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龙腾1856

更新时间:2019-11-11 04:43:06

龙腾1856 已完结

龙腾1856

来源:落初 作者:羽落凡心 分类:军事 主角:曾大忠方小妍 人气:

《龙腾1856》作者:羽落凡心,军事类型小说,主角:曾大忠方小妍,本小说主要讲述了:1856年,一位中国现代海军舰长重生晚清,逆天改命,驱逐鞑虏,复兴中华,制霸全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纪泽和曾国华、曾国荃率领五千湘军,浩浩荡荡地杀向江西,路上遇到的第一座坚城,就是湖北咸宁。

咸宁与湖南岳阳、江西九江接壤,素有“湖北南大门”之称,距离武昌仅一百余里,一天的急行军就到了,虽然路上也遇到了一些零星的太平军阻挡,但这些溃败的太平军根本上是螳臂当车。

晚间,曾国华率领八百湘军,一鼓作气,奇袭了汀泗桥镇,当地一千余名太平守军苦战,伤亡过半,退守咸宁县城。

当年的汀泗桥镇,以汀泗河为界,河西属蒲坼县,河东属咸宁县。湘军拿下汀泗桥镇,就在镇上扎营,打开了通往咸宁县城的南大门。

当晚,曾国华和曾国荃、曾纪泽商讨攻取咸宁县城的方案。曾国荃说:“咸宁县城三面环山,还有向阳湖形成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强攻势必会造成湘军大量伤亡,我们必须先派人去打探清楚长毛的布防。”

曾国华说:“探路看布防,这种事我最擅长,我明天一早就带人去探个虚实。”

曾纪泽说:“那就有劳六叔了,你千万要小心。我们湘军一路从武昌杀到了咸宁,粮草辎重还在后头,你一定要等我们的重炮到了再一起攻城。”

曾国华刚刚拿下了汀泗桥镇,对太平军的战斗力很看不起,笑道:“区区几个毛贼,不碍事的。”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曾国华就带领二十多个心腹去探咸宁城的虚实。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们就到了咸宁县城附近,躲在半山腰一片浓密的芦苇丛中,偷看县城的布防。

咸宁古城是一座方形石头城,坚固厚实的青石墙绕寨而筑,寨墙高十米多,拐角处垒起六座高高的炮楼,互为犄角之势,外围还挖了长长的护城河。

在晨雾中,曾国华隐隐约约看到,咸宁县城的各个城门紧闭,每个炮楼上都有五六个裹头巾的长毛放哨望风,他们手里拿明晃晃的刀子,守在土炮旁。

曾国华仔细观察了一下炮楼上的太平军,不禁眉头深皱,这帮长毛多数人持白杆长矛,办团练的他对这种白杆长矛相当熟悉:结实的白木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必要时,数十杆长矛钩环相接,便可作为越山攀墙的工具,悬崖峭壁瞬间可攀,非常适宜在守城作战。

加上城角的火炮,要是强攻,湘军恐怕不仅占不到什么便宜,还会伤亡惨重。

曾国华回军营后,忧心地向曾纪泽、曾国荃详细述说了咸宁城的布防,道:“咸宁的贼军本来就有两千多人,加上从汀泗桥镇撤回的数百人,兵力差不多有三千,如果我们强攻,可能会有较大的伤亡。”

“扎硬寨打死仗,这是湘军最擅长的,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曾国荃说,他是个以蛮出名的人,遇事不干则已,干则非达目的不可,拼上血本,甚至贴上老命也不在乎。

曾纪泽知道曾国荃在历史上有个外号,叫“曾铁桶”,善于挖壕围城,便道:“如此看来,我们便只好大军围城,挖地道攻下咸宁了。”

曾纪泽的想法,正好与曾国荃不谋而合。

曾国荃的手下有一个叫李臣典的,湖南邵阳人,他原来在贵州一带挖煤为生,带了一大批贵州人参加湘军,他们善于挖地道。

于是曾国荃指挥三千多湘军到咸宁城东北西三面各挖了两道长壕,内壕用于围困在城内的太平军,外壕用于抵御太平军的援军,湘军驻扎在两壕之间,战斗营垒修得极为扎实、坚固。

曾纪泽则调来洋炮,首先轰掉了咸宁城犄角处的六座炮楼,然后,他下令二十四小时换炮手往城上轰,让太平军在城上都站不踏实。

同时,曾国荃又下令用柴堆往城南下堆,柴越堆越高,渐渐跟城一样高了。太平军很紧张,以为湘军要从这里用火攻了,却不知道,咸宁城下面一个个隧道正在加紧挖掘中。

就在曾国荃和曾纪泽率湘军主力全力挖地道攻打咸宁城时,胡林翼从武昌为湘军筹集的粮草快到了,曾国华便亲自带了一百余人出城三十里交接。

那时是正午过后,武昌通往咸宁的官道中间,运粮的七八十辆马车前后缓缓行驶。那条官道大概有五六米宽,两旁小树林里的知了,不时叫唤,让曾国华更加心烦意乱,他的左眼皮从早上一起来就跳个不停。

四位骑马的湘勇在马车前面缓缓开路,有一人手握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幡旗子,绣着斗大的“曾”字,随风在空中上下翻飞,猎猎作响。

夏天的阳光,很是毒辣,能把人晒落一层皮。押送军粮的湘勇因为赶路脸上疲惫不堪,有人渴得嘴唇开裂,正拿着竹筒仰头咕噜喝水。

交接完毕,曾国华带着这支队伍走了十余里,行至一地旷人稀处,一阵阴风掠过,前头四个护卫湘勇骑的马也突然仰头长啸,不再往前走。马车后面的队伍也停了下来。

曾国华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一位护卫湘勇赶紧调转马头,上前向曾国华报告:“大人,不好了,前方有土匪!”

