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齐鲁豪侠

更新时间:2019-11-10 02:04:50

齐鲁豪侠 连载中

齐鲁豪侠

来源:落初 作者:御赐三哥 分类:灵异 主角:师傅寻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齐鲁豪侠》的小说,是作者御赐三哥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如果有心,请看第二卷!江湖路,从青涩到成熟,我承受住了寂寞,等待我的将是一路豪情!光头疤面鬼面人,若有不平,一路螳螂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酆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城的名字。

我远望城门,城门紧闭,整座城被一些似乎是桃木的枝条树叶覆盖,黑乎乎的一片。并没有人或者物进出。

罗酆山据说有六天鬼神,六天鬼神,主断人间的生死祸福。分别为:纣绝阴天、泰煞谅事宗天、明晨耐犯武城天、恬昭罪气天、宗灵七非天、敢司连宛屡天。

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把我的魂吓得一阵摇曳,差点破散了去,我左手拍向对方,陶陶如今在我手心已经是暗金色,八根青色触手如电。

那人‘咦’的一声,跳开,恰到好处的躲开我的攻击。

此时我打量来人,一头长发披肩,明眉皓齿,尖下巴,一身红绸长袍,腰间束根龙纹金带,手中一把黑面折扇,脚蹬一双踏月长靴。好一个俊俏~呃应该是个男子,如潘安在世。

“我叫潘安,你是哪里来的野鬼?”男子脸上并没有喜怒哀乐。

还真叫潘安?说话没有波动,不过这样最好!我可不想在此鬼打鬼。

我将手一抱,在下王观海。

潘安盯了我一会,指了城门,说我看你在这里张望了有段时间了,想进去么?

我说里面的鬼会不会吃鬼啊?潘安一笑,说有可能会,笑容居然很惊艳,这要是在人间,不知要迷倒多少良家妇女。

潘安说我带你进去?我说好啊,我看这城门一直关着,你能进去?潘安没有接话,转身向城门走去。我悄悄的紧跟在其后。

临近城门,左右各现出一人。右边一人身着斑斓战甲,手执金色战戢,一直盯着我们看;左边一人,一袭黑色战袍,空了双手,一只手掌立于胸前,似乎掐了个法决,双眼紧闭,在他脚下匍匐一只金眼白虎,见有人来一双巨眼猛地睁开,似有光芒一闪,便又再次合上。此二人皆身材魁梧,不怒自威。

果然鬼不能按常理揣摩,突然的出现,吓我一跳。右边那人将门推开,我跟着潘安便进了城,再回头,城门已关,就像从没有开过。

等等,刚才两位不是门神神荼和郁垒么?我记得以前每逢过年,门两边贴的门神就是这装扮,只不过姿态没有这么冷淡。

跟在后面,我左右张望,并没有遇到行人,然后,我忽然发现潘安不见了。一阵风出来,我的毛孔紧缩,寒毛竖立。

以前我对这些封建迷信里的东西并不信,是拒绝的,可是今天看到的,把我以前的想法推翻了?虽然我不知道潘安和两个门卫是什么鬼,是以鬼魂形式存在还是肉身。

我只能硬着头皮前行,并没有目的地,因为我记得要找的人应该并不在罗酆山。偶尔有窗户打开,我也不敢去看。

前方隐隐约约有人声出来,穿出一条街之后,忽然之间眼前一亮,我看到一个集市,我好奇的走了过去。

这里的人还不少,穿着服饰五花八门,有唐宋的服饰,还有清人的辫子,也有穿高跟鞋的女子。两边是各种商贩,也有瓜果蔬菜,肉类鱼虾,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不过却没有叫卖声,有人要买也是简单讨价还价几句便或买或不买离开。我好奇他们用什么交易,便走到一个地摊前,有一个灰衣老者正在和卖家讨价,说了几句便扔下两块黑漆漆的像石块的东西,石块黑的发亮,也不知什么石,抓起一个铜罐要走。

摆地摊的是一清人打扮的老者,一伸手便将灰衣老者手腕抓住,动作之快,令我膛目。灰衣老者也不慢另一只手伸两指向辫子老者双眼戳去,就这样,两个老头买卖不成没了仁义,就在摊边打了起来。

两个老头居然是武学老手,我心中模拟了一下,有些招式在我身上的话,我却躲不开。果然地府也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出来劝架。

灰衣老者逐渐落了下风,有不支的迹象,忽然奔我而来,我没反应过来,被抓住胸口向辫子老者甩去。辫子老者也不含糊,一双干枯的手向我的头抓来,我半空之中一个螳螂捞月,左手崩字决,右手一靠,按在辫子老者肩膀上,从他头顶而过,单脚不忘一个反踢,将辫子老者跟随而来的抓手踢开,辫子老者惊讶的表情未定,愣神的工夫,却被灰衣老者一脚路中胸口,踢倒在地。

