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女法医苏三

更新时间:2019-11-29 11:06:01

女法医苏三 已完结

女法医苏三

来源:落初 作者:野家坞 分类:灵异 主角:老王老公 人气:

《女法医苏三》由网络作家野家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王老公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新书《刑科所》已经发布了,来看看哦。杀人不难,但杀人之后想要逃出女法医苏三的眼睛,就难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至于死因,我还是定为电击,这电流斑非常典型,不会有什么问题,血液和胃内容的化验工作按照常规让凌菲交给了吴浩宇,不管有没有毒物,这排除的工作是必须的。

我回到了现场,开始勘查,郭伟田正在用静电吸附鞋印,我没去打搅他,自己在宽敞的仓库里转悠起来。这里的面积很大,到处堆放着破旧的书籍,和一些过期的报刊,我翻看了一下废纸出售记录,每个星期六都有一笔不同重量的出售记录,前天的这个星期六却没有记录。如果能找到那个回收旧书的小贩,可能就可以了解到当天他为什么没有来收购废旧报刊,他本应该每个星期六来收购的。

我忽然又转念一想,那天他为什么没有来收购呢?难道只是巧合?他没来的这一天,这里又刚好发生了命案,这两个事件之间有没有什么相关Xing呢?在一个命案现场,常常会有一些异常情况出现,这些异常情况往往是案件调查的突破口,但有时也未必,看起来很正常的现场也会让一个经验丰富的现场技术员看出问题,比如今天这个尸体,就没能逃出我的眼睛,表面看似一切正常,却是个伪造的杀人现场。

正常与异常在不同人的眼里,其意义是不一样的,所谓不按常规出牌,就是这个道理,按常规出牌的都是低手,不按常规出牌的才是高手,不过这起案件对于我,只是一个基本功而已,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高手。

我看见桌子旁边有一堆书,最上头的一本是《法医学入门》,很熟悉的字眼,就过去翻了翻,如果在平时,我一定会认为这个中文系的万绍铭同学是要创作法医学相关的文学作品了,可是换了今天,我忽然意识到,他完全可能是在为犯罪做准备而读过这本书!

万绍铭为了达到杀人换装的目的,明明白白学习过专业知识,不过他所策划的一切,还是输给了专业,他不知道将他扳倒的是人类学知识。

尸体原来躺的是一张单人的折叠床,平时都是万绍铭午休的地方。那根电击时使用的电线还在现场,我看那电线没有严重变形,应该是平静的时候绑上去的,床单平整,没有挣扎抵抗的迹象,于是心中起了疑惑,死者身上没有任何抵抗伤,为什么死者被捆绑电击都没有抵抗呢?难道是当时失去了抵抗能力?那又会是什么原因使他失去抵抗能力呢?会不会是服用了安眠药,导致他处于深睡眠状态,然后被绑电击?

到了晚上,我们吃过盒饭,依然在现场继续勘查,没想到实验室里高效的工作已经取得成效,捷报频传,亲子鉴定已经排除了死者为万绍铭父母所生,也就是说死者确实不是万绍铭!毒物化验的结果更加令我吃惊,果真检出了安定,一种常见的安眠药!

原来如此,一下子使我豁然开朗了,犯罪现场的作案过程如同视频般在我脑海里流过。

因为情况突发,兴奋点、疑点太多,我们就临时挤在图书馆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开始了激烈的分析辩论。

我先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发言:“血中的安眠药与电击是什么关系呢?现在看来,要是没有安眠药,这捆绑电击致死还是很难完成的,现在有了这安眠药,分析起来就比较顺了。先是万绍铭给死者服用了安眠药,等他深睡眠之后,然后将电线捆绑在他的右手腕,通电致其死亡,这样整个现场看上去非常安静,造成了一种**的假象。”

