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蚁贼也疯狂

更新时间:2019-11-24 10:49:49

蚁贼也疯狂 已完结

蚁贼也疯狂

来源:落初 作者:追雪逍遥 分类:历史 主角:陈削灵帝 人气:

追雪逍遥新书《蚁贼也疯狂》由追雪逍遥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削灵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黄巾是贼,是连蚂蚁也不如的小贼,但又是谁将他们逼上绝路的呢?曹操、孙坚、刘备是英雄,那为了生存和同伴而奋起反抗的主角陈削又是什么呢?是贼,是蚁贼,所有人都这么说。是贼又如何?胜利者有权书写历史,用谎言掩盖事实真相,看陈削如何率领穷苦百姓披荆斩棘,一统天下,用热血抒写属于小人物自己的英雄事迹。群号:344851691。已完本《满城尽是黄巾军》《董氏王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阳,靠近上林苑的位置,有一座非常雄伟奢华的豪宅,占地数十顷,放眼眺望,楼阁相连,山水相映,内有锦绣山河,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尽显华贵阔丽,就连三公九卿的宅邸,与之相比,也是相形见绌,寒酸了不少。

府门外,车水马龙,来往穿梭的公卿权贵络绎不绝,不过,距离府门足有数百米,所有人便全都乖乖的下了车轿,谁也不敢在这里放肆撒野,因为,这里虽不是朝堂,却可以决定朝堂上的一切。

朱漆铜锭的府门上,当今灵帝亲自御笔题的匾额“列侯府”,这里是张让的府邸!

此刻,厅堂之中,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蛇鼠一窝,全都聚集在一处,张让的妻妾莺莺燕燕,婀娜妩媚,端着茶盏款款而来,赵忠封谞等人看的眼都直了,连连称赞道“列侯真是好福气,金屋藏娇,姬妾个个千娇百媚,吾等远不如也。”

十常侍,都是阉割去势之人,按说本不需要女人,可腾贵到了青云,权势到达顶点,尊崇到连当今天子都可以任意摆布,便一个个不管生理是如何的状态,做出了比男人更男人的架势,从民间选拔姿色不俗的美貌女子,来充当自己的姬妾,面对柳容婀娜,Chun气四溢的姬妾,张让这些去了根的残虎废狼,在锦塌床底之上,变态的Xing-事全都做到了极致,别人能够享受到的,他们只多不少,而且手段个个令人发指。

天上人间,十常侍,将天上搬到了人间,个个滋润的赛过活神仙。

众人的恭维,张让很受用,轻轻的端起茶盏,刚要喝上一口,忽然忍不住笑了出声,“这些女人,呵呵,可不是咱家费心从各地网络来的,而是,那些黄巾蠢贼们送的,不仅如此,金箔美玉,奇珍异宝,也送了不少,我想在座诸位,也都得了不少黄巾贼的好处吧。”

十常侍,素来同进同退,同气连枝,彼此之间,倒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封谞忙点头笑道“列侯说的极是,唐周自以为聪明,竟绕过我等去了省中告密,他哪里知晓,整个朝野,到处都是我们的党羽,本以为妖道张角能够成事,想不到,布局如此周密,结果,还是被自己人所坑害,一下惨死数千人,全部车裂而亡,本想帮他们一把,结果,还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此事切莫大意,吾等背后私自与黄巾密谋一事,务必妥善处置,所有知情人,必须全部除掉,免得夜长梦多,给自己平添烦扰。”

张让还是神色郑重的叮嘱了众人一番,众人连连点头,不过,谁都明白,就算此事泄露,对他们来说,也仅仅是添点不足轻重的烦扰罢了,想要扳倒他们,放眼天下,还没有人有这个能耐。

赵忠低头沉思了一会,略显担忧的抬头冲张让问道,“列侯,黄巾一事,你怎么看?毕竟,他们可暗中密谋了许久,唐周告密,死的也不过是潜伏在洛阳一带的教众帮凶罢了,要知道,张角的大本营可是在冀州,一旦此人得到风声…怕是要有所行动啊。”

赵忠跟张让一样,都是权势通天,极得灵帝恩宠的宦官,灵帝曾当众对人说过:张让是我父亲,赵忠是我母亲!

张让不在意的将茶盏里的茶水喝了一口,眯缝着眼睛不屑的笑道“就算张角被逼作乱,指望一群刁民黎庶能成什么事?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一旦作乱,我等自当表奏朝廷出兵征讨,诸位不要担忧,这天下,将会牢牢的掌控在咱们自己人手中,谁都休想染指。”

说着,啪的一声,张让一用力,狞笑着将手中的茶盏狠狠的摔在地上,豁然起身,目不斜视,高挺着胸脯,张让的身上,倒真的别有一番披靡四海执掌一切的气度。

茶盏摔碎,不一会的功夫,几个曼妙娇俏的姬妾疾步走来,愣是跪在地上,一一将碎裂的器皿全都捡了起来,哪怕是洒在地上的茶水,他们也用衣袖擦拭的干干净净!

得知唐周叛变,马,元,义等人被车裂处死,张角大吃了一惊,起事还没准备妥当,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事已至此,张角还是果断的召集教众起义了。

一时间,整个中原大地,蛰伏在各地的黄巾教众,好似凭空从地下冒出一样,人海如潮,声势震天,一场浩浩荡荡足以席卷整个天下的起义,于公元184年2月,爆发了!

………………

“站住…”陈削等人混迹在人群中没等出门,就被几个官兵给拦下了,其中一人伸手指了指躺在担架上的少年,忍不住赞了一声“这玩意,还真是新鲜,不过,人都已经半死不活了,干脆我好心帮你们一下吧。”

说着,那官军高高抬起右腿,眼看着就要一脚跺下去,陈削赶忙上前拦阻,“军爷,你行行好,他一个半死之人,可别让军爷沾了晦气,还望军爷高抬贵手。”

“哼哼…也罢。”陈削的话让那官兵听的很顺耳,刚要放行,他那Jian邪贪婪的眼珠子又盯向了虎妞。

虽然虎妞的头发被陈削剪掉了许多,身上也是又脏又乱,可是,毕竟是个十二岁的女孩,胸脯已经微微鼓了起来,若是仔细看,多少能看出点眉目。

“军爷,您靴子都脏了,小的帮你擦擦。”

陈削暗道不妙,赶忙趴在地上用衣袖讨好的替官军擦拭马靴,狗蛋金彪也赶紧过来帮忙,那官军愣了一下,随即朗声大笑起来,“算了,算了,你们走吧,还真是一群没骨气的贱民。”

好不容易出了城门,大伙继续赶路,陈削却停住脚步,回头久久的望着那巍峨挺拔的城门,双拳攥的紧紧的,眼珠子瞪的溜圆。

“陈削,你怎么了?快走了…天要黑了。”

虎妞和狗蛋,也全都纳闷的看向陈削,不知道老大这是怎么了?

“金彪,这究竟是个什么世道?”手指攥的几乎掐进了肉里,陈削咬牙切齿,回过头来不甘心的冲金彪道。

“呵呵,我就知道你肯定心里不舒坦,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活着,有把子力气,能抢点吃食,很简单,可是,也仅仅是狗一样活着,任何人都可以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官兵,强盗,权贵,哪个不是这样?走吧…”无奈的叹了口气,金彪相信很快陈削就会习以为常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