而我刚站定,却被灰衣老者抓在后心提将起来,飞奔而去,我拳打脚踢变换了几个招式无果之后,便住由他提着我,不再挣扎。后面辫子老者还要顾他的摊子,追了几步便不再追,后面传来大骂声。灰衣老者也不理会,对我说,行啊,看不出来,你这疤脸小子倒还有两下子,我说,哪啊,我怎比得上您啊,说话间,我不忘踢他两下,并没有踢到。

等到一处悬崖,老头居然纵身一跳,没来得及欣赏风声,我便感觉到了实地,老者提我入内,居然是一个洞府。

老者放我下来,我说您老人家捉我来这里干嘛?灰衣老者将手中铜罐放到一个石台上,嘿嘿笑道:你小子居然还有两下子,说说吧,你从哪里来?我说我从人间来啊,你们这边缺人手,便叫我来帮个忙,完了我还得回去。老者‘呸’了一声,你小子等着,待会让乖乖你说实话,说完出了洞府。

我试了试,悲催的发现不能动。我情绪一阵低落,为什么我所碰见的人都比我厉害,每次都是受伤结局,无奈之下我再次放出陶陶,每一次将陶陶从体内抽出,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样,有一阵的虚弱感,虽然说癸水之精的力量还在体内,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说陶陶,想想办法,我动不了。

其实,一直以来我对陶陶都是比较厌恶的,我把她定位为一只害人的小鬼。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并不是她的原因,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所有孩子的不对基本都可以归纳为父母的教育问题,陶陶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是她被黄毛炼制成一个没有自我正能量思想的小鬼,就有点可怜了。

“哥哥,我该怎么救你?”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陶陶居然对我说话,自从被我收服,她开始是没有意识的,融合癸水之精之后,有了意识,但是也没听她说过一句话,是不是泰山娘娘去除了他的戾气,才有的这种变化呢?我不知道,从我个人的角度看问题,有很多第三人称的人所做的,我不一定全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太多,我想知道的,有个结果就好。

我说,陶陶,你得带哥哥逃跑,捉我的是个坏人。于是陶陶在我身上捣鼓一番,我还是不能动弹,也不知道灰衣老者用了什么方法。没办法,陶陶托起就要往洞口飞,毕竟她能飞,而且力气还挺大,可是就在这时,我听到洞外有声音,赶紧收了陶陶,陶陶是我最后的底牌。

灰衣老者走进洞来,手里抓着五个陶罐,进来先看了我一眼,然后把陶罐一一摆开来,我眼睛能动,一直看着他做事,就见灰衣老者拿起一个个陶罐,将里面东西倒进台上摆的铜罐,我看见,有一个陶罐里是蛇,有一个似乎是蟾蜍,其余倒的太快没看清,

灰衣老者哈哈大笑,“终于被我找到这适合炼蛊的罐子了,我苗疆蛊老人总有一天会让那些鼠辈跪在我面前认罪的,哈哈”说着用一种塑料的东西封住罐口,在罐口涂了一些什么东西,味道飘来,令我有点作呕。

蛊老人弄完这些,转过头来看着我,嘿嘿一笑,居然是灵魂出窍,疤脸小子你可真有胆,灵魂体也敢来地域?

我破罐子破摔,人死鸟朝上,不死遗臭万年,我问蛊老人,什么地域,这不是地府吗?

蛊老人说狗屁地府,你以为这是西游记啊,还地府,我还说这里是天庭呢,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居然搞不轻状况,这也是一处秘境,名曰地域,唯一不同的是终年不见阳光而已,因为这里有棵奇树,覆盖整个地域,而且与外面不同之处,这里灵魂体可以长期存在,不像在外面,灵魂体要消耗能量,时日一久,魂飞魄散。

我说,这么说你是人?蛊老人说就你不是人,奥对,像你这种情况的大有人在。

估计蛊老人很久没跟人聊了,跟我说了一大堆,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我说你捉我来干嘛?

蛊老人嘿嘿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哈哈,不过你这么着急,我可以透露一个消息给你,我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炼制的金翅蜈蚣就要成了,到时候会给你一个惊喜。蛊老人捋了一把胡须,手舞足蹈的说着,把铜罐在一个角落里卖了起来。

我说,我为什么不能动?蛊老人说这是我的僵尸蛊,嘿嘿别动坏心思,要不然你完了,说着又匆忙离去。

我一听这话闭上眼睛。

因为我要尝试运行伏妖降魔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