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超红家丁

更新时间:2019-11-29 11:12:51

超红家丁 连载中

超红家丁

来源:落初 作者:白发燃魔 分类:历史 主角:李青青 人气:

《超红家丁》由网络作家白发燃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青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的理想,是成为京师第一管家,每天可以遛遛狗,逗逗鸟,看看小人书,有人吹箫,有人嬉笑。  偷窥无罪,偷人万岁。  简单的说,这是一本小人物窃玉偷香的激情成长日记。  高度还原当你也穿越后,一个逼真的花花绿绿大世界。  七分历史,三分玄幻。承诺绝对良心作,节假日也不断更。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咔!

唐叶率先报停!

而欧阳秀虽然手速很快,但仍然棋差一招,手中的账单还有四五份,就比唐叶慢了那么两三个呼吸之间。

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

唐叶朗然报道,“今年七月,望月楼共采办一百三十五两器物。蔬菜类二十三两,其余皆为炭火和牛羊肉一应物事。老板娘,不知道我有没有答错!”

“小叶子没算错,正是这个数。你们可以去对一遍。”

欧阳秀和刘大厨一众,望着地面上那些歪七扭八的阿拉伯数字,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和天书有什么区别吗?

唐叶斜眼望着欧阳秀,嘿嘿笑道,“怎么,不服?”

欧阳秀只知唐叶的算盘水平只是一般水平,但地上那些符号又是神马?弄了半天根本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顿时怒道,“你,你耍诈?”

唐叶知道这事跟这帮人解释不清楚,加减混算,是在自己那个时代三四年级的小学生都会。特别是阿拉伯数字的简化,在算术上大大改进了中国人的算术体系。再加上算盘珠子我也懂啊,稍微配合配合,想打赢欧阳秀一点都不难!

真的,不难!

柳青青也是吓了一跳,唐叶的算法也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你们对这个结果有异议吗?”

柳青青问到,众人面面向觎,虽然明知唐叶赢,欧阳秀输了。

但他们不知道输在哪里。这才是要命的!

刘大厨深知这一盘决不能让唐叶赢。立刻建议道,“老板娘。这算法最好再来一局,也让大家看清楚一些,不能没了公正。”

欧阳秀锐气消尽,但他也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道,“叶小唐,你若能再胜我一把,我就拜你为师,以后鞍前马后,你说一我绝不二。”

“此话可当真?”

“君子一诺,绝不更改。”

“我呸,你还君子?那我们再来一局。”唐叶笑嘻嘻的说。

要赢当然就得绝对强势。

当下,柳青青又从账台里取来两摞单据,往两人面前一丢,叉腰怒骂,“你们这些大男人,输不起吗?这又不丢人,我就觉得欧阳秀很厉害,以前我都没发现呢?不过相比下,小叶子更厉害!这把一局定乾坤,能有问题吗?”

“这一局要是再输,欧阳秀输得心甘情愿……”

“嘿嘿,赢你?不难!”

两人很快又进行了第二轮比拼。约莫半刻,唐叶手中一百多张单据又有了结果,而欧阳秀还是晚了一拍。

柳青青复核一遍,唐叶的结果完全无错。柳青青咯咯笑,“厉害,厉害。现在我宣布,叶小唐赢了第一局。”

欧阳秀是个较死理的人,还想和唐叶再比一轮。

正要开口,唐叶一声大喝。

“跪下!”

欧阳秀争辩,“我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既非天地,二非圣贤,三非父母尊师,何德何能让我下跪?”

“你前面都答应输了拜我为师,现在矢口否认!”唐叶一脚飞踹将欧阳秀踢到柴堆上,“你个无耻之徒,就你这样的我还敢收为徒弟吗?以后别烦我啊,别烦我!”

诸人见状,都往后站了一步,生怕唐叶看谁不爽也下手了。刘大厨压力山大!额头上已见一丝虚汗。

柳青青正色说道,“第二局,咱比刀工。一个好厨子,每一款菜都得色香味俱全。其色,便是形状,考验的是刀工。对吧……虽然小叶子不是干厨子这行当的,不过你们两个也不要麻痹大意。”

柳青青作为裁判,心里暗暗为唐叶捏了一把汗。这一局有些难度了,如果唐叶输掉,后面比做菜的话一定会输得很惨。更何况,刘大厨和草鸡头,都是有名有姓的大厨,在阳关城虽然算不得最顶级厨师,但那都是有些真材实料的。

“端素藕俩截,麻鸡俩只。一荤一素,比刀工!”

三个大菜墩子,分别立在唐叶、刘大壮、草鸡头三人面前。

比试的食材都已取来,分别是长度一致的藕段,已经剖膛风凉的麻鸡。

“大壮哥,你要知道——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很可能关系到你未来的幸福。”

“草鸡头,你自称草鸡一绝,也不能输啊。”

大战之前,草鸡头和刘大壮分别有点惺惺相惜,不过在唐叶眼里,这纯粹都是些无病**的话。

但是人群有人喊道。

“打倒叶小唐。”

“打倒叶小唐。”

“打倒叶小唐。”

“停住,不许这么喊,我刘大壮是要公平决赛,你们不许这样。”刘大厨制止众人取闹,偷偷瞥了一眼柳青青。却发现她目不转睛的望着唐叶。草鸡头的眼睛则一直盯在盘中的麻鸡上,盘思着哪样下手更有把握。

刘大壮心中莫名疼痛一下,忍气香声地说,“叶子,这一局咱们既然比的是刀工,我把规矩说好了。藕片我们要比谁的薄,切片多,谁切的片数完整且数目多者赢。麻鸡比的是去骨,谁的肉屑少,形体完整,算赢,如何?”

