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玉溪春

更新时间:2019-11-24 11:11:15

玉溪春 已完结

玉溪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吃粉蒸肉 分类:女生 主角:萧明青紫 人气:

《玉溪春》是我吃粉蒸肉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玉溪春》精彩章节节选:丈夫给她一张休书时,她正怀着他的孩子。她卷起包袱,挺着大肚傲然离开了东方府。十年沧桑,再度相逢,她终于悉知当年真相。只可惜,流水匆匆,一切再也回不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明就道:不错,是看好戏。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月萤和马姨奶奶,很快就要按捺不住了。

飞流听了,就皱着眉头,又好生想了想,问萧明:表哥,如此说来,你可都有确凿的证据了?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也只是将重心放在寻仇一事上,对她们却是多有疏忽!

萧明就道:此事我也不急。到底有姑妈暗中帮我。飞流听了,想了一想,也就不问了。萧明见他要走,就又加了一句:飞流,你放心,青紫虽然不在府里了,但她的身边,总会有我派去的人保护。

飞流就道:我当然不担心。这些事,你一定会仔仔细细地办妥的。我现在,想去含烟阁一趟。萧明听了,也就点了点头,便又告诉飞流:你见了云莺,一定要忍住不说。我想,她们糊里糊涂地过着,什么都不知情的话,那反而好。

飞流听了,就道:表哥,你的话,我会记住的,你只管放心。飞流说着,就低着头的大步走了。萧明立在那里,看着飞流的背影,不禁又陷入沉思。其实,一直到现在,在萧明的心里,一直没有真正认同这个顾云莺就是他要找的洛家姑娘。虽然有那半块环佩为凭,但萧明的心里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要抗拒。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这个半途出现的云莺,是秦辅国派来监视他的细作。但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的脑子里一晃而过。

他无事的时候,暗中观察云莺。虽觉得她来历不明,但不可否认,这个云莺与人相处,虽然有些心机,但大抵还是个善良的姑娘。她吃的那些点心饭菜什么的,只要是好的,总是不忘送给顾老伯一份去。这看到府里的一些丫头,干活累了,也会放下身段,帮着丫鬟们做点活计,和丫鬟们说上几句话。知道云莺并不是什么坏人,萧明心里反而更是困惑了。这个顾云莺,到底为了什么要进东方府?他想,自己待处理完了这些,再来好好细问。

不过,这时间长了,他冷眼在一边观察,却是看出飞流待云莺的情意了。因又顾及着这一层,所以萧明现在更是不能问了。

话说,飞流三下两下的,也就去了含烟阁,那云莺呆在门口,只是翘首以盼地等着他过来了。待见了飞流高大的身影,云莺一下就觉得心安。因就忙忙走上前去,问飞流:飞流表哥,你见了萧明哥哥,他到底怎么说?

飞流看着云莺,虽明白她的心思,但到底不能将实情给吐露出来。因此,飞流想了想,只是避重就轻地道:云莺,依我看,我娘说的对,这件事上,你果然就不要多问了。云莺听了飞流这话,可是吃惊不小。她诧异地说道:飞流表哥,怎么,怎么你也——难道你平时对青紫的关心,也是假的么?

瑞然听了这话,自然就摇头。月萤,当然不是。我和萧朗一样,是真切地关心青紫。

云莺听了,想了想,口里就冷笑起来了。不,你骗我,分明你就是假意关心。看来——你们都不想管这件事了?

云莺咬着唇,心里再做最后的决定。飞流就道:云莺,我这是为你好。说来,这件事很简单,就是我表哥和青紫的缘分尽了。这两人要是没了缘分,怎样都是说不合的。青紫是怎样都不会回来的。好了,外面风大,你还是进去吧。我这里,也还有一点事,要赶着过去。飞流说着,只是吩咐云莺进屋子去。

云莺听了这话,心里更觉得悲哀。她冷冷对飞流道:王飞流,今儿个我可也算是看透你了!云莺说着,便转过神曲,冷冷将门重重一关。飞流见了,无法,想要上前敲门,但想想,又摇了摇头,沉重离去。云莺在门里,听着飞流脚步离去的声音,心里眼睛做好了决定。她擦干了眼泪,想了想,就进了屋子,对着疏儿说道:疏儿呀,我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了,因要央求你走一趟。

疏儿听了,就笑问:姑娘,你先嘱咐我什么,只管开口就是!我这里,果然觉得坐得烦闷,只想出去多走动多动呢!云莺听了,就忍住眼泪,又对着疏儿笑了一笑,说道:好疏儿。我因看见那园子里有盛开得极美的梅花,那些梅花是黄颜色的,开着也是娇艳无比。但我到底又怕冷,因想着不如烦你拿着剪子,去园子里剪几朵开得好看的,带了回来,插在花瓶里。

疏儿听了,赶紧就道:姑娘,原来是这样一件轻巧的事儿!我这就过去!疏儿说着,赶紧从柜子里取出一把剪子,笑嘻嘻地就出了屋子去。疏儿出了屋子,又对着云莺笑道:姑娘,你只管等一盏茶的功夫,我这就给你剪几朵又香又好看的来!

