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征途

更新时间:2020-02-14 02:45:41

征途 已完结

征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蛮丑 分类:都市 主角:李科李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征途》是蛮丑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科李晨,书中主要讲述了:事会变,人也同样,他却不知道,现在的李科依旧清晰记得以往的种种,脑海深处的莫名声音也让他知道,他不能活在这溺爱中,她不可此世无用,虽然现在他依旧只是个单纯的孩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听到这些,但他就是如此单纯的知道自己要变的强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科的脑子一片空白,从隐蔽处冲出来数步,才慢慢冷静下来。听出前方麻匪的人多势众,李科没敢贸然冲过去,就他的小身板,一个麻匪都杀不死,很可能被人擒去,或者被人直接一刀砍了。

龚灵若弱弱的,不敢独自一人躲着,想要跟在李科身后。

李科后头瞪了龚灵若一眼,忽然又觉得不忍,女孩子胆子小不奇怪,低声嘱咐道:“后去等我,千万不要出来。”

“可是……”

龚灵若想说怕,话却被李科打断道:“回去,你跟来,是想让我想狗剩和二蛋子一样被人杀了吗?”

龚灵若急忙摇头,不敢乱说话了。

“回去躲着,别给我捣乱,就是帮忙了。”

李科弓着身子没入黑暗中,此时李科也十分的害怕,他在淮南随祖父在山中生活了十二天,对山野间的生活并不陌生。那十二天里,李科和李晨靠打猎为生,也积攒了一些打猎的经验。可是要将进林子的麻烦当猎物打,李科心里还是有很大心理压力的。

李科没有杀过人,当初看到李晨与人恶斗,连杀两人时,李科就知道练武行走江湖,就不可能不双手染血,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杀人的时机,会如此快的来临。

努力的压住心中的恐慌,李科灵巧的爬上了一棵树冠茂密的大树,居高临下借着最后一点光明,看到山林边缘有几个模糊的人影。李科没有在多想,弯弓搭箭,一箭射向其中一个人影,箭走如飞蝗,前方传来一声惨叫。

“啊!”

惨叫声无比凄惨,因为光线太暗,李科看不到射中了那里,听声音如此凄惨,应该射到了非致命的要害处。

同伴的惨叫声,让麻匪们停下了脚步。

“有箭手埋伏,大家小心。”

喊话的应该是领头的,李科很像朝那边射一箭,但小臂却僵硬的使不出力气,刚才哪一件已经爆发出了李科的全部力量,李科小小年纪,耐力实在有限。

李科暗暗希望,麻匪会被吓退。

山脚下的树林边,七八麻匪聚拢在一起,将一个小腹被贯穿的男人拽到一颗大树后面。

“三当家,七儿这是不行了。”其中一人声音压得很低,仿佛做贼一般,完全忘了他们是强盗,而不是贼。

三当家是个胡子拉碴的汉子,穿着众人中唯一的一套皮甲,下面还衬着有些破烂细锁甲,比起一群只有布甲的苦哈哈,装备精良的多。

刚才李科的一箭,就在他身边飞过,射穿了身后的七儿,惊得三当家冷汗直冒,急急忙忙把人收拢在一处,退到林子边缘。

“七儿!”

“三当家,一定要给七儿报仇啊!”

群贼激愤,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三当家踹了声音最大的人一脚,低声训斥道:“都他娘娘的闭嘴,七儿给人一箭穿了,林子里的人使的是硬弓,要是被看到,上去一个死一个。”

“能把七儿射穿的强弓,我不行里面的人能射几箭,大家一起冲进去,砍他娘的。”说话的是猴子头,在众匪中算一个小头目。

三当家没马上言语,心中恼火猴子头不知进退。

“三当家。”猴子头催促道。

在夜色中,谁都看不出三当家眼眸中的寒意,既然如此,也就罢了,三当家说道:“你带三个人从那边摸上去,老狗你留下来看着七儿,剩下的跟我走这边。”

“你,你跟我走。”

猴子头点了两人,沿着右侧向林子内摸去。三当家却没马上行动起来,很关心的又查看了一下七儿的伤势,才带着人从左边摸进林子。

李科射伤一人后,没有多停留,回到隐蔽处找到龚灵若,拉着龚灵若往山下的方向饶去,李科怕被麻匪撞见,饶了一个大圈。

三当家的犹豫,给李科留下了宝贵的撤退时间,首先摸上来的猴子头,与李科的距离越来越远。

反倒是磨磨蹭蹭的三当家,差点跟李科撞在一起。

李科拽着龚灵若躲在一处树洞内,害怕龚灵若又吓得尖叫,李科抱着龚灵若将她的嘴捂住,不让龚灵若出声,

龚灵若挣扎了一下,听到外面有人穿过草丛树丛的声音,不敢在挣扎,老老实实的让李科抱着。

三当家小心翼翼的在树洞上方走过,不住的低声吩咐身边的两人:“散开点,别弄出大动静来,要是成了靶子,可别怪三爷我不照顾你们。”

“晓得。”

三个麻匪小心翼翼的走过。

李科没敢轻易冒头,等了好一会儿,才从隐蔽处出来,带着龚灵若摸到山脚下的林木稀疏处,看到有人正在背着一具尸体往林子外走。

刚才被李科一箭射穿的麻匪已经失血过多断了气。

留守的麻匪,守着一具尸体,耳边不断回荡着同伴临死前无助的呻吟声,那里还敢继续呆在林子里,只想着快点逃。

在林子外面的龚猎户的木屋被点燃,浓烟滚滚如一头对天空嘶吼的巨蟒,黑夜中火焰如地狱火海跳着妖女,在夜色中的大地上,留下扭曲舞动的光影。

龚灵若紧紧抓住李科的衣襟,她第一次发现,夜晚火焰的光影是如此叫人恐惧。

在燃烧的木屋外,七八匹骡马聚拢在一起,有一个持枪的麻匪看护着。

看到有人背着尸体从林子里出来,持枪的麻匪将枪插在地上,快跑着迎了上去,边跑边大声问道:“老狗,这是怎么了?”

