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行规

更新时间:2019-08-25 01:08:11

行规 已完结

行规

来源:落初 作者:舞池独秀 分类:灵异 主角:萧桐千金小姐 人气:

《行规》由网络作家舞池独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桐千金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今夜谁与我共同浴血,他就是我的兄弟。”(选自刀锋1937)  三位绝色丽人,与“双X”组合共同被黑街追杀,途中一些列灵异事件令几人不寒而栗。男猪脚的身份。亡村的奥秘。帝尸的诅咒,究竟是皇朝龙脉作怪,还是血色嫁纱一梦。种种恐惧尽数侵袭。巅峰对决在此上演。鬼是超越科学的存在,但人是科学的主宰。终极逃杀,纠结爱恋,虽似梦一场,但传奇永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滴答......滴答......”时钟依然运作。小海趴在桌上,盯着正看小说的萧桐,道:“箫哥咱俩早点去吧,你看看都九点多了。”萧桐正看到故事的紧要关头,他咬着嘴唇,勉强挤出一句话道:“我说小海,你怎么说也算是个摸金校尉,怎么胆子好小,你有时做事自相矛盾,明明你要去看个究竟,现在居然还怕。”

小海咽了下口水,摇了摇头,道:“上次咱俩去倒掏炉灶洞的事,难道你忘了?”萧桐低头继续看书,但是身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忙笑着开口:“好了,我看完这段,咱俩十点去。”

小海听后,他一脸严肃的道:“萧哥咱俩最好早去,我们这行以午夜十二点为基准线,十二点前为阳世,十二点以后为走阴,还是……”话未说完,就听院落内忽然响彻一片叫骂。

萧桐与小海开窗望去。见正有七、八个人围在那扇贴着黄符纸的木门前,而白天接待自己二人的老板娘也正挡着木门,还比划着双手,像是在和他们讲些什么。

萧桐与小海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心想有探道的固然更佳。老板娘再次封堵住门口,她急切的道:“几位老板,你们就别进去了!这符纸不能摘啊!”话音刚落,人群内顿时响起一声娇呵:“谁说要摘符纸了!我们**进去!”

小海与萧桐一听这人说话,同时低呼一声:“美女!”随即二人都将头伸出窗外。人群中此时也正走出一个娇小身影,由于夜晚太黑,萧桐二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能目观那矮小玲珑的身线。

那人道:“我们**进去,看看究竟是活人作祟,还是阴兵杀人!”说话之间女孩的秀发在空气中如瀑飘零。老板娘一听,这话都唠到这份上了,火气一下就冲了上来,她张嘴就骂:“个驴劲的!好!事先告诉你们!死人了不关我的事!大不了姑NaiNai这生意不做了!**?不用!”

萧桐眼看老板娘将符纸撕下,他眼盯老板娘,对小海轻声叹道:“东北人就是豪爽,但太火爆了。”小海见符纸飘落在地,明显一愣。他猛拍大腿道:“遭了!”说罢,一道冷风突然袭向二人,萧桐在第一时间就打了个寒颤。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忙追问对方:“遭了?什么遭了?”

小海二话没说,回头就开始收拾行李,他一脸焦急地道:“咱们快走,晚了恐怕来不及。”萧桐听后,甚是不解,他开始犹豫。看着那几人已经拿着电筒走入那扇木门之中,跟着向小海说道:“等等看。如果那屋子里与亡村有关系呢,符纸都揭下去了。以后咱俩遇上也吃不了兜着走啊。”

说完,小海呆立在那瞅着萧桐,而对方一直都将目光落在木门那边。二人就这样盯着木门好久,见里面长时间都没有一丝动静,小海又耐不住了。他一边盯着手表,一边急切的说:“萧哥,要不咱俩也进去看看?”

萧桐点了下头,起身一跃就翻出窗去。他没穿外衣,就一个白T恤与迷彩服裤子、军靴。但小海全副武装,不但连避弹马甲都穿上了,手中还稳握一把**。萧桐见状再次摇头,这**面对那些东西根本无用,更别说穿着一个碍事的避弹衣了。

二人刚要进门之时,岂料迎面就走过来一群人。萧桐眼尖,直接辨认出这一行人就是刚刚吵着要进门的那帮家伙。他刚想上前去套个近乎,可发现这一群人前后排成一线,一个挨着一个走,而且都是面孔朝下,脖颈低得有些夸张,放萧桐的话讲,这根本就是一行死人。

萧桐扫视着每一个人,当看到最后一名是老板娘时,萧桐心底忽然生出一丝不安。二人一直目视这队人消失在夜幕当中。小海道:“里面没那女孩,估计出事了。要不咱们也进去?”

