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猎美记:烈女难挡桃花瘴

更新时间:2019-11-02 01:03:58

猎美记:烈女难挡桃花瘴 已完结

猎美记:烈女难挡桃花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若有所湿 分类:女生 主角:叶青容颜 人气:

若有所湿新书《猎美记:烈女难挡桃花瘴》由若有所湿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叶青容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端坐在至高的宝座之上,她渺视着整个世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人前她是武林的霸主,嗜血成性并且还残忍无度,单听到她名号就让人闻风丧胆。人后她却是温情似水的小女人,婀娜多姿的身影让所有男人浮想翩翩,是稀世珍宝的存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诛仙,你去休息,晚些我来找你。”月如还是温柔的对诛仙说,眼里和语气里带着一些歉意。

因为为了救人,她不得不做下面的事情,可是这样她必然要对不起诛仙了。但是,对诛仙的承诺,‘照顾他一辈子’是不会变的。

诛仙,随着金姑姑依依不舍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停的回头望向月如。

待他们走后,山伯也随之要走,却被月如叫住了。

“山伯,问你个事!”

“宫主,请说!”山伯,有些诧异。

“风月之病痛,真的只要和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之人交欢了就会痊愈吗?”

“是!”山伯很干脆的说道,不过很快他明白了什么:“难道,宫主你是。。。。”

“没事了,山伯你下去吧!”

“是!”山伯心里轻松了不少,如果是宫主的话甚好!

“山伯。。。。”月如再次叫住了正好转身离去的山伯。

“宫主,又有何咐。。。。?”

“请帮我照顾下诛仙,没有我的允许,不得任何人进来!”月如知道诛仙定会来找自己,可是为了下面的事情,她不得不让山伯看好他。

山伯会意,立即答道:“宫主,请放心!”临走前关了好门。

所有的人都退离里房间,现在只剩下月如和昏迷的风月公子。

月如凝视着床上虽然是昏迷,却依然被痛苦纠缠都一脸的痛意的风月。心里,莫名的揪疼使她难以自拔。

想,他们初见这风月公子的时候,只觉他是冷傲自持,却不想他原来还有这么让人疼惜的一面。这样俊美的人物,最终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自然宁可牺牲性命。

想到这里,月如心里更痛,情不自禁之下,手附上了那张俊美的脸上,摩擦着。

原本皱着眉头的俊脸,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整个面容舒展开了。

月如用枕头垫高了风月公子的头,端着青菜粥,吹了吹,最后才放心的一点一点的喂向那张憔悴紧闭的嘴。

可是,那张紧闭的嘴让月如无法喂食,月如只好用自己的嘴含住粥,亲自度给他吃。

就这样一口一口的,终于一碗粥全全吃下了风月公子的肚子。

昏迷的人,感觉着有人在亲吻自己,紧闭的眼睛慢慢的张开了起来。映入他眼里是,居然是那张绝色容颜,他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她。

风月脸上一闪而过的诧异全全落入了月如的眼里。

“你醒了吗?觉得怎么样,好痛吗?好些了吗?我刚才喂你吃了青菜粥,对你身体有帮助的。”月如笑着,温柔的问道。

风月公子,依然诧异,吃惊的看着月如,点了点头:“你喂我吃的吗?”说话间,风月摸着自己的嘴,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不是梦,真的有人在亲吻自己。

可为何自己不觉得恶心,也不恼怒呢?想到这里,风月的脸竟然难得的泛起了红云。

“是哦,对不起,你昏迷,我只能度给你吃,我。。。。”见他那样,月如也有些难为情了。

“还疼吗?”月如手轻轻碰触着风月受伤的腿。,关心问道。

风月刚要说什么,可是病痛再次发作,让他全身不停的颤抖,冷汗再次冒了出来,他痛苦的呻呤着。

见此,月如不加任何犹豫,点了他的痛血,低头吻住了那两片发紫的薄唇。

“唔。。。。”风月非常诧异,瞪大了眼睛看着月如。

月如吻得透切,吻得认真,从一开始的浅吻转变成后来的深吻,她不知道为何她那么的贪恋他,甚至心疼他。

“以后,有我,你不会再痛了,把你交给我,可好!”月如和风月深吻着,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有货一般让风月忘记了拒绝。