“刘麻子,是七儿。”

“七儿!?”留守的刘麻子看着断了气的七儿和一身血污的老狗,满脸的扭曲的愤怒,大声吼道:“谁干得?那个兔崽子敢杀我的兄弟,三当家呢?猴子头呢?”

老狗答道:“进山去追了。”

“你看好马。”

刘麻子取回枪,转身要进林子,忽然在燃烧的村寨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一队麻匪狼狈不堪的从村寨中逃出来,向四面八方逃散而去。

刘麻子和老狗都懵了,前面的袭击明明十分的顺利,怎么忽然间就崩溃了。

两个麻匪骑马向这边跑来,边跑边大喊:“点子太硬,大当家挂了,通知三当家快撤。”

老狗大叫:“三当家进山了。”

“这可怎么办?”

刘麻子也急了。

狼山寇只是一支组织十分松散的土匪,一共有五位当家,各自领着几十号弟兄。按照五位当家实力强弱排序,从一到五,大当家是实力最强的。这些人都是在江湖争斗中丢了地盘,从外地流窜到狼居山附近的流寇,纠结在一起,取了一个狼山寇的名头。

在狼居山境内,叫狼山寇的大小柳子几十上百家,就是龚家村寨的农户,在农闲的时候都可能拿起刀枪客串一把麻匪。

上一次狼山寇来龚家勒索,被村民教训了一顿,得了一些赔偿,便一直怀恩在心。如果但是龚家山寨的人,把抓到了麻匪都杀了,及时组织一次反击,也许能把这伙麻匪从附近的山区赶走。

因为龚家村寨花钱息事宁人,给让一种怕事儿的错觉,才会引起了今日的大战。

两名来通信的麻匪,没有看到三当家也不停留,拨转马头准备离开,在一转身一支箭色将一名麻匪的脑袋射穿,尸体衰落马下,坐骑受惊人立而起。

另一个麻匪整个身子趴在马背上,拼命挥动马鞭催促马儿快跑,可是才跑出去不远,也被箭从马上射落。

李科向箭矢飞来的方向看去,看到祖父李晨、龚猎户和几名汉子,从黑夜中跑了出来。

“爷爷,爸爸!”

李科一直看着前面,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龚灵若,看到亲人出现,龚灵若喊叫着从树林中跑了出去。

“回来!”

李科一把没有抓住,龚灵若已经跑出了很远。

刘麻子和老狗对视了一眼,一起上马朝龚灵若冲来,只要抓住龚灵若做人质,他们才能有一线的生机。

龚猎户大叫:“坏了!”与李晨一起弯弓搭箭。李晨一箭将刘麻子从马背上射落,龚猎户犹豫了片刻,怕伤道孙女,结果一箭射偏。

老狗骑着马已经到了龚灵若近前,龚灵若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呆立当场,无助的看着不远处的亲人和越来越近的坏人,已经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笑笑快跑啊。”龚猎户大喊龚灵若的小名,龚灵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已经被吓傻了。

坏人狰狞扭曲的脸越来越近,一只布满了老茧染上了世间许多罪恶的手抓了过来,龚灵若吓得发出尖叫:“啊!”

“过来吧!小崽子。”

老狗笑容狰狞,忽然一声幼童的喊声响起:“滚开!”李科在老狗将注意力集中在龚灵若身上时,从树林中冲了出来,高高跃起将手中的小弓当做刀剑向老狗的面门劈下。

老狗看到李科时,想躲已经来不及,只能用手腕格挡。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老狗惨叫一身,翻身载落马下。同时李科也被马冲锋的惯力震得倒飞出去,李科年纪还小,即使有六级武者的能力,也无法在没有落脚点的情况下,不被奔马撞飞。

李科在空中翻滚了一圈,重重的摔落在身后的矮灌木中,在地上又翻滚出几圈撞在树干上,胸膛一阵郁结,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眩晕不止。

“科儿!”这次换李晨着急了,奔跑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老狗从地上爬起来,还想扑向龚灵若,被龚猎户一箭射杀,一箭穿喉。

李晨第一个从龚灵若身边跑过,向林子内跑去,大喊:“科儿。”此时李晨心中焦急万分,他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李科身上,没想到会突遇大祸。

“科儿!”

听到祖父的喊声,李科努力翻身靠坐在一棵树下,刚才为了救龚灵若使出了全力,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此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李科刚要回应,一把利刃横在了李科脖子上,竟然是进了林子的三当家,身后还跟着两个持刀的麻匪。

三当家把李科拽起来,逼着李科向前走,对前方赶来的李晨说道:“给我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