萧桐眼光一转,他没加思索就冲了进去。可小海还在犹豫不决,他见萧桐跑进木门,忙喊道:“萧哥你等等我啊!”萧桐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暗骂,这小海的胆子也忒小了,怪不得洗手不做倒斗,这行真的不适合他。可没跑几步萧桐就被眼前所见的画面,即刻震慑心灵。

那扇木门虽破,可这里面都快赶上黄金屋了。萧桐借着月光,开始巡视这古朴风格的院落。标准四间正房,十六间厢房内环四合院,看这花园池塘就知原来的主人有多么奢侈,满园的鲜花,让萧桐感觉这里简直如世外桃源一般,根本就不能存在鬼怪作祟。

可当萧桐离近花丛一看,他先前的想法被瞬间抵消。万花丛中布满尸身,婴孩的骸骨占大多数,眼观其余尸首也大都是八、九岁的孩子。看他们已经扭曲变形的下巴骨,就知道临死时是受到强烈刺激,导致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他看向院内正对着的第一间正房,见门是半掩着的。随即就踏上门前的石阶,可这一走不要紧,脚下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

“咔吧……”

在这静寂无人的黑夜里,而且还是在久散谣传的鬼宅之中,萧桐自然心生恐惧。他闭上眼睛,再无任何动作。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睁眼一看,见一具古尸正倒在石阶上面,而且头颅与身体已经完全分离,而自己的脚也恰巧正踩在它的腿骨之上。

萧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鼓起勇气,举步便要入门,岂料肩膀被他人一把扣住。他的第一反应是那尸身活了,可紧接而来的一道声线却让萧桐如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小海喘着粗气道:“萧哥你就这么进去是不行的。”萧桐忽然吼了一声:“啊——你TM想吓死人啊!”然后他连连抚平胸口,没好气地瞪视着小海。萧桐气结,他本想一招打得小海满地找牙,可自门内瞬间而出的一道冷风,却将萧桐的动作即刻凝固。

呼……

冷风持续不断。

萧桐瞅瞅里面,有些尴尬的问道:“小海,那你说怎么进去。”对方无话,他将手伸到腰间的小包内,抬手就冲门内撒出一把红色粉末。粉末与阴风刚一接触,霎时间火光四闪、劈啪作响。这响声持续好久才渐渐终止,而二人借着刚刚的星星火光,也恰巧看清房内正摆着一口硕大的棺材。

二人互视半晌,萧桐稳住情绪后,率先抬腿迈入门槛。小海握牢**紧随其后。萧桐知道小海刚刚撒的是朱砂。朱砂辟邪的道理自己也不是不明白。刚刚那星星火光,已经清楚证明这座房间存有很大问题。

房内太过黑暗,已经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小海单手紧紧扣住萧桐肩膀,仿佛对方就是一根救命稻草,而萧桐也是一样,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这里太过安静,静得有些瘆人。小海掏出一根蜡烛,随便将这物固定在地面,拿出火柴就那么一划。

下一刻,小海面前是被火光照亮了,可第一时间乍现眼前的居然是一张女人的脸庞。“妈呀!”小海惨呼一声,手中火柴也滑落在地,但它并没有熄灭。萧桐被他吓了一跳,但也同时看到那个女人,确切的说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看似样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对方的身高过于矮小,秀色长发披在肩上,一身黑色皮质紧身衣将玲珑身形显得凹凸有致,萧桐看着对方那稚嫩十分的天使面庞,突然发觉她身上竟然具有着,成熟女人才拥有的特殊韵味。

她怔怔盯着小海。仿佛并未发觉萧桐的存在。她慢慢蹲下身拿起火柴将蜡烛点燃。一时间屋内光明重现,而小海被刚才的一幕已经完全吓呆。此刻,屋内只剩下女孩与萧桐四目相对。二人几乎同一时刻开口询问对方:“你是谁。”

萧桐道:“小朋友你好,我是萧桐,这位是我的助手小海。我们是专业摄影师。”女孩脸上快速闪过一丝异样,但由于光线不强,萧桐并没看清。她看着萧桐,略带嘲讽地开口道:“小子,你来这里做什么?”声音如铜铃一般清脆悦耳,可绝对不是孩童应有的声线。

萧桐听完对方的话愣了半晌,道:“你才多大,居然叫我小子,看你也就十一、二岁。”说完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信号,花丛中那些尸身不有很多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么?难道这个小女孩是……

对方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她抿一抿唇,道:“我不是小孩也不是鬼,你不用乱猜了,刚刚我的人都死掉了,我躲了起来,刚想离开就碰见你们。”她掏出一支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可这个举动却让萧桐产生一种罪恶感,他狠拍脑门,心想这个小孩太邪了,仅一个动作居然能勾去自己的心弦。

对方面朝萧桐再次吐出一口白雾,跟着就将香烟扔掉。她快步走到棺材旁,一双小手忽然把上棺材盖,道:“想知道他们怎么死的吧?这里会给你答案。”萧桐看着她那透明如雪的面庞,一时间痴了。可当他反应到对方的举动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