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夜夜来敲门:妖孽男友晚上约

更新时间:2019-10-21 00:51:32

夜夜来敲门:妖孽男友晚上约 已完结

夜夜来敲门:妖孽男友晚上约

来源:落初 作者:万寻 分类:灵异 主角:虞凡羽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万寻原创的灵异小说《夜夜来敲门:妖孽男友晚上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虞凡羽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自从外婆去世后,我认识了一个叫虞凡羽的男人,从那以后,我跟吸血蝙蝠王千寻成了好朋友。又跟美女僵尸方怡交恶。还跟古城堡里的鬼王斗嘴。最后夜夜被妖缠……“老公,你画的这些古代美女里的人都是谁啊?”“不管她们是谁,都没有你漂亮。”“老公,这鬼王的嘴好碎哦?”“别理他,你就当他一死鬼。”“老公,你对我真好。”“嘿嘿,晚上我更好……”本书是小甜,小宠,还有点小搞笑,欢迎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闻着她那淡淡的体香,虞凡羽竟然忘了推开她。

尝到她那小嘴似樱桃般的香甜,柔软而又使坏的小舌头,他竟然着了迷。

再看她那双迷离的大眼,带着三分邪气,三分张狂,就象一匹奔驰的野马,他居然,有了反映?

他本来就不喜欢主动的女孩,没想到她强吻了他的唇,一条滑腻的小舌头,趁机攻进了城堡。

而且毫无技巧的乱咬,乱搅,乱来一气,没一会,嘴里便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哪里是接吻,简直就是小鹿乱撞,还有那双小手不知什么时候摸进他衣服里面,他想推开她,但又舍不得,因为纯阴女的血很甜,就象干旱喜逢及时雨。

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跟男人这样子接触也是第一次,本来是想惩罚一下这个羞辱过她的男人,没想到,放不开的是我。

眉宇间的细腻好像隐藏着一丝的霸道,长长的睫毛遮不住一双惊讶的眸,微微垂目,很自然的在眼帘留下两抹剪影,整张脸就如同古画中的美男子一样。

“哐哐……”外面传来一阵拍门的声音。

“小静开门,快开门。”

虞凡羽听到有人拍门,惊醒过来,他把趴在身上的女人扯下来再仍到床上,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

我揉了揉被撞疼的手臂,恨恨的盯着这个可恶的男人,推开她就算了,害她摔在木板床上,撞疼了。

“你混蛋。”

“小静,干什么呢?”

听到门外大嗓门的叫唤声,我这才跳起来去开门。

“舅,这么早,有事?”来的正是她外婆的儿子,母亲的弟弟,她的亲舅。

“屋里有男人?”李大柱气冲冲的跑进去。

没想到李大柱直奔我房间,我跟后面焦急的说道:“舅,有事就说,房里没人。”

“没人?我明明听到你在跟一个男人说话?”李大柱看她房间没人,又去别的房间看了一圈,连床底下,还有柜子里面都没放过。

这感觉怎么有点捉Jian的意思?吓得我跟着李大柱跑了一圈都没人?

李大柱搜了一圈没看到人,他又转了一圈回来,这才平静下来。

我反倒是觉得奇了怪了,那么大个活人藏哪儿了?

“小静,你外婆走了,我知道你很伤心,你在城里读书也看不上这老房子,这老房子,我就装修一下留给你表弟结婚了。”李大柱看了看她:“这些年,外婆养你不容易,在你身上她也花了不少钱,这样吧,我跟你婶也老了,外婆留给你的钱,你拿出来,也算是你孝敬我们的。”

我惊讶的瞪着这个不到五十岁的亲舅,感情刚才说屋里有男人,其实是想搜点东西出来?难怪他刚才连个抽屉也没放过?

外婆是留了一些钱给她,但料理外婆的后事也用得七七八八的,她也没见他掏一分钱出来呀!

外婆所有的家当就剩院子里面的两头猪了,本来有十多只鸡,都被他拿去请客用。

“怎么了?”李大柱瞪着我:“别跟我说没钱?”

“你横什么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脖子一硬:“外婆养我是不容易,但你养过外婆一天吗?外婆去世,你拿了一分钱出来?外婆是留给我钱了,一百万,想要吗?想要,敢跟我去见村长吗?”

村长早说他不孝,外婆一人住在这又老又破的房子,他没事来抓一两只鸡,有时候还带走几个蛋,村里人没少说他。

“好啊你,还敢跟我顶嘴了?”李大柱指着我骂道:“你就是个丧门星,害死自己爹妈,又害死外婆,滚,滚得越远越好。”

看着摔门出去的亲舅,我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以前有外婆在,在外面读书也好有个念想,每年过年回来也有个窝,现在外婆没了,房子也没了,亲舅又这样,这心冰凉冰凉的,犹如一桶冰水从头淋下。

什么是亲人?他可是她的亲舅,他不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也不问她上学有钱吗?更不关心她现在好不好?一来就是跟她要外婆的房子,还想贪外婆那点辛苦钱。

外婆没有退休费,靠的是她那双手,养了十几只鸡,几头猪,还有地里那点菜,邻居过来买点鸡蛋照顾她,过年卖两头猪换点钱,哪里还有什么积蓄?

她自己的学费,还是靠她做点家教,暑假去酒吧打工,去餐馆洗碗,偶尔去批发市场拿点货到学校卖点钱挣来的。

虞凡羽本来是想离开的,但看到蹲在地上大哭的人,他又有点不忍心,看着手里的玉他愣了一下,不知道这玉怎么到她手里的?

“别哭了,这个给你。”

突然出现的虞凡羽吓了我一跳,刚才他躲哪了?但看到他手中的玉,我抢过来说道:“你怎么偷我的玉,这是我外婆留给我唯一的礼物。”

我偷她的玉?虞凡羽几次被她给气笑了,如果他想偷,这时候还会还她吗?悲伤的女人智商为零。

他就不该同情她,从她身边而过,准备离开这里。

我把玉戴在脖子上,这块玉可是外婆在我小时候求了好久才求来的,因为戴上这块玉,我就很少撞到不干净的东西,看着他的背影:“喂,你去哪?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昨晚不是告诉你了?”虞凡羽回头看她一眼。

“昨晚?”我想了想:“有吗?我好像喝断片了?”

“虞凡羽。”

虞凡羽……

我轻轻的念叨着这个名字,他究竟是什么人?这年头有谁修了这么长的头发,而且还是个男人,还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

但这些都不会影响他那不凡的气质,想起刚才的我,有点霸王硬上弓的嫌疑,这脸在发烧心在跳,他不会以为我是出来混的,放荡惯了吧!

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对我的看法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看他的背影想突然起一个人,梦中的那个新郎,又好像不对,这一大早的,就这么多事,已经想不起来新郎究竟长什么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