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更新时间:2019-11-14 16:05:33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连载中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诡 分类:灵异 主角:阿姨梁超勋 人气:

经典小说《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由云诡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姨梁超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瑾原本打算去结婚,可是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住进了小盒子里,身上还有一个人对着她做着羞羞的事! “你……你是谁啊?”苏瑾震惊地看着眼前如妖孽般的男人。 “我是你的丈夫!”某男面无表情地开口。 “这一定是做梦!”她默默祈祷着。 他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不是梦,你昨天已经和我亲热了!” 昨天?亲热? 等等……! 苏瑾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没错,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你、你、你是……那个死人?” “我是鬼”他邪魅的勾起嘴角,“娘子,我们该休息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眼前居然还是坟场,远处那栋别墅居然是我早上逃出的鬼窝,跑了半天,我兜了个圈又跑回来了。

难道我是遇到鬼打墙了?!这鬼地方,根本跑不出去。

我在坟场和树林里打转,又饿又累,全身是汗,眼看着天黑了,周围升起一团薄雾,我心里没了底。

完了,太阳下山了,顾南烛要回来了!怎么办!?

我正想着,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一抬头看到一个干瘪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面前,正和蔼地看我。

老头跟我差不多高,穿着棉麻鸽子灰外衣褂子,蹬着一双草鞋,戴着一顶西瓜帽。

“丫头,你怎么了,迷路了?”

我赶紧抓住救命稻草,“是啊!老大爷,您知道怎么走出这片坟地吗?”

他点了点头,驼着背朝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招呼我,“走这边,跟我走。”

真是遇上好心人了,我赶紧跟上去。

走了约莫20分钟,还没走出坟场。

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刚刚还能看到一点阳光,现在完全被乌云遮住了,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浓雾,30米开外的景象全看不到。

“老大爷,咱们没走错路吧?”我担心地看着四处。

“没有,没有……就快了。”

老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诡异,阴沉嘶哑,飘忽不定,像招魂似的。

这声音怎么跟刚才不一样了?我一下子害怕了,仔细琢磨琢磨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我住的地方是一大片坟场,荒山野岭,残垣断瓦,平时谁到这里来啊,特别是一个走路都不太利落的老人。

我再朝老人仔细看,吓得我后背直发麻。

一缕暗淡的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照在他露在衣服外面的脖颈上,那里被烧起一缕白烟,那白烟里面居然钻出来一条粉色的肉蛆,肉蛆一半隐没在他脖子里,露在外面,扭来扭去。

蛆?尸体……鬼!

我咽了口吐沫,停下脚步,小心地朝后面退。

突然我听到前面发出咯咯嘎嘎的声音。

“被你发现了啊!”老人说着,头转了180度,旋转的头发出咯咯嘎嘎的声音,一张布满肉蛆的鬼脸冲着我笑,“我最喜欢吃细皮的女孩子了,嘻嘻嘻!”

我吓得撒腿就跑。

坟地是土路,本来就坑坑洼洼的,被雾气弄湿了,我脚下一打滑,摔在了泥地里。

后面咯咯嘎嘎地追了过来,我一闭眼,哎!这辈子想过自己有一千种一万种可能的死法,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过被鬼吃了。

我正胡思乱想,却被人一把拉了起来,顾南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把我抱起来,扔到他后面。

这死鬼,不能轻拿轻放么,我难道是抹布么。

“小子,刚死几天就想跟老爷子抢食了?”驼背老头咧着嘴,从他嘴里掉出一坨蛆虫,密密麻麻的,掉在地上,爬来爬去。

这场面太恶心了,我早上吃的早饭全吐了。

顾南烛面无表情,又装面瘫!

“呵呵,敢碰我的女人,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诶,你的女人?为啥我有点小心跳。

“你的女人?哈哈……这个活物极香,老头子我今天就好这一口,你有本事来跟我过两招。”

“对付你,用不着脏了我的手。”

他冷冷地说完,朝旁边招了招手,草丛里突然窜出两只丑陋的黑狗,再仔细看,又好像是人,但是又黑又矮,如同狗型,它们动作贼快,喉咙里吠出极恐怖的声音,朝鬼老头扑去,一下子把老头扑倒在地上。

速度极快,前前后后也就用了5秒。

他躺在地上嘴里往外喷蛆,“你居然敢驱使苍狗!使唤苍狗不积阴德,你不怕魂飞魄散?”

顾南烛冷漠地看着地上的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包土,那老头看了大惊失色,刚才可怕的样子全没了,只剩下讨饶,“饶命,小祖宗,饶命啊!”

顾南烛不理他。

老头讨饶不成又破口大骂,“你个小王八羔子!你有种!不积阴德!早晚魂飞魄散!”

我惊吓地看了一眼顾南烛,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顾南烛丝毫不畏惧,依旧是一张扑克脸,冷漠地把一袋土全部倒在老头身上。

老头怪叫一声,脸开始扭曲,身上不多的肉往身体里凹陷进去,一块一块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内部吸进去,里面的蛆虫被挤成绿汤,流了出来,腐臭无比。

我捂住鼻子,但还能闻到奇臭味,恶心得把胆汁都吐出去了。

“散也让你先散,谁让你敢动我的女人!”顾南烛踢了一脚已经变成干尸的老头,头掉了下来,骨碌到旁边的草里去了。

我被顾南烛从地上拽起来,他上上下下打量我,我第一次被他这么仔细地看。

吓得我赶紧给他作揖,“我不会再跑了,再也不会了。”

“呵,看你没什么事,说话声音还挺大,你动动胳膊腿给我看看。”虽然话里有刺,但他的脸上分明有些担忧。

他居然会担心我,我有点受宠若惊,赶紧连蹦带跳,“没事,我没事。”

他立刻板起面孔,一巴掌打过来,我一闭眼,想着这巴掌打在我脸上,脸上估计得肿半个月,但他的手到我脸边却没了力道,软软地摸在我的脸上,冰凉凉的,“哼!没想到你还挺大胆的,偷拿了我的钥匙,想要逃跑?老张!把铁链子拿来,给我拴住了,看她还往哪儿跑!”

我惊叫一声,“不要啊!我再也不跑了!”

“真不跑了?”

“真的。”

“哼!”

我等了一会儿,没看到老张的影子,原来他是在吓唬我,才喘了一口气,哎,我早晚要被他吓死。

“走!回去!”他转过身要走。

我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这次逃了出去,以后肯定被他看管得紧了,再想跑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干脆破罐破摔,求求他放我回去。

只要我回去了,就能想办法不再回来。

“顾少爷,能不能让我回家看看。”死马当活马医。

他转回身,斜睨我,“不行。”

“为什么?”心凉了一半。

“为什么?我要说多少遍,你是那个女人买给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财产,必须听我的,我说不行就不行。”

死鬼居然这么蛮不讲理!

“你是不是怕我不回来?我保证,我肯定回来!真的,我就是想回去看看,而且这是我们那里的风俗,你们有你们的风俗,我们也有我们的风俗,过了门的媳妇,过一段日子要回去走娘家,也是让父母看到自己生活得很好,可以安心,要不然,他们老见不到我,不安心,是要找我的。”我扯了个谎。

实际上,我们那里确实有走娘家的说法,但是一般回娘家都在每年正月初二、初三,还要夫婿同行,带些礼品一起去拜见父母。

我耍了个心眼,把传统改了,还特别强调,一定要自己回门,老公不能跟着。

他的脸变得极白,绷着脸,严肃得要死,他突然从衣袖里拽出一把匕首,我吓得一翻白眼。

噗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