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真娘子惹群夫

更新时间:2019-12-10 18:29:36

天真娘子惹群夫 已完结

天真娘子惹群夫

来源:落初 作者:风如尘 分类:都市 主角:薛少谦云傲雪 人气:

风如尘新书《天真娘子惹群夫》由风如尘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少谦云傲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妹妹设计,她嫁给了深爱妹妹的新科状元薜少谦。一场误会,她成了新科状元折磨的对象。几经摧残,她恨起了尘世中的所有男人。魔念印心,她向所有的男人投来了报复心。一骑红尘妃子怒,箫箫风雨乱山河!一时间,江山因红颜而乱,山河因红颜而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天英的眼里闪过一丝激赏,喝了口茶,淡道,“事在人为,本王相信只要姑娘愿意,区区七王妃之位也是囊中之物。六弟七弟都是本王的亲弟弟,七弟二十四年来头次看上女人,当哥哥的自然要帮一把。逸他要是看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本王不想逸受伤害。但是本王六弟,你也当知道,他是不会轻易同意你进门的。所以如果你想同七弟修成正果,六弟这一关是逃不掉的。”

恐怕你看到的还是我身后的相府吧。傲雪冷笑,本来她同楚天逸之间除了那两晚什么关系都没有,如今一个薛少谦要将她送给楚天逸,一个楚天英要把七王妃之位送给她,她还真是受宠若惊,再没关系也变得有关系了。

曾经想过远离这尘嚣,事已至此已由不得她了。楚天英既已知道她身份,那她就不再是孑然一身,背后还牵着相府。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波及相府几百条Xing命。本是想着借此机会远离这是非之地,谁曾想却是将相府推上了风口浪尖。

“三爷,如果说盈盈只想平平静静的留在风月楼,三爷当作何?”

“太晚了。”楚天英明白傲雪是不想趟这浑水,但是……叹了口气,继续道,“逸,他,很简单。看上了你,就是要定你了。”

逸……平静的心湖突兀的起了一丝波澜。

恍然间,楚天逸那或稚气或风雅或火爆的表情没经她的允许就霸道跃入脑际,霸道的连给她一丝逃离的机会都没有,却又温柔的她都不曾想过要将他赶出心房。

轻笑。他真的是个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呢。

逃不掉了,这回真的是逃不掉了。

她知道对于这样一个特别的男人,她肯定不能做到对待像薛少谦那样不理会。这不仅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亲密,也因为楚天逸是这些年唯一一个能入她心的男人。

她清冷,她淡漠,她傲然,缺少的就是楚天逸的活泼,他的另类纯真,他不留恋权势却又不失风度的潇洒。

如果说她是冬日绽放的傲梅,那他就是冬日早晨梅瓣上晶莹点点的露珠,相互呵护,相得益彰。

本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微妙感情,顷刻间豁然开朗。

或许,她现在对楚天逸还没达到爱的程度,但至少有一层淡淡的喜欢,比其他男人多一些的喜欢,像温热之茶怡人清香一般的喜欢。

见傲雪含着淡笑目光不离她身前的清茶,楚天英知他的话起了作用,起身离开,不再打扰。

他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云傲雪就是个极聪明极出色的人。她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送人,不仅没有因此怨天怨地,反而在这绝路上为她自己找到一条生路,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薛少谦眼皮底下真的将自己掉包;她宁愿堕入风尘,也不愿如薛少谦所愿。这何尝不是一种魄力?如果今日他不来,这个女人该是要想法脱身离开京师吧。

有这样一个无心权势却又一身傲气才华的人陪在逸的身边,他这当哥哥的也就放心了。

逸,三哥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傲雪也不知楚天英是何时走的人,等回神之际对桌就已只剩下那一杯留着余热的温茶。她真的该留下来吗?为了楚天逸?她又该怎么保证自己最后可以全身而退,不会牵连到相府?

“叩叩叩……”房门突响,打断了傲雪的沉思。

“来了。”收拾掉桌上残茶,傲雪走到水盆边掬水稍拍了拍脸上那已有些干涸的脸皮,确定不会露出破绽后才不紧不慢的开门迎客。

怎么是他!傲雪愣在原地,再一次迷失在他那同楚天逸一摸一样的的脸庞。不对,他们不像。他们的眼睛是完全不一样的。楚天逸的眼眸干净透彻,楚天昊的那双眸子却是深邃如潭,教人看不透那层层深邃之后的情绪。

“怎么?不欢迎本王?”半天都没见“花盈盈”有让道之意,楚天昊不悦沉声,也不等她回答,就推开她像回王府一样顾自进屋坐下。

被推了一下,傲雪猛然清醒,不禁心起恼意。刚走了一个楚天英,又来一个楚天昊,这楚家的人怎么就都这么闲,这么看的起她?