这时只听一阵锣响,路旁小树林里竟然瞬间钻出七八百个土匪,他们手拿明晃晃的大刀和铁叉,不少人还拿着鸟铳,喊着“杀”,拦住了队伍的去路。

曾国华当时身穿窄袖行袍,袍子的前后开叉。他在家乡组织团练,也是身经百战,听到护卫湘勇的急报,面不改色,他看了一眼前方的土匪,他们头裹白巾,着装打扮,不像是太平天国的长毛,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时,土匪领头的人出来了,竟然是一位明眸皓齿的美少女,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那少女穿白色短褂,腰束红色宽布腰带,手握青龙偃月刀,胯下白骏马,两眼杀气腾腾。

曾国华背着手上前,一把M1847式转轮**藏在行袍的袖子里。这左轮**,是曾纪泽头天晚上送给曾国华护身用的,曾纪泽在胡林翼的军火库里,找到了一把乌黑铮亮的八点五毫米口径六管胡椒盒**,就将那把M1847式转轮**送给了曾国华。

曾国华见这帮土匪人多势众,便黑着脸,骑马往前走了几步。曾纪泽告诉他,那把M1847式左轮**有效射程只有六十米,需要靠近些才好出奇制胜,他呵斥为首的女土匪道:“大胆毛贼,我乃是湘军,奉旨讨贼,你们是何人?竟敢拦路打劫军粮?”

那帮土匪多是本地的流民,头子名叫苏慕白,她自幼习武,本是商人之女,父亲却在清军和长毛混战时被杀。为了自保,她散尽家财,和妹妹苏慕莲在乡里召集了上千人的队伍,号称“白莲教”,占据了向阳湖一带,劫富济贫。

苏慕白对清军和太平长毛都没有好感,哼了一声,冷笑道:“老百姓都快饿死了,管你是军粮还是什么粮食,到了我的地盘,就快快投降,留下粮食,还可放你们一条活路。”

曾国华见这帮土匪只是要抢粮食,并非谋财害命之徒,便道:“我看你们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劝你们还是快走,不然,等一会围攻咸宁的湘军一到,定叫你们死无全尸。”

“少废话,把你们的粮食都留下,否则就把命留下。”苏慕白瞪了一眼曾国华,大声喝道。

“跟我杀出去!”曾国华知道不能吓退这帮毛贼,便吩咐身后的湘勇准备战斗。

苏慕白也朝身后一招手,数百多拿着刀叉的土匪冲杀过来,双方一场混战,枪炮声大作,那条小道上哀嚎遍野。

苏慕白自己则拍马去战曾国华,两个护卫湘勇上前阻拦,没战两个回合,就被她斩于马下,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好快的刀法!”曾国华大惊失色,心想,此女虽然年纪轻小,但功夫了得,看来不可硬拼,得去曾纪泽那里搬救兵,他转身后撤,把左轮**藏在怀中,骑马往咸宁城方向奔去。

苏慕白见曾国华想跑,纵马追来,曾国华故意拉紧马的缰绳,跑得慢,估摸苏慕白到了射程之内,猛然从怀里掏出左轮**,“砰”,一扣扳机,枪口上一溜白烟冒出。

左轮**太长,苏慕白早注意到曾国华藏有火器,她一侧身,子弹擦肩而过。那时左轮**的子弹,虽然穿透力不强,但是爆砂开花弹,破碎的弹片飞进了白色骏马的皮肉里。

苏慕白的马前腿抬起,仰天长啸。趁这个空隙,曾国华一扬马鞭,骑上黑马飞速逃跑。苏慕白拉紧白马的缰绳追赶,一飞镖打出,正中曾国华的左腿。曾国华顾不上腿上的伤,继续纵马逃命。

又有两个湘勇赶上保护曾国华,苏慕白纵马提刀,转眼间把他们砍得人仰马翻,然后对曾国华穷追不舍。

曾国华跑出没多远,前方一匹黄马疾驰过来,近身一看,来人竟然是曾纪泽。

曾纪泽要调用湘军的重炮攻城,便带人赶过来。

曾国华捂住流血的伤腿对曾纪泽说:“我们在半路遭到了本地土匪的伏击,他们要打劫军粮。”

曾纪泽见叔父有难,便带人骑马上前阻拦追上来的苏慕白等人。

杀过来的土匪越来越多,曾国华心急如焚,也没多想,忧心提醒曾纪泽:“劼刚,你要万分小心,这贼女子的大刀非同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