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风帆时代

更新时间:2019-11-08 01:58:38

风帆时代 连载中

风帆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纽芬兰 分类:军事 主角:沈七萨 人气:

纽芬兰新书《风帆时代》由纽芬兰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沈七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风帆战列舰最后鼎盛的时代,特拉法尔加的海面上烈焰熊熊燃烧,拿破仑大炮的怒吼声震撼了比利时的拉海圣庄院,威灵顿的红袄军团藏在圣Jean山的后坡,顽强固守滑铁卢的阵地。中国人在这个年代,能够做些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七变得来郁郁寡欢,郡主的心却软了下来。

悄悄地走到身畔,柔声关切道,“小七你真的愿意纳妾?”

沈七低着头,认真想了想,相当刻板地回答道,“孔夫子说过,食**也。若是我说一点儿没那心思,你也不会信。说不定反而把我当作变-态,又或者怀疑我胳膊肘专向洋妞的一边拐去。那就没意思了。”

继而续说道,“那么我就坦率承认吧,按男人本能来讲,我当然是挺愿意的。前提是某个女孩子真的很有吸引力。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前置条件。譬如说,需要征得父母允许。又譬如说,我还得了解一下对方的出身来历,以及对方本人的意愿。倘若那个小女孩子身世十分可怜,换了你也不忍心胡乱作践人家吧?倘若人家不情不愿,我又怎好意思用强。还有更多更多的其他问题……譬如说,这些女孩子是这个园子里任人采撷的妹抖类型吗?倘若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会嫌弃的。”

“最没意思的是,我连人都没见到,就跟你说了这么多……盲人摸象,根本就没有实际意义,说这些完全是在浪费唾沫。”

郡主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用相当惊讶的神气冲着沈七瞧了好一会儿,终于感叹了一句,“小七你们汉人办点事儿还真是啰里吧嗦啊,哪儿来的这么多臭规矩?不就是大老爷们儿宠幸一个奴婢吗?那是她的福气,这种小事情根本不用问父母,也不用问她本人的想法。”

因为沈七之前的一番话说得比较长篇,她一时忽略了妹抖这个相当奇怪的语汇。

郡主这话一听就让人感觉不爽。

沈七的心目中习惯Xing默认大汉族一直瞧不上满洲来的野蛮侵略者,更加瞧不上直接导致了中国近代黑暗落伍挨打的爱新觉罗家族,何时又轮到满族小姑娘蔑视我大汉族优秀传统了?

恰好某郡主正好就是爱新觉罗家里栽培出来的又一枚祸国殃民之物。

然而现在还是1794年,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励志口号是孙大炮同志在一百多年后的1905年提出来的,根本就不关沈七什么事儿,更何况,驱除什么的原本也是个错误的态度,那位措辞不够谨慎的莽撞炮爷在数年之后的1911年就果断把驱除鞑虏改成了多民族共和的主张。

所以沈七压根是没有想过要驱除某郡主的,她也有其单纯可爱的一面,沈七表示还算喜欢她的某些亮点,同时她的身上又带着些最黑暗最落伍奴隶主时代的原始野蛮习惯,沈七必须予以鄙视。

某郡主为什么会嫌弃汉人办事儿罗里吧嗦的缘由,沈七的心里是有数的。

他知道满清其实并不算是最标准的封建王朝,奴才什么的概念赤果果地彰显着来自于大兴安岭的少数民族亲们,直到此刻还活在奴隶时代的黑暗传统之中。诸如贱婢之类的概念,在郡主眼里无非就是些值钱或者不怎么值钱的私有财产。她的气质越好,傲气值越高,越是会视钱财为粪土,同时也就把贱婢们视为不值一提的土鸡瓦狗,尽可以随心随意随手将其抹去。草菅了奴婢Xing命之后,还自诩自己心Xing高远,粪土当年万户侯。

站在某郡主的视角上换位思考,在某郡主眼里看来,沈七此刻显得来一点儿都不豪迈,很像是一个蝇营狗苟的守财奴。为了区区一个贱婢,竟然会顾虑良多,忒不痛快!全然没有郡主姐姐那样的豪迈大方气概。所以她刚才忍不住鄙视了他。

教科书里管这个叫做时代局限Xing。这跟小姑娘本身的人品素质全然无关,这是她身处的那个阶级注定必须携带的系统属Xing。倘若她没有具备这种系统属Xing的话,沈七反而要怀疑她是不是被21世纪清穿党给穿越了。

某郡主分明就是一枚受到时代局限的系统NPC,作为局外人,沈七若是跟这样的古代NPC较真怄气,那就有失技术水准。

可是,满族统治阶级公然瞧不起咱们大汉族的悠久文明,这肯定不能忍。对方倘若是皇上或者太子又或者和珅的话,沈七也只好忍了。可是,面对郡主丫头,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为大汉族的伟大光荣正确,说上两句,那是必须的。不敢说出来便不够爷们儿。

于是沈七一本正经的说,“这就是文明和野蛮之间的差距,文明程度越高,罗里吧嗦的臭规矩越多。郡主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什么好话,那其实是野蛮。”

“你说我野蛮?”

这句话本身并不出乎沈七的意料。

但是某郡主使用的语气,大大出乎沈七的意料之外。

沈七本来以为对方会杏眼圆睁,勃然大怒,气乎乎恶狠狠地威胁道,“丫的你小子竟敢说我野蛮?信不信我一鞭子抽死你!”

然而某郡主的样子看上去却是楚楚可怜,很是伤心,弱弱的问道,“我哪里野蛮了?我从来没有体罚过家里的下人啊。下人们有时候很可恶,我也没用鞭子抽过,也没拿钢针扎过。”

然后沈七忍不住笑了出来。

忍不住开玩笑调侃道,“你干嘛不扎呢?”

“下不了那个毒手……”郡主的声音变得更弱了一些。

好嘛!这位郡主看样子还是爱新觉罗家里比较温顺的一个,大概是属绵羊的,沈七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

话锋一转,转回到萨克森小姐的身上。

“我们还是不提这些闲话了。说句正经的,郡主姐姐你刚才的意思,我有点没听懂。琢磨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怎么?你的意思莫非是……我沈七必须入赘到洋妞家里去做洋女婿吗?至于那么夸张吗?我单单只是跟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难道不足以完成我们的任务吗?”

他已经猜到郡主姐姐在整件事情上,比他所知道的细节更多一些。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