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寒门武夫

更新时间:2020-02-14 03:02:59

寒门武夫 已完结

寒门武夫

来源:落初 作者:心成 分类:历史 主角:刘氏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寒门武夫》是心成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氏王,书中主要讲述了:家徒四壁,莫欺少年穷,农家小院是非多。三告御状,金榜题名时,发配充军末前路。忠心不二,热血洒战场,前堵后围奸臣笑。一手执笔,刀下流亡魂,朗朗乾坤见人间。一场大病,让本来富裕的家庭陷入奴隶的边缘,大娘二娘十两银子想卖掉他,为了十两银子,他暴起伤人。“滚,老子不是东西,就值十两银子,呸!什么东西不东西的,老子是人,是人。”为证明自己的价值,王第志奋发图强,下河捕鱼,上山打猎,养鸡放牛羊,上的了庙堂,下的了厨房。三告御状,左侍郎撞了玉柱,状元郎回家种红薯,戏耍了群臣,陛下亲封斗战胜佛。“哼!瘪三,你!不服!”眼神藐视一切。“你!咬我啊!”昂头挺胸指点江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小的会客厅里,坐满了人,显得很是拥挤,但是这些地主大佬们,今日一个个都脾气非常好,就算是对头,也相互间谈笑风生。

王老爷黑着脸,坐着主位上一句话不说,拿起茶杯喝着清水,一点面子很是不给这些地主们,但这些地主陪着笑,对老爷子问长问短,有时提一些他们以前经历过的事,对于以前同是地主的地主们来说,这礼仪他们不能费,这是教养。

王大娘坐在老爷子下手,脸上Chun风得意,今日是她掌权来第一次招待客人,就连自己压箱底的精品茶也拿出来了,但是拮据的老王家,没有什么吃的,给每位地主上来一杯清茶之后啥都没有了,让不少地主皱眉。

这让王大娘很是不悦,但她又不能陪着笑脸对着这些地主们,脸上颇为尬尴,这件事明显是她考虑不周,或者王第志醒来的太快,打乱她的节奏。

今天她没有招待好客人,那传出去那丢的是她丈夫的脸面,让王大娘很着急,对站在她旁边王二娘施了一个脸色,王二娘心领神会,立马咳嗽一声,让本来有点吵杂的客厅都停了下来,地主大佬们很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王大娘赵氏对王二娘李氏直接无语,捂着脑袋差点气晕过去,她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王二娘彻底扮演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

名门都有名门的颜面,端茶上菜那是最基本的礼数,对于以前是地主,现在又是书香门第,客人来了之上一杯清茶,不给下水食,那让人出去说王家没教养,脸面就全丢了,以后怎么出去做人,更有甚者影响自己丈夫王守忠的功名之路。

一个没有教养的家庭,怎么能成表率,服天下人,视大周朝礼不顾,说轻是违礼,说重那是眼中无大周,有杀头之罪,大周朝忠孝仁义,礼义廉耻,这是最基本的礼仪,礼不可废。

所以,王大娘差点气晕过去,这一弄不好,她不仅害了自己的丈夫,丢了功名,也有可能害死全家,那她才是老王家最大罪人,以后人戳她家的脊梁骨,名节不保,遗臭万年。

此刻她必须说点什么,不然这些地主们出去稍稍宣扬一下,王家没有礼数,她真的背负罪人。

“呵!呵!”王大娘站起来尬尴的笑了笑,那些地主大佬们看起来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们心里却有很多湾湾,要是王家没有礼数,那自己可就真的少花钱,或者不用花钱,得到不再是一个神童,而是王先生,一名童生,买卖太划算,他们现在有种离开的冲动。

“各位出自名门、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客厅狭小,请各位老爷见谅,民妇第一次招待客人就这么多客人,民妇慌恐,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多担待。”说着王大娘行了万福利,一谢赔罪。

各位大佬大爷纷纷起身回礼,王大娘都赔罪了,他们礼更不能费。

“下茶食马上就好,各位稍担待一二。”王大娘话氛一转,立马点出今日还缺下茶食,王二娘这回不蠢了,终于知道她犯了什么,脸色一跨,悄悄退后几步转身离去,赶紧准备下茶食了。

“呵呵!各位老爷都知道老王家揭不开锅了,一个个马踏金玲,车系花,丝绒绸缎大红袍,就是不带点吃食,真是让我这老太婆脸上无光啊!这要是说出去,各位大爷对没落的的老王家落井下石,还是。”祥林嫂人为到话已到场。

