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囚唐

更新时间:2020-02-13 02:45:28

囚唐 连载中

囚唐

来源:落初 作者:形骸 分类:历史 主角:闫闫寸 人气:

完结小说《囚唐》是形骸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闫闫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武德九年,长安。一名富商在烟花之地遇害,负责调查此案的八品县尉闫不度一路追查,发现凶手与秦王李世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闫不度怎么也想不到,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竟促成了玄武门兵变,李世民终于夺得天下……他更想不到的是,查案过程中救起的一名少年,竟来自公元2277年。身为大唐本土居民,闫不度该如何与穿越者相处?又如何协助穿越者完成从千年以后带来的艰巨任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子脚下的缘故,万年县衙的监牢内有几间牢房条件很是不错。

整洁干净,有床榻,有桌案。

能住进这里的,通常是获罪的官员,有一定几率翻盘,万年县衙不想得罪他们。

此刻,卢家小郎君就住在这样的牢房里。他正在睡觉,脸上的脂粉已洗掉了。

牢头陪同闫寸走到近前,打开牢门,锁链发出叮当声,刺耳,或许牢头故意想用这声音弄醒牢房内的人,省得闫县尉去喊了。

小郎君确实醒了,他翻了个身,趴在榻上,抬头看着闫寸。

闫寸也打量着他。十四五岁,被疯病折磨的缘由,他很瘦,或许实际年龄要大一些。明眸皓齿,一副文弱书生相。

闫寸沉默着。他虽然手腕狠辣,却没有跟傻子打交道的经验,忌惮对方发狂,一时不知从何聊起。

倒是那小郎君先开了口。

他指着自己右肩的位置道:“蛰虫叮的,你知道了吧?”

他一开口,闫寸有些诧异,竟不是疯言疯语,竟完全看不出他是个痴傻儿。

闫寸狐疑地点点头,问道:“蛰虫窝是你捅下来的?想让你大哥死,因为他常常毒打欺负你?”

小郎君摇头,“是他嘴馋,派我爬树取蛰虫蜜给他吃,我不过捅了两下,那虫窝就掉了下去。”

撒谎。闫寸在心里想着。大哥指使你捅蛰虫窝,能不提前做好防范?傻子才会穿着纳凉的半臂短打等在树下挨蛰。

“随你怎么说吧。”闫寸道:“反正是你的家事,即便闹到官府,疯子杀人也不必担责受刑。”

“我不疯的。”小郎君道:“我已不疯了。”

可能吧,但你傻。闫寸在心里想着。疯子不必担责受刑,这个时候说自个儿不疯,是不是傻?

小郎君又道:“明知我痴傻,不必担责,您还将我带到县衙,有别的事吧?”

闫寸立即否定了刚才的想法,这小子不仅不傻,还很精明。

“我确有些事要问你。”闫寸道。

“你说。”小郎君想要坐起,显得更正式些。闫寸在他后背一小块还算完好的皮肤上按了一下。

“你就趴着吧,不必拘礼。”

“好。”

“我问你,卢员外吃药丸,就是那种……药丸,你可知道?”

县尉做久了,闫寸已见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也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与人谈论这些事。但对上这小郎君,他有些心虚。

这人如此年轻,懂他所说的是什么药吗?用不用向他解释?真要解释一番,可有些尴尬。

小郎君却一本正经道:“我知道一个清淼道人,去过卢府,向他卖过那种药。”

“你……确定?”

闫寸的意思是,你真的明白我在说什么?

小郎君无奈道:“我知道啊。就是吃了能让男子……雄姿勃发,对吧?

至于清淼道人,我不会记错,他还给我瞧过病,做了三天法事,装神弄鬼,江湖骗子一个。卢员外常常找他买药。”

“常?你确定?”闫寸追问道:“你确定他找清淼道人,买的是行阳药?”

“据我所知,卢员外身体好得很,没啥毛病,他只可能是买那种药。”

闫寸心念电转:

卢员外列出的名单上,可没有什么清淼道人。

如果真像小郎君所说,卢员外常常在清淼道人那儿买……药,列名单时就不该将他漏过……难道是刻意隐瞒?

闫寸记下了疑点,打算回头好好查查。

同时,他也注意到,这小郎君并不称卢从简为“父亲”或者“阿耶”,而是生分地称其“卢员外”。但这是人家的私事,闫寸不想做评价。

话已问完了,两人对面而坐,有些尴尬。

好在,狱卒买了食物回来。

两名狱卒抬进一张矮几,将胡饼野菜酸梅汤全摆了上去。

狱卒得了钱,态度越发恭敬,对闫寸道:“闫县尉还有什么吩咐,尽管支使我们。”

他又指了指小郎君,“这位小兄弟在这儿,您放心,我们定会好好照顾。”

小郎君向狱卒道了谢,待狱卒离开,闫寸招呼道:“吃吧,这几日你暂且在此住着,养养伤,我手头这案子,后续或许还用得到你。”

“乐意效劳。”小郎君举杯,将酸梅汤一饮而尽,道:“真好喝啊。”

他对食物的称赞,倒是让闫寸打开了话匣子。

“这家酸梅汤,配了洛神花熬制,是消暑的好东西,狱中什么都好,就是热,你多喝点。”

“好。”

小郎君十分领情,又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

“对了,你叫什么?”

“吴关。”

“什么?”

“吴越之地那个吴,关关雎鸠的关,吴关。”小郎君简短地解释道。

“你父姓卢,你姓吴?”

“他不认我这儿子,我随母姓。”吴关狡黠一笑,道:“我若说自己是从一千多年后来这儿的,原先那个卢关已经死了,我用了他的身体,还改了他的姓,你信吗?”

“你来这儿干嘛?”

“找人。”

“什么人?”

“仇人。”

“哦,你是来报仇的。”

“对,血海深仇。”

“我信你。”闫寸特别认真地回答后,又摇了摇头,道:“果然是痴傻的……”

吴关打着哈哈,“我猜你也不信……对了,你叫什么?只知道你姓闫,其它的我还一概不知。”

“闫寸,字不度。”

“不度。”吴关重复一遍,“春风不度玉门关那个不度?”

“什么?”

吴关低头笑了笑,“无事,以后我就叫你闫不度吧?”

“都行。”

“喂,闫不度。”吴关立即试着叫了一下。

闫寸不想搭理他。

“闫不度。”吴关又叫。

闫寸只好答应:“怎么?”

“求你件事。”

“说。”

“我可不想回卢府了,等你办完案子,不用再对我问话,悄悄放了我可好?”

闫寸可以答应的,毕竟这疯子的死活与他无关。但一想到金创医对吴关那只受伤脚踝的描述,闫寸还是多问了一句:“出去以后你打算干什么?”

“报仇啊,不是告诉你了吗。”吴关道。

闫寸叹了口气,“再议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