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夫

更新时间:2020-02-14 02:40:51

鬼夫 已完结

鬼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白小仙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姨凌家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鬼夫》是白小仙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姨凌家,书中主要讲述了:凌月牙被家人送去庙宇里祭祀,逃出来才发现,厄运并没有就此止步……身边多了一个数百年前的男人,他称自己就是庙宇里和自己签订契约的鬼夫。之后慢慢发现八大姓的秘密,与之同时而来的,还有一个惊天的阴谋,他们的爱情会有一个好结果吗?面对重重困难,他们会安然无恙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人影飘飘忽忽的离我愈来愈近,我护住小姨,那只老鼠在远处冲了过来,我咒骂一句,还以为是带我去看什么宝贝,搞到现在就是调虎离山。呸,真不是个好东西。

人影离我越来越近,我只觉得周围阴风阵阵,吹得我直打寒战。我的头发被吹的四处飞舞,张牙舞爪的像个怪物,那个影子大概是被吓着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顿顿的朝我的方向飘过来。我从怀里抽出了今天从姑姑身上撕下来的那张符纸。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了,就是想来吓唬吓唬这个人影。

那只老鼠瞧见我手上的符咒,向后退了退,继而是一副要冲上来咬烂符纸的节奏。我心想,死耗子,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先发制人,将符纸粘在那个人影身上。一阵热浪袭来,只见那个黑乎乎的人影慢慢有了实体,从头到脚,开始有了人形。我是女的,自然没有回避,再说这是鬼,怕还来不及,还管什么害不害羞的!

那个人影先是生长出了一头长发,干枯的像杂草一样的头发,就这么被一只藤条卷起来,慢慢地卷到了肩部的位置,接着就是一张清秀的脸越来越清晰,从脖子到脚,我看的眼睛都瞪大了。这都什么年代了,那个人影变成的人还穿着很久以前我见奶奶压在红色大木箱子里的旗袍,雪白的大腿又细又长。眉眼不胜风流,仿佛下一刻就是细语呢喃。我甩甩脑子,不对,这是凭空出来的人啊。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在庙宇见到的鬼都是十分骇人的,不是脸上被剜走了什么,就是缺胳膊少腿的,甚至是还有被烈火焚烧过的迹象的,但是这么一个完完整整的,我还真没见到过。以前的画册里倒是有过,那都是狐妖什么的,反正不是个好东西。难道,我这张符纸还有起死回生的本领?我咽了口唾沫,劝自己冷静下来,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那个女子没有搭理我,而是从地上把那只老鼠提起来,不屑地朝边上一扔,我心里暗暗说了个好。等等,难道是我想多了?这只老鼠难道不是和这个鬼是一伙的?我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希望她不杀生。

“你把这个身体给我,我就放过你。”女鬼指了指我小姨,我没听错吧?她是在跟我做交易?让我把小姨留给她,想都别想!我等会儿就撕了你的符纸,看你还怎么嚣张,不是看她的眉眼有些像我姑姑,我早就扒了她的符纸。

“凭什么,你就是一个死人……甚至连个尸体都没有了,你就剩个影子了。”我叉着腰,好让自己看起来威武一些。她的眼神凌厉了一些,向我走近几步,提高嗓门,“哦?”仿佛是不敢置信的模样,那语气是满满的不屑,就好像是我说了个什么很愚蠢的事情。我的心“突突”地跳动着,周围寂静的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她是我小姨,我不会让你伤害她!”我仰起脸,直勾勾地瞪着她。

“小姑娘,你这买卖可不会赔本。你小姨身上有鬼气,很容易给你招鬼的。还有啊,你身上……”她故意弯下腰闻了闻我身上的气息,拉长尾音,“不简单啊……”我虽然没有跟爷爷学一两手的降妖除魔的本领,可是我也没少偷看他画符咒。我再怎么样也是凌家后人,身上的血肯定不一般。

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小声的问她,“那你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忧伤,背对着我,看着我曾住过的那个村子方向,呆呆的看了很久很久。直到小姨咳嗽了一声,她才缓过来。

