慧馨忙笑着说:“女儿知道,母亲只管放心。对了,还有一件事,一直想问您,听说我摔倒的时候,母亲派人去调查了,可查出什么没有?”

郑氏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凝,刚要说什么,忽然进来一个婆子,兴冲冲地请安:“回二夫人,三公子从杭州捎了书信来了!”

郑氏听到这句话,兴奋得立刻站起身来,亟不可待:“是吗?来人在哪里?立刻叫他过来见我!”

“是。”那婆子连忙答应了一声:“回夫人,就在前厅,等着向夫人行礼呢。”

郑氏也顾不得唐慧馨刚才的问话了,回头绽出一个舒心的笑容:“你弟弟派人从杭州捎了信儿过来了,母亲得赶紧去前面看看。一会再回来陪你,你好好歇着,不许乱动。啊?”说着,也不等唐慧馨回答,就急急出去了。

唐慧馨心里也激动起来,不知道弟弟捎了什么书信回来?不是说他会回来看自己么?也真的想见一见这个同胞弟弟了。

郑氏去了半晌,还没见回来,唐慧馨有些着急,加上身子渐渐康复,也躺不住了,就从榻上起来,随便披了件衣裳,在室中书架上拣了本书看着。正在百无聊赖之时,忽听外面响起一个小丫鬟的声音:“青竹姐姐在么?我是来送这个月的胭脂的。”

青竹正在倒茶,闻言向唐慧馨看了一眼,唐慧馨也没放在意中,略微点点头,青竹便放下茶盏,掀开帘子出去了。

过了片刻,青竹手中多了一个纸包回来,递给唐慧馨看:“二小姐,这是这个月的胭脂,请二小姐过目。”

唐慧馨没将此回事放心上,只是随意应了一声,就道:“知道了,放在那里吧。”

青竹刚走到妆台前,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两个小丫鬟的议论声:“哎,你听见了吗?罗升家的和三夫人房里的安妈妈吵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