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嫁

更新时间:2020-01-25 21:11:27

阴嫁 连载中

阴嫁

来源:落初 作者:酒鬼老汉 分类:灵异 主角:小雨苏寻 人气:

火爆新书《阴嫁》是酒鬼老汉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雨苏寻,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苏家的嫡出子嗣,然而我一出生便克死了我的父亲,于是我便成了别人口中天生不祥之人。祖母不爱,亲人避而远之。为了远离家族纠纷,我选择了异地求学。没想到的是,数月后的一次回家竟然成了我人生噩梦的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苏家上下一整天都很安静,听不见半点声音。而夜,也比往常来的更早。

我静静地坐在床上,洞悉着窗外漆黑如墨的夜。我思忖着,现在大概已经是晚上的八九点了吧,迎亲队伍差不多也该来了。

说不紧张是假,毕竟终身大事,而且还是阴嫁,对于那位即将与我结亲的已亡之人我也一无所知,而今晚的迎亲,苏家无论是谁都闭门不出,我心里难免有些膈应。

而就在此时,房间的灯突然暗了下来,紧接着耳边就传来房门”吱呀——“被推开的声音。我放在腿上的手紧了紧,心跳加速。

今晚的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暗无星月,我深知这门定不会是让风给吹开的。我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身体紧绷,只感觉全身上下都沁着一层密密的汗。是迎亲的人吗,可是何必这般故弄玄虚呢?

夜,如此寂静,我几乎能听见自己喘息的声音。

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了,我能感觉到黑暗中有双眸子在目不转睛地看我!在不断向我靠近!可他究竟是谁!为何要这般装神弄鬼!

你是谁?我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而我的身体也不能动弹了!

隐藏在黑夜里的压迫离我越来越近,而我却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怎么会是这样的局面,迎亲的人呢?

直到一点冰凉轻轻抚上我的脸庞。眉,眼,鼻,唇,缓慢而轻柔。可刺骨的寒冷让满头是汗的我不由得一个激灵。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左眼眶边刺刺的,仿佛针扎一般。

冰冷最终停留在我的唇上,然后来回摩挲着,暧昧而亲昵。

我还来不及思考,整个人就突然往后仰去,最后却是轻轻地躺在了床上,就好像有人托着我的身体,将我缓缓放下去的一般。可是除了唇上的触感,我压根感觉不到其他部位的触碰!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我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无奈我现在连说话动弹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反抗了。

对方的动作始终没有停止,冰凉的触感还在向下移动着。下颚,脖颈,我又羞又恼,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皱紧眉头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那点冰冷终于不见了,可我却又明显感到它隔着衣服还在向下游弋着!直到感觉腰际一松,我的腰带被解开了!而房门也在此刻又发出了“吱呀——”的声音,随即“哐当”一响,门被合上了!

诡异而惊悚,我内心的害怕愈来愈浓烈了。难道我真的猜中了?

直到上身传来一阵凉意,我才意识到我的外衣已经开了!紧接着我里衣的系带也被轻轻地提起!这家伙!就算你是只鬼!可再这样脱下去连我的里衣都要暴露了!

恼怒逐渐占据了我内心的恐惧。

“住手!”一瞬间我竟发现自己又可以讲话了,想动,却发现身体仍不能动弹。夜,悄无声息,耳边传来的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恐惧感再次向我袭来,而胸前的动作却因为我的话而突然停止了。

“你究竟是人是鬼?”我强装镇定地发问,等来的只是一片死寂。

显然对方并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紧接着,我感觉胸前的系带被轻轻地扯开,我试图挣扎反抗,一阵冰冷却在此时摸上了我的锁骨。我能感觉到这只手的骨节分明,指尖带着薄茧,分明是一只男人的手!

我长那么大,连跟异性接触的机会都很少,更别说是以现在这幅姿态跟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异性共处一室。我控制不住的颤栗着,而他却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相反却是一路下滑。

“你是同我阴亲的对象?”也许是太害怕了,我竟将我内心的怀疑脱口而出。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对方的一阵轻笑。沉寂的夜,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幽谭谷底。

“你究竟是谁?”他冰冷的指尖还滞留在我的胸口,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用说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如你所言。”温润、低沉,慵懒中又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可偏偏如此干净透彻的声音却在告诉我这样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冰冷的指尖继而向我的腹部滑去,我感觉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着寒气。

“停。。。停下”我不再顾忌羞耻感:“我们还没成亲,这样是不合礼数的。”为了让他停下来,我随意胡诌着,当然我说的也不错。

“如此。”他话语中带着笑意,继而欺身压了上来!要知道老子胸前只剩一件内衣!

恼怒最终战胜了我的怯懦!此时我恨不得将身上的这只色鬼碎尸万段。

“你干什。。。”话没说完,我只感觉唇上一片冰凉。

我竟然被一只鬼强吻了?

奈何我除了眼睛哪里都不能动弹,此刻我也只能用瞪眼睛来表达我的恼羞成怒,又无奈现在眼前漆黑一片,我哪里看得见什么。

唇上的柔软并未离开,凉凉的鼻息拂着我的面颊,我的耳根不由自主地发烫起来,既羞耻又恼怒。

冰凉的触感继续在唇上流连、辗转,我顿时感觉脸上燥热、心跳加速。

他轻轻地撬开了我的牙关,索取,那温柔的动作竟让我有几分迷离。我感觉整个人又热又晕,身体好像陷进了一团柔软的棉花里。

“苏寻。”感觉耳际一凉,身上一轻,紧接着一阵冷风拂过我的面颊,我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一个离我越来越远的声音:“等我。”

夜依旧黑的深沉,衬得屋内的光明晃晃的。

我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此刻正双手抚膝,端正地坐在床上。一袭黑色的嫁衣也正好端端的穿在身上,没有一丝凌乱的痕迹。难道我在做梦?我摸上被红纸染得妖冶的唇瓣,想起那丝冰冷我不由自主的一阵瑟缩。随即我否定了这个猜测。他真的来过,他甚至还知道我的名字,或许更多。而我却连他的样貌都不知晓。

良久之后,我索性直接和衣躺下,可想起刚才那一幕不免还是心惊肉跳,脸颊热乎乎的。我居然被一只鬼占了便宜。

可是他让我等他,究竟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今天的冥婚,仅仅只是个开端?

想着,我又突然感觉左眼眶边又刺刺的,我伸手一摸,刺痛感却又随即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