在风月诧异间,月如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衣襟里。

风月的心跳加快,一向冰冷的他却也有被融化的时候,可是,放佛他还融化得心甘情愿。

“唔。。。。”

诧异没有了,有的只是配合。

一开始的被动,也没有了,有的只是主动。

风月一个翻身把月如压在了身下,迷离的鹰眼深深的注视着眼瞎的绝色女子,昩子里包含了柔情。他闭上眼睛,吻住了那张娇唇,他吻得火热,吻得彻底。

他的手也探进了月如衣襟,游离,抚摸,只听见‘嘶’的一身,月如的身躯已经全全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嗯。。。风月。。。”风月的抚摸,让月如的心,不停的跳动,她从来没有这样触电的感觉。

“你,的腿有伤。。。你还很。。。虚弱。。。。”想到他的不适,月如关心到。

风月没有回答她的话,低头用嘴含住了那颗诱人的樱桃,用牙齿轻轻的磨蹭着,手不安分的在月如另一只玉峰上揉捏着。

“嗯。。。。。”月如从喉间发出让人欲罢不能的媚声,她的手摸进了风月的下身,轻轻的运用了内力。立马,风月也一丝不挂的和自己坦诚相对。

月如的手不停的在他的分身上,上下摩擦着,由原本的面貌变得粗大挺拔。

“风月,你。。还好吗?”感受到身上的风月,有些不适,月如问道。

“我,我。。。”风月还没有说出来,便已经被月如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月如用嘴亲吻着他的全身雪白的肌肤,一边细语:“把你交给我!”

说话间,她支起了身子,双腿交合在风月的腰间,抬起屁股对准了他挺拔已久的分身,坐了下去。

“喔。。。。。”分身被诱惑的洞穴深深冠盖的快意,使风月情不自禁的发出情欲的呻呤。

“喔。。。。。”巢穴被巨大的欲火填满,月如觉得整个身子如同的云端,飘飘然然的感觉,让她舒服不易。

她的屁股不停的摇摆着,上下抽动着,两只小白兔也蹦蹦跳跳的活跃着。

初始情欲的快感,让风月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双手分别握住月如的两只白兔,轻轻的揉捏着。

整个房间里,弥满了,情欲的种子。

淫荡的摇摆,放肆的呻呤,使他们双双陷入了情欲的深海。

在恩爱之中,风月的身子不听的颤抖着,有激情的快感有病痛的不快。

快乐和痛苦交合,隐忍使风月冷汗直冒,被他死死咬着的下唇,已经渗出了血液。

月如知道,他务必是受自己阴xing的情爱影响,这些虽然痛苦却也正常。

为了让他的病早日好起来,她不得不无视他的痛苦,继续努力的摇摆着自己的身躯,想要给予他最多的qing爱。

“不。。。。”一阵戳人心扉的痛意,使风月痛苦的喊了出来,随之是一口发黑的鲜花,喷了出来。

月如还在不停的摇摆,她知道她就要成功了,可是巢穴里的巨物却在这个时候慢慢的变小了。月如明白,他是被痛苦掩盖了欲望,她不能放弃,要不然她所做的就前功尽弃了。

她移开了他的身子,斜躺在他的身边,用洒落在一旁的衣服擦拭着他嘴角的血迹,温柔似水的声音:“风月,不要让我失望,明天一切都会过去的。”她说的自信,说得真切,她的语言似乎有着魔力一般,使他痛苦的表情黯淡了下去。

他忍着不适对她点头:“嗯!”