“行!”唐叶一看他们拿出的食材,就知道了比试规则。

刘大壮面前的木墩上,一截藕段,七八双眼睛直盯盯的注视着这里。他一抖浑身肥肉,手指一点压住藕身,厨刀一颤,便是一阵密集的刀切声。

唐叶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刘大厨的刀柄,在这两三个呼吸中竟然下刀七十二次,频率完整,刀工娴熟,等刘大厨把手一磕时,藕段一如初往,尚且粘在一起。

“不错,不错!”

众人一阵喝彩,柳青青找来一根竹筷,一片一片细数。

“两寸长藕段居然切了七十二片,大厨就是大厨啊。”柳青青看后赞叹不已,脸色却渐渐转变,晴转多云,继而怒道,“为什么最近的凉拌菜,和这刀工有天壤之别。刘大壮,你在给我偷Jian耍滑!!!”

眼看柳青青就要发作,唐叶哈哈大笑快要挤出眼泪。

面对柳青青的暴怒,刘大壮瑟瑟发抖。搞的唐叶都有些同情他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汉柔情?

唐叶道,“草鸡头,你把鸡也处理了吧,待会我一起上。”

草鸡头冷哼一声,用一把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处理起麻鸡。

一会儿,盘中鸡头归鸡头,鸡翅归鸡翅,但在皮层下面,那些骨头都已经分段割裂,看上去还是一只完整的麻鸡!

众人免不了一阵喝彩,刘大厨和草鸡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望着唐叶。

“也不过如此嘛。”

唐叶心想自己若不是追风境的强者,估计这局是玩完了。冷笑之余,就见他从怀中取出一截短刀,一股劲气从刀柄输入,这柄刀立刻捅进了鸡屁股里。

唐叶在里面搅动了几下,这看似非常笨拙猥琐的动作,实际上唐叶动用了浑身劲气,化成刀气在鸡的腹腔中自行切割。

众人似乎都感觉到菊花很疼!

然后唐叶一收手,刀尖上尚余丝丝鸡血。他看也不看众人鄙夷的目光,短刀一甩于半空掠过半弧轨迹,几乎是蜻蜓点水般点在了藕段上。

众人只听见一阵嗡嗡嗡切刀声,根本看不清唐叶的手指和刀影。

“散!”

这一字刚刚出口!

唐叶就呵出一口白气吹出,菜墩上的藕身受力,就像车轱辘一样往前滚了几寸距离,如同书页般薄而透明的藕片开始自行滑落,在行进过程中竟然呈现出数朵莲花相依怒放的场景。

这和后世水墨动画片又有何区别?

众人一阵窒息!

特别是这几朵藕片莲花,由于暗含鸡血而粉红怡人,与盛夏中荷塘所见颜色,如出一辙。

唐叶嘿嘿笑道,“老板娘,验货!”

这哪里还用验货?胜负一目了然。

但仍有好事之徒前去查看,数出来一百零八片之多。

刘大厨显得有些不平静了,道,“你虽然赢我了。但你这麻鸡根本就没动,这局最多算是平手!”

“平手?”

唐叶嬉笑一声,朝柳青青道,“老板娘,你继续验货。”

柳青青用筷子一夹麻鸡,顿时呈现出一张完完整整的鸡皮,根本没有任何的零碎剥落。麻鸡的鸡冠、鸡爪上的皮质,也一应俱全。

再深一层,鸡肉也极为完整。

最里面,却是所有鸡骸堆在一起,形状像是一只小母鸡。

草鸡头面色煞白,“叶子,叶子,你这功夫怎么学的,教教我可行?”

“哈哈,那以后就好好给我干事,我就教给你。”

唐叶毫无悬念的赢了这一局。

“第三局老子不比了!!!”

“为何不比?”

“六十分万岁,六十一分浪费,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叶子从来不干,我就气死你们这群贱人,不比啦,我不比啦……老板娘,我这大堂还能做不啦?”

刘大壮气得吐血,但唐叶一直隐藏了武学身份,这堪精妙手段,又岂是他这寻常厨子能比得?

一众伙计们见大势已去,迅速调转方向,深深谴责草鸡头和刘大厨唆使。

唐叶随便骂了众人几句,最后在刘大厨和草鸡头耳边低声说道,“两位,你们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如果第三局我赢了你们,以后望月楼还有你们的立身之地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两位厨子心中矛盾之余,想想唐叶或许还真给自己留了条退路呢!

再一想,这婀娜多姿风韵无两的柳青青,似乎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刘大厨多少有些失落。

当晚,唐叶正式成为了望月楼的大堂。这也算他对自己有了个交代。第二天一大早,柳青青欢欢喜喜的带唐叶去裁缝铺子定做了一身长袖衣裳。又几日,衣服下来了,唐叶整个人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形象与当初那个跑堂伙计有了天壤之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