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冤家路窄:扑倒腹黑老公

更新时间:2020-02-14 03:10:23

冤家路窄:扑倒腹黑老公 已完结

冤家路窄:扑倒腹黑老公

来源:落初 作者:少了水的鱼 分类:都市 主角:甄心顾安琪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冤家路窄:扑倒腹黑老公》是少了水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甄心顾安琪,书中主要讲述了:甄心从小到大的愿望就是把她家竹马扑倒扑倒再扑倒,可是理想很美妙,现实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十八岁那年她羞答答的告白,却被某人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二十二岁那年一腔热血去部队,打算征服美男,却被伤的体无完肤远离他乡。可不甘心的她临走的头一天,一举成功把人吃干抹净,第二天,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哪知请神容易送神难,牛皮糖却怎么也甩不掉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严肃一把掀开下水道井盖想也没想的跳了下去,沿着洞口走,看到里面发出的光,脚步急促的跑过去,看清洞里的情景,严肃一个箭步跑去,用力把压在甄心身上的男人提起狠狠的在那禽兽不如的变态身上踢了几脚。立马半抱起衣衫不整的甄心,“心心,心心,严肃哥哥来了。你别吓严肃哥哥。”还好还好他来的及时,虽然衣服破了至少她的内衣内裤还完好,看到她脖子上那刺眼的红点,严肃恨不得杀了那混蛋。直接把自己上衣脱掉披在她身上。

甄心呆滞无神的眼睛看了望着眼前为她披衣服的男人好一会才认出是谁。一把搂住严肃的脖子头埋在颈间,后怕的大哭,“严肃哥哥,你终于来了,我,我……”

如果严肃哥哥再晚来一步,那时的她已经被那禽兽给强~Jian了,她还有什么资格在去的喜欢她的严肃。甄心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身子像有意识似的不停颤抖。

望着她哭泣的模样还有那一直颤抖的身子,严肃心疼如刀割,“好了,别说了,有严肃哥哥,没事了,没事了啊。”

原本哭泣的甄心突然推开严肃,跪在床上,解床上的绳子一边解一边轻声的问,“你还好吗?我们被解救很快就能出去了,你要坚持住。”

床上的女孩子露出感激,“谢谢你!”

这时旁边的严肃才注意到原来地下室还有其他的受害者,见到两个女孩子既然连件衣服都没穿,对于女孩子的尊重,严肃直接跳下床,去抓那个试图逃跑的禽兽。

薛丁趁着他们没注意匆匆就要逃跑,那知却被发现,着急的向外跑。

薛丁虽然是一个一米八几的个对于女人还行,对上严肃,那结果可想而知。

严肃一把提着他的后襟没有直接上去,而是把人扔在地上。想到如果他来的不及时,心心就要遭他毒手,严肃身体里就有股气乱窜。又想到这禽兽压在心心身上胡作非为,严肃都想直接把他给毙了。

严肃不在言语,他必须得把憋在心里的这口气给输出来,不然,他会疯掉的。直接采用最粗暴的方式。

只听地下室不听响起,被打的呻吟声,求饶声。

突然响起一声尖声,“不……”

踢了叫奄奄一息的薛丁,严肃一个箭步跑去,“怎么了?心心,怎么了?”

“严哥哥快打120,快,她昏过去了。还流了好多血。好多血,好多血”甄心望着沾满血的手颤抖,嘴里一直重复这么一句。

看了眼甄心还露在外面的两条白花花的腿。严肃脸色更加难看,“下面没信号我上去打120。”说完,直接走到被打的奄奄一息的薛丁面前一手提起他的身子望井口走。身后却响起了甄心的声音,“严肃哥哥把他腰上的钥匙给我。”

听到她的话,严肃立马在薛丁腰上翻钥匙,薛丁早已没力气闪躲,钥匙很快就找到了。严肃大步走进去,把钥匙给了甄心,便直接出了井口。

在井口边准备下去的梁颂看到井口突然冒出的人头吓的直接蹦了起来,见从里面出来的两人,特别是光着上身的严肃,直接“噗”的一声笑出来。

见严肃神色不悦立马收了笑,走了过去,用脚踢了踢趴在地上不动弹的男人,“就是这人渣?”

“嗯,赶紧打120,顺便才去找两套衣服,下面还有另外两个受害人。让两个女警下去。”说完又把梁颂上围的衣服给扒掉,再次进了井口。

梁颂听到严肃的交代,拿出手机打了120。又忍不住狠狠的踩了几脚昏迷不醒的薛丁,“还教授,你也配,简直连人渣都不如。”说完向走来的公安人员详细的说清楚,警察把人渣带走以后,又让人找来两套女Xing的衣服让女警下去。自己则和来的民警一起守着井口。

甄心拿到钥匙就去解被困在床上女孩子手上的锁,又把她手脚上绑的绳子解掉。看到她没有醒的迹象,又跑去角落里把另外一个女孩子链子上的锁解开,而原本毫无生机的女孩,见她过来眼里充满着被解救后的感激,哽咽道,“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会被那个禽兽折磨到什么时候……”女孩子说道最后哭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们没少受那禽兽的祸害,也心疼她,忙安慰道,“别想那些不好的事了,至少我们被救了是不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出去后就把这事忘了,好好的活着,不为自己也父母。”

女孩子给了甄心一个重获新生的拥抱。

是啊,至少她还活着,没有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很快,有两个从井口下来帮两个女孩子穿好衣服后直接把两人送出地下室,然后直接坐进120车去了医院。

甄心穿着严肃硕大的衣服外面则披着严肃另找来的一件衣服,裹得严实的,确定没有露出一点儿不该露的,严哥哥才让她出来。从井口出来的那一刻阳光刺痛了眼睛,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她的人生发生了几度的变化,还好,还好,一切如初,一切真的如初吗?身上这些痕迹就是被作为人生污点的证据。望着身边的男人,此时的甄心说不出的悲凉。

远远走过来的甄阆,甄烨,看到妹妹身上的衣服及脖子上的痕迹脸上都阴了下来,甄烨直接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妹妹,自责道,“对不起,对不起,早上哥哥应该坚持要送你的,不然你也不是受到如此的伤害,是二哥不好。你打二哥好不好?”说着拿起甄心的手就往脸上扇。

甄心用力的挣脱被二哥握住的手,“二哥,这跟你没关系,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样的事,你不要自责,这真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望着愤怒的红了眼的二哥,又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光着膀子的严肃哥哥,甄心红了脸,“二哥,我没有被欺负,只是……只是衣服被那个混蛋扯坏了。”说完便低下了头,只是不想被他们看到她流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