“这、这!”各位地主们脸色一变,脸色立马变为猪肝色,刚刚的一点得意境烟消云散,只能对着王大娘干笑了赔罪,说什么看望第志心情急切,一时忘了,改日当一定上门赔礼。

王大娘也是很感激祥林嫂,同样是掌一个家,祥林嫂的手段比王大娘的高明不知多少倍。

王大娘随身的丫鬟给每位大爷上一小碟花生,看到一小碟花生,各位地主脸绿了,里面只有三个花生仁,看都不够看,更何况吃。

各位地主很是气愤,但不得不压住火气,谁让他们有失礼数。祥林嫂这一招恶心了他们,也在诸位中掌握主动,立马成为这次事情的领头人,强势登场,把他们所有的气势压了下去。

就这一招就显示了各位地主的能力差别,这让各位地主对祥林嫂重新认识了一下,也重视了一下。

对于像祥林嫂这样的新晋地主,各位根深蒂固的地主像是看小丑一般,但是今天他们体验一把小丑的滋味,这不得不让他们重新认识这位新崛起的地主。

祥林嫂大方的坐在王老爷子右下手。在各位地主中,地位大部分比祥林嫂上,但是他们却没有祥林嫂的这样强势,占据主动,一副我是你们领头人的做派,这是一个信号。

今日,表面上是一个争夺神童,但在暗地里,是各大地主的较量,开局祥林嫂遥遥临先,占据主动,从另一个方面说明,这是一场新晋地主与根深蒂固的地主的一场较量,他们各自代表着不同势力,是一场无心的较量。

五年的大旱,让各种权力更迭,有人衰落,有人崛起,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功是踏着万骨而来。

今日,祥林嫂代表新晋势力对根深蒂固的大佬们的宣战,战争从地上转战到明面上,这是显示新晋地主的实力,也体现他们的决心。

对于传承几百年的大佬们,他们没有想到,新晋势力已经有与他们叫板的实力,让他们不得不互相望了望,心思全在如何解决此事。

想通关键,各位大爷有点坐不住,他们想把这个消息立马告诉根深的大佬们,但是他们又不能开这个头,以免落人口实,那他们的形象就大大的受损了。

今日祥林嫂占据上风,他们失了士气,主动权,影响,今日断没有任何可能,来日方长,还有几天,他们还有机会,就算失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失去一个神童,在他们眼中不算什么,他们要是想要,其他地方随意买一个,但是祥林嫂一句话将他们颜面扫地,这梁子结下了,回去一定准备如何敲打敲打这跳梁小丑,这才是他们最重要的。

最后这位地主们眼神示意下,最弱的一位地主首先赔礼告罪,起身离场,随后众人一纷纷上前赔礼告罪,祥林嫂坐在上首喝着茶,吹着气,一脸的风轻云淡。

“各位员外,财主,乡绅,小子感谢你们的关心。”王第志突然冒了出来,挡住去路,对着正门磕头感谢。

“第志侄儿不可,万万不可,这是折杀我们,是我们叨饶了,叔叔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一个与王家沾亲带故的地主,立马拉起王第志。他们的心思大家都知道,这位神童考一个一般功名,那没什么,要是将来考一个状元什么的,那可是要他们的命,所以他们万万不可。

“可各位长辈,员外对小子的关心不能忘,小子一定记在心上。”王第志很是真诚地感谢。

但是各位大佬们一听脸色一变,心说这小子太能记仇了,千万别让他考中进士,上天保佑。

王第志又半跪低头感谢,礼不能废,他必须要给一个礼,有来有回。但是当他抬头一看,自己周围空了一大片,各位大佬脸色不好,让王第志很是尬尴。

“呵呵!”干笑一声。

“各位大爷,大老爷,今日一是感谢你们对小子的关心,小子感激不尽,另一件事就是,小子在这立誓,所有的欠款,小子一力承担,另小子不希望有任何人在我亲人面前提买卖人口的事。”王第志深吸一口气,脸色珍重道。

王第志特意地看了一下自己的父母,王守仁夫妇震惊这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们没想到自己儿子大病一场居然这么有担待了,很高兴,也很欣慰,但是更想到自己儿子居然一力承担,这是自己儿子吗?

“儿。”刘氏看到自己儿子这么有担当很欣慰,但是想到那五两银子的高利贷,一颗心不能放下,推开人想阻止自己儿子做傻事。

“娘放心,我自有分寸。”王第志平静地看着刘氏,乌黑油亮的眼睛,散发着强大的气势,坚定的双眼是那么有力。刘氏的心在看到这双坚定的双眼,所有的话呀在喉咙里,握握拳头,站在那,她相信自己的儿子。

王第志转过头,眼神扫视着众人,他的眼神很刺眼,像一把利剑,很有侵略Xing,让所有人不得不偏过头或者低下头,不敢与之直视。

“要是让我知道,人头落地,血溅五步。”王第志说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决绝之情溢于言表,像含有无上神威,在在场的每位脑中炸响。

“各位员外,乡绅,大爷,大老爷请。”王第志说完双手请各位大佬出门,比祥林嫂更加强势,乌黑的大眼睛配合那面无表情,像柱子一样站在门外,让众地主们感觉那里影藏一头沉睡的巨虎。

他们就算买官的时候,见过的大老爷都没有王第志此时威严之重。

各位大佬再路过王第志的时候,都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平川村百年来的第一神童,他们感觉这是一条金鳞。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