“你先休息下,我们。。。我们还有两次。。。”月如的脸上也浮起了红晕,她觉得自己怎么像个满足不了的淫妇,不停的向爱人祈求着更多怜爱。

风月,总算明白了,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她只是为了救自己。

咬牙,有些失望:“姑姑,多事了。”语气显得那么的悲戚,原来她不是对自己有意,竟然如此,她又何必来糟蹋自己。

如果不爱自己,为何要与自己这样欢跃,不如让自己就那样孜然死去一了百了。

风月的失落,月如看在眼里,她浅笑,带着安慰和解释的语气:“可不是姑姑多事,是我。。。是我不想你死!”

风月,诧异的看下月如,希望她可以说得清楚些。

月如的手,在他的胸口不停的安抚着,似有安抚,似有挑逗:“我想你留在我的身边,所以。。。。。”

后面的话,月如用行动证明了,见风月此刻没有痛苦的异象,她知道现在可以行事了。

四片唇瓣交合,瞬间碰触了强烈的火花,舌与舌的交合,贝齿间的摩擦,使双双按捺不住,索要对方的更多。

慢慢的,风月的身子好了很多,他腿上的伤口竟然在慢慢愈合,双方都诧异的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

直到他们第三次交欢,风月已经可以如同常人一般,配合做所有的性爱招式,不在有痛苦,只有快意。

第二日,天际间,刚刚露出了白肚皮,月如就这起床了。临走前月如依恋的在风月的唇间,蜻蜓点水了一翻,她知道他是累了,不过以后就好了,他终于不用在被那该死的怪病缠身了。

其实,月如何尝不累,只是她知道她不能在此刻更多的停留和休息。

因为,另一房间,另一个人还等待着自己。

月如轻手轻脚走出了风月的房间,她不知道风月清醒后回怎样的反应,会如何的对待自己。毕竟他是一个那么爱护名节的人,曾经誓死也不和她人行房,而解除病痛的风月,如今自己却。。。。

他如果真的怪自己,自己也会接受,如果他愿意,自己一定会好好爱他的。月如知道,自己并不是贪恋他的俊美,而是真的对他有一种情意,是真挚的爱意。

很快,月如来到大厅,山伯和金姑姑已经老早侯在哪里了,月如知道他们一定迫切的想知道风月的情况。

“宫主。。。

“宫主。。。。”

二人见月如终于出现,立马有些激动的叫着,不过双双在注意到一脸的疲惫的月如,后面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昨天他们二人没有一个用餐,休息好了的。夜晚他们更是没法入睡,心里都担心着少爷的身体。

虽然宫主有令,不准任何人进入房间,不过他们二人都有守在门外,就怕宫主有什么需要。

不过,没想到少爷的房里一整夜都传出诱人的呻呤,似是欢快,似是痛苦。

直到天要亮了,那样的呻呤才断然消失。他们知道,少爷是有救了,只是他们不确定,新宫主是否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之生。

如果不是的话,那事情就严重了,不但医治不好少爷,反而会使宫主和少爷双双身亡。

为了知道确切的结果,他们二人双双在大厅等候,见宫主一脸的疲惫,他们心里都没了底。

“金姑,山伯,你们可是再次等我!”月如心想问道。

“宫主,老奴。。”山伯率先开了口,可还是觉得为难,求助的眼神望向身边的金姑。

月如会意,笑着说:“山伯,金姑,你们放心,风月,没事了,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和调理。”他们必然是在担心风月,可是自己现在也很担心诛仙,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山伯和金姑面面相觑,都轻松的笑了起来:“谢谢宫主,救了少爷一命,只是。。。。”

“怎么了?”

“宫主,你对少爷可有情?”金姑姑,想了想有些为难的问了出来。

月如了解他们话中的含义,微笑道:“放心,以后我不会亏待他的,我会好好待他。”

“可,诛仙少爷作何打算?”

“他的问题我去处理,不过我也不会辜负他的。”月如笑道,最后朝诛仙的房间方向走了去。

其实,她心里还是没底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待月如走后。

“你说该如何是好!”山伯开口说道,他实在担心了。

“风儿,一直誓死都要抱住清白,可这次居然。。。看来他对宫主是生了情了,只是诛仙少爷。。。。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互相接受!”金姑姑也担心了,无论是两个少爷那一个受到伤害,她都是于心不忍的。

毕竟,他们都是老宫主的亲人,哎!