看着疏儿被自己支开了,云莺便叹了口气,转过身,进了卧房,三下两下的,就开始给自己收拾东西。既然青紫走了,那么她也跟着要走。什么荣华富贵的安逸日子,她统统都不在乎!不过,想到再不能给爹爹一个安静富足的日子了,云莺的心里又觉得有点内疚。

她利索地卷了个包袱,悄悄出了屋子,沿着一条僻静的小道,快步就到了柴房附近爹爹的住处。那顾老伯吃喝完了,正坐在墙根下,惬意地晒着太阳。看着老爹这样自在,云莺的心里真的不忍了。但她到底还要走,再说自己也是个假冒的,早走晚走也还是要走。趁现在没露出狐狸尾巴,这个当口走了,也是干净自在。

云莺心里打定了主意,也就上了前,在老爹的耳边,叹口气,轻声说道:爹爹,爹爹,醒醒——那顾老伯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云莺叫了好几遍,老爹才醒了。听见女儿的声音,又见女儿卷着个包袱,蹑手蹑脚的,顾老伯就问:女儿,好好的,你卷着个包袱干什么?

顾老伯睁开迷迷蒙蒙的眼,见女儿来找他,心里头本是高兴的。但见了女儿不似像之前那样言语亲切,只是皱着个眉头,而且那肩上还拽了个包袱,凭直觉,老爹就知道大事不妙,女儿这个形容,莫非是要走?因此,顾老伯也无心睡觉,只是站起来,不解地问女儿:云莺,莫非你是要走?

云莺看着爹爹一脸惬意的样子,就狠狠心道:爹呀,我想好了,到底咱们还是要走。这要是露出了什么马脚,让他们看出了什么不妥的地方,那可就不妙了!不如,索性现在趁他们还蒙在鼓励里,就悄悄儿地离开了的好!云莺知道,这些时候,老爹在这间屋子里,呆得实在是惬意舒畅!早上起来,吃着大白粥,就着萝卜咸菜和鸭蛋鸡蛋的,可是能吃上好几碗!吃过了早饭,老爹就会在这园子里来来回回地随意走着散步,待消完了食,一晃可就到了中午,中午的饭对于老爹来说,可就更是大餐了。虽然老爹是在大厨房里吃,但那掌管厨房的水婆子,因受了青紫的意思,每天中午,可是都单给顾老伯多加几份好菜。今儿个若是做了红烧丸子粉蒸肉,明儿个可就是炖蹄髈炖鸡蛋鸡汤了。总之,水婆子是个细致的人,这捎给老爹的菜,都是不带重样儿的。老爹中午吃饱喝足了,也就会去柴房帮着劈一会柴。一晃,就到了晚上,晚上的伙食那就更是精致了。今儿个是小馄饨,明儿个就是富春小包子。再则就是汤圆面条的可劲送。顾老伯在这里只是将身子给养胖了。

看着老爹精气神这样好,云莺心里也很高兴。不过,现在她为了义,也只能带着老爹走了。因此,云莺就三言两语地对着老爹解释道:爹爹,你可知道,这府里的大少奶奶离了府了!

顾老伯听了,就不解地问:是么?好好儿的,怎么这位大少奶奶这就走了?在我心里,只认定这位大少奶奶是这府里最和善的人!

云莺就道:爹爹呀,正是因为她待我们好。所以,现在她走了,我们才不能将她丢下不管,好歹要出去将她寻到!

云莺这样一说,顾老伯更是不懂了。云莺,这么说来,你果然要跟着走了?

不是我,而是我和爹爹,就在这个时候,一起离开。爹爹,到底咱们都受过大少奶奶的恩惠。这如今她受了大少爷的误会,一气之下就走了。如今这府里的人都不管,都不闻不问的。真正我知道了心里生气。他们不管,那我顾云莺管。我就不行,我就找不到大少奶奶,我就不能将她给照顾好了!

女儿,那你和爹爹好生说明白,到底那大少奶奶为什么要走?就我知道的,她不是还挺着个大肚皮吗?

云莺见四下无人,只担心离开得晚了,这府里的门关了,今天就不能出去。云莺就催促顾老伯道:爹爹,这些,那有关大少奶奶的事,我在路上再好好和你细说!现在,你只管收拾了衣裳,和我走就是!云莺看着天色已晚,心里更是焦急。

爹爹,你衣裳很难收拾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