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废柴皇后要翻天

更新时间:2019-11-04 01:06:33

废柴皇后要翻天 已完结

废柴皇后要翻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青丝染 分类:女生 主角:宛可卿楚慕真 人气:

新书《废柴皇后要翻天》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丝染,主角宛可卿楚慕真,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幽暗凄寂的后宫,西北偏隅的一角,幽幽烛火晃动冷至极的光芒,呜咽而过的冷风穿堂而过,让人不寒而栗,只听见一道幽怨无比的清冷歌声随风飘扬。红衣袖,添暖香,万战奔波苦。青丹心,图忧谋,半世流离落。失吾子,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妙月,你看是不是还是去找个郎中来看看四小姐?毕竟她是宛家送来的,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只怕也不好交待……”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模模糊糊的传进了宛可笙的耳朵里,似乎遥远,又似乎近在耳边。 “四小姐?你还真当她是什么千金闺秀了?她就是一个卑贱婢女生的,出生的时候天灾连连,根本就是个扫把星!她爹是当朝宰相,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才会丢到咱们清远庵来。她出生的时候,宛家老太太和夫人全都病倒了,可不是命中带煞?我看她就是个灾星,还懒得要命!每次要她做点事,不是装死就是装病,废物丫头一个!”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宛可笙猛地身子一激灵,突然一睁眼就看清了四周,这是一间窄小老旧的屋子,除了张破旧的桌子与木凳,就只剩下她睡着的这张破旧无比的小床了。 这里是……宛可笙来不及多想,外面的对话再次清晰地传来。 “也不能这样说啊……” 妙玉微微一皱眉,却也不敢太敢跟妙月当面叫板,却还是有些不赞同让这么小的孩子顶着寒雨去河边洗衣服,“这也不能全怪她,她本就身子弱,这些粗活是做不来的!今天也是意外不小心掉进河里才生病的……” 妙月冷哼一声:“不是主子的命,却有主子的病,这死丫头戳一下才动一下,懒得要死!别人一小时做完的事情,她一天也做不完。看她躺在那里装病我就气不顺,再这样下去,索性直接丢出去冻死算了!” 接着妙月阴冷无比地看着妙玉说道:“你不是可怜这贱人吗?你可怜她,那你去帮她把那衣服洗了!” 妙玉被妙月一顿猛斥,吓得身子一僵,只是唯唯诺诺的一点头,也不敢再多言。 砰的一声重响,妙月眼看骂完了,转身气呼呼地就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啊!怎么会躺在这里?宛可笙挣扎着想要看清楚这里的一切,费力地动了一动,奈何浑身无力,全身骨头好像都散架了,就在这时候,外面的人突然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很快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一股好闻的皂荚香味缠绕着她。 “来,喝点粥,发身汗,病好得快!” 宛可笙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中很是惊讶——抱着自己的清秀女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不就是当年她曾经寄居的清远庵的妙玉吗?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刚被毒酒赐死,可现在,怎么会见到二十一年前认识的人…… 她十六岁嫁给楚慕真,八年后登上后位,随后在冷宫呆了整整十年,死的时候已经有三十四岁!但是眼前的妙玉分明就是二十一年前的样子,简直是匪夷所思! 宛可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瘦瘦小小,指尖泛着淡淡的月牙白。她随即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恐惧——这哪里是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的手!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手! 妙玉似乎发觉了她的不对劲,担心地问着:“怎么了,身上还是冷吗?” 她的声音有着关切,宛可笙知道她是真心的关心自己。 “应该找个郎中给你看一下的,可是妙月她……唉……” 宛可笙看着妙玉手里那碗不知用什么东西熬出来的粥,一股怪怪的味道飘进鼻息,她的眼眶慢慢地湿润了起来。 这是梦么?