在路上,月如碰到了魅,月如还不知道清楚这里的地理环境。

所有去诛仙的房间,就由魅带路了。

“这是你的房间!”魅在一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缓缓说道。

月如的房间是历代宫主的寝房,布置得精致淡雅。而诛仙的房间在厢房,与月如的房间隔了一条走廊。

“魅,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诛仙!”来到诛仙的房间门外,月如对魅下了逐客令,毕竟等下和诛仙间的谈话有第三人在场总是不便的。

“是!”魅,道了一声,便默默退下了,他的神情之间不仅淡漠更添加了凄凉,此刻的他需要立即找个没人的地方静处。

月如的手就那么轻轻一代,房门便开了,月如心里更添加了负罪感。她明白,昨夜诛仙肯定傻傻的等了自己很久很久,要不然他怎会不关好房门。

月如放慢了脚下的步子,走向诛仙。

此刻诛仙还在熟睡,想必昨夜很晚才睡去吧。

月如为他掖掖被子,就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熟睡的诛仙,心里满是内疚。

诛仙似乎在做什么噩梦,声音有些颤抖,静静的喊了声:“月如!”

“我在!”月如知道诛仙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安,他怕失去自己。

“师傅死了。。。。”诛仙幽幽开口,眼睛依然紧闭,还在熟睡。

月如坐着没有答话,可是心里的感觉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我只有你了,月如。。。。”

“月如,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月如的心一阵刺痛,梦里的那个凄美的舞蹈和凄楚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浮出。

月如甩了甩脑袋,似是回答诛仙又似是在回答那个梦里的男子:“会,一直都会在!”

月如将诛仙的手放进被褥里,而诛仙已经沉沉睡去。

月如望着呼吸均匀的诛仙,心疼的抚平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他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子,即使他的年龄不小了,但心灵上依然是一个干净纯然如他十三十四岁的孩子。

师傅死的伤痛还未淡去,身边只有自己作为依靠了,他依赖自己,离不开自己是正常的。

可是昨晚发生的事情,也不是自己好控制的,一切就那么情不自禁的发生了。

直到现在自己也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的就是诛仙,等他醒来自己该要如何开口与他说明白呢?

算了,让他睡觉吧!

月如起身,准备走出房间,不料这时诛仙醒来。

叫住了月如:“月如。。。。”

牵强的笑,带着苦涩:“你醒了?”

“嗯。月如,你怎么才来!”

“你昨晚等了很久吗?”虽然知道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她还是问了出来,期待着他会说不是。

可是:“嗯!”如她所料,肯定的答案。

月如走向前去,心疼的搂着他:“对不起!”

“月如,我饿了。”诛仙眨巴着眼睛望着月如,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月如暗自叹了口气,罢了,顺其自然吧!他现在还不懂这些,说了只会让他难过。

“饿了,就去吃饭,正好我也没吃。”

“嗯嗯!”

另一个房间!

“风儿,你醒了!”金姑姑端着一碗粥,推门见房里的人醒了,笑着说。

“姑姑。。”

“好些了吗?”金姑姑关心的问道,虽然知道他应该没事了。

“没事了!”这时,风月才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他问道:“她呢?”

“她?”

“就是。。。她?”原来自己竟不知道她的名字,风月在心里暗暗的骂着自己笨。

“哦,你说宫主啊,她叫诛仙少爷用餐了。”金姑姑说道。

该死的,居然就这样扔下自己去别的男人房里。

风月,腾身一跃,人已经从这个房间消失了。

风月来到客厅,正好见到月如和诛仙手拉手一起从另一边走过来。

该死的,居然丢下自己和别的男人在这里亲亲我我,风月风一样的速度来到月如面前,咬牙切齿:“你怎么在这里。”

诛仙一脸的差异,他不解的在二人脸上扫来扫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