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世子威武

更新时间:2019-11-22 10:21:12

世子威武 已完结

世子威武

来源:落初 作者:青土 分类:历史 主角:陈七金玉 人气:

新书《世子威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土,主角陈七金玉,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乱世之中,他只想做个安乐无忧的世子殿下,现实却非要和他作对。父亲身缠剧毒,母亲郁郁早逝。朝堂上阴谋迭出,势力复杂,一桩桩惊心动魄的迷局接踵而来。草莽中奇人辈出,高手如云,有人想一刀将江湖捅个窟窿,有人要一剑斩落半片天下。从庙堂到江湖,他应对的是越来越强的对手,一路艰难跋涉,他如何能够登顶绝峰一览众山小?唯有振朝纲,平草莽,凭手中三尺剑和身后百万骑,杀出一个如画江山!待到山花烂漫时,世子一骑归长安,听天下人道一声:世子威武!不枉今生战一场!【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丰今年四十二岁,生得相貌堂堂,身材高大,行走之间虎虎生风。他在雁归城的名声很响亮,很多人都看不惯他的行事手段,却很少有人敢找他的麻烦。此人年轻时便游手好闲,后来混进了马帮,十多年过去,如今已经成了大唐西北一带马匪的总瓢把子,手底下养着数千剽悍马匪,是真正的一方大枭。

惠丰堂表面上是个车马行,实际上不过是他披的一层外衣,凌丰最擅长的事情还是剪径劫掠,做买卖根本就是个外行。

陈七抬眼一望,见凌丰在两个风情十足的女子簇拥下施施然走到自己的雅座上,便平和笑道:“凌当家的,并非陈某怠慢,只是楼内规矩如此,今日的鉴宝大会已近尾声,只得说声抱歉。”

金玉楼与惠丰堂在雁归城内各有营生,可谓井水不犯河水,而且陈七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自然不会惧怕凌丰,只不过照例客气一番罢了。

凌丰身着华贵绸衣,右手大拇指上带着一个绿色指环,那两个二十来岁身段妖娆的女子坐在他身边,帮他倒酒剥果,不时传出嘤嘤娇笑。听到陈七的那番话,凌丰双眼微眯,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老七,咱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今儿确实是有事耽搁了。不过你可不要告诉我,今儿连一件东西都没给我留下,要是这样的话,咱这心里恐怕就有点不舒服了。”

陈七抬手压住身边的盒子,手指轻轻敲动:“倒还剩下一件宝贝,如果凌当家的再晚来一点,恐怕老七只能得罪了。”

“哦?”凌丰语调上扬,笑道:“我要了。”

他没问是什么宝贝,也没说多少钱,直接便是三个字。

我要了。

场内顿时热闹起来,在座的大都认识凌丰,也都清楚他的跋扈性情。此时众人便转眼望着柳如龙那一桌,看他们如何应对。看来今天不仅能见识众多宝物,还能在最后看场好戏,倒也不虚此行。

萧谷看到这幕情景,只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一万两。”

一分银子都没加,依然是那个价格。

在场的人都是有眼力的人物,自然看出萧谷根本就不在意凌丰嚣张的气势。只不过这个年轻人以前并未在雁归城内见过,摸不清他的底细,不知道他是真有底气还是懵懂不知世事。

陈七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的任务是将每件宝物卖出最高的价钱,听到那个年轻人出价,他也丝毫不动气,转而看向了凌丰。

凌丰连看都没看柳如龙那一桌,带着一丝轻蔑直接说道:“十万两。”

场间顿时起了喧哗,自然有人在笑凌丰这个马匪头子真是钱来得太容易,败家也不是这么个败法,为了显摆自己,白花花的银子就往水里扔,在座的谁不是腰缠万贯,会被你这小家子玩法震住?

萧谷微微皱眉,柳如龙一直在留意他的表情,所以没第一时间制止凌丰的跋扈,此刻便不再犹豫,立刻站起身来,极为冷漠地说道:“凌丰,我看你这爱显摆的毛病怎么也改不了,就跟狗改不了吃屎一样,怎么着,今儿也想爷们一把,在大家面前显示一下你是个带把的?”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柳胖胖,别人让着你是别人的事情,在我这可行不通,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告诉你,不是你还好,是你要的东西,老子今天抢定了!有本事,你来咬我的鸟啊。”凌丰桀桀笑着,往后一坐,将魁梧的身躯缩进柔软的椅子里,任由那两个女子帮自己揉肩捶背。

他手底下的马匪之前被官军围堵过几次,当时就怀疑是柳如龙这胖子通风报信,一直想找个机会报仇,今儿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柳如龙身躯肥硕,很忌讳别人当面提这件事,今儿凌丰却是故意拿这个说事,尤其是柳胖胖三字一出,大厅内已是笑声一片,众人都想凌丰这厮嘴也太毒了。

“看样子今天你是一定要跟我对着干咯?”事到如今,柳如龙反倒冷静下来,毕竟他也是在雁归城内有地位的人物,不会轻易被人激怒。此时他想要弄明白的是凌丰的用意,到底是单纯地跟自己作对,还是真的看上了那个不起眼的种子?

“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你的。”凌丰这句话十分露骨,竟是完全不将柳如龙放在眼里。其实他本就是一草寇,虽然这些年势头不错,可本质上依然是个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马匪。

柳如龙正琢磨着该怎样翻脸,却见身边萧谷轻轻一抬手,很平静地说道:“这件事不用麻烦你了。”

柳如龙心中一惊,以为对方对自己的表现十分失望,正要开口辩解,看见这位世子殿下一脸温和的笑容,不知为何,那些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萧谷站起身来,走到场地中央,对凌丰微笑道:“这位朋友,这件东西对你没什么用,不妨让给我,也好让我承你一个情。”

凌丰先是有点诧异,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此人是在对自己说话,他直接大笑起来,抬手指着这个身体微微前倾的年轻人,竟是笑出了眼泪,不可思议地说道:“承你的情?你算个什么东西?滚一边去,老子没工夫搭理你这种小白脸。”

萧谷并未动怒,淡淡道:“何必为了这个小玩意伤了和气?”

笑声陡然停住,凌丰的神情直接变得阴沉无比,忽地抬手一挥,冷声道:“给我把这个碍眼的东西丢出去!”

两个迅捷无比的身影从他身后窜出,直扑站在那里的年轻人!

大厅内顿时一片惊讶声,众人虽然都预见到今天可能会爆发冲突,却没想到凌丰此人如此狠辣,竟是说动手便动手,没给对方一点准备的时间!而且从那两个突然发飙的人身手来看,这显然是凌丰手底下的高手,绝非一般的马匪。

陈七在冲突爆发的瞬间立刻将目光转向大厅内一个角落,却见金玉楼主微微摇头,他心中虽有不解,但依旧听从了阿兄的指示,没有任何动作。

事起突然,且凌丰的两个手下身手高明,两人看来都练的是腿上功夫,此时动作宛若狂雷一般迅猛,左边那人双脚一蹬,便飞身而起,双腿在空中作势张开,直接绞向对方的脑袋。另一人身子一斜,直接便是一个滑铲,在三楼的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狠狠踹向那年轻人的膝盖。

凌丰只是说将这人丢出去,但是他们显然是要将萧谷弄死。

这种狠辣的风格,倒确实是惠丰堂马匪的行事手段。

柳如龙神色一变,正准备出手相救,却见眼前一花,那个之前一直沉默站立的男人身影一晃,便来到萧谷的身前,右手忽地向一侧伸出,五指张开。

众人只听得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随即便是比那两人身影要快上无数倍的一道残影在三楼内劈空闪现!

一杆长枪就这样无比强势地出现在他手中。

然后他轻轻上前一步,手中长枪无比沉重地在身前划出一个半圆。

一道众人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劲气猛然爆发,向外飞速扩展,直接撞上那两个迎面袭来的高手。

“砰”“砰”两声轰响,凌丰转头看去,只见自己手下最信赖的两个高手此刻已经趴在了墙上,然后像两条死鱼一般缓缓从墙上滑落。随即一阵寒意冒上他的心头,那杆明晃晃冷冰冰的长枪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咽喉上,面对眼前这个眼神冰冷杀意凛然的男人,他在这瞬间不敢有丝毫异动。

满室皆惊!

大厅内的人虽说并非个个武道高手,该有的眼力却不少,此时再要看不出这个男人的境界,那真是有眼无珠了。

长枪很长,枪身长九尺,枪头长三尺,通体乌黑色,尤其是枪尖部分,更是透出黑红的颜色,显得嗜血气息十足。

看到这杆长枪,更看到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的身手,站在不远处的柳如龙身体猛然一抖,在这瞬间,他想起了曾经在那位沈大人手下跑腿时听过的传奇故事。

大唐立国二十年,从来没有一刻安稳日子,一直在跟周边诸国做着或明或暗的征伐,尤其是南方国力鼎盛的吴国,更是相看两厌,谁都想把对方彻底踩死,要永世不得翻身才能满意。在这样的背景下,十年前两国终于爆发了一场举世震惊的大战。

战火从两国边境燃起,然后准备充分的吴军一路强攻北上,最远杀到了长安城南三百里处。战火延绵不绝,战事几经起伏,双方都用人命来填,最终后援不力的吴军开始后退,但并非是溃退,而是有意识的对唐军引诱伏杀。就是这样的且战且退,终于双方的战场来到了一线天峡谷一带。

一线天一战,双方损耗兵力数十万,战死大将无数,但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就是在这惨烈的一战中,唐军中一个年轻人一战成名!

这人年纪刚过二十,使一条镔铁长枪,在吴军中旁若无人般七进七出,最终一枪挑下吴军主帅叶提义的脑袋,从而引发对方一千余里的大溃败!

这人名叫朝长衫,手中长枪名为涯角枪。

柳如龙本以为这人只是萧谷的护卫,哪里能想到这位爷竟是当年名动天下的朝长衫?一时之间早已失去了意识,呆呆地站在那里。

萧谷缓步上前,走到凌丰身边,很温和地说道:“即便是小白脸,也不是你能轻易得罪的。”

然后他忽地伸出手抓住凌丰的头发,一把将这马匪头子的脸砸在椅子的扶手上。

虽不致命,却也是一脸血花。

满堂皆死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