如果真是梦,她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因为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还活着! 宛可笙刚要说话,突然看见外头帘子被掀开,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你在干什么!还不拿过来!” 妙玉没想到妙月会去而复返,听到声音吓了一大跳,连忙放开宛可笙站起来,刚要把手里发抖的碗放在桌上,却因为一时害怕,手一抖碗就倾侧过来,汤汁淋淋洒洒的向外面泼,烫得手生疼,却还是强忍着放在桌上。 妙月见她竟然敢偷偷给宛可笙送吃的,还把汤水溅出来,怒火腾地一下就冲了上来,她顺手将桌上那一碗粥捧起来,摔向妙玉的脸上。只听得哐啷一声,淋得妙玉一身汤汁。 接着她跳起来指着妙玉骂道:“小贱货!你竟敢背着老娘给她送吃的?这清远庵现在就是老娘说了算!敢不听我的话,我废了你!” 可怜妙玉脸上被这一碗热粥烫得瞬间红肿了起来,她也不敢言语,强忍着泪捻着衣角,转而弯腰去拾那地下的碎瓷片。 宛可笙盯着妙月,原来的妙月没有丝毫改变,对人极度的尖酸刻薄,完全把庵里的人当奴婢一样使唤。当然,那是前世,现在么——宛可笙正想要开口说两句,妙玉忙向她轻微地摇了摇头,暗示她不要开口,说多错多,反而会招来横祸。 宛可笙瞟眼看了一眼妙玉,在清远庵这样的清修之地,明明只有妙玉这样温顺的人儿才配做管事的,而妙月这个老巫婆,就知道鸡蛋里挑骨头,平日里更以欺负她为乐。特别是一看到妙玉来帮宛可笙,就以为俩人故意合谋反抗她,更加倍地刻薄她们……宛可笙转而清冷无比的看着妙月。 妙月不经意地看了宛可笙一眼,却被对方眼底的寒意看得心里一阵发慌!顿时脸色一变,劈头盖脸地骂道:“死丫头!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想死不成?” 宛可笙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重新回到十三岁,但是眼前这妙月的泼辣毒狠一如既往。她伸手从脖子里摸了半天,果不其然有块玉佩!心里一涩,这是她的娘亲从小给她挂着的,她出生后就被父亲丢到了远方亲戚彦城宛家,后来又被宛家送到了清远庵妙月手上,一开始还每月给二十两银子当生活费,谁知半年前,不知何原因,连这生活费也不给了,妙月厚着脸皮上宛家讨了数回也没有个结果。妙月回来之后,眼看每月二十两的银子飞了,就把一切怨恨加在宛可笙头上,不仅拿她当奴婢丫头使唤,甚至常常背着人疯狂的虐待她,将她打得遍体鳞伤,更不许她逃跑。 妙月看着宛可笙,皱眉骂道:“又在想什么阴谋诡计?小贱人!别以为你能斗得过老娘!” 宛可笙抬头看着妙月,清冷的目光中不留痕迹地闪过一道狡黠的冷光,脸上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容说道:“妙月姐姐,一直以来都是你在精心照顾我。我除了这个玉佩,也没什么能感谢你的了,你收下吧!” 这玉佩是亲娘留给她的唯一物件,玉佩在身如同娘亲就在身边一样。所以一直以来,她拼了命地到处藏着,一直没让妙月发现。 但是半个月后这块普通成色的双鱼玉佩,就会被妙月发现偷走,在前世,她试图去讨要回来,遭来的却是一顿毒打,即便是后来等她成了四王妃,再派人回来寻找,这个地方却因为一场瘟疫,玉佩跟着妙月和大部分人的死亡而没有了下落。 妙月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直挖空心思想找而没能找到的玉佩,这丫头竟然贴身戴着,此刻还由她本人拿了出来……她的脸色一下由阴转晴,一把抢过玉佩,冷哼一声说道,“嗯,算你这个死丫头识相!” 妙玉愣愣地看着宛可笙,眼神很是陌生,一直以来可笙都把这玉佩当命根子一样护着,连碰都不允许人碰,怎么今天这么轻易就给了妙月? 妙月拿了玉佩,心情虽然好了些,但还是一张阴沉着脸,斜着眼睛说道:“看你那病怏怏的丑样,我也不是铁石心肠,今天你就躺在床上吧,不过明天你可不要再装死了!” 宛可笙露出温顺的笑容:“谢谢妙月姐姐,您放心,我明天一定早起干活!” 宛可笙的温顺令妙月感觉不可思议,怀疑这死丫头莫非是在玩什么把戏?正想要再追问几句,突然从外面进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正是妙月平时的小跟班,如空,她看到这场景,一副早已习以为常的模样,厌恶地看了一眼妙玉,转向妙月讨好地笑道:“妙月,这死东西又惹您生气了?别管她,来看看我今天在集市上给您买的镯子,成色好得很,戴上就跟县里那些贵人一样!快来看看!”说完就连拉带拖的,把妙月给拖走了。 妙月一面走不忘回头望着妙玉吼道:“再敢背着我送吃的给她,小心我打死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妙玉见骂骂咧咧的声音渐渐远去,忍不住掩着面,委屈的眼泪哗哗而下。 宛可笙回头看着妙玉,女人一味的软弱与退让根本就没有用,那块玉佩,她有的是办法拿回来!对付妙月这种恶毒的妇人,必须让她尝到血的教训那才叫痛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