郭伟田戴着手套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张遗书,另一只手拿着个特大号的放大镜,放大镜是笔迹专家常用法宝,这宝贝他每天都带在身边,他也发表了他的看法:“这遗书的书写我还是认为是万绍铭所留,我不会改变我的意见,按照苏三的意思,我觉得她的分析意见是很有道理的,现在我这份遗书的意义完全变了,我也相信是一份伪造的遗书,联系目前的这个情况,我的意见也要作一定的补充了,万绍铭不仅杀死了这名死者,还伪造了自己的遗书。”

“可是他为什么要伪造这样一个现场,想要达成什么目的?”胖胖的派出所民警也在会议室,坐在角落里,抛出这么一句。

“犯罪分子无非就是想逃避刑事责任,可是这种金蝉脱壳的方式实在是闻所未闻,这样一来,如果我们没有发现问题,等这尸体火化了,这死者就这样蒸发了,万绍铭也销声匿迹,没人会去追查。”一个刑警说道。

“可是他怎么能保证我们不发现问题呢?毕竟如果在尸体没有**之前被发现,那长相完全可以辨认的,除非他确信尸体**之前是不会被发现的。”又一个刑警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呢?这个临时仓库在周末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今天早晨要不是有人闻到气味,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被人发现呢。”刚才那个刑警说道。

“你们看到了吗?折叠床旁边就有一本《法医学入门》,这家伙是现学现卖呀,可是没卖出好价钱,你们俩都说到点子上了,我考虑的关键问题也在于此,我们不去管万绍铭的杀人手段,先看看他更换衣物这个动作,如果他不懂得尸体的**规律,是不敢冒这种险的。按照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个房间在星期一的时候,也就是在死者死后两天左右的时间,就会有其他工作人员要进来,如果不能确保两天后尸体能够**得面目全非,他万万是不会用更换衣物这种手段的,所以我认为这本《法医学入门》是和这个案件有直接关系的。”我相信万绍铭是学习过这本书的,这样的话,整个分析会比较有逻辑Xing。

郭伟田笑道:“看来苏法医是遇到对手了。”

“这小毛贼现学现卖做的事,那不是班门弄斧?你看,哪怕是尸体**了,也没逃过苏法医的眼睛嘛。”候宇廷笑着说。

我惊叹万绍铭的精明,也被他的这种残酷的精明所震撼,一个人的观念可以使你成为英雄,也可以驱使着你变成魔鬼。毕竟是中文系的学生,学习的科学知识要是用于创作还马马虎虎,要是用来犯罪,那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血中安眠药,电击致死,现场遗书,尸体的衣着,左手腕的疤痕,这一切已经很明显,万绍铭找到了一个和他很是相似的替身,给他服下了安眠药,电击致其死亡,给死者换上自己的衣着,自己销声匿迹,真可谓瞒天过海,看来没有本尊的降龙十八掌之“亢龙有悔”这样的大招,这万绍铭真是要逍遥法外了。

至于他的犯罪动机也实在有些不懂,如果是意外致人死亡,为了逃避责任而不择手段,还是可以解释,但这个现场明显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难道他只是为了避世?为了没人知道他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对了,他高三的时候**过一次,据说后来是看到血流成河,他动摇了信心。这样看来,万绍铭首先是有**倾向的,肯定有一些心理问题,也许他并不是不想死,而只是害怕死的过程,他看到了鲜血,没有勇气再继续下去,这样的人杀人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也许只是想逃避这个世界,逃避世界?又会去哪里呢?

这回轮到侦查员去忙乎了,我们现场的情况已经基本还原了事实,虽然还不完全明白他的动机,但下面需要做的就是查明这位死者的身源,以及寻找万绍铭的下落。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万绍铭,或许已经**身亡,但按照他高中的那个经历,似乎他是不敢自己去面对死亡,如果还活着,他会以什么样的状态生活着呢?既然都这么精心策划了这起金蝉脱壳案,看来是不会轻易落网的,接下来,他还会怎样逃避呢?

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是峻修发来的:“晚上有空吗?八点钟到明轩茶吧见。”

老公主动找我,我有点小紧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