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隐婚蜜宠:霸道大叔轻点爱

更新时间:2020-01-08 11:34:09

隐婚蜜宠:霸道大叔轻点爱 连载中

隐婚蜜宠:霸道大叔轻点爱

来源:落初 作者:糖心baby 分类:都市 主角:林乔米乐 人气:

完结小说《隐婚蜜宠:霸道大叔轻点爱》是糖心baby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乔米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盛传商界杀伐果决,冷酷无情的神秘帝王凌北宸不喜女色。米乐却每早扶着酸痛的腰,独自饮痛:传言都是骗人哒!某日晨醒凌总淡定挑眉,明知故问:“怎么了?”小女人盈盈水眸大睁,里面写满哀求:“大叔,求,求放过!”凌总若有所思:“看来,还是宠得不够。”小女人懵逼:“……”凌总深眸微眯,嘴角翘起:“那我宠你上天可好?”说着,身体力行,证明他所言非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是什么总裁,应该不缺钱啊,那为嘛也要住在海边别墅?还要求她一三五必须出现在那里?

他们是协议婚姻,还是隐婚好不好?只要他凌大爷说声停,说声散伙,两人就一拍两散,各不相欠,哪还搞出这么多名堂做什么?

怪人!

凌总,凌先生,凌大叔,绝对是怪人一枚!

眼珠子转了转,米乐傻傻的笑了,大叔?看结婚证上的年龄,叫他大叔并不过分。

就这么办了,要是敢欺负她,她就唤他大叔,到时,他一定气得够呛。

敢吗?她敢吗?

米乐手拄下巴,脸儿拉了下来。

那人不仅冷如冰山,而且是个面瘫,她要是口不择言,还不定会怎么对付她呢。

愁,好愁!

她可不想被冰山给冻死,更不想看着面瘫憋屈死。

车子在海边别墅门前停下,林乔下车,拉开车门:“少夫人请。”

米乐没吱声,只是点点头,就往客厅走。

“夫人回来了!”李嫂一看到米乐,忙从厨房走出,迎上前行礼:“先生在书房,少夫人换过衣服就可以下楼用晚餐。”

多年没见先生身边有女人,可现在说有就有,而且直接是正牌夫人,李嫂甚感叹服,叹服她家先生说话行事惯来雷厉风行。

米乐微怔片刻,精致的脸儿上显出一丝尴尬,还泛起淡淡红晕:“我不饿,晚餐不用等我。”

初来这别墅,佣人就认得她,难道这别墅有她的照片,亦或是他有给佣人看过她的照片?

与李嫂没多言,米乐低着头就上二楼。

其实,别墅里根本就没有她的照片,只不过男人一回别墅,直接对李嫂说了句少夫人会回家住,李嫂听后,惊诧中再结合白日里送进别墅不少女士用品和衣物,以及这栋别墅里从没来过女人这一点,断定出了米乐的身份。

薄凉的月光从窗外洒进来,米乐不知凌北宸有无用晚餐,亦不知他这会在做什么,此刻,她焦躁不安地坐在床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没有进主卧,而是随意推开一间客房的门,打算在婚姻有效期间住在里面。

可是她就这么住进来,连个换洗衣物都没带,待会沐浴后穿什么?

还有一点,她喜欢吃自己做的食物,尤其是无事在家时,基本都是自己动手做饭。

肚子咕咕叫了,米乐按住腹部,嘴儿嘟起。

总不能就这么坐一晚吧?

门外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这会她下楼去厨房做些吃的,应该,应该可以的吧?

轻拉开门,走廊里静寂无声,米乐晶亮的眼珠子一转,蹑手蹑脚往楼梯口走。

忽然,她听到一楼响起了钢琴声。

停下脚步,她静静地站在楼梯口,往声源处看去。

落地窗大开,脉脉月华流泻一地,男人身形笔直,坐在一架漆黑乌亮的钢琴前,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十指,正在琴键上灵活跃动着。

曲音如同山涧清泉,自他指间缓缓流淌,悠长,在静谧的夜里,有着说不出的惬意。

连带光线暗淡,冷幽的客厅,都在这时染上了几分柔和的气息。

仔细聆听,米乐只觉曲调好熟悉,灵光一闪,她恍然大悟。

是她喜欢的一首钢琴曲,空灵,优美,听着听着会不由心生感伤。

好一会,她扶着楼梯围栏,禁不住朝楼下挪步。

黑色衬衣,棱角分明的侧颜,齐整短发,修眉浓黑如墨,鼻梁挺阔,薄唇微抿,这一刻的他,宛若画中之人,令人很难挪开眼。

花园中的蔷薇开得极好,随着夜风拂过,细碎的蔷薇花宛若粉色的雪,打着旋儿飘落过来,落在他的短发上,肩头,还有琴键之上,他却浑然未觉。

沉冷,没有丝毫感情的他;忧伤,心事重重的他,哪个才是真的他?

米乐迷茫,怀疑自己从昨晚,到今晚看到的男人,是否是同一个人。

她的靠近,凌北宸似有觉察到,但却没有搭理;又似是全身心融入曲音中,外界丝毫动静都无法将他扰到。

一曲毕,他合上琴盖,低沉冷漠的嗓音不带任何感情:“看够了?”

站起身,他看着她,身躯高大挺拔,却略显清瘦,宛若皎皎明月,光华照人,又仿佛是冬日里的雪松,孤寥,冷傲而立。

“我,我不是有意打扰你的。”米乐红了脸。

谁要看他了,哪个又是专门看他了?她只不过凑巧碰到,又凑巧瞅到他而已。

就算要斥责她,那也是他自个深更半夜没事弹钢琴惹的祸,没理由都怪罪到她一个人身上。

凌北宸凝视她,目光深幽冷漠,许久才启口:“睡主卧。”说着,他挪开目光,朝楼梯口走来。

“为什么?”米乐睁大眼,近乎跳脚问。

“协议。”迈出的长腿停住,凌北宸淡扫她一眼,唇齿间冷冷溢出两字。

登时,米乐如泄气的皮球,没话可说,但转瞬,她微抬下巴,鼓着腮帮子,毫不示弱地瞪向男人:“那上面没说我们必须睡在一张床上。”

凌北宸注视着她,面瘫脸上似往常一样,没多余表情,“我是你丈夫。”说完这句,他清冷的目光静静划过她的脸,“从明日起,李嫂只负责定时过来打扫卫生。”

什么意思嘛?

丈夫?

这是提醒他们是夫妻吗?可是,可是是夫妻也不一定要睡在一间屋,一张床上好不好?心里犯着嘀咕,某妞最少却不敢说反对。

因为男人此刻很冷,稍有不慎,恐怕就会发怒。

米乐敛住心神,眨眨眼,一脸无辜,“我不明白你后一句话的意思。”

往厨房方向淡扫一眼,凌北宸长腿迈出,绕过米乐直接上二楼。

米乐明白了,就因为她没吃李嫂做的晚餐,他便认为……

“那以后谁给你做饭?”她倒没什么,反正她自己会做饭,那他呢?不会让她捎带上吧?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男人身形顿住,回头看着她,神色似有片刻冷凝,而后,冰冷漠然的目光滑过她精致灵秀的眉眼,眸色微不可见地染上一丝微妙变化,却转瞬即逝:“你。”

吝啬给出一字,他没再看她,清冷料峭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二楼拐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