“月牙……”小姨在喊着我的名字,我急忙跑过去去探探她的鼻息,的确比之前平稳多了,之前她背着我跑得时候,完全没有鼻息,甚至是我架着她的时候,她的鼻息都很微弱,我生怕下一秒我就会失去她。

我又惊又喜地跪在她身边,小声的抽噎着,“小姨,我们出来了。”

那个女鬼被我忽略了,她的存在与小姨的生死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我从地上托起小姨,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们真的能逃出来。她抱住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谢天谢地。

“以后你就和凌家无关了,你跟着小姨就姓古,好不好?”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女鬼就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你是凌家人?我问你,凌云鹤是你什么人?”她怎么会认识我爷爷……

“你别问了,我们不认识凌家的人。”小姨来了劲,从地上站起来,我舍不得小姨,想着赶紧解决了这个女鬼。

“看你这身打扮,似乎是要做鬼新娘啊……你怎么逃得出来的?”我的心一个咯噔,看着这个样子,这女鬼八成是和凌家有关系的,只是目前我很难判断出来她与爷爷那头到底是什么恩怨。我也不敢贸然承认自己就是凌云鹤就是自己的爷爷……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凌云鹤是我爷爷。”豁出去了,反正小姨没有事,我就能想办法除了这个女鬼。

女鬼凄然一笑,对着我一字一句说道,“因为,我是你太奶奶。”

我结巴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太奶奶……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和凌家那伙子人是一伙的,万一是,把我抓了回去,那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太奶奶头上的藤条时而卷起时而舒展开,她挑起小拇指把脸颊两边的碎发别到一边。眼皮子也不抬起一下,不急不慢,“我的儿子把我的女儿当成祭品,我没救的了。我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来捉我回去的。只要不是来捉我的,什么都好商量。

那只老鼠不识趣的又跑过来,太奶奶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把耗子提在手里,“我都知道了,走吧。”那只老鼠转过头看了看太奶奶,垂下脑袋,太奶奶这次没有粗鲁地甩走它,而是轻轻地把它放地上。

“太奶奶,这个是……”我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只老鼠的身体里有一个女人的怨气,人死后,都会有怨气。而这团子怨气对鬼来说就像是对于人而言的空气,鬼没有了这口怨气,自然也就没有了。有的怨气可以过渡到将死的身体里,幸运的,就可以找到一个还剩一口气的人,而不幸的,则会到其他生灵的身体里。

但这都是有代价的,万一那个人还有生还的机会,鬼强行占据身子,只会魂飞魄散。那只老鼠生前很惨,她的儿子和儿媳撕扯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她,她生前又没人关心,死后又放不下那不孝子和她的孙子。又恨又爱,她的这口怨气不纯,所以经常会被其他鬼盯上。她找我,不过是想我帮她去看看她的儿子现在过得如何了。”

那只老鼠竟然在流眼泪,太奶奶叹了口气,“死了就是没了,早些释怀吧!”那只老鼠不死心,又咬住我的鞋子,我这鞋子今天被它不知咬了多少次了,都咬出了几个小眼子。我本来是想好好收拾它的,不过听太奶奶这么一说,顿时也觉得它挺可怜的。我忍着心头对老鼠的厌恶,拍拍它的身子,“那个,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自身难保……”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只老鼠胆子大到敢咬我的手指。

太奶奶火了,一下子拎住老鼠的尾巴,将它扔到不远处的河里。老鼠是不怕水的,只不过上岸仍需要一阵子。小姨走过来看看我的手,还在淌血。“在耗子身子里待久了,还真活成了耗子!”小姨气呼呼的。

我看了看天色也快亮了,按理说来,鬼是不能在太阳下的,太奶奶又觊觎着小姨的身子。我怯怯地说着,“我与小姨不能久留的,而且我们还有伤在身。太奶奶你……保重。”我摸了摸鼻子,心里悬悬的。

“你还会回来的。”太奶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我怔住了,小姨把我往她身后一拉,“不劳您费心了,我们不会回来的。”小姨对凌家的人都带着敌意,自然也不会把太奶奶放在眼里。太奶奶的话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我也不会再回去问爷爷他到底是不是有个这样的娘……

太奶奶拨了拨头上的藤条,我屏住呼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