“王爷慢座,盈盈去叫妈妈温壶热茶。”正想出门,却被叫了住。

“不必,你只需为本王弹奏一曲既可。”楚天昊拿起桌上扣着的一个茶杯,摸了摸壶身,自斟一杯,尝了一口,这茶还不冷。

瞅着手中那青花瓷杯,思忖:这个女人还当真奇怪的而紧,见了他像是见了瘟神一样竟然要去温茶。哪有青楼女子用茶待客的?

逸,你还真是给哥哥出了难题。这个女子你了解几分?怕是留不得啊。

傲雪自是不知喝茶瞬间楚天昊对于要不要她Xing命的斟酌,只是心中隐隐的起了排斥之心。这个男人,太强势,她不喜欢。

跪坐在琴案旁,选了一首最短的曲子弹奏,一气呵成。曲毕,依旧端坐琴案前,一动不动,静静等着楚天昊的离去。

楚天昊自是能听出她琴音中的逐客之意,不仅没有恼怒,反倒起了玩心。

这是一只有趣的小猫,就这样要了她的小命太无趣,不如留着慢慢逗。如果她真是**羽,将计就计也是不错的主意。

“一日不见姑娘的琴艺可是高了不少,本王怎么听着有丝驱客之意?还是本王愚钝,听错了?”

“六爷恕罪,奴家以为六爷还急着办事,不敢耽误了王爷正事故此急切,六爷切莫误会了去。”终于明白楚天昊就是找她麻烦来的,傲雪也耐着Xing子陪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那不轻不重的话已经再明白不过的告诉她:他是不会轻易走的。无奈,只得学着花盈盈的姿态语气作揖道歉。

“本王的事何须你这烟花女子着急,你只管弹着,本王心中有数。”楚天昊佯怒训斥,很是期待接下来这个女人会是什么反应。装,尽管装。今日,本王就让你装个够。

听得楚天昊的霸道训斥,傲雪无言以对,只觉得这楚家兄弟一个比一个难对付。楚天逸在床上缠她缠的没完,楚天英秘密莫测不知打得到底什么主意,如今这个楚天昊更是摆明了来找她麻烦的。难不成她真为了楚天英的那番话去哄着楚天昊?楚天昊到底对她又是抱的什么态度,三番两次来找她是为了楚天逸还是有其他的打算?

皱了皱眉,压下心中难得上升的怒气,也不回话,直接一首接一首没完没了的弹奏,懒得再和这无理之人理论。

呵……生气了?这会儿倒像个女人了。

楚天昊躺在摇椅上,唇角微勾,眼睛微眯,一瞬不瞬盯着脸上已染上些许红晕的傲雪,心情大好。留下她是个不错的主意,无聊之时可以逗逗,拔拔她的爪子利刺,这可比直接要了她命来的有趣的多。

窗外,微风和煦,岸边柳枝随风摆动,好似少女那一身随风舞动的湖蓝裙衫,柔和而唯美。

屋内,流觞曲水自指下拨出,连绵不绝,清丽婉转,愉悦了楚天昊这些天为了楚天逸微烦的心绪。

拨动着左手的虎头扳指,楚天昊好整以暇的眯眸打量眼前这个凝神抚琴的女人。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却是个能同逸心心相惜的女人。只是那张脸……太过柔弱,不像是这样一个不卑不亢的傲气女子该有的脸。

或许……连这张脸也是假的……

思及此,楚天昊沉浸在琴音中略显无神的眸子猛地光亮起来。她到底是谁?为了什么目的而接近逸?那脸皮背后又是怎样的一张脸?一下子,他的兴致高昂了起来,就连清心怡人的琴音也不能再抚平这袭来的兴奋。

“哟……去给本王把那清水端来。”端起茶,故意洒了一些到衣襟和手上。楚天昊皱了皱眉,似是爱极了干净一般毫不顾忌的脱了外衣,嫌弃的将双手置于离身体的最远处,静静等着傲雪来为他擦拭服侍。

不知道楚天昊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却又不好得罪他,傲雪虽不情愿,也只得起身去端来清水拧干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拭他的双手,尽可能减少相互之间的触碰。

“行了,本王自己来!把水端起来!”一直都知道这女人不喜欢他,却也没想到连这她都不愿意,楚天昊不禁很是恼怒,一把抓过傲雪手上的毛巾怒喝一声。

傲雪撇过头敛下不耐的情绪,而后面无表情的将水端至胸前,让楚天昊自己动手。

呵……就这么不耐烦。本是有意耍弄,却没想到这女人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楚天昊的情绪也被傲雪这彻底的无视讨厌给搅得凌乱烦闷。

她就这么不待见他?

隐隐升疼的火气使楚天昊粗鲁的将毛巾扔进水盆之中,清水溅了傲雪一脸。

“你就这么不愿意服侍本王?”危险低沉的声音传入傲雪耳际,生生将她想要放下水盆抹去脸上落水的动作给拉住,不敢再惹怒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