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竖子

更新时间:2019-11-24 10:46:39

三国之竖子 连载中

三国之竖子

来源:落初 作者:俆若林 分类:历史 主角:韩言董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俆若林原创的历史小说《三国之竖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韩言董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皇室的盛世,世家的乱世。热血未凉,智行其道,这,便是竖子的三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小哥,请问您在这里是在做什么?”

中年人走到了韩言的面前,弯下腰去,轻声问道。

韩言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于是抬起头来,只见一个衣着富贵的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这人还弯着腰,但是韩言却能猜测出这人少说也有八尺高,而且虽然这人是叉手在胸前,但是却能看出来两个胳膊也是长得很。当然,唇上一字胡更是在说明这人很是不俗,毕竟如果是穷苦人家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有这种时间修整胡子的。

“借钱葬父。”

对于中年人的问题,韩言轻声答道。

“借钱葬父?你打算用什么借?”

听见韩言这么说,中年人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诧异,很显然是没有想到韩言会这么说。

“那个木盒是父亲临终之前传下来的,不过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如果先生有兴趣就可以拿走,如果先生不感兴趣,那……在下愿意以身相抵……”

韩言很是平淡的说道,仿佛话中说的以身相抵要卖掉的不是自己一般,显得很是冷漠。

“这……”中年人看看韩言,再看看那块木头,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也不用你抵押什么,今日这钱我出了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中年人并不想要韩言卖身,毕竟韩言还是一个孩子,就这么入了贱籍在中年人看来很是不好,但是拿那个所谓的‘木盒’,中年人却是不想,那样显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还不如直接把钱给了他,让他去给他的父亲下葬,也算是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了。

“既如此,还请先生拿着这个木盒。”

见中年人并没有说要买自己,韩言就理所当然的将这个木盒拿了起来,递向了中年人。

“你……”中年人脸上的怜悯瞬间就凝固了,自己这还想着做好事,这小子是拿自己当傻子不成?好半天之后中年人才恢复了过来,只不过显然已经有些气愤了,“在下史阿,有朝一日你若是发达了就照顾在下一番,如果没有就这样算了,至于这个‘木盒’,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史阿说着话,就伸手到怀中准备掏钱。

“先生且慢,既然先生不愿意手下木盒,那在下只能以身相抵……”

见史阿并不愿意要木盒,韩言只能是这么说了,因为不知怎么的,对于面前的这个人,韩言是出乎于一种本能的抗拒,真要是这么欠下对方的人情,韩言真的是会比死还难受。

“你……哼!不知好歹!”

史阿听见韩言这么说,也是实在气极了,伸向胸口的右手也在没有抬起,而是愤怒地向下甩去。

“诶?这不是史阿么,你在这里做什么?”

正当史阿和韩言对峙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史阿身后响起。

史阿听到声音先是一惊,回头看去之时却是带上了笑脸,“啊!原来是许先生啊!您怎么来这里了?”

来的人叫许靖,算是没什么名气的一个人,但是他有一个弟弟,名字叫许劭,许劭有一个称得上是著名的事件,那就是‘月旦评’!当然了,许靖其实早先是与许劭一同主持月旦评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许劭名传天下,许靖却是落了个默默无闻。

当然,默默无闻也是相对的,至少在权贵之中许靖还算是有一点的名气,毕竟权贵跟那些庶民接受的圈子不一样,知道的也更多一些。

“嗯!闲来无事,来这金市之中逛逛。史阿,你在这里做什么?”

相比较史阿的客气,许靖自然是有些倨傲了,但是这也没有什么,不管怎么说史阿也就是个江湖游侠,而许靖再怎么落魄也是一位名士,双方本来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所以这样也很是正常。

“哦!这里有个少年在卖身葬父,我本来想接济于他,谁知道这人竟然死活不肯!”

说起韩言,史阿自然是不像刚才一般客气了,这韩言不识好人心,恶了自己,自己又何必再凑上前去?

“哦?有这种事?”

许靖说着,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韩言。

韩言本来是看着史阿的,但是等了一会见史阿没有搭理自己,慢慢地就将头低了下去,而这低头的过程,就被许靖看在了眼里。

“嘶!这……面相可封侯,背相更富贵?”

许靖看着韩言将头低了下去,但是却越看越心惊,越看越胆寒。

“啊?许先生您说什么?”

许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就连站在身边的史阿都没有听清楚,只不过知道许靖说话了,史阿下意识地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于是出声问道。

“啊?啊!我是说……我是说这孩子,这孩子大孝弥天,更加有铮铮傲骨,实在不得了!”

许靖被史阿一问,直接从震惊之中醒了过来,赶紧补了句,毕竟刚才的话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说出去不仅是对这孩子不好,恐怕一个不好自己也会有杀身之祸。

“先生您……”

见许靖的反应这么大,史阿不由得愣了一下,自己刚才似乎没有说什么不对的话吧?

“俗话说‘孝为德之本’,这人能做到如此地步,当真不易!”

见史阿还想说什么,许靖直接一句话就把话题给扯远了,也省得史阿再问了。

“那……这……”

既然许靖都这么说了,史阿自然是不好再说别的,只不过,接下来怎么做倒是个问题了,难不成还真要把他买回去不成?

正当众人围观,许靖和史阿僵持的时候,人群外面来了一位老人,身边还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跟随着。老人须发皆白,但是面上却没有几条皱纹,一捋长髯散在胸前,显得很是飘逸,头发在头顶挽起用发簪扎好,看上去精神矍铄,很是康健。

“韩忠,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人?”

老人看着面前的人群,向身边管家模样的人问道。

“老爷,好像是有个孩子的父亲去世了,那孩子正在那卖身葬父。”

韩忠看上去还算是精壮,不过也是上了岁数的人了,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听见老人问话,赶紧出声回答道。

“嗯?卖身葬父?这……唉……走吧,进去看看。”

老人听见韩忠的回答,显然很是难过,替那个卖身葬父的孩子难过,说着话,就向人群之中走去。

“哎!老爷您慢一点!”

见老人说着话就走开了,韩忠赶紧快走两步,追了上去。

走到了人群之中,看见韩言的样子的时候,老人脸上原本的伤感一扫而空,换上了一种难以言述的复杂表情。

“哎!老爷,您慢点!”

老人家岁数大了,走进来的时候众人也都会往边上靠靠,但是韩忠还算是年轻一些,要进来只能是自己挤进来,就这样还是比老人慢一步,还挨了不少的骂。

听见人群之中韩忠的声音,许靖下意识地一回头,然后一眼就看见了人群前面的老人家,许靖心中一颤,心说,他怎么也来了?

“大人,您怎么也来这种地方了?”

许靖脸上堆满了笑容,向着那位老人就走了过去。

“哦,我来这里取一些东西。”老人根本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许靖的身上,虽然口中回答着,但是身子却向着韩言走去,“孩子,我来问你,你姓什么?”

还没走到韩言的身前,老人已经开口问上了。

“姓韩。”听见有人问话,韩言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这个老人,一时间,不由得愣了,“额……您是……”

不是韩言不懂规矩上来就问老人的身份,只不过看这老人这一脸的悲切再加上双眼之中的疼爱神色,韩言真的有些怀疑这个人是不是韩文的父亲,自己的‘爷爷’了,但是想到韩文曾经跟自己说过的没有亲戚了,想来也是不可能,因此韩言才会这么问。

“这位是当朝议郎,韩说韩大人。”

许靖跟在老人的身边,在韩言开口发文之后立刻就回答道。

议郎,大汉朝的官员,或许这么说有些不直接,大汉朝之中一等三公,二等九卿,三等侍中尚书执金吾,四等九卿辅官,五等大夫长史,六等就是这议郎了。所以说,这韩说的官职并不算低。

“哦!”

只不过,对于韩言来说,这老人的官多高都没关系,毕竟自己这里的情况特殊。

“孩子,跟我走!”

韩说也没有废话,直接就上前抓住了韩言的胳膊,将韩言从地上拽了起来。

“可是……我爹……”